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51

一个目录

  神仙归位不同于修士飞升。从下界飞升至仙界的修士都会经由一条“升仙道”,走过升仙道便会被赋予“神魂”,至此四魂七魄,不受六道轮回约束。 
   
  而从下界归位的仙人,三魂七魄会直接融合神魂归位,因此青龙一睁眼发现自己回了仙界的青霄宫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惊讶的。 
   
  只是当看到面前那张熟悉得不得了的面孔时,青龙神色微动,几世的记忆在他脑海里揉成一团,一根线头悄悄探了出来。 
   
  “司命,你干的好事。”青龙这话虽然看起来是在斥责,其实听起来语气倒是平平淡淡的。 
   
  被唤作司命的男子有着一双鹿一般的圆眼,只是不同于许一霖的单纯,内里盛满了精明。闻得青龙这话,司命把玩着手里一双玉如意,展颜一笑,“谬赞谬赞。” 
   
  “他在哪里?”青龙知道这人向来会绕弯子,便不再和他多言,直接问了。 
   
  “那桃树仙的升仙道在檀紫山。”司命答道。 
   
  “升仙道?”青龙皱眉,“他现在在哪里?” 
   
  司命一叹,“他出了升仙道就把自己扎根在檀紫山上了,封闭了四魂七魄……” 
   
  话还未说完,青龙一个瞬身就不见了,司命在原地没好气,“也不对我尊重点,说起来,我还是你老丈人呢。” 
   
  话音刚落,身形便消失了。 
   
   
   
   
   
   
  许一霖飞升成仙后心如死灰,在出了升仙道之后便化成原形,扎根在檀紫山的灵土里,封闭了自己魂魄与外界的感应,成了山上一棵平凡的桃树。 
   
  仙人享无尽岁月,许一霖拥无边孤独。 
   
  青龙在檀紫山土地的指引下,找到了许一霖。土地对他说:“这位仙友也不知怎么了,几十年前从升仙道一出来,我本想引他去命格星君那里拿受封的公文,结果话还没说两句,他就变成原形,直接在这山上住下了,后来司命神君亲自过来,也没把仙友劝走。” 
   
  这事在仙界已经传遍了,都在猜想这位新晋的仙人是怎么了,几经讨论,其中得票最高,认同度最广的理由是——这位仙友太懒了。 
   
  别看这理由听起来很奇葩,谁让仙界奇葩遍地呢,再奇葩的理由没准就是真相。 
   
  听到司命来过了,青龙脸色稍霁,只是眼里的心疼之色越来越浓,土地看得分明,在引青龙到了地方后,便识趣地离开了。 
   
  青龙,也就是荣石,站在桃树如盖的树荫下,抬起手,手掌贴上树干,轻柔地抚着,“一霖,我来见你了。” 
   
  微风拂过绿叶,发出飒飒响声,但桃树本身,却是一点波动也无,似乎荣石正对着说话的,只是一棵灵智未开的普通桃树罢了。 
   
  “一霖……”荣石额头抵着树干,呢喃着爱人的名字,“一霖……一霖……” 
   
  你让我不要伤心,要我好好活着,可你自己呢,把自己封闭起来,对外界不闻不问,如果我不来,千年万年,你是不是就这么过下去,一直活在死寂的沉睡中。 
   
  我会心疼,你知不知道。 
   
  已经不记得自己活了多少年的青龙,在自己爱人面前,第一次潸然泪下。 
   
  许一霖想让荣石忘了他,开开心心地过完一生,所以抹掉两人在一起的记忆,可他自己却选择了守着这份记忆孤独永生。 
   
  “怎么这么傻呀……一霖……” 
   
  然而不管荣石说些什么,做些什么,许一霖都听不到,看不到,感觉不到。 
   
  造化弄人,荣石万万没想到,两人在仙界重逢之后,仍旧是无法在一起,许一霖封闭了自我,他要唤醒他何止是千难万难。 
   
  “欸……” 
   
  耳边传来一声叹息,荣石眨了眨眼,瞬间不见半分泪意,他抬起头,就见司命斜靠在一棵桃树上,手里拿着一颗硕大的桃子在啃,一边啃一边看着荣石这边,一脸不忍,还唉声叹气的。 
   
