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44

一个目录
  衡玉子的弟子大多四散逃开,留下的少许人也拿出自己的保命法宝,如临大敌地看着散灵阵内的许一霖。
  
  那十六根金色锁妖链因衡玉子身死,没了驱使的人后已经自行散落,只是法阵被启动后除非被人破解,否则会一直运转下去。
  
  许一霖对这些口内连称的“妖物”“魔头”恍若未觉,抱着荣石已经冰凉了的尸体无声地流泪。
  
  他不是察觉不到,这个散灵阵正在一点点地散去他的修为,如果一直呆在里面,他只会灵力衰竭变成一个废物。可是许一霖觉得什么都无所谓了,怀里人冰凉的身体让他心如死灰。
  
  哀莫大于心死。石头死的时候,许一霖心怀愧疚,但还可以安慰自己石头有下一世,他可以去找石头的转世,把那句石头想听,他却一直不说的话,讲给石头听。
  
  然而荣石和他,却没有下一世。许一霖已经把转世续缘的承诺给了石头,那么就注定了他对荣石的亏欠。
  
  他和荣石已经错了这一世,那么下一世,就不能再纠缠不清。而且,荣石不遇见他,或许才是人生的幸事。
  
  这些决定,许一霖早就在心里做下了,可真当他们这一世缘尽的时候,许一霖却陷入了无尽的纠结与痛苦——他舍不得荣石。
  
  他爱了两个人,也亏欠了两个人,而真正对不起的那个人,许一霖无法做出任何补偿。于是他近乎自虐地任由散灵阵化去修为,他想把自己这条命偿还给荣石。
  
  苦啊——这是本来无情无欲无心的桃树妖,在七情六欲齐全,有了心之后的最大感受。
  
  许一霖抱着荣石,目光涣散地发呆,对外界所有响动没有任何反应,好似他历经世事生出了一颗心之后,反而又回到了他作为桃树最初降生的那些时候。
  
  有另外的人来了这个地方,许一霖没有反应。到来的人中,有一个焦急地对他说了什么,许一霖没有反应。散灵阵被人解除,许一霖依旧没有反应。
  
  除了——
  
  许一霖对想要触碰荣石的人怒目而视。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青玉子看着许一霖,叹息着说道。
  
  许一霖警告般地看着他,让青玉子不要动荣石,他不想杀人。只是,在青玉子说了一句话之后,许一霖立刻被触动了——
  
  “我有办法救他。”青玉子说。
  
  许一霖圆圆的眼睛盯着青玉子看了很久,才用嘶哑的声音问:“什么办法。”
  
  “荣公子在出世之时,我便见过他。那时候,他虽身具帝命,可龙魂不全,生死的变数极大。稚子无辜,我便将他体内的龙魂封印,使他可以安然无恙地长大。”青玉子没有直接说什么方法,而是讲起了这段渊源。
  
  “我本以为,荣公子可以平凡地过完这一生,可在他二十五岁后,许公子作为一个变数出现了在他身边。许公子这个变数,对荣公子来说,可好可坏。”
  
  许一霖捏紧了手指。
  
  “会导致荣公子身死,也会带给他无上的尊荣富贵。”
  
  青玉子将许一霖脸上的愧疚看得分明,“是好是坏,端看许公子的决定了。”
  
  “我能救他?”许一霖屏声凝气地问。
  
  “对。”
  
  “只要能救他,我做什么都可以。”许一霖丝毫犹豫也无。
  
  “倒不需许公子付出多大代价,只要帮荣公子找回一样东西即可。”
  
  “他失却的一丝龙魂。”
  
  许一霖闻言,紧拧着眉头在脑海里搜寻许久未果后,茫然地问青玉子:“我不知道……与我有关?”
  
  青玉子见许一霖是真的一无所知,缓缓点头,脸上有了沉重之色:“你是关键。许公子是桃树妖,寿命无限,或是历经的岁月太长,一时间想不起。可事关荣公子和黎民百姓,望许公子再好好想想,可有遇见过龙魂。”
  
  “黎民百姓?”许一霖喃喃道。
  
  “当今天子为君不仁一心寻仙问道,满朝文武上行下效乌烟瘴气,黎民百姓苦不堪言,这世道,早乱了。荣公子若是龙魂齐全,便是毫无变数的帝星,是真龙之命的明君。”
  
  许一霖听到这里,已是面如土色。
  
  真龙之命……龙魂不全……石头……荣石……
  
  青玉子见许一霖魂不附体的模样,就知道他是想到了什么,便不再言语,负手等着许一霖的答案。
  
  许一霖低着头,伸出细白的食指,一点点地描着荣石英挺的眉眼,指腹细腻温热,擦过荣石冰凉僵硬的面容,让许一霖泪如雨下。
  
  为什么要这般作弄他们……
  
  荣石,原来你就是石头,我没找错人,我没爱错人……你听到了吗?荣石。
  
  许一霖心如刀绞,如果不是盲目相信魂石的作用,他和荣石不该这么痛苦。一叶障目,一叶障目,他宁愿去相信外物,也不相信自己对石头的爱。
  
  桃树妖无心,但有情,荣石和石头明明那么像,为什么就不相信自己的情意呢?
  
