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有喜(ABO)4

一个目录


石墨

  事后,两人一起沐浴。萧景琰趴伏在池沿边上,有些疲惫地半阖着圆眸,蔺晨已经洗好,正在穿衣,明早天未亮就要出征,他不能和萧景琰一同睡了。
  
  浴池里灯火有些暗,打在萧景琰赤裸的肩背上,皮肤莹白,有点点暧昧的红痕缀在上面,双臂交叠,撑着尖尖的下巴,长发绕在身侧,整个人美丽又慵懒,被蔺晨收入眼中,只觉得离开的脚步似乎生了根。
  
  萧景琰闭目养神了一会儿,听得蔺晨走过来的声音,懒懒地掀起眼皮,安静地瞅着他。
  
  盛着两汪水银。
  
  蔺晨道:“我走了。”
  
  萧景琰“唔”了一声,圆圆的鹿眸眨了眨。
  
  蔺晨站起身正欲离去,身后传来萧景琰的两个慢慢吞吞的字:“再会。”
  
  蔺晨脚步一顿,背对着萧景琰点了点头:“再会。”
  
  
  
 
  再会时间已是半年过去,萧景琰登基为帝,大梁将士凯旋,林殊活着。
  
  
  
  
  一同回京的路上,言豫津不止一次觉得奇怪,这位据说是要隐居避世的白衣先生,怎么未随着苏先生一道另行离开,而是与他们一道回了金陵来呢?
  
  回金陵来就罢了,拒了陛下的封赏,却又应下太极宫设宴的邀请,这,这……难道蔺先生是垂涎那御膳房的滋味?
  
  言豫津觉得自己猜对了,毕竟再隐世的高人,又不用出家修行,避不了那点口腹之欲,何况还是天下美食汇聚的御膳房。
  
  只是奇怪的是,若蔺先生是为了这御膳而来,怎么在宴席还未完就不见了人影?
  
  奇怪,奇怪。言豫津不明所以地摇摇头,正要举杯饮酒的时候,却听得身旁的萧景睿轻叹了口气。
  
  “景睿,怎么了?”言豫津放下酒杯,看向好友。
  
  萧景睿向来情绪内敛,为人稳重,让他能让他叹气的事可不多。
  
  萧景睿脸上有些憾色,道:“本想去给陛下敬酒一杯……陛下现在离席了。”
  
  言豫津为人看着大大咧咧,其实心思剔透,看了看大殿上首已经空了的位置,立刻明白了好友的未竟之语。
  
  景睿和靖王殿下,也就是如今的陛下是一齐长大的情分,靖王殿下荣登大宝之时,他们人在边关,如今凯旋进京,景睿便想敬酒一杯,却囿于一些往事踟蹰,现在陛下离宴,他再想找机会也就不容易了。
  
  言豫津一拍萧景睿的肩膀,举起酒杯豪气干云,“总会有机会的,来,现在我跟你喝。”
  
  萧景睿忍不住一乐,拿起自己的酒杯与他一碰。
  
  太极宫内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无人知道,也无人敢想,先后离席的那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未完待续
  
  

评论-60 热度-831

评论(60)

热度(831)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