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有喜(ABO)14

一个目录


  今年的“秋老虎”威力不大,几场大雨下个透彻后,天气就转了凉。
  
  外面日头明晃晃地挂着,也不让人觉得热,蔺晨在院子里支了张躺椅坐,旁边小桌上搁着几碟点心,一盘洗过的青玉葡萄,一壶明目的白菊花茶,半阖了眼仰躺着,左手搭在扶手上,不知在想何事,几根手指在空中虚虚地轻点几下。
  
  突地,耳根一动,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上,露出了柔和的笑意。
  
  片刻后,萧景琰跨进院门,见了那笑,忍不住道:“这次我可换了软底的鞋。”
  
  蔺晨耳力好,老远就能听见他的脚步声,萧景琰试了多次,也没见蔺晨听错过,这次回府后特意换了一双软帛底子的鞋,自认为走路没有声音,却不想还是被蔺晨听出了。
  
  蔺晨持了茶盏,准确无误地给落座后的萧景琰斟了一杯,笑眯眯地说:“我对景琰是用心在听。”
  
  萧景琰嘴角微微勾起弧度,捏了茶杯饮尽后放下,“今日觉得如何了?”
  
  是在问蔺晨眼睛的情况。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养,蔺晨的眼睛已经能看到些朦胧的影子,让萧景琰欣喜不已。今早他出去的时候,蔺晨还在睡觉,不知这次换药后的效果如何。
  
  “仍是模糊。”蔺晨如实道。
  
  萧景琰知道这事急不得,只要有好转的迹象就是喜讯,因此也不是很失望,伸手拿了盘子里的金丝枣泥糕,分了一点送到蔺晨嘴边,看他张嘴吃下后,自己才开始吃起。
  
  蔺晨起得有些晚,用过早膳,此时并不饿,但对萧景琰送到自己嘴边的糕点也没拒绝。
  
  他的眼睛看不清东西,景琰就用这法子来告诉他自己在做什么,和他一起分享。
  
  萧景琰吃着枣糕,蔺晨又执了茶盏与他斟水,斟完后放下,捏着茶杯自己也饮了起来。一时无话,两人周身却弥漫着一种奇特的氛围,静谧,又契合,丝丝入扣。
  
  萧景琰吃完东西,将手擦净,喝了菊花茶水润嗓子后,对蔺晨道:“许林安认了罪,不日将会押解进京,你想如何安排行程?”
  
  萧景琰此来岳州,一是为了找蔺晨的下落,二便是为了亲自彻查河道疏浚的银子被贪墨一事。第一件事他刚来岳州便已完成,而第二件事也并未消耗他多少时间。
  
  许林安在知道皇帝微服来岳州的消息后,做贼心虚,将私吞后还未来得及熔炼的官银托了镖局,想以押镖的方式送出五州,却在连夜装车的时候,被萧景琰派兵及时拦下。官银上刻的字样与许林安呈交的账册上,本该早已熔炼用于疏浚河道的官银字样大量相符,许林安无言狡辩,当堂认罪。
  
  如今两件事都已解决,京城里还有批不完的奏折等着萧景琰回去,可蔺晨让他放心不下。
  
  私心里,萧景琰是想让蔺晨随他回宫的,然而宫里虽然多人伺候,但危险也不少,不知道有多少心怀叵测之人在暗中窥伺,在自己准备尚不周全的情况下,萧景琰无法安心。
  
  但让他在宫外,也不行,蔺晨如今眼睛模糊,尽管知道他不是笼里的金丝雀,萧景琰也还是恨不得把他揣进自己兜里随身带着,哪里放心得下他在宫外那么远的地方。
  
  这样一来,萧景琰就纠结了,想听听蔺晨的意见。
  
  蔺晨连想都没想,道:“我的身家性命都在景琰你那里,怎么决定都好。”
  
  这句话说得萧景琰心旌摇曳,忍不住握了蔺晨的手,柔声道:“那我们就在岳州城再住些日子回去。”
  
  不论回京后蔺晨进宫与否,两人像这般静谧悠闲的时候也不多了,正是敞开心扉,互通心意后的情浓时刻,饶是一向耿直少情趣的水牛皇帝,也忍不住想与这人再多些缱绻缠绵。
  
  情之一字, 还真是绕指柔。
  
  
  
  
  
  萧景琰怀着孕,肚子越来越沉,腰背时不时地透着酸,坐着的时候都要靠着软枕,蔺晨眼睛又不好,两人出门游玩都不方便,但也不觉得可惜,光是成日腻在一处,就觉得光阴飞逝,哪里还需要其他什么来打发时间。
  
  乾元坤泽本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尤其两人的情香又是难得一见的合契,这让孕期中的坤泽倍感惬意,心情愉悦之下,吃得香,睡得好,连脚上抽筋的症状都消了,先前因心情郁结和劳累奔波掉下的肉添了回来,微翘的下巴尖上也有了肉感,让蔺晨高兴得很,喜欢捏着咬一咬。
  
  只是身上的肉仍是不长,浑圆的肚子像只锅盖倒扣在萧景琰腹部,让那细瘦柔韧的腰身看起来有些“不堪重负”,蔺晨眼睛虽然看不清,但摸得出来,心疼得很,每日都要为萧景琰按摩一番,以缓解他腰部的不适。

 

石墨

 

 

       未完待续

评论-72 热度-981

评论(72)

热度(981)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