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一夜之后

一个目录

*419乱入的一见钟情的故事。  

*有(*)的都是引用的《他来了请闭眼》原著。

*祝 @艾瑄  生日快乐,只有肉渣,手生,流水账般的记事,可能不怎么好吃。

 

       清晨,李熏然从黑甜的梦里醒来,有挺长一段时间,大脑是完全空白的。
  
  这种状态,对于一向反应及时身手敏捷,靠着尼古丁和咖啡熬了两宿,还能写出一份条理清晰、逻辑严密,在薄教授那里都能一次通过的案情分析报告的潼市刑警大队副队长来说,是一种熟悉又陌生的体验。
  
  之所以说熟悉,是因为第一次他这样的时候,还是在高一,距今已跨过了十一年。
  
  有人这样衡量兄弟之间关系铁不铁:一起打过架,一起喝过酒,一起嫖过娼。前两条基本没什么反对意见,但最后一条,不少人建议改成——“一起看过片”。
  
  李熏然附议。
  
  那一天看的片子内容他早已经不记得,毕竟曾在扫黄组发光发热过的李副队,不做到定期清除脑海里的相关内容的话,实在是不利于未婚人士的身心健康。
  
  看完片子后做梦的过程也忘了,不过第二天清晨醒来的记忆倒还犹存:他拥着被子头脑放空了好一阵才思绪回笼,飞快跳下床冲进厕所,赶在妈妈还没来叫他起床之前,把弄脏的裤子洗干净晾好,忙得十分“乱中有序”。
  
  毕竟是少男时代的“第一次”,也算是人生的里程碑事件,李熏然想不印象深刻也难,后来经历得多了,人也成熟了,拜日益发达的网络所赐,他才知道那段头脑空白的经历叫做——贤者时间。
  
  长达十一年的陪伴,可以说是十分熟悉了。
  
  但正因为太过熟悉,李熏然才可以轻易地分辨出其中的陌生——来源估计是……
  
  李熏然掀开羽绒薄被,看着自己不着寸缕的身体上印着的点点暧昧红痕,从上到下扫了一眼后盖好,睁着一双圆眸,盯着头顶的天花板,面无表情。
  
  身后某个私密位置的异样感,明白地告诉他昨晚发生了什么,满身的情爱痕迹,又告诉了他程度有多么激烈。
  
  一夜情,还是和个男人。
  
  直了二十七年,昨晚正式宣告对青梅姑娘单方面暗恋告终的李副队,不过一夜时间,不仅告别了处男生涯,直男生涯目前也有断途的趋势,除了面无表情,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有什么反应。
  
  都是酒惹的祸,李熏然想这样说,但很遗憾,酒量特别好的他,昨晚虽然喝的是暗恋失败的苦酒,但也没到喝断片的程度,起码他还记得自己是怎么和对方走出酒吧,来到男人的家里,甚至还记得,他和那人在玄关处拥吻了不短的时间才进屋。
  
  中邪了。李熏然喃喃自语。
  
  除了中邪二字,李熏然找不出别的原因了。如果是一时的意乱情迷,他还能理解自己,毕竟男人嘛,素来都是下半身动物,性趣一旦上头,多巴胺恰好在那个时刻分泌过盛,对方是男是女也不是很重要。
  
  但是,这些好像都不能解释,在男人下楼去买某些必需品后,不算短的时间里,自己居然毫无抽身离开的想法,中邪了似的在男人家里等他回来,欲火重燃。
  
  想到此处,李熏然双手捂脸,哀叹了一声。


  防屏蔽
  
  呼吸一沉,李熏然没有碎发遮掩的耳根,红得很彻底。
  
  他觉得自己不能继续呆在这张床上了。
  
  被子底下的长腿探出,光脚踩在床前摆好的拖鞋上,李熏然试探地想用力站起——很好,除了腰有点酸软外,还是能走路的。
  
  茶色床头柜上放着一叠整齐的睡衣,还有一条没拆标签的内裤,应该是给自己准备的。李熏然记得昨晚做完后,迷迷糊糊间他被男人半扶半抱着,带去洗过澡,所以现在醒来身上并无让人不适的黏腻,可以直接穿衣洗漱了。
  
  睡衣是棉质,穿在李熏然身上长度倒还合适,就是略显宽大。拉下上衣的时候,他注意到自己腰侧发青的印子,用手比划了一下,发现那是指痕后,表情顿时有些扭曲,这是有多大仇,才会把他的腰当橡皮泥捏,难怪他总有种“腰肌劳损”的感觉。
  
  李熏然站起身,努力忽略某个部位的异样感,迈着纵欲后有些虚浮的脚步,去卧室相连的盥洗室洗漱。本来只打算草草洗把脸的他,看到搭架上摆好的未拆封的毛巾牙刷和杯子,眉梢轻扬。
  
