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47

一个目录

  这天荣石去给爹娘问安。 
   
  去的时候荣母手里拿着一颗红润饱满的蜜桃,正在亲手剥,荣父躺在纳凉的藤椅上,手里捏着把蒲扇,朝荣母那边扇着小风,两人时不时地轻声聊几句。 
   
  爹娘的感情一直很好,荣石记事得早,但记忆里从没有两人不合的时候,琴瑟和鸣莫过如是。这也让少年荣石对自己以后的爱侣抱有很大的期待。 
   
  想起自己记忆里缺失的那个人,荣石心中有些甜又有些涩。 
   
  他找到了他,却又把他弄丢了。 
   
  荣母抬眼见荣石来了,把手里正好剥干净的桃子用荷叶裹了递给儿子。荣父在一旁撇嘴,提醒一般地说:“我给你扇了好一阵风了。”语气有些酸。 
   
  荣石伸出欲接的手顿了顿,荣母睨了荣父一眼,眼神轻飘飘的,荣父“哎”了一声,朝荣石摆摆手,示意他先吃着,然后道:“我来伺候夫人。” 
   
  说完,放下蒲扇,在一旁的水盆里净了手后,荣父从盘子里摆好的蜜桃里拿起一个,开始剥。 

  蜜桃很甜,汁水也多,拿井水先镇过,荣石一口咬下去满嘴的甜汁,凉意从喉咙口一路沁到心里。 
   
  荣父有些苦夏,但身子骨还很康健,荣石来问安也只是闲聊几句。三两下吃完手里的,荣石觉得这蜜桃味道很不错,索性自己也拿了一个起来剥。 
   
  他前些日子因为生意出了一趟远门,前天晚上刚回来,今早给爹娘问安后他还要去孙焕那儿一趟。荣母听了,让荣石去的时候带几框刚摘下来的蜜桃去,傅郴那孩子喜欢吃这个。 
   
  “刚摘下来?”荣石看了看果盆里的桃子。 
   
  “你刚回来还不知道,不知怎么的,桃园里种的那些桃树,结出来的果子一个赛一个的大,跟话本里的蟠桃似的,还特别多。”荣母说到这里,荣父清咳了一声。 
   
  荣母顿了顿,继续道:“你去孙府的时候顺便也捎些过去,娘还想着给关系近的各家再送些,咱们府上实在是吃不完。” 
   
  蜜桃再大再甜也不是什么精贵的东西,关系不近的人家也送不出手。 
   
  荣石点头应下,随后低头看着手里的桃子,认真剥皮,只是深邃的眸子里带了些探究之色。 
   
  他记得桃园里栽的桃树,都是不结果的。 
   
  荣石之所以对这个印象深刻,是因为他小时候做梦,梦里经常有桃树开花的场景,他醒后还记得,而且莫名就很喜欢,便央着爹娘给他在花园里专门辟了一个桃园出来,栽的都是花期特别长,但也只能开花的桃树。 
   
  记忆里桃园的桃树都是只开花不结果的,可他现在手上的果子,不是幻觉。 
   
  桃园是荣石要求辟出来的,如果要改动肯定也是他要求的,所以—— 
   
  是他喜欢吃吗?荣石心想。 
   
  这样想着,再吃这些蜜桃,荣石就觉得似乎没那么甜了。 
   
  蜜桃成熟时,本该是两个人一起品尝,但现在却只剩失去记忆的他在。 
   
   
   
   
   
   
  荣石去孙府没找到孙焕,他和傅郴有事出去了,荣石以为几天后他们就回来,谁知道连立秋都过去了还不见两人人影。 
   
  又过了十几天,再见到孙焕的时候,荣石惊奇地发现他身边多了两个玉雪可爱的娃娃,粉妆玉琢得如仙童一般。 
   
  有一个荣石看着觉得有些眼熟,不是他自夸,长得很像自己小时候。荣石弯腰抱起他,凑过脑袋把两张脸摆在一块,问一旁的孙焕和傅郴:“像不像?” 
   
  傅郴脸色微变,孙焕倒是脱口答道:“哪儿像你,这是傅郴小姨的小姑子的堂妹的孩儿,这么说仔细给别人听见了,这孩儿他爹来找你。” 
   
  荣石任孙焕把娃娃抱回去,他觉得这话说得有理,像不像这种话容易闹出什么风雨,万一被不知事的小娃娃记住了,回去给他爹一说,这就不好了。 
   
  正这样想着的荣石,衣角被人牵了一下,他低头一看,发现是另一个没有他膝盖高的奶娃。 
   
  这只奶娃眼睛又圆又大又亮,被他眼巴巴地瞅着的时候,荣石莫名有种做错事的感觉。 
   
  “怎么了?”荣石弯下腰看他,声音温柔极了。 
   
  “要抱。”小娃娃奶声奶气地说。 
   
  原来是看同伴被抱吃醋了。自以为理解了的荣石“哎”了一声,伸手抱起小奶娃,抱在怀里后还掂了掂小身子,把小奶娃乐得很。 
   
  本以为像这种年纪的娃娃,会是一身奶香味,谁知道这两个娃娃身上都是……参香?荣石猜的有些犹豫,毕竟这个结果是有些奇怪了。 
   
  他抱着的这个小娃娃叫然然,另一个和他很像,有些小严肃的小娃娃叫—— 
   
  “远。”那个小娃娃自我介绍起来了。 
   
  孙焕与傅郴对视一眼后,傅郴补了一句,“他叫凌远。” 
   