  荣石一挥手,一道冰刃直冲司命。 
   
  “你想不想唤醒他了?”司命这句话说得飞快。 
   
  直冲面门泛着寒光的冰刃无声消融。 
   
  “你有办法?”荣石眉心微皱。 
   
  司命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立刻道:“不是我有意不救他。他一出升仙道就把自己化成了原形,我也来不及告诉他你俩可以在仙界见面。至于唤醒他,只有你才可以,所以我只能等你回来后了。” 
   
  “只有我可以?” 
   
  “他的心在你那儿吧。”司命这句话并不是问。 
   
  荣石点头,“桃树仙的心也不在六道轮回,跟着我一起回仙界了。” 
   
  “你把心还给他,他虽然封闭了自己,但那是切断与外界的联系,你把心还给他,他知道心的存在后,自然会主动醒来寻你的消息。” 
   
  荣石嘴唇轻轻颤动。 
   
  司命把手里的仙桃随手一扔——仙桃没入灵土,发出了一株小绿芽,他拍了拍手,对荣石语重心长地说:“别太感谢我。” 
   
  荣石满心的感激顿时化为乌有,嘴角抽了抽,索性不再和他搭话,转过身将许一霖的心送进树身,然后满怀期待地等着许一霖醒过来。 
   
  一刻钟、两刻钟…… 
   
  荣石转头一看旁边的司命,正捂着嘴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禾禾禾禾……”见自己被发现,司命索性不再掩藏,放声大笑。 
   
  荣石额角绷起了青筋。 
   
  “他没这么快醒来,看他什么时候注意到自己多了一颗心吧。”司命摊手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荣石轻叹一口气,盘膝就地坐下。 
   
  “你要一直在这儿等他?”司命走过来,问荣石。 
   
  “他很想见到我。”荣石嘴角噙着一个柔和极了的笑意。 
   
  “不简单,一向冷心冷清的青龙,居然也有这么笑的时候。”司命亦盘膝坐下,随手拽了一根仙草玩儿。 
   
  “我这次去下界,不是执行任务,而是过情劫罢?”荣石问他。 
   
  他此次去下界,领的任务是十世人间帝王,减小世界修行之风。 
   
  如今许多小世界里的灵气根本不足以培养修士飞升,甚至是到了贫瘠的地步,然而有先前飞升的修士为例子,许多人根本不愿相信这一点,修行之风日盛一日,人们无心生产,凡界多处世界民不聊生。因此才有青龙领的这个任务。 
   
  至于过情劫,并不是说当了仙人就跳出了天道的管辖,君不见古往今来只有鸿钧一人打破了天道束缚,可结果也只是以身合了天道,与天道齐平罢了。仙人也有自己的劫数,过了,就是仙阶更进一步,直到最后成为天帝与天道同寿,只是没过的话,下场比较惨,经常会被打入六道轮回,受凡人之苦若干年。 
   
  “两者都有。”司命答道,“你反正要去下界过情劫,顺便就做个任务。”司命的小算盘打得贼精。 
   
  听了后一句话,荣石实在是想揍人。 
   
  “至于一点消息也不透露吗?”荣石再心平气和,想起自己和许一霖之间的诸多磨难,也忍不住气不平。 
   
  司命编着手里的仙草,闻言转过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告诉你了,然后你又做一些作茧自缚的准备?” 
   
  荣石被揶揄得面上无光,一手扶额。 
   
  他有了几世的记忆,自然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蠢事。 
   
  首当其冲的,就是自己居然能想起把掌记忆的一魄抽出来!蠢啊!荣石一想起这件事,就恨不得用一头钻进许一霖怀里不起来了。 
   
  自己这次下凡界,不仅是过情劫,还有任务是当皇帝,第一世还好,遇见了许一霖,皇帝也好好地做了。可第二世就麻烦了,他把自己的一魄抽走了,直接转世成了一个傻子,因为龙魂不全,帝命有缺,这下好了,皇帝没当成,还被人陷害早死。第三世依旧如此,第四世转世成了一个病秧子,还没来得及登基就出殡了,第五世、第六世统统如此…… 
   
