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48

一个目录

  在听到那仙女回归仙界,与凡人天各一方的时候,然然“哇”地一声就哭了,远远眼眶红红的,眼里也是包着一泡泪,把给他们讲故事的荣石吓了一跳。 
   
  这故事虽然不怎么圆满,但也不至于让孩子们伤心成这样吧,而且他还没讲完啊。荣石想起以前他给荣树和荣意讲故事的场景,颇有几分费解,是自己家里那两个太没心没肺了,还是眼前这两个太多愁善感了? 
   
  可眼下也由不得他费解了,然然哭得伤心,眼泪成串,远远的金豆豆也掉出来了,自己本想用故事吸引两人亲近,谁知弄巧成拙,把玉雪可爱的两只娃娃给讲哭了。荣石心里顿时涌起排山倒海的罪恶感。 
   
  “不哭了,不哭了……”荣石一手搂一个,轻拍着娃娃们瘦小的背部,“这故事还没讲完,他们后来又见到面了。乖,不伤心了……” 
   
  然而这句话并没有什么用,失去记忆的荣石早已忘了和许一霖的过往,以为两个娃娃是被自己的故事讲哭的,哪里知道原因是他们本来好不容易压抑下去,和许一霖离别的悲伤,被这个故事又勾了起来。 
   
  故事是一个好结局又如何,他们再也见不到山主了。 
   
  荣石的话没起到任何作用,两只小娃娃依旧伤心极了,他无奈了,自己是太久没和小孩儿打交道了吗?怎么讲个故事都能把人讲哭。 
   
  “不哭,不哭,那只是一个故事,是假的。”荣石声音轻柔,安抚着怀里的孩子们,“不要难过了。” 
   
  不是故事。然然哭着摇头。 
   
  “荣石哥哥……我想山主了……”然然把埋在荣石怀里的小脑袋抬起,泪眼朦胧地说:“然然想他。”说完,还打了个哭嗝。 
   
  荣石眉心一皱,正要问些什么的时候,身边的远远急忙拉了拉然然的手,“不能说。” 
   
  然然呜呜几声不说话了,转身抱住远远,继续哭:“哇!” 
   
  山主那么喜欢荣石哥哥,荣石哥哥却不记得山主了。 
   
  听了然然的那些话后,荣石预感到自己失去的那几个月记忆,线索找到了。他看着面前哭成一团的两个娃娃,压抑着激动,用一种怀念和悲伤的低沉声音道:“然然,远远,荣石哥哥也很想他……”然后低叹一声,带着说不尽的哀愁。 
   
  远远猛地抬起头,眼里泪光未消,惊疑不定地看着荣石。 
   
  然然被荣石的话触动很深,他想起山主临走前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抽抽噎噎地说:“荣石哥哥你不要伤心……” 
   
  “山主他说……” 
   
  “然然!”门口传来孙焕的喝止声。 
   
  “他说什么?”荣石看也不看孙焕,继续对然然循循善诱,“荣石哥哥想知道。” 
   
  然然却不说了,眨着一双被泪水洗过后越发明亮的眼睛,不知所措地紧抿着小嘴,脸上有了惊慌的表情,远远见了,伸出手去牵着然然。 
   
  荣石把两个娃娃放在一边坐好,而后抬起眼皮,从下往上慢慢地对上孙焕的视线,瞳孔黝黑深深。 
   
  傅郴从孙焕身边走过来,把手里提着的吃食放在两个小的面前,声音淡淡的,“要吵架或是打架的话,先知会一声。” 
   
  “你也知道。”荣石这话不是询问。 
   
  傅郴把装有凉糕的纸盒拆了,一边拆一边点头,“对,我也知道。” 
   
  “你们都瞒着我一人。”荣石的话不辨喜怒。 
   
  “你应该早就察觉到了吧。”傅郴抬起头看他,“我印象里的荣石,可不是什么迟钝的人。” 
   
  “嗯。”荣石坦然承认。 
   
  “那我猜猜,你为什么不直接问我们好了?”一个娃娃一碗凉糕,分好后傅郴收了手,在一旁找了位置坐下,而后对孙焕点点头,道:“先坐吧,走了那么久不累吗?” 
   
  孙焕担忧地看了傅郴一眼后,举步朝他走来。 
   
  然然没有吃东西的心思,垂着小脑袋沮丧极了,双颊上饱满的肉肉似乎都瘪了一些,远远用小勺子舀了一块凉糕,喂到然然嘴边他都没张开嘴吃下去。 
   
  “如果你真要逼问真相的话,我们不可能会一直守口如瓶。可你猜到了真相可能是你接受不了的,如果是我们这些人告诉你,在看见你知晓真相后痛苦的模样,肯定会内疚万分,所以,你便不问了。”傅郴说完这些话,嘴角噙着笑意,又加了一句,“荣石哥一向有大哥风范。” 
   
  荣石聪明,心细,思虑周全,对自己重视的人总会不遗余力地好,而这种好向来都是润物细无声的,往往在你不知道的时候,他就为你做了一件有利的事。 
   
  被傅郴一句“大哥风范”夸了,荣石却面无表情,看了傅郴半晌后,语气平淡地说了一句:“以退为进,你一向聪明。” 
   
  傅郴这话说得不假,荣石确实是不想告诉自己真相的那个人内疚。毕竟,知道真相的人纵然会痛苦万分,可保守真相的人,心里的滋味又能好受到哪里去呢? 
   
