【蔺靖】不尽言

*七夕就开始肝了,到今天才写完,手感可以说是很不好了,可能不怎么好吃,见谅。
*三周年啦,虽然神隐了,但坑底还是有我的。
*大家周年快乐呀!(●'◡'●)ノ❤

  “热啊,热。”

  左手不停扇着扇子,白衣男子推门进屋,冲着屋里端坐的人抱怨:“你这金陵城,干脆叫火陵好了,每一入夏,热火大得都能把人烤熟吃啰。”

  书案后正襟危坐,一手拿本书,一手执笔落字,面带肃容的红衣男子,听见声音,从书中抬起头看向来人,提醒道:“蔺先生,入夏已过,此时立秋了。”

  “好意思说?”蔺晨左手横向一摆,“唰”的一声收拢了折扇,没好气道,“都立秋了,金陵城还如此炎热,所以你真的不考虑改个名字吗?可能改个名字后...

【凌李】《狐说》番外——“艳遇”

*送给 @大脸酱 ,太久没写了手很生,希望不要介意(<_<)
*谢谢喜欢《天作之合》的亲们,谢谢,无以为报,只有更文。

     沐浴之后,凌远头发半干未束,披了件松散的外袍坐于灯下看书。
  夜过亥时,屋外突然开始下起雨来,凌远起身刚将微微敞开的窗户掩好,就听见房门被敲响了。他打开门,发现是客栈的小二,来提醒自己夜间风急雨大,睡前记得关窗。
  “外面的雨下得太大,风吹着更冷了,客人要是没把窗关好,晚上怕是会被冻醒。”小二笑容满面地说。
  “嗯。”凌远颔首致意,“多谢了。”
  “客人多礼了。”
  天字号的客人今晚只有凌远一个,小二跑上来告知他之后,又忙不...

【凌李】狐说(十八)全文完,附下载链接

一个目录(下载)

4.14—5.4《天作之合》预售

  两年后,在杜巡抚公子与季家六姑娘成亲的那晚,解决完马青的事后,李熏然“看着”凌远,就那么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离开的背影,手里捏着那只装了清灵果酒的白瓷瓶子,捏得骨节发白,脚下也没有迈出一步去追。
  
  真是倔,比韦天舒那个属牛的还要倔。
  
  李熏然去牵凌远的手,像空气一样虚虚地握着,自言自语道:“你能不能多为自己想一点,我不需要你为我考虑那么多,等多久我都乐意,就算只能抱着和你在一起过的回忆渡过余生,我也心甘情愿。”
  
  但凌远听不见他的心声,将李熏然留下来的白瓷瓶子视若珍宝,整日揣在怀里,走去哪里都带着。明明是留给他缓...

【凌李】狐说(十七)

一个目录(下载)

4.14—5.4《天作之合》预售


  依着凌远母亲的遗愿,小远改跟了收养他的义父的姓。
  
  李熏然知道,凌远向来性子沉稳,在不了解他的人看来,还有些偏冷淡,但从来不知道,他还有这般冷如死水的时候。乌黑的眼睛里空洞无物,看得久了,还让人心里一阵发慌,毛毛的,让他的义母,也就是凌欢的母亲,有些不喜,对凌父暗中说过,这孩子,是个养不亲的。
  
  但她是大家闺秀,即便知道外界有传言说凌远是她夫君在外的私生子,即便自己本身不怎么喜欢凌远,可她也从未亏待过这个她夫君救命恩人的孩子,凌岳(凌欢的亲大哥)有什么,凌远就有什么,两人除了“父母”的疼爱不一样,在规格待遇上一模一样。
  
  ...

【凌李】狐说(十六)

一个目录(下载)

4.14—5.4《天作之合》预售


  这是……
  
  李熏然用力眨了眨眼睛,想从这雾气弥漫的视线里分辨出一点清晰,起码要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
  
  “娘亲!”奶声奶气的一个娃娃音突破了重重迷雾传入李熏然耳里,他悚然一惊,以为这娃娃是在叫自己,立刻寻声看去,却发现——
  
  妇人打扮的美丽女子,荆钗布裙,素面朝天也掩不去那份天生丽质。她弯下腰,伸出略显粗糙的手抱起地上刚过她膝盖高的男童,温柔地笑:“小远会走了,真聪明。”
  
  叫做小远的男童,生得虎头虎脑,很是精神,大眼睛双眼皮,笑起来的时候脸颊肉鼓鼓的,扑扇的黑长羽睫像一把小刷子,让李熏然见了,一眼就喜欢上了。
  
  好...