  还都不是一次性的洗漱用具。在洗手池汩汩的水流声中,李熏然一边洗脸,一边暗想,这男人不会是一夜情爱好者吧,“善后”的物品准备得未免太充分了些,如果不是李熏然对自己的危机意识有信心,都要怀疑昨晚自己是不是被人套路了。
  
  不过也不一定,说不定是因为这人细心呢,毕竟套子和润滑都是现买的,不像是早有预谋。
  
  想这个做什么,不过是个一夜情对象,怎么还犯起了职业病。李熏然摇摇头,拧干毛巾,叠好放在原位,稍稍打理了一下自己的卷毛后,开门走出去,然而一抬头,看见正推门而入的人,身体僵了僵。
  
  房间的采光很好,掩上窗帘也不昏暗,让李熏然可以直直地对上男人投来的视线。
  
  与一夜情对象清晨醒来的第一句话该是什么?李熏然迅速头脑风暴,想要挤出一句话来。
  
  “早上好,”凌远本来也有片刻的尴尬,但看着青年表情僵硬,手脚似乎都没地放的模样,反倒恢复了常态,自然地打起招呼,“还睡吗,不睡的话我叠被子了。”
  
  李熏然自从家里搬出来住单身公寓后,活得就极为随性,每天早上如果有时间,顶多就是铺平一下床单,叠被子的概念已经在脑海里稀薄得很,听了男人这么说,有些呐呐的,“我自己来吧。”
  
  凌远温和地笑了笑,也不坚持,“那麻烦了。”
  
  “不麻烦。”李熏然礼貌地回应。
  
  凌远说完后却没离开,看着对面表情略显疏离的青年,脑海里回放出昨晚他在床上的热情,两相对比,颇觉有些意思,唇角忍不住上扬,转瞬便压下去,掩饰一般地问:“早餐你习惯中餐还是西式。”
  
  李熏然微愣,莫名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可一时间又说不上来,只好老实回答道:“中餐。”
  
  凌远离开房间后,李熏然站在床边动作机械地叠被子,脸上带着些许茫然。
  
  他从小就是个挺拽挺傲的人,在外人看来,小伙子精神又漂亮(*),也有主见得很,成年之后,就很少会在他的脸上看到“茫然”这种表情。
  
  这次出现,是因为李熏然正在出神地思考,究竟是什么地方让他感觉不对。然而一直到整理完床铺,他也没找到答案,只能暂时把这件事抛在脑后,走出卧室。
  
  凌远正在摆放碗碟,见他出来,询问道:“橙汁还是牛奶,橙汁是新鲜榨好的。”
  
  李熏然见凌远给自己倒的是牛奶,就知道这橙汁是另外给他准备的,索性也承了这份心意,“橙汁。”
  
  餐桌是长方形,两人相对落座。李熏然的早饭是小笼包和蒸饺,有香醋佐料,很对他的胃口。在振奋的食欲面前,那点极其微妙的尴尬很快散了去。
  
  李熏然埋首专心吃饭,把黑乎乎的头顶留给凌远。
  
  凌远的早餐是简单的三明治和温牛奶,他虽有一手好厨艺,但于吃食方面,不过是怀着解决必要需求的心,然而在对面坐了个李熏然后,似乎被他那“吃嘛嘛香”的状态感染,凌远竟也觉得手里的早餐美味了不少。
  
  三两下解决完自己的早饭,凌远端着杯子慢慢喝牛奶,目光投射在对面青年身上,移不开。
  
  李熏然很是敏锐,猛地抬眼一看,正对上凌远的目光。
  
  这个动作让他本就溜圆的眼睛,显得更圆更大,星子一般缀在那张漂亮的面容上。因为抹了点水的缘故,李熏然微卷的头发有些湿润,还没定型,低头吃饭的时候,几缕鸦黑的发丝垂下来,耷拉在他光洁白皙的额前,添了几分不符合年龄的稚气,让凌远心中默默地萌了一下。
  
  心中所想自然不会表露出来,凌远坦然地和他对视着说:“你换下的衣物我早上起床后才洗,时间有些晚了,我怕来不及干,就用了烘干,正挂在阳台晾着吹风,取下来就可以穿了。”
  
  李熏然看着对面被抓了个“偷看”的现行,还能风轻云淡一脸如常的男人,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随意地“嗯”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李熏然移开对视的目光,抽了张纸巾擦嘴后,拿起杯子准备喝橙汁。然而电光火石间,犹如被打通了任督二脉,李熏然迅速抬起头看着凌远,眼睛一眨也不眨。
  
  “怎么了?”被市局刑警副队目光如炬地盯着,饶是向来处变不惊的凌院长,也有些心跳加速,忍不住开口问道,“我脸上有东西吗?”
  
  李熏然拿过橙汁喝了一大口,新鲜果汁的爽口味感从喉头一路滑进食道,让他胸臆间的热意平复了些。
  
  就在刚才,他突然明白了过来,自己心中那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究竟是什么——如果只是作为一夜情的对象,他穿着凌远的睡衣与凌远一起共进早餐这件事,是不是“过线”了?
  
