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有喜(ABO)3

一个目录

  被蔺晨一把揽了下去后,萧景琰便没再动作,一直压在他身上,两人对视着,闻言后也并未有多少情绪起伏,语气淡淡地问:“为什么?”
  
  蔺晨歪了歪头,好似在认真地想。
  
  “殿下是坤泽吧。”蔺晨问。
  
  萧景琰不答,蔺晨继续道:“上次在苏宅草民发现的,因为……”压低了声音,“殿下引得草民的情热期提前了。”
  
  他嘴上说着要与飞流比试功夫,实际上是怕被发现异样,遁走去拿情热期的抑制药剂。他自己是乾元,而能引发乾元情热期的萧景琰,自然只会是坤泽身份。
  
  蔺晨可以说是惊异了,他往常只在书上看过记载,说世上有少些乾元坤泽的情香非常合契,只需一丝,便能引起本不在情热期的对方开始发情,此一对乾元坤泽,或许于性情上并非天造地设相配,但在床帏之间,却是泥人遇水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融洽。
  
  到底有多合契?蔺晨有些感兴趣了。
  
  萧景琰听后不置可否。他想起那天回到靖王府后的冷水浴,这才恍然大悟自己的不对劲从何而来。
  
  “殿下要守住坤泽的秘密,这些年来应该是饮用汤药渡过的罢。”蔺晨未得到应允,也不失望,“不知殿下可有察觉,这些年来,一次次饮用的汤药,剂量都在增加。”
  
  一双圆眸眨也不眨地看着他,嘴里吐出的还是三个字,“为什么?”
  
  “坤泽的情热期来的本就比乾元烈得多,虽然可以依靠汤药抑制,可也是治标不治本,那些欲望只是潜伏在了身体里,”蔺晨顿了顿,用了四个字形容,“厚积薄发。”
  
  “到时候,或许一切都晚了。”蔺晨道,“与其等到情热不受控制的一天后悔,不如趁现在……”
  
  菱唇一扬,“我们各取所需,如何?”
  
  
  
  
  
  自古酒是色媒人,萧景琰后来回想这天晚上的事,把一切的发生都归在了酒上面。
  
  萧景琰答应了。不过两人第一次鱼水之欢,却不是在那天。
  
  
  
  
  
  那段日子离太子的册封之礼不远,萧景琰整日忙得脚不沾地,蔺晨也不来打扰他,直到册封前几日,萧景琰才得空闲了下来,与此同时,蔺晨也来了。
  
  两人身上都还有沐浴后的水汽,萧景琰湿发半干披散在肩头,光脚踩在床沿边上坐着,当蔺晨倾过身,一只手搂上腰际的时候,萧景琰忍不住轻颤了一下,却也没躲开,只是后背肌肉绷紧了。
  
  蔺晨察觉到反应,视线对上萧景琰黑亮的鹿眸,“殿下可要喝些酒?”
  
  喝酒之后胆儿大些,脸皮也厚些。

  萧景琰摇头,“不用。”干净修长的手指紧了紧身下的床褥,“你……快些……”

石墨

 

 

 

          未完待续
  

评论-51 热度-857

评论(51)

热度(857)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