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46

一个目录
  许一霖手指细长,骨形优美,手持紫砂茶具,月色散下来,在那双手上浮了一层釉白,根根如玉雕一般,看着清冷却又让人想捏在掌心里把玩。
  
  荣石品了茶,此时既饱且暖,看许一霖烹茶看得心念一动,忍不住执了他的手握着,用大拇指指腹反复摩挲手背上的那一片润白,慢而缠绵。
  
  “真好。”荣石好像只能感慨这两个字了。
  
  许一霖另一只手拿了茶杯,正低头喝茶,饮了一口后放下,微抿着唇看着荣石笑。
  
  “笑什么。”荣石问。
  
  “笑你接下来是不是又要说‘和梦一样’了。”又大又圆的眸子里染上促狭的笑意。
  
  荣石被许一霖难得一见的打趣噎得愣了愣,不轻不重地掐了许一霖的手指头一下,佯怒道:“小混蛋,也不理解我。”
  
  许一霖十分配合地“唉哟”了一声,赶紧说:“理解了。”只是笑弯了的一双眼睛表达出的意思明显不对。
  
  荣石也不在意,看着许一霖含笑的表情,突然放低了声音,“一霖。”
  
  “我在成亲之前,偷偷去许府见过你。”荣石说,“混在送礼的人群里。”
  
  许一霖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荣石的脸上神奇地出现了些许薄红,还隐隐有些激动,仿佛一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我一见你就特别喜欢,觉得跟前世注定似的。”说到这里,荣石不由得笑了笑,“结果还真是前世注定的缘分。”
  
  “我也是。”荣石话音刚落,许一霖就冒出了三个字。
  
  荣石一下没反应过来。
  
  “这一世,一见你就喜欢。”许一霖道:“荣石,那时候我好像没跟你说过,”那时候是指许一霖讲前世的事的时候,“我来潼安后第一次去见你,也是特别喜欢。”
  
  喜欢到他都觉得不用验证魂石。
  
  荣石的表情有些傻。
  
  许一霖反握住他的手,无比认真地说:“对不起。”
  
  “如果我能跟着自己的情意走,而不是盲目相信外物的作用,也不会让你失望那么多次。”
  
  “对不起。”许一霖满脸愧疚之色。
  
  荣石摇头,“没有对不起。”
  
  “是我给你的魂石。”荣石嘴边噙着些自嘲,“那一魄也是我让你收着的,本以为是准备周全,结果却是机关算尽,聪明反被聪明误。”
  
  荣石想起自己在许一霖面前说的那些石头的“坏话”,颇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慨,不过他并不认为那番话是错的。
  
  上一世和没恢复记忆前的这一世,荣石总认为自己才是这场爱情里委屈的那个人,觉得自己全身心地付出去爱许一霖,可许一霖却不会爱他,常常自怨自艾,患得患失之下做了许多任性的事。
  
  不过,在和许一霖经历了这一场生死离别之后,荣石蓦地就想通了,患得患失不是爱许一霖的正确方式,他的爱人性子温和,心肠又最善最软,总是包容和顺从自己的任性,可这并不能成为对他索求无度的理由。
  
  他的性子太过霸道自我,他要改。
  
  荣石跟做检讨似的对许一霖说了这番话,不知道是太过惊讶还是怎么,许一霖盯着荣石良久却说不出一个字。
  
  那双鹿眼的视线实在是不能忽视,荣石被看得头皮微微发麻,“一霖……”他试着把许一霖唤回神。
  
  许一霖表情有些空,他对荣石说:“荣石,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
  
  荣石认真地听着。
  
  “我有心了。”
  
  这次换荣石找不到嘴说话了。
  
  许一霖把衡玉子逼他生出七情六欲中的恶、恨一事说给荣石听,结果话还没说完,荣石在听许一霖说到他的“爱”早已生出的时候,激动之下,一倾身就把许一霖抱了个满怀。
  
  下巴抵在怀里人的软软的发顶上,荣石结结巴巴地说:“好……好……好……高兴……”
  
  这嘴还不如不找回来,荣石哭笑不得地想。
  
  许一霖垂在身侧的手颤了颤,还是抬起扣在荣石的背上。荣石喜玄色的衣服,衬得许一霖白皙莹润的手在月色下似乎白得反光。
  
  “一霖……对……对……对不起……我误会……误会了你……还……不……不相信你……”
  
  他自以为是地让许一霖不要再说喜欢和爱,简直是蠢得不行。荣石欣喜若狂之后,满心都是愧疚,被他这样说了的许一霖,该有多么伤心。
  
  一霖虽然没有心,可他早就有了情,自己凭什么要去否定他,不相信他。荣石思及此,一颗心又甜又涩,想和许一霖说一万声对不起,却犹觉不足。
  
  许一霖侧脸埋在荣石胸口,紧贴着的耳朵,恍惚间好像听见心跳声放大了。
  
  “荣石……”许一霖说:“我现在说,你想听吗?”
  
