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有喜(ABO)7

一个目录

  之后,听梅长苏无意间提起,蔺晨第二日便启程离开金陵了,脸色很不好,也问不出是出了什么事,让他这么急匆匆地就走了。
  
  太后有些遗憾,她这些日子听小殊说起过这位蔺先生,知道他的病全靠人家父子,当初在梅岭,也是蔺老阁主救下生命垂危的小殊。如今小蔺阁主来京,她还没来得及好好谢一谢,人家就离开了。
  
  一旁霓凰安慰道:“蔺先生还会再来金陵,太后无须遗憾。”
  
  梅长苏放下茶盏,笑道:“而且隔不了多久他还会再来。”
  
  太后有些好奇了,怎么如此笃定?
  
  梅长苏道:“蔺晨与我们是一道进的京,一路上他极其宝贝两件东西,都不让别人经手,而来到金陵后,那两件东西便不见了,应该是送出去了。”
  
  “送两件东西?”太后不明白,送礼一事很常见呀,“是什么?”
  
  “两坛糖渍青梅。”不知是有意无意,梅长苏看了一眼一旁默默喝着青梅汁的萧景琰。
  
  “琅琊山上栽种的多是花树,很少结果子,繁花似锦,常年不败。可去年不知怎么回事,这位蔺少阁主突发奇想,花重金从别处移来了一片青梅树,好生侍弄方才成活。今年青梅树结了果子,又挽起袖子,亲手去挑摘下最好的青梅,拿着不知何处求来的秘方做了糖渍青梅。飞流馋了好久,临行前才给舀了小半碗,我们这些人,更是想都别想。”梅长苏摇头,面上却带着笑意。
  
  “来金陵的途中天气炎热,两坛子青梅不好存放,他又找冰来保着鲜度,直到金陵城,一路上不知花费了多少心思。”两指轻点桌面,梅长苏悠悠道:“能让他做到这个地步的,应该是这京城里有哪位挂心的佳人了。”
  
  “所以,蔺晨走不了多久,毕竟这风筝的线,还在京城呢。”
  
  太后道:“听来,这位蔺先生,年轻俊杰,相貌堂堂,又体贴深情,是个婚配的好归宿。”
  
  话赶话说到婚配的事上,太后来了兴致,笑意盈盈地问下首坐着的的林殊与霓凰二人,自己何时能下给两人赐婚的懿旨。
  
  一向飒爽的霓凰郡主闻言,耳根通红,抬眼正对上梅长苏含笑的目光,双颊也红了彻底。
  
  “静姨,云南那边有风俗,新郎官需得抱着新娘子去洞房。”梅长苏道。
  
  太后看着这好事多磨的两人,有些感伤。
  
  梅长苏捋捋袖子,淡笑道:“我如今能提起一桶水了。”
  
  萧景琰放下手中的茶盏,突然补了一句,“其实,霓凰抱得起你。”
  
  正在感伤中的太后,忍不住捂着唇角,扑哧一乐。
  
  霓凰一脸忍俊不禁,点头附和道:“兄长也不重。”梅长苏先是一愣,继而也笑了起来。
  
  萧景琰有些莫名,自己说句实话罢了,有这么好笑吗?
  
  后来一切尘埃落定,梅长苏评价萧景琰,被蔺晨带歪了。
  
  
  
  
  
  萧景琰回宫后想了许久,脑海里全是林殊说的那番话,看着高湛呈上来的青梅水,如鲠在喉。
  
  他又不笨,那番话都到那个份上了,萧景琰不可能还反应不过来,蔺晨因为他随口的一句话,在背地里做了这么多,费了一大番心思把两坛糖渍青梅送到他手里。
  
  可在靖王府,自己却没有一句让他高兴的话。
  
  萧景琰忍不住抚了抚腹部,有种做错事的感觉。
  
  
  
  
  
  林殊与霓凰在金陵待了一个月后启程离开了,太后很是不舍,却又明白琅琊山才是养病的好地方,也未多作挽留,像寻常长辈那样,嘱咐二人有机会多来京城看看。
  
  热闹了没多久的宫里复又沉寂下来。
  
  那两坛子青梅没吃多久就没了,剩下的是御膳房腌制的,可萧景琰总觉得不是太甜就是太酸,难为了一群人绞尽脑汁地调整配方,最后才让皇帝陛下稍微满意了。
  
  腹中孩子长到两个多月的时候,孕吐的症状一夜之间就消失了,本来舒了一口气的萧景琰,以为这折腾就该完了,没想到过了一个月后,取而代之的,是他成倍增长的食欲……和情欲。
  
  食欲这个倒是再好不过,沈老太医原来一直发愁陛下本就吃不胖,有孕后还吃不多,饿着小皇子了可如何是好,现在出了头三个月后,他就再也不为这个发愁了,反而有些担心陛下吃撑了。
  
  萧景琰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有这么饿过,好似肚子里有个无底洞,一天吃六七顿也不顶用,夜间总会被饿醒,明明经常在吃东西,却怎么也吃不饱。
  
