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52(完)

一个目录

  荣石不知道许一霖什么时候醒来,但想他一醒来就能看到自己,所以就在许一霖化作的桃树下住下了,这一住就是两年。 
   
  好像回到了他们初见的那段日子,许一霖还没化成人形,荣石每天靠坐在桃树树干上,和他说话。只是那时候的石头满心都是对许一霖的算计,这时候的荣石,只有满心的柔情蜜意。 
   
  “然然和远远都长大了,他们很聪明,生活在凡人中间看不出一点不同之处,你不要担心。” 
   
  “只是,远远是白虎下界的转世,他的命缘如何我也不能保证,不过有司命在,远远不会有事的。” 
   
  “嗬。”荣石说起这个,不由得低声笑了笑,“远远还真是命途多舛,先是差点在娘胎里就没了命,再是被放进桃心木后差点没了命。” 
   
  桃心木是至坚至固的存在,白虎属金,金虽克木,然木坚金缺,所以许一霖准备把远远的魂魄放进桃心木里养着的时候,远远几乎魂飞魄散。如果不是有适合养魂的千年人参然然在,也不会有后来的远远了。 
   
  “只希望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罢。”荣石自言自语道。 
   
  司命的盘算,没几人能看清。 
   
  “然然和远远很想你……”荣石靠着树干,仰头看着头顶层层密密的桃树枝叶。 
   
  阳光被剪成碎片,落下来,在荣石眼睛里洒了晶莹的亮光,一声轻叹化在风里:“我也是……” 
   
   
   
   
   
  自青龙日日夜夜守着一棵桃树的消息传出去后,檀紫山的土地就在仙界八卦爱好者那里很受欢迎,一出去就有人找他打听,关于青龙和那位“懒得出奇”的桃树仙之间不得不说的秘密。 
   
  可土地哪里说得出,别说他不知道,就算是知道,八卦这些神君的秘密,也没他好果子吃,何况谁不知道青龙可不是个好脾气的主。 
   
  只是——土地从灵土里冒出了一个头,远远地看着正在给那棵桃树“洗身”的青龙神君,暗想,其实青龙神君还挺温柔细心的。 
   
  哎呀,被发现了。青龙朝土地扫来一眼,目光淡淡的,可土地还是被看得浑身一个激灵,“嗖”的一声没入地下不见。隐好气息,檀紫山土地捂着心口后怕地想,神君的好脾气也是要看对谁的。 
   
  荣石收回目光,继续给许一霖“擦身”。 
   
  擦好后,荣石盘膝而坐,依旧斜靠着许一霖,看着桃树的树冠发呆,两年了,一霖到底什么时候醒来呢。 
   
  不知不觉地,荣石阖上眼睛睡着了。他做了个梦,梦里回到了他在云梦山脉的时候,许一霖化成原形修炼,他坐在树下小憩。 
   
  那些日子里荣石的精神状态其实并不好,过的每一天都是和许一霖离别的倒计时,心情低落,神经紧绷,就算小憩也只是浅眠,也因此,他知道许一霖会在他睡着之后,“偷偷”地伸出树枝去“摸”他。 
   
  树枝搔在脸上有点痒,荣石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不“醒”,他喜欢许一霖这样的亲近。 
   
  就好像现在…… 
   
  荣石猛地惊醒,一伸手拽住还没来得及从他脸上“撤走”的一根树枝—— 
   
  “一霖!” 
   
  “吵醒你了。”依旧是温和轻柔的声音。 
   
  话音未落,荣石身后的桃树化为了人形——一个长腿细腰的美人,依旧是初见时候的模样,只是鹿一般的圆眼里,不再是淡然无波,盛满了缱绻的情意。 
   
  近乡情怯。荣石坐在草地上,转过身,视线从下往上,一路看到美人的脸:“我……我……一霖……一霖……”语不成句,重逢后第一次见面,丢人丢得青龙老脸通红。 
   
  他又结巴了,这习惯居然回了仙界还没改。 
   
  许一霖微抿着唇,大眼弯起了好看的弧度,看着坐在地上看他看得满脸通红的人,身子往前一扑,“接着我 。” 
   
  荣石这时反应倒快,伸出手臂,张开怀抱,搂住许一霖扑来的身体,两人齐齐倒在草地上,未等得及互诉衷肠,荣石捏着许一霖尖尖的下巴低头就吻了上去,唇齿交缠,舌尖相抵间,许一霖抬起两只胳膊,反手扣住荣石的肩肋,将两人之间的距离压缩到密不可分。 
   
  直到将许一霖拥在怀里,荣石才知道了什么叫做“心里踏实了”。 
   
  “一霖……” 
   
  “一霖……” 
   
  荣石用力地亲吻着身下人,似要将许一霖囫囵吃下肚中。激烈的唇舌摩擦间,他突然尝到了一点涩意,睁开眼睛一看,才发现许一霖哭了。 
   
  双手急切又轻柔地抹去许一霖脸颊上的眼泪,荣石轻声道:“别哭。” 
   