  没等荣石回答,许一霖蹭了蹭荣石的胸口,轻声道:“我喜欢你。”
  
  “我爱你。”
  
  荣石放在许一霖腰间的揽得更紧了,“我也是。”
  
  “幸好,这一世我们知道得不算晚。”荣石有些后怕地说。如果没发生这些事,他对许一霖的心结不知道何年何月才会解开。
  
  “嗯。”许一霖阖上眼睛,放在荣石后背上的手白得发光。
  
  两人静静相拥,月华在他们身上拢上了一件薄纱,隔开了外界的喧哗。远处好像有人在放烟火,一道绚烂至极的彩光如天柱一般出现在深黑的夜幕里。
  
  荣石一抬眼就能看见,觉得那彩光美极了,“一霖,你看。”他动了动胳膊,示意许一霖抬起头看看。
  
  许一霖却不动。
  
  荣石正要低头看他,就被怀里人凑过来吻了个正着,在尝到一点苦涩的水意后,荣石失去了意识。
  
  
  
  
  
  
  许一霖的身影被从天而降的一道彩色光柱笼罩着,身边是两个还没有膝盖高的小孩儿。
  
  “山主……”小人参哭成了一个小泪人,身边和他年龄仿佛的一个小孩儿,一边笨拙地用手指抹去他的眼泪,一边用另一只手抹掉自己的。
  
  许一霖要离开了,但念及然然一个人孤独得很,便把凌宝宝也化了形。说来奇怪,明明都是受他的修为化形,然然和小狐狸都和他样貌相似,可凌宝宝却截然不同,和许一霖无半分相似。
  
  然然撇着小嘴哭得打嗝,任许一霖怎么安慰都没用。
  
  “你和然然知事都不多,我已经拜托了孙焕和傅郴来教你们入世,他们可以信任。”许一霖对哭成了泪人的然然嘱咐不了什么,只能对一旁的凌宝宝说了。
  
  凌宝宝有着不符合他年纪的沉稳,虽然也是带泪的模样,但还是克制的。
  
  许一霖伸出手摸了摸两个小娃娃的脑袋,然然忍不住,哇地一声扑过去,抱着身影逐渐虚幻的许一霖嚎啕大哭。
  
  “山主,然然是不是见不到你了……”然然抽泣着说。
  
  “只要你认真修炼,以后就会见到我。”许一霖弯腰抱了抱然然香香的小身子——然然的眼泪都是参香味儿。
  
  “然然,可以告诉我,荣石哥哥给你留的是什么话吗?”当初他听然然说起二十五年,就知道荣石是要离开他,急得立刻去找荣石回来,也没问然然是什么话。
  
  现在他要离开了,虽然明知听了会难受,但他还是想知道。
  
  “荣石哥哥让我对山主说……”
  
  一霖,我很想你。
  
  已经决意离开许一霖,不让他为难的荣石,留下最后一点“心机”,让许一霖在二十五年后仍然忘不了他。
  
  然然见山主也哭了,顿时哭声更大,肝肠寸断,“山主,你不要走,荣石哥哥会很伤心……”他留不住山主,荣石哥哥总该可以了。然然心想。
  
  许一霖的身影已经几乎透明了,他低下头,只来得及对然然说了一句话,便彻底消失不见。
  
  然然没了依靠,惯性往前一扑,被凌宝宝十分迅速地拉住了。然然转身趴在凌宝宝身上,眼泪不断,“呜啊……山主走了……”
  
  他再也看不到了。
  
  凌宝宝两只小短手环着然然的胖腰,轻轻地拍着伤心极了的小伙伴,黑而亮的眸子盯着已经逐渐消失的光柱,不眨眼地看。
  
  
  
  
  
  
  荣石觉得自己好像忘了很重要的什么事,或者说什么人,因为他的心空空荡荡的,一点着落也没有,而且他经常会猛地回头去看自己身边,似乎习惯了身边有什么。
  
  然而他把自己二十五年来的所有事梳理了一遍,都没发现什么不对,身边人也还是他记忆里的模样。奇怪了。
  
  一个人躺在大床上的时候,荣石莫名觉得床过大过空,他把自己从正中间的位置往旁边挪了挪,然后侧过身,伸出一只手虚虚地搭成拱形,似乎自己正揽着一个人的模样,很诡异的姿势,可他却异常熟悉。
  
  尤其是早上醒来的时候,眼还未睁开,荣石就会伸手去抱身边的空气。
  
  有问题。自己的记忆会出现问题,可习惯却不会欺骗。
  
  可是,哪里有问题?荣石抱着脑袋,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他忘记了什么?他为什么会忘记?
  
  荣石没有去问爹娘或是荣树荣意,他从这些人如常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他问不出什么结果。
  
  把疑惑藏在心底,荣石不动声色,似乎一无所觉地和所有人来往。
  
  荣石不怨这些人有事瞒着自己,因为他猜测事情的真相可能是自己接受不了的。可是,再接受不了的真相,他也想知道。
  
  荣石隐隐地知道自己忘了一个很重要的人,这个人应该是他的爱人。所以两人会一起睡觉,一起醒来,他们的感情很好,自己很喜欢抱着他,很喜欢盯着他看。
  
  他长什么样,是个什么样的人。荣石不可抑制地遐想着。
  
  会是一个很好的人。
  
  荣石的手指虚虚地在空气中勾勒着,然而只画了几笔便顿住了——他什么都想不起。
  
  
  
  
  
  未完待续
  
  

评论-85 热度-567

评论(85)

热度(567)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