  不过好在大梁的皇帝陛下也不差吃的,终于有机会在陛下面前大展身手的御膳房,喜滋滋地想,陛下能吃,是福。

石墨
  
  这些都不算完,最让皇帝陛下愤怒的是,每次从梦里醒来后他心中那股落差感,让他竟生出把那人绑来宫里,让他好好侍弄自己一通的念头。
  
  欲求不满,再加上越来越烈的暑气,让萧景琰的脾气很差,跟只炮仗似的一点就着,若不是他并非暴君,怕是要天子一怒了。
  
  尤其是后来太后病倒,萧景琰急怒交加之下,差点拿人是问。
  
  太后一向身体康健,但没想到这一次却病来如山倒,连着好几日都不见起色,病情反反复复,后来意识也混沌起来,有时候醒了,看着床边陪侍的皇帝,眼泪成串落下,在口内不住呢喃着:“母后放心不下……”
  
  皇帝听懂了,跟着一起流泪,握着太后的手连声道会好的,母后会好起来的。
  
  远在琅琊的林殊与霓凰接到消息,日夜兼程赶回京城。
  
  同行的还有蔺晨。
  
  林殊打小在京城长大,很清楚宫中太医大多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对症下药却不敢加重分量,生怕贵人最后有个闪失,责任落在自己身上,那是有几颗脑袋也不够砍。太后这次病情复杂,来势凶猛,宫中太医诊治多日也不见起色,只有蔺晨过来才会让他们放心。
  
  蔺晨的医术萧景琰是知道的,两人一照面,也没什么相见尴尬的场景,萧景琰满脑子都是自己母后的安危,急声让御医立刻把太后的病况对蔺晨详述。
  
  蔺晨也只低声对他说了一句话:“有我在,陛下放心。”
  
  语气不亲近,却也不疏远,饱含沉稳,让萧景琰慌乱的心瞬间定了定。
  
  到这时候他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有些饿了。向来每日六七餐饭的他,这些日子吃的分量和当初孕吐时候差不多少,可他却觉不出饿,直到现在才有了感觉。
  
  他想吃东西了,不能饿着肚子里的孩子。
  
  萧景琰除了上朝,其余时候都守在太后宫里,与林殊霓凰轮流守着太后醒来,熬得很是憔悴。然而最累的还是领了主诊一职的蔺晨,一天零零碎碎只睡了两个多时辰,双眼通红,下巴上胡茬狼狈,太后不再高热反复病情稳定后,轻功卓越的蔺少阁主,居然走路都有些摇晃起来。
  
  甚至在向皇帝回禀的时候,脚下一个踉跄,几乎栽倒在地。萧景琰眼疾手快,一把揽了他在怀里,才没让蔺晨脸朝下摔倒。
  
  “陛下,太后娘娘没事了,你放心。”蔺晨对萧景琰附耳道,累得气音飘忽。
  
  萧景琰被他呼出的热气喷得耳根发烧。
  
  
  
  
  
  
  蔺晨所言从来不虚,太后病情稳住后,很快意识清醒过来,太医道只需慢慢调养大伤的元气即可无事。
  
  萧景琰看着醒后憔悴却有精神气的母后,如释重负,眼眶一热,哭得像个孩子,让太后看了好不心疼,拍着他的后背,小声宽慰道母后没事了,母后没事了。
  
  有孕在身的人本就容易情绪大动,见萧景琰还是止不住泪,太后无奈道,再哭,肚子里的孩子受不了,会伤了他的眼睛。
  
  萧景琰方才慢慢止住了眼泪。
  
  太后知道是谁救了她后,对蔺晨的印象就更好了,召了人去跟前好好打量一番后,夸得赞不绝口。
  
  蔺晨也惯是个会说话逗趣的,嘴甜又懂得多,几次萧景琰下朝后去太后那儿请安,就能看见母后笑得眉眼弯弯,除了小殊以外,连萧景琰这个亲生儿,都没这个能力。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嘴笨性子直的皇帝陛下绝不承认自己是吃味了。
  
  
  
  
  蔺晨就这么得了太后的青眼,在给太后调理凤体之余,还领了特旨在太医院行走,与“同僚”互相切磋,增进医术,算是半个吃皇粮的人了。
  
  这样一来,蔺晨与常去给太后请安的皇帝,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日子就多了起来。
  
  原本觉得这样的情况没有什么的皇帝陛下,在几次和那人对视,都能看清那双眼眸里直白无比的火热欲望之后,有些暗恼,此人未免太过大胆放肆,母后还在跟前,怎么……
  
  突然顿住,皇帝陛下有些惊恐地发现,对蔺晨赤裸裸的欲望,自己并不讨厌……反而……身子有些热了。
  
  在床上辗转反侧几夜后,萧景琰心里有了决定。

 

 

 

            未完待续

评论-40 热度-909

评论(40)

热度(909)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