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50

一个目录

  蜃香制造出幻觉全凭燃香人心中所想,他最渴望出现什么场景,那么在蜃香的包围中,他就能见到什么场景。 
   
  荣石没了记忆,他不记得许一霖的声音,所以在他的幻觉里,许一霖从来都不会和他说话,每次都只有荣石一人喃喃自语: 
   
  “然然和远远都很乖,你放心。前些日子他们学会了隐身术,如果你在就好了,就可以亲自教他们了。” 
   
  “我很好,吃得香睡得足……就是很想你。”荣石轻拥着怀里的人,声音低低的,“索叔今天问我怎么还不成亲……” 
   
  “他们都忘了,我已经有你了呀。”荣石用手指拨了拨许一霖耳边的乌发,露出莹润白皙的耳朵,忍不住低下头吻了吻,“一霖,我不会再成亲了。”声音很轻柔,语气却是坚定的。 
   
  许一霖任他抱着,温顺地依在荣石怀里,安静地听他说这二十天里发生的一些事情。 
   
  当蜃香燃过大半,白烟的浓度略散后,许一霖的身影也淡了起来,荣石虽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但还是徒劳收紧了圈住许一霖腰身的手,想把他留下。 
   
  “一霖……”荣石眼中盛满了难过之色。每次幻觉消失,他都要承受一次离别的痛苦,如此饮鸩止渴的做法,他却欲罢不能。 
   
  许一霖只是柔柔地对着他笑,虚幻的身影越来越淡。似乎知道荣石很难过,许一霖伸出手抚了抚荣石的脸颊。 
   
  在他消失的时候,荣石看到他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因为荣石不知道他的声音该是什么样的。 
   
  别难过。荣石看懂了许一霖的口型。 
   
  室内的烟雾逐渐淡去,那股异香的味道也慢慢消失,荣石垂手站在许一霖的画像前,灯火的光亮从他身上罩下来,在地上铺了一个高大却落寞的影子,那么孤单。 
   
  他不知道,角落里有两个隐了身的小人儿,互相捂住对方的嘴,哭得眼都肿了。 
   
   
   
   
   
  第二天,孙焕和傅郴结伴来了荣府找荣石。 
   
  荣石一踏进花厅,还没对两人打招呼,就见傅郴脸色阴沉地从怀里拿出一样东西,啪地一声扔在桌子上:“这是什么?” 
   
  荣石只一眼就看出那是自己烧剩下的蜃香灰,但眉毛都没动一下,坦然自若地在椅子上落了座,“你怎么得来的。” 
   
  “蜃香有毒你知道?它让人陷入幻觉的本事就是靠着乱人心智,你燃的次数多了,以后会疯的,荣石!”傅郴提高了声音,近乎于怒喝了。 
   
  “你不要命了吗!”孙焕额角也是青筋暴起,攥紧的拳头捏得咯吱作响,如果不是这几年被磨砺得脾气见好,否则他早就忍不住冲上去打醒荣石。 
   
  他这才明白为何荣石几年前在知道记忆后没什么反常,原来早就想好了依靠这玩意儿来渡日,能瞒下这么多年,荣石也是能耐了。 
   
  荣石靠坐在椅子上,被两位好友喝问依旧面色不改,神情淡淡的,声音也是平淡的,“如果不是这玩意儿,我早疯了,还要谢谢它,让我晚疯了这么多年。” 
  
  蜃香有毒他当然知道,掩在异香之下的是令人生厌的恶臭。可每一位点燃蜃香的人,哪个会畏死。饮鸩止渴和生不如死,前者听起来要美妙得多。 
   
  荣石毫无情绪波动的这句话,让孙焕和傅郴失了言语。当一切伪装都被撕开,真相暴露在阳光下之后,他们见到了真正的荣石。 
   
  他的理智让他为了亲人好友好好活下去,不让他们担心,所以人前的荣石一切看起来都很正常。荣石把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藏得严严实实,而每当这些快要藏不住,濒临爆发的时候,蜃香就成了他救命的慰藉。可他在被安抚之后,下一轮的循环就又开始了。 
   
  几年时间,这种循环荣石已经不记得经过了多少次,他很累,可他要好好活着。 
   
   
  在见到荣石之前,怒火中烧的两人想过许多该怎么叫醒荣石的话。然而在见到荣石,听完他的那番话后,两人说不出来了。 
   
  荣石很聪明,很理智,所有的利与不利他心里跟明镜似的,他并不是当局者迷。 
   
  对着这样的一个人,任何言语都是苍白无力的。 
   
  “这件事希望你们不要告诉我爹娘他们。”荣石诚恳地说:“他们劝不了我,只会伤心。” 
   
  无奈一笑,“可我也只能这样了,倒不如让他们安安心心地度过晚年。” 
   
  傅郴转过头不答,孙焕沉默半晌,问道:“如果蜃香燃完了,你怎么办?” 
   