【凌李】狐说(十五)

一个目录(下载)

4.14—5.4《天作之合》预售


  “出乎意料的顺利。”山婆婆分神探了李熏然体内的心魔情况后,苍老的面容上浮出笑意,对坐在面前的人赞许地点点头,“你控制得很好。”
  
  李熏然被夸得不怎么好意思,挠挠头:“那就好。”
  
  陪同李熏然一起来的简瑶也高兴,用肩膀撞了撞自己的竹马,揶揄道:“我就说你这几日人逢喜事精神爽,小模样都光光彩彩的,心魔肯定作不了祟,恭喜呀!”
  
  李熏然被她的话里有话闹了个大红脸。
  
  同是狐族之人,自己元阳已泄,经了人事的事肯定瞒不过这些熟人。
  
  山婆婆却不懂,有些好奇地问:“可否告诉老身,明明前几日来查看,心魔还是异常活...

【凌李】狐说(十四)

一个目录(下载)

4.14—5.4《天作之合》预售


  “凌远,我梦见你成亲了。”李熏然说。
  
  他将梦境里的事全部告诉了凌远。
  
  凌远任由他紧紧地抱着自己,侧过脸,亲他的发顶,“熏然,那是梦,不是真的。”
  
  “我知道……”也许是在梦里流泪太多,李熏然现在嗓子干干的,说话的声音也略显低哑,“不会有成真的一天。”
 
  “不会,我不会和别人成亲。”凌远笃定地告诉他。
  
  李熏然松开搂紧他的胳膊,看着他,被眼泪洗过的眸子越发澄澈干净,“那你还走不走。”
  
  凌远无奈,“这是我第五次回答你,我不会跑的。”
  
  “我问的是,接下来的几十年,除非生死,你会不会离开我。”
  
  “…...

【凌李】狐说(十三)

一个目录(下载)

4.14—5.4《天作之合》预售


  清晨,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户照进来,慢慢爬上床,一点点往床上睡得正香的人脸上爬去。
  
  正要攀上脖子,触及到那微翘的下巴时,一只修长的手伸了出来,将床帐放下,光线随之被掩去。
  
  睡梦中的李熏然似有所觉,猛地睁开眼睛,溜圆的眸子对上了凌远的视线。
  
  凌远解释道:“太阳出来了,我把帘子放下。”
  
  紧绷的神经这才松了下来,李熏然含糊地“嗯”了一声,半阖着鹿眸,往睡在床里侧的凌远怀里一滚,有些卷的头发支楞地扫在凌远的下巴上,摩挲出丝丝缕缕的痒意。
  
  凌远将人揽在怀里,苦笑。
  
  自从那晚他默认了李熏然在一起的话,他们两人就不约...

【凌李】狐说(十二)

一个目录(下载)

4.14—5.4《天作之合》预售


  凌远嘴唇轻颤两下,神情隐忍而悲切,眸光闪烁再三,最后归于死寂,他放开抱着李熏然的手,转身欲走。
  
  “我的天!这凡人大夫未免也太……我都不知道如何形容了,明明在幻境之中都表明心意了,现在居然连说出去的话也能当从来没发生过!都到了这个地步,难道两人还是不成!?”
  
  功成身退,躲在树梢间暗中偷窥下面两人发展进程的简萱,急得恨不得下去把两人绑在一堆直接送入洞房了。
  
  然而简瑶却不像她那般激动,只是眉心微蹙,按住蠢蠢欲动的妹妹,沉声道:“不急,看看熏然怎么做。”
  
  她这个竹马,可不是蜗牛的脾性,倔强坚持得很。以前以为是自己一厢情...

【凌李】狐说(十一)

一个目录(下载)

4.14—5.4《天作之合》预售


  一名女子飘然而至,稳稳落在凌远身前,四周有人影呈包围状围了上来。与此同时,一把磷光粉从天而降,在空中四浮飘散,星星点点,如日光照耀下的青色鱼鳞。
  
  微弱的萤光照亮了黑夜中麓山的这一隅角落。
  
  凌远放下后背上背着的李熏然,将他护在怀里。
  
  “简姑娘。”凌远认出这个脸上有些婴儿肥的姑娘,就是几天前他上山后,给他和另外九个“妖”,当面训过话的那位“简姑娘”。
  
  简萱“一如既往”地绷着小脸,脸上蒙了一层刺骨的寒意:“杜若小妖,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劫持我们少主下山,可是想尝一尝魂飞魄散的滋味了?”
  
  被拿生死威胁了,凌远...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