  许一霖睁开一双盈满水意的眼睛,荣石低头去亲他的眼角,用舌尖一点点抿去那些眼泪。 
   
  许一霖亦伸手捧着他的脸,细白的手指抚在荣石脸上,“别哭。”抹掉了荣石眼角的水意。 
   
  荣石这才发现,他自己也哭了。 
   
  都是后知后觉自己哭了的两人,帮彼此抹掉眼泪花后,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额头抵着额头,笑得浑身颤抖。 
   
  荣石将两人翻了个个,一手环着腰身,抱着许一霖趴在他胸口上。许一霖摸着荣石熟悉的脸颊轮廓,觉得像做梦一样,“我竟然还能见到你。” 
   
  荣石抓了许一霖的手,放在嘴边轻咬了一口,“是真的。” 
   
  许一霖眼里泪光未消,重重地点头,“嗯,是真的。” 
   
  “一霖,我的傻一霖……”荣石一下又一下地亲着许一霖的手,用心疼极了的语气唤他,“如果我来不了仙界,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么睡个千年万年?” 
   
  许一霖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无辜地看着他,看得荣石没了脾气,一巴掌拍在许一霖屁股肉上,“我不想看你这样。” 
   
  “你还拿走了我的记忆,”又是一巴掌,“小混蛋,你知道我想你想得多苦吗?我连你的声音都不知道。”荣石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两巴掌都一点也不疼,可许一霖还是讨好一般凑过去亲了亲荣石的下巴,“我错了。” 
   
  荣石在许一霖面前从来都会被很快顺毛,哦,不,他是青龙,应该顺麟。 
   
  揉了揉手掌下饱满的臀肉,荣石发出满足的叹息声,什么叫幸福,这就是了。 
   
   
   
   
   
   
   
  许一霖当年飞升后没去命格星君那里领受封的公文,但封号和封地都还被保留着,只是他如今也没了去的必要,跟着荣石回了青宵宫后,整整七天两人都没出过门。 
   
  若对荣石来说,做回仙人最好的是什么,除了能见到许一霖,那就是得了仙身,从来不怕肾虚这种东西。 
   

  AO3 
   
   
  

   
  第八天,青宵宫宫门打开,守在外面的司命很自觉地就进来了。 
   
  一进殿门,就是一声“哎哟”。 
   
  “来得不巧啊。”司命丝毫没有打扰别人好事的愧疚,悠悠地找了位置坐下,随手拿起一串葡萄开始吃。 
   
  许一霖红着脸想从荣石怀里起来,却被荣石一把按住,埋在颈间撒娇一般地说:“不行,我还没抱够。”顿了顿,斜睨着吃着葡萄好不惬意的司命,撇嘴道:“该不好意思的人是他。” 
   
  许一霖性子虽然腼腆,但荣石对他来说是最重要的,他又一向宠惯顺从惯了这人,一听荣石想抱着他,就不再挣扎了,只是耳根仍旧红红的,不好意思又很好奇地看向和他长相如出一辙的司命。 
   
  “青宵宫的门都开了,我怎么不好意思进来。”司命看着荣石,本想揶揄几句,但接受到许一霖的视线后,眸中精光一闪,对许一霖露出一个……慈祥的笑意。 
   
  许一霖被他看得一愣,但心中莫名就起了亲近之意。 
   
  荣石头皮一麻,哪里不知道这司命想做什么,只是现在来不及阻止了。 
   
  “你是不是好奇我为何与你长相相似?”司命笑容非常的和蔼可亲。 
   
  许一霖眨了眨单纯的圆眼,点头。 
   
  “这说来,就是缘分了,那年……”司命将往事娓娓道来。 
   
  “所以,算起来的话,你我还有父子之谊。”司命如果有胡子的话,那他现在的动作应该会是捻着胡须,只是奈何没有,他只好深沉又郑重地点了点头。 
   
  许一霖听得一愣一愣的。那个大世界他之后虽然一直没有再去过,但他怎么也不会忘记自己来历。 
   
  这人竟然就是那个给了他庇护之所的仙人,而且自己能开启灵智也是多亏了他。这么算起来,这人确实可以算作自己的父亲了。 
   
  只是…… 
   
  许一霖看着一旁脸色很不好的荣石,又有些犹豫。他要认了父亲,岂不是也给荣石认了,这仙界里的仙人哪个都活了千年万年,谁肯给谁叫爹呀。 
   
  荣石被他看得心中一暖,握着他的手道:“我与你是一体的,于你有恩,亦是对我。” 
   
  两人对视一眼,均是柔情蜜意。 
   
  司命蓦地就觉得这葡萄怎么甜得牙酸,捂着腮帮子,“哎呀够了够了。 
   
  “你俩别纠结了,这恩与我不过是举手之劳。”见许一霖还想说什么,司命一摆手,“况且,你问青龙就知道了,我天生就是孤家寡人的命,沾不得什么因果。” 
   