  直到第十世,他本该还是暴死的结局,许一霖找来了那个小世界,作为一个变数,介入了荣石的生命,不仅改变了荣石的命数,而且助青龙渡过了情劫,回归仙界。 
   
  这件事也算是因祸得福。 
   
  可第二件事就完全是蠢了——魂石。魂石是什么,是七情六欲蛛的内丹,也是兽丹,什么兽丹能跟着青龙的三魂七魄转世?答案是没有,早被当食物吃得一干二净了,还不带打嗝的那种。 
   
  这件事真真是荣石自己机关算尽,然后——作茧自缚,司命说得完全没错。 
   
  想到这里,荣石心念一动,“我最后一世里,改冲喜之人生辰八字的,是你?” 
   
  他既然过的是情劫,那么好桃花烂桃花都有,前几世他要么太短命,要么既傻又短命,除了许一霖就来不及招惹其他的桃花,只有最后一世,他差点就娶了个蛇蝎夫人进府,不过幸好那个改了的生辰八字帮他挡了,否则他和许一霖之间,不知道还要横生多少误会和波折。 
   
  司命抻了抻懒腰,“举手之劳,那天去月老那儿发现你身上生了根黑线,就随手帮你断了。” 
   
  良缘是红线,孽缘是黑线。许一霖是变数,他和荣石之间除非尘埃落定,否则生不出红线。 
   
  司命断了那根黑线,而荣石身上又并无其他的线,郑金德写下的生辰八字就被改成了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人,所以荣府的人一开始根本找不到符合那个生辰八字的人,直到许一霖冒充。 
   
  “还是要谢谢你。”荣石诚恳地说。 
   
  司命狡黠一笑,“真要谢我?” 
   
  荣石警觉地看他,但还是点了头。 
   
  “想谢我的话,就叫我一声老丈人来听听吧。” 
   
  “啊?”荣石是真惊讶了。 
   
  “你当他为什么和我长这么像?”司命朝许一霖那儿抬了抬下巴。 
   
  “我之前去过一个大世界,以仙人之身,别这么惊讶,”司命说,“回来被关了禁闭你也知道。” 
   
  “我在那个大世界也没做什么,就是养了些花花草草,临走前见一株桃树长得甚合我心意,就助他开了灵智。”司命看着荣石,得意道:“怎么样,该叫我一声老丈人吧?” 
   
  司命没说的是,他是突有所感才帮许一霖开了灵智。他是天生的司命神君,世间万物纷杂的命运变化,尽在他一念之间。 
   
  只是,他从来都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罢了。 
   
  荣石毫无形象地对他翻了一个白眼,然后用后脑勺对着他。 
   
  “还是这么不可爱,以前这么小的一条小青龙才是最可爱的。”司命用两根手指比了比长短,站起身,拍拍屁股准备走了。 
   
  末了,想起什么似的,“小白虎那个爱操心的,知道你魂魄缺失,急急忙忙地下界了。” 
   
  “远远!”荣石瞠目结舌,他张了张嘴,那个可爱的小娃娃是白虎? 
   
  他蓦地想起自己死后,有一魄去了然然身边,现在想来,其实他并不是挂心自己留给然然的那句话,而是被白虎吸引去的。 
   
  司命拍了拍手,举步准备走了,“远远这个名字,还是很好听的。” 
   
  “你给他说的那句话是什么来着?”荣石记起远远没有说全的那段话。 
   
  “龙魂已全,赶紧让青龙那厮帝星归位后回来。” 
   
  话还飘在风里,司命人已经不见了,只留荣石一声怒喝: 
   
  “明诚!” 
   
  明诚是司命下凡渡情劫时候的名字,也是他此后行走人间一直用的化名,只是除了天帝和相熟的几位神君,无人敢喊。 
   
   
   
   
   
   
  未完待续 
   
   
   
   
 拆线索拆得我头晕眼花,最后一章不知道什么时候更(≖_≖ )争取12点之前。

评论-70 热度-544

评论(70)

热度(544)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