  不过,还有机会。许一霖珍而重之地在荣石眉心落下一个吻,等你醒来,我会慢慢告诉你。
  
  “我知道那一魂在哪里。”许一霖右手掌平直伸出,一只小巧的桃木盆栽便出现在他手上,“这里面,是他前世掌记忆的一魄。”
  
  许一霖将手里的盆栽递了过去。他也不怕青玉子骗他,这是最后的稻草了,许一霖只能选择相信。
  
  
  
  
  
  
  人死后,三魂七魄便会散开在尘世间,去他心有牵挂的地方。当初不懂融魂的许一霖,能救下凌宝宝的魂魄,是因为凌宝宝还没有出生,魂魄唯一的牵挂就是自己的母体,所以三魂七魄并未分散,不需要许一霖去融合。
  
  要集齐荣石的三魂六魄,就必须在它们消散之前,所以只有六天时间,不过有青玉子在,赶路不是问题。只是难就难在不知道荣石会魂归去何处。
  
  在许一霖身边,青玉子找到了一魂。在云梦山脉两人住了两个多月的地方,又有一魂,同时在然然身边找到了荣石的一魄。
  
  把云梦山脉该找的地方都找遍了后,青玉子带着几人马不停蹄往潼安赶去。
  
  他们没有瞒着荣父荣母,毕竟人多力量大,便如实告知了荣府的人。知道真相的荣家人连伤心都没时间,连忙在脑海里想有哪些人和地方是荣石眷念的。
  
  在荣父荣母身边,他们找到了荣石的最后一魂,三魂齐全。
  
  荣意和荣树身边各有一魄,至此已有三魂三魄。
  
  出乎意料的是,荣石和许一霖的寝屋内并没有魂魄的踪迹。许一霖很清楚这是为什么——在这个屋子,他让荣石伤心过太多次了。
  
  找了荣府之后,他们又去了荣府的别庄,在荣石和许一霖的寝屋内,又找到了一魄。
  
  最神奇的是,在别庄的马场上也找到了荣石的一魄。
  
  三魂五魄,只剩最后一魄便可以开始融魂了。希望就在眼前,连续奔波的众人不见任何疲惫,连轴转地继续在别庄上可能的地方找。
  
  然而再也找不到了。根据荣家人和许一霖的提示,他们找遍了所有可能的地方,但都不见荣石最后一魄的踪影。
  
  这可就棘手了,找完最有可能的地方,剩下的地方可能性都差不多,他们实在想不起还有哪些地方会让荣石眷念。
  
  所有做生意的地方都没有荣石的最后一魄,连孙府都找了,同样没有。
  
  许一霖都快急疯了,就差最后一魄了,到底是谁,要怎么作弄他和荣石才甘心。
  
  一群人找了一天一夜都是疲惫不堪,坐在荣家的大堂里紧锁着眉头,谁也不说去休息,也不劝谁去休息,年纪不轻了的荣父荣母红着一双眼睛,老了不知道多少岁。
  
  这是儿子性命攸关的时刻,他们在和阎王爷抢人。
  
  一向爱说话热闹的孙焕也是一言不发。他在知道荣石的情况后自责得不行,傅郴寄过来的书信被他母亲截下了,导致孙焕还一直傻傻地等傅郴带着师父来帮忙,才让荣石孤军奋战,独自面对衡玉子的杀招。
  
  在哪里,到底在哪里。孙焕头都要想裂了。
  
  蓦地,荣石曾经说过的一句话,让他灵光一现。
  
  “伯母!”孙焕急切地开口道:“荣石在娶一霖过门前,是不是去许府见过一霖。”
  
  荣石回来后春心泛滥的模样还被他打趣地问过,这次是不是要栽了。
  
  荣石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很认真地回答了孙焕,“这辈子,就他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荣母也想起来了。
  
  大家都没想起许府,因为不相信荣石居然会对那里有眷念。
  
  在许府找到荣石最后一魄的时候,知道来龙去脉的许一霖,抱着手里的盆栽哭得无声而悲伤。
  
  这一世,荣石和他,原来都是第一次见到彼此就喜欢上了。如果不是他被魂石迷了眼,他们本不该这么多波折。
  
  不该的。
  
  荣石的三魂七魄,至此齐全。
  
  
  
  
  
  
  有了魂魄,就要一具身体,荣石原来身体的那颗心已经被邪气侵染,再也没有了生机,所以需要另外找身体放魂魄。
  
  这个就要感谢然然了,因为没有什么比千年人参的身体更适合养魂的,把荣石融合了的魂魄放入千年人参的身体里,再由许一霖渡修为助他化形,这样一来,就如同荣石再活一世了。
  
  青玉子融魂需要三天时间。三天里,许一霖抱着荣石的尸身,给他洗身、刮胡子、剪指甲,头发也给他用冠束起,再穿上好几层的衣服,原来僵硬冰凉的身体也被许一霖毫不停歇地用灵力温养着,让荣石一直面色红润,如常人一般。
  
  许一霖趴在荣石身上,喃喃地和他说话,说自己很想他。
  
  他连三天都等不及了,他想和荣石说话,想和他在一起。
  
  
  
  
  只是……三天还不够,青玉子没有融魂成功。
  
  
  
  
  
  
  未完待续
  

评论-48 热度-450

评论(48)

热度(450)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