  然然拍着小手,“然然,远远。” 
   
  然然和远远都是傅郴远亲的孩子,临近秋收家里事忙,就被傅郴带来潼安玩些时候。这次他们出门就是回傅郴老家去了,路途遥远,所以来回时间长了些。 
   
  两个小娃娃都很招人喜欢,被荣石带去荣府的时候,荣母和荣意一人抱一个,如果不是怕天气热捂着孩子,否则还不肯撒手。然然嘴甜一些,远远更沉默一些,可凑在一起刚好。 
   
  看着母亲抱着远远的慈爱模样,荣石蓦地就闪过一个念头:他都快二十六了,为何不见母亲提起过给他娶亲。 
   
  在他记忆里,二十五岁之前娘可是为了他的终身大事着急上火的,可在二十五岁的记忆后,就跟偃旗息鼓似的,娘就再没提起过。 
   
  是什么原因? 
   
  荣石只能想起那个不在自己记忆里的爱人,再结合桃树的事,他已经可以确信,自己丧失的是二十五岁后几个月的记忆。 
   
  
   
   
  从初一开始,为乞巧节开张的乞巧市就热闹了起来,街上车水马龙灯火通明。秋初时分,虽然天气尚还属于炎热,可也压不住百姓们被放宽宵禁后结伴出行的热情,乞巧市上的热闹常常持续大半夜方才散去。 
   
  被傅郴接来潼安“见世面”的然然和远远,自然不会错过这个节日,乞巧市一开张就被孙焕和傅郴带出去,买买买吃吃吃,好玩的好看的通通不放过,每次都是空手出府满载而归。 
   
  荣意和荣树也各自有同伴,只有荣石孤家寡人一个,没跟去凑热闹,晚上一个人在院子里,坐着藤椅纳凉,仰头看着满天星斗,等着睡意上头后回屋睡觉。 
   
  荣父荣母一次散步来了他的院子,看见荣石一个人孤寂地坐着,好不心疼,可也没有办法。在乞巧节那天,他们让荣树和荣意硬把荣石拉了出去,说是让他沾沾热闹。 
   
  荣石让弟弟妹妹自己玩去,他随意找了间临湖的雅座坐着,叫了壶乌龙茶后,看着窗外发呆。 
   
  外面街上盛装打扮的男男女女,他们有他们的热闹。 
   
  荣石不知道自己是经历过什么,明明是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一颗心却像是历经了百年沧桑般,甚少起什么波澜,也很少对什么东西感兴趣——除了他失却的记忆。 
   
  本打算坐一会儿就回府的荣石,计划被孙焕打乱了。他们几人出来逛了一天,把本来兴奋极了的然然累到了,所以就来雅座找地方歇一歇,没想到碰见了荣石,这下好,可找到托付的人了。 
   
  两个小娃娃被放在了荣石这里,等他们歇息够了,孙焕和傅郴就来带他们继续去玩。荣石反正左右无事可做,就应下了,再让小二送了几盘小吃过来。 
   
  然然到了荣石身边,闻着味道,自动地就趴去荣石怀里,小鼻子一动一动的,似乎还有些怀念。 
   
  雅座周围存了冰块降低温度,所以荣石怀里睡着一个娃娃也不觉得热,反而觉得然然软软的小身子抱着挺舒服的。他低下头,看着奶娃娃肉鼓鼓肥嫩嫩的胖脸,心软得一塌糊涂,忍不住用手指去戳了戳。 
   
  然然撇着嘴,居然没睁眼也知道是谁,小手捂着小脸,呢喃道:“荣石哥哥不许戳……” 
   
  荣石眉心微蹙,他竟然觉得这小娃娃的话里带着几分熟稔,可他这些天和然然相处的时间并不多。 
   
  远远坐在一边,小大人似的自斟自饮,也不和荣石说话,只是偶尔看看然然。 
   
  然然这觉来得快去得也快,只睡了片刻醒来又是生龙活虎,见自己在荣石怀里,立刻像受到惊吓似的往远远身后躲。 
   
  远远拉着他在身边坐下,给他拿了片桂花糕吃,才把然然的注意力从荣石身上移开,不再是躲躲闪闪做贼心虚的小模样。 
   
  我有这么吓人?荣石忍不住想摸摸自己的脸。 
   
  不过,若是仔细想想然然方才的表现,荣石倒不觉得他是在怕自己“面目可憎”,而更像是……怕他的什么东西暴露给自己,所以要离远一些藏好。 
   
  荣石在心里算了一下孙焕离开的时间,觉得他们俩没那么快回来。 
   
  “我……”荣石刚一开口,然然就把自己的嘴捂得紧紧的,大眼眨巴眨巴满是紧张——欲盖弥彰。 
   
  远远也是一脸戒备地看着他,一张小脸上肉都绷紧了。 
   
  荣石暗自觉得好笑,但也没表现出来,假装不知他们的防备,“然然和远远知道今天是什么节吗?” 
   
  两只小肩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松懈下来。 
   
  “乞巧。”然然的声音有些闷,因为他还把嘴捂着。 
   
  “乞巧节,又被称为七夕,它的来源是一个故事,然然和远远知道吗?” 
   
  两只奶娃一起摇头,眼露好奇。 
   
  给孩子讲故事,能让他们主动靠近自己。带过荣树荣意的大哥荣石表示,哄孩子,自己是有经验的。 
  
   
   
   
  可是……为什么自己会把他们讲哭了呢? 
   

   
   
   
   
  未完待续

评论-47 热度-548

评论(47)

热度(548)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