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脑洞。

就拿有喜做背景好了,同人ABO文里的孩子,小钧儿和安宁(或者是未知的老三老四)跑到原著(琅琊榜TV)里面,几个孩子因为是生在帝王家,从长辈那里知道了赤焰案的全过程,也就是带着攻略穿越的。

具体哪个时间段还没想好,大家最想他们去哪个时间段改变事件,顺便撮合自己的两位爹爹。

一上LOFTER就看到屏蔽通知,无语了,我的文基本上都放了下载,刚才又检查了一遍好像没什么不能阅读的,记得走目录一个目录,这里提供了下载 。

有喜的txt先不放了,想写番外,虽然写起来比较苦手,但应该还是会有的,你们想看什么?

【凌李】一夜之后

一个目录

*419乱入的一见钟情的故事。  

*有(*)的都是引用的《他来了请闭眼》原著。

*祝 @艾瑄  生日快乐,只有肉渣,手生,流水账般的记事,可能不怎么好吃。


       清晨,李熏然从黑甜的梦里醒来,有挺长一段时间,大脑是完全空白的。
  
  这种状态,对于一向反应及时身手敏捷,靠着尼古丁和咖啡熬了两宿,还能写出一份条理清晰、逻辑严密,在薄教授那里都能一次通过的案情分析报告的潼市刑警大队副队长来说,是一种熟悉又陌生的体验。
  
  之所以说熟悉...

喜欢搂小腰太太的文

我这几天忙得没上LOFTER,现在才回复不好意思!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非常谢谢宝宝的喜欢,抱起来转圈!我高兴得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了。

我写文的动力,除是为了和同好交流萌cp的乐趣,还有就是对收获读者喜欢的“虚荣心”,尤其是能有读者注意到文中的细节和伏笔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快乐得要平地起飞了,因为自己付出的努力,花费的时间以及死去的N多脑细胞,都是有回报的。

写文的时候我是孤独的,但是当文发出来后,我有了“同伴”,有了思想上的“陪伴者”,不再孤独,所以我很喜欢评论,包括一些“啊啊啊”“好喜欢!!”语气词和感叹号占一大半的评论,因为这些都是对文的喜欢的“表达”。当这些评论里又出现了更进一步的...

【蔺靖】有喜(ABO)17(完结)

一个目录

本章真·生子,慎入。


  萧景琰是在腊月十二这日发动的,从早上起床后便觉得腹部坠涨,只是这种感觉连续几天都间断有过,他也没放在心上,但用过午饭,又走了不短的时间,躺上床午睡的时候,这种坠涨感就变成了坠痛,直接让萧景琰疼醒。
  
  身边蔺晨还睡着。枕边人向来睡得浅,萧景琰没有发出丁点声音,他看过医书,也问过太医,知道自己离生产还有段时间,没必要从现在开始就兴师动众的。况且他清楚,如果是从下午开始阵痛的话,等到孩子出生,估计要折腾到深夜,蔺晨现在多睡些才好。
  
  行宫内的产房早就安置妥当,萧景琰也不急着唤来侍从,侧躺在床上,一手搭在腹部,手掌摸着肚子,...

【蔺靖】有喜(ABO)16

 一个目录


  过了小寒,这片土地迎来了一年里最寒冷的日子,寒风刺骨,挟雨伴雪,万物在沉睡中蕴积生机,等候苏醒。
  
  萧景琰肚子里的孩子也过了九个月,临盆在即,腰身日渐沉重酸软,让皇帝陛下不怎么好受,夜间睡得再早,醒来后还是容易觉得疲惫,每日光是批阅奏折都要耗去不少精神,连冬至的祭天大典都是让礼部尚书代去。
  
  可即便再觉得不适和疲惫,为了腹中的孩子好,他也坚持每日多下地走动。
  
  小寒后行宫处尽管仍未下雪,可今日清晨下的那场雨里,还是夹了些冰碴,一簇一簇落在地上,转瞬便化了开,水渍在青石路面上晕染成片,地面又湿又滑,让萧景琰不能出去,只能在殿内多转上几圈。
  
  殿外是...

【蔺靖】有喜(ABO)15

一个目录

写起日常甜来刹不住车,下章争取完结(。

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更新的我宛如咸鱼【躺


防止屏蔽走石墨


 
  

  未完待续

【蔺靖】有喜(ABO)14

一个目录


  今年的“秋老虎”威力不大,几场大雨下个透彻后,天气就转了凉。
  
  外面日头明晃晃地挂着,也不让人觉得热,蔺晨在院子里支了张躺椅坐,旁边小桌上搁着几碟点心,一盘洗过的青玉葡萄,一壶明目的白菊花茶,半阖了眼仰躺着,左手搭在扶手上,不知在想何事,几根手指在空中虚虚地轻点几下。
  
  突地,耳根一动,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露出了柔和的笑意。
  
  片刻后,萧景琰跨进院门,见了那笑,忍不住道:“这次我可换了软底的鞋。”
  
  蔺晨耳力好,老远就能听见他的脚步声,萧景琰试了多次,也没见蔺晨听错过,这次回府后特意换了一双软帛底子的鞋,自认为走路没有声音,却不想还是被蔺晨听出了。
  
  ...

【蔺靖】有喜(ABO)13

一个目录

写顺手了虐,不知道怎么写甜了,甜度不够下章来凑(。

二周年啦~\(≧▽≦)/~

虽然今天完结不了贺文【允悲


  门外停着一辆双驾马车,从车上下来一人,宽大的朱红色披风遮去了他的身形,但能模糊地看出是个个子高且挺拔的青年。
  
  青年举手投足间贵气摄人,看起来是个不苟言笑的性子,却不倨傲,圆圆的眼睛里好似蕴着辉光,对夏瑜主动颔首道:“蔺晨可是在这里。”
  
  夏瑜对这青年油然生起一种莫名的亲近和好感,应道:“对。”说完,转身带着青年往院内走去,“他就在院子里坐着……咦,人呢?”
  
  方才还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摊”着晒太阳的人,此刻不知去了哪里,只留下躺椅还在轻轻...

【蔺靖】有喜(ABO)12

一个目录


  高湛一直守在外间,听见动静打了帘子问道:“陛下可是醒了?”
  
  萧景琰亵衣被冷汗浸透,也没了再睡的心思,“嗯”了一声,将香囊放回枕下,“朕要沐浴。”
  
  高湛捧着一盏小盅进前。盅里是红豆膳粥,皇帝陛下今日滴水未进。
  
  萧景琰本来没多少胃口,但为了腹中孩子着想,他也一口口地吃了。不知是不是膳粥太甜太稠,萧景琰吃得胸口发闷,眼神也直直的,看得高湛有些心慌,问陛下要不要宣太医。
  
  萧景琰摇头,接了茶盏漱口,“不用。有折子递上来吗?”
  
  “五州巡抚许林安和岳州知府杜明锟请罪的折子一起到了,陛下是要现在看,还是沐浴后?”
  
  萧景琰道:“现在拿来吧。”
  
  高湛呈...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