  只是当傅郴明白地把荣石的想法说出来后,意思就不一样了,就相当于他验证了荣石想法的合理性,告诉荣石,你的想法是合理的,因为真相你确实接受不了,告诉你真相的我们,也会愧疚难当。 
   
  荣石说傅郴在以退为进,意指傅郴那番话表面上是在褒赞自己,其实话里的隐含之意,是在告诫他:即便是让你自己痛苦万分,让我们愧疚难当,你也要知道真相吗? 
   
  两人互相“夸奖”了一遍,片刻时间就已过了一次招,傅郴笑容自若地收下了荣石的“礼尚往来”,话里谦虚道:“在荣石哥面前,傅郴还不敢谈聪明二字。” 
   
  而后,嘴边的笑意凝重了几分,傅郴问荣石:“不知荣石哥可还执着这个真相。” 
   
  孙焕和两个小的,听着傅郴和荣石的对话,眼里都是问号,不过傅郴最后一句话他们听懂了,闻言,都转过头紧张兮兮地看着荣石。 
   
  被四双眼睛紧盯着的荣石,依旧看不出什么表情,不过隐隐有些生人勿近的气势。 
   
  房间里陷入了片刻的沉寂。 
   
  “我想知道真相。”荣石声音有些哑,“不管真相有多么难以接受,我都想知道,并且接受。” 
   
  孙焕闻言忍不住了,“不可能,你不可能接受。”说得十分笃定。 
   
  就荣石对许一霖爱到连命都不要的程度,他会接受许一霖为了救他,把心给他然后成仙,自此永世不见的结果吗? 
   
  绝不可能。孙焕想起几个月前许一霖不告而别后,荣石那一副颓丧到没眼看的样子,便对他这句承诺的话是一个字都不会相信。 
   
  荣石菱唇微抿,看了孙焕一眼,“我荣石说话什么时候不算数过。” 
   
  孙焕张张嘴,一时举不出例子,被噎得哑口无言,可他还是不改口,“其他的我不管,但这件事你绝对接受不了。” 
   
  孙焕请求一般地对荣石说:“荣石,算兄弟求你,这件事你不要再问了,告诉你真相后,痛苦的不止是你,还有所有关心你的人。” 
   
  孙焕说完这些话后,傅郴忽然在一旁摇了摇头,看着荣石欲言又止。 
   
  荣石的眼神有些空,脸上也失了血色,近乎于喃喃自语地说:“我猜的没有错么……” 
   
  “他不在了。” 
   
  荣石说完这四个字后,眼泪毫无征兆地就流了出来,眼底起了血丝。 
   
  孙焕抽了一口冷气,大惊失色,无措地转头看向傅郴。 
   
  傅郴对他叹了口气,“你把话说得越笃定,荣石就越相信这个答案。” 
   
  尽管孙焕的本意是想劝荣石放弃,可却忘了,他身为荣石多年的兄弟,一向最清楚荣石不是那种受不起打击的人,然而如今连他都这般笃定荣石会接受不了,那么答案就是显而易见的,荣石再也见不到他的爱人了。 
   
  荣石曾经想过这个可能,并且觉得自己可以接受,然而当这个可能被验证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是高估了自己。 
   
  他很难过,虽然脑海里没有那个人的任何记忆,但他依然很难过,甚至连自己哭了都是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荣石哥哥……”然然大眼里带着哀伤,“你不要伤心……山主临走前,说了……” 
   
   
   
   
   
  “山主走了,荣石哥哥会很伤心。”小人参想用山主最喜欢的荣石哥哥来把他留下。 
   
  那时候,许一霖的身影几近透明,可然然还是看到他笑了。 
   
  许一霖说:“如果他伤心了,就告诉他,我的心在他那里。” 
   
  荣石是不会让我伤心的。 
   
   
   
   
   

   
  听了这句话的傅郴和孙焕,闻言都不禁面露难过之色。 
   
  荣石不知前情,听了然然转述的话,只以为自己的爱人临走前还放心不下自己,他不想自己伤心。 
   
  可这也足够了。 
   
  荣石阖了阖眸子,眼角湿润,再睁开,已是无比的坚定。 
   
  “我想知道我的记忆。” 
   
  孙焕还想说什么,荣石对他摇了摇头,继续道: 
   
  “我还有爹娘在,不会做出什么傻事。我只是想知道他是谁,他长什么样,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想记住他。”荣石露出一个柔和至极的微笑。
   
  人都是健忘的,其他人对他的记忆,终究会随着时间过去而逐渐淡忘,或许只会记得这个人曾经来过世上,直到最后记忆的湮灭——彻底忘记。 
   
  可荣石不想这样,他不仅想要记住他曾经在这个世上来过,更想要记住,他们在这个世上相爱过。 
   
   
   
  
   
  未完待续 
  

评论-49 热度-532

评论(49)

热度(532)

©争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