  荣石连想都没想,立刻答道:“不知道。” 
   
  “走一步,算一步。”荣石很诚实地说。 
   
  孙焕苦笑着摇头。 
   
  “这一世我既然连失去记忆都忘不了他,那就或许只有轮回转世,喝了孟婆汤前尘尽忘才能有用了。”荣石轻叹道,“我和他的缘分也只剩这一世,所以,你们别再管我了。” 
   
  他用这一世,和许一霖告别。下一世,他所爱所恋的,就不再是他了。 
   
  荣石苦吗?他不觉得自己苦,毕竟他只有这一世,而许一霖呢,为了他舍心成仙的那个人,要忍受的将会是漫长无尽的孤寂。 
   
  荣石说完这些话,蓦地就觉得疲惫得很,揉了揉眉心,“就这样吧。” 
   
  孙焕与傅郴面面相觑,依旧找不到任何言语。 
   
  “不会!”一声清脆的童音传来,几人惊讶地寻着声音看去,就见角落里然然拼命去捂远远的嘴,“别说话,会被发现的。” 
   
  你们已经被发现了……三个大人原本一脸沉重,见此场景都不由得心中一轻。 
   
  “是然然和远远给你们这个的?”荣石明白过来了。 
   
  “他们是担心你。”孙焕赶紧道。 
   
  荣石笑了笑,“我知道。” 
   
  然然见他们被发现了,索性就不拦着远远了,被远远牵着手走过来,小脸上布满紧张,怎么办,偷听不是好孩子该做的。 
   
  “不会。”远远走上前,还是这两个字,白嫩的小胖脸上竟然隐约可见几分严肃,“荣石哥哥和山主,不止这一世。” 
   
  荣石一愣,继而摇头一笑。 
   
  “我没骗你。”远远说:“山主成仙那晚,我和然然在他身边,就在山主消失的时候,我听见上面有个人在跟我说话。” 
   
  上面有个人?几个大人面色微变。 
   
  “他叫我:远。”远远抿了抿小嘴。 
   
  孙焕和傅郴这才想起,远远第一次见到荣石,自我介绍名字的时候脱口而出的一个“远”字,他们原来还以为这是远远自己给自己取的,没想到,来源居然这么让人惊奇。 
   
  “他还说了什么?”荣石脸色微红,压抑着激动。 
   
  远远却低了低头,小脸上有些愧疚,“我记不清。那时候我刚被山主化形,灵智还有些混沌。” 
   
  凌宝宝未被母体怀足月就被取出了魂魄,灵智没有成熟,对有些话似懂非懂的,只是他生来性子沉稳,不易显露罢了。 
  
  他那时候听清了那番话,可有限的智力无法让他听懂,时间久了也就淡忘了,直到这几年下来,他慢慢知了事,才知道他听见的那番话对荣石哥哥有多重要,就一直在拼命回想。 
   
  荣石听完,也不觉得失望,摸了摸远远低垂着的小脑袋,安慰道:“没关系,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远远听出了荣石没把他的话当真,急忙道:“但昨天,我闻了蜃香之后,不知怎么的,就回想起了那天晚上的场景。” 
   
  蜃香勾起的是人心底的执念,荣石想见许一霖,远远想回想起那晚上听见的话,于是他们都看见了自己想看见的。只是荣石不记得许一霖的声音,所以许一霖无法说话,可远远不一样,他的记忆虽然模糊,可还是有的,被蜃香场景重现之后,一些潜藏的记忆轮廓,慢慢地就明晰起来了。 
   
  “虽然还是不完整,但真的,荣石哥哥和山主不止这一世。”远远说得有些急切。 
   
  荣石心跳得飞快。 
   
  深吸一口气,荣石小心翼翼地问:“那个人,对你说了什么?” 
   
  “他说,龙魂已全,赶紧让……帝星归位后回来。”中间有一段话远远实在是忘了。 
   
  然而,仅仅这一句话,就足以让人震惊了。 
   
  龙魂、帝星,都指同一个人。 
   
  只是这个“回来”,到底是给远远说的,还是给荣石说的。 
   
  还有,回哪儿?回仙界吗?荣石呼吸一滞。 
   
  傅郴懂这方面得多,“帝星归位,应该是指归入紫薇宫,也就是说,帝王之命要有帝王之位。” 
   
  孙焕听完后差点让自己的口水噎死,咳得惊天动地,这话不是赤裸裸地劝荣石造反么? 
   
  “太难了吧。”孙焕接过傅郴递来的水喝下,捶了捶胸口感慨道。他倒没有什么大逆不道的想法,只是觉得这个要求太难为荣石了。 
   
  “说难也不难,有帝命的人如果再加上运气好,在路上走着走着,就会有人请你去当皇帝,就算运气不怎么,只要不是个傻子,尽力一搏,皇位不难。”傅郴的口气轻松得就像讨论天气如何一样。 
   
  “看你的选择了。”傅郴对荣石说,“你是想继续这么行尸走肉下去,抱着许一霖的幻影过完一生,还是豁出全部去拼一把,让帝星归位。” 
   
  傅郴这才明白,为何师父在荣石醒后,并没有急着让帝星归位,因为许一霖这个变数所起的作用,还没有尽完,无须他再做什么,荣石自会被推向他该走的那条路。 
   
  需要犹豫吗? 
   
   
   
   
  
   
  七年后,大周各地起义频发,朝廷风雨飘摇之际,素有大周美玉之称的潼安亦起兵反叛。 
   
  逾三年,帝星归位。 
   
  四十年后,神君青龙回归仙界。 
   
   
   
   
   
   
  未完待续
 
 
好想打上完结两个字(。

但肯定会被打•﹏•所以还是未完待续好了。 
   
  

评论-58 热度-478

评论(58)

热度(478)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