  虽是豁达之意,可语气却不乏自嘲。 
   
  许一霖朝荣石看去,荣石深深地看了一眼司命后,朝他点了头。 
   
  “好了,”司命放下那串葡萄,站起身,“我这次是来给二位道喜的。”弯腰行了个凡界的祝贺之礼。 
   
  荣石和许一霖起身同时回礼。 
   
  “也没什么可送的,去老君那儿顺了一颗丹药。”司命袖中飞出一物,送到许一霖手里。 
   
  “这是……”许一霖不知道这物的用处是什么。 
   
  “结小桃子的。”司命说得随意,也不管听到的两人是如何震惊。 
   
  结小桃子…… 
   
  许一霖的本体桃树只会开花,并不会结果子,又哪里来得小桃子,况且司命给的药丸,总不会是他想尝尝桃树仙结的果子是什么味儿吧。 
   
  两人都不笨,反应过来后,都是惊喜万分。 
   
  “不用谢我,还是举手之劳,如果你二人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这小桃子也结不出来。” 
   
  司命说完后,身形便消失了,将欣喜欢愉的时间留给两个有情人。 
   
  荣石深埋在许一霖颈间,呼吸着他身上好闻的桃木香气,激动得只会反复说:“孩子,我们会有孩子……” 
   
  许一霖抱着荣石的脑袋,尖尖的下巴抵在上面,轻轻地抚着荣石的侧脸,“嗯,孩子。” 
   
  他和荣石要有小桃子了。 
   
  待两人内心的激荡稍稍平复下来,许一霖细白的手指捏着荣石的耳垂,有些犹豫着问:“司命先生,为什么会说自己是孤家寡人呢?” 
   
  他总说自己是举手之劳,是不想要别人的感谢和亲近吗? 
   
  “他是天生的司命神君,诞生于虚无混沌,无亲无故,而且他掌万物命运,不能与任何人任何物有过深的牵扯,否则便是因果,他掌握不了自己的命运,因果会招致什么祸患,谁也不知道。”荣石的声音略显沉重。 
   
  许一霖眉头一皱,“谁也不知道,那怎么就是祸患了呢?” 
   
  荣石还陷在对好友孤单一人的惋惜中,被许一霖这话打了个措手不及,张张嘴,却什么反驳都说不来。 
   
  对啊,既然谁也不知道,那为什么就确定是祸患呢?只因为司命这个位置太重要吗?可他又不是天道,为什么非要绝情呢? 
   
  天道无情,大道有情,每一位得道的仙人都有自己的道,而这些道汇聚而成便是大道。司命的职责既然不是像道祖鸿钧那样以身合天道,又为何不能有情呢? 
   
  荣石心中豁然开朗,抱着许一霖亲了又亲。 
   
  许一霖不明所以,被亲得气息不稳,含含糊糊地问荣石:“那这么多年,司命就一直是一个人吗?” 
   
  荣石从他口内退出来,摇摇头,表情特别奇怪,“好像有。” 
   
  “好像?” 
   
  荣石眉头拧成了死结,犹豫半晌,神神秘秘地附到许一霖耳边道:“司命之前下凡渡过情劫。” 
   
  对方是凡人?许一霖眼里有了难过之色,凡人寿命有限。 
   
  似乎看出他心中所想,荣石悄声道:“那人不是凡人,是……”顿了顿,用更小的声音,“是留山的帝君。” 
  
  许一霖瞪圆了一双本就溜圆的眸子。 
   
  “具体的我们也不知道,好像是帝君和司命同时下凡历劫,撞在一起了,还成了兄弟,一个叫明楼一个叫明诚。可能是仙家的惺惺相惜,两人就……不过后来归位,也没听说两人走的特别近,有些仙界盛会碰面了,也只是打个招呼,不远不近的。” 
   
  “这样呀……”许一霖眉头微蹙,“司命先生怎么想的呢……嘶!”许一霖耳垂一痛,荣石咬了他。 
   
  荣石酸声酸气地说:“自从那家伙一来,你满脑子都是他了。” 
   
  “我没有。”许一霖反驳道,明明还有小桃子的事。 
   
  荣石顺着颈线一路亲到锁骨上的褐色小痣,灵活地解开衣扣,“有没有,要试试才知道。” 
   
  许一霖推了推他,有些赧然,“怎么又……” 
   
  “一共十世,我都为你守身如玉了,这几天可不够。” 
   
  衣衫滑落在地,许一霖想说自己也是守身如玉,可这话听起来总有一种他很想要的意思,索性闭了嘴,任由荣石动作了。 
   
  被荣石一把抱起的时候,青宵宫的大门再次紧闭。 
   
  “我们来结小桃子。” 
   
   
   
   
   
   
  全文完

评论-140 热度-790

评论(140)

热度(790)

©争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