  清晨醒来,一人整理床铺,一人准备早餐……对于伴侣来讲,这是再正常不过的场景,然而,他们并不是伴侣,只是彼此认识不到二十四小时的一夜情对象罢了,这正常吗?而且,让李熏然“惊恐”的是,对这种“情节发展”,他居然适应得好极了,后知后觉到现在才反应过来不对。
  
  
  
  
  
  
  李熏然必须承认,凌远让他觉得很舒服。
  
  不管是昨晚还是现在,也不管是在床上还是床下,凌远这个人,都让李熏然觉得很舒服。这种舒服不仅是生理,更有心理,使李熏然可以毫无障碍地和这个认识不过几个小时的男人亲吻、上床。
  
  否则,单身了二十七年,又不乏人追求的他,怎么可能只因为喝了闷酒的缘故就和人一夜情了。
  
  李熏然现在已经可以完整地回忆起昨晚发生的所有事情。在简瑶跟着薄靳言离开后,理所当然的,他找了家酒吧“借酒浇愁”,悼念自己那后知后觉的一场单方暗恋,凌远那时就坐在他身边。
  
  “一个人喝闷酒?”旁边有独坐的男人问。
  
  “是啊。”李熏然跟他一碰杯,一口饮尽。(*)
  
  男人之间一起喝过酒的“友谊”建立得很快,几杯酒下肚,两人又都是谈吐不俗的人,三两句话后便打开了话匣子,天南海北,聊得很是投机。
  
  后来,李熏然因为喝了酒不能开车,找出租的话明天还要专门来一趟取车,太麻烦,凌远便邀请他去自己家里住一晚上。
  
  事情是从李熏然被门口地毯绊了个踉跄后开始乱套的。
  
  也许是巧合吻上的双唇太过柔软,也许是两人紧贴的身躯太过火热,亦或许是光线太过昏暗暧昧……种种原因,在那个特定的时刻,都导向了同一个结果。
  
  分不清是谁先主动,激烈的唇舌交缠间,放纵的欲望压倒了最后一点羞耻心,两个刚认识不久的男人,在拥吻到舌尖发麻后分开,燃着欲火的四目相对,不需要再多说什么话,便是急不可耐的对对方身体的探索。
  
  他们并非是一时意乱情迷之下的一夜情,双方都很清醒,李熏然在等凌远下楼买东西的时候,甚至给自己洗了个澡。凌远不仅买了安全套和润滑剂,还买了指套,耐着心一点点地为李熏然做好扩张,才把自己送进去。
  
  都是第一次和男人做,因为清醒和理智,所以李熏然现在还能坐着,和凌远一起享用早餐。
  
  一夜情,one night,可李熏然怎么觉得,他与凌远,有着默契已久的合拍——像是本已认识了许久。
  
  笃信唯物主义的李副队不相信什么前世今生的玄学,但这么多的因素汇聚在一起,也足够指引他察觉出自己的本心:不知道程度有多深,但他应该是喜欢凌远的。
  
  
  
  
  
  “熏然?”凌远试着唤了一声明显正在走神的人,没得到回应,也不失落,反而趁机多喊了几声,“熏然。”
  
  眉目乌黑,唇红齿白(*),人如其名般漂亮,但又另外多了几分利刃出鞘般的气势,让这份漂亮,蕴藏着锋刃的凌厉,看起来不是那么容易亲近(*)。
  
  但凌远却深知,这不易亲近的外表下,内里饱含着如烈阳般的赤忱。
  
  昨晚并不是凌远第一次见到李熏然。
  
  半年前,家里有人来做客,好友中有人爱吃海产,凌远特地起了个大早,开车绕去城南的菜市场买新上市的海鲜,临近新年,正是屯年货的时候,飞涨的价格也挡不住涌动的人潮,在一堆黑压压的人群中,凌远凭借身高腿长的优势艰难杀出重围,结果在开车门的时候傻眼了,兜里的车钥匙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
  
  正在凌远认真思考是找一找,还是先回家做饭,直接去4s店配一把的时候,一个浑身脏兮兮,只能看到俩眼珠子转动的乞丐找到了他,将捡到的钥匙还给凌远。
  
  钥匙用干净的塑料袋装着,交还给凌远的时候,金属边缘反射出冷锐的银芒。
  
  乞丐的声音很好听,黑巴巴的眼珠子很好看,身手矫健,让只来得及说声谢谢,就只能目送他混入人群的背影的凌远印象很深刻。
  
  第二天凌远又去了一趟,依旧是人潮汹涌,但钥匙没再丢,也没见到那个好心的乞丐。
  
  待忙完年底的事,凌远抽空专门去菜市场找人,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根本看不清长相的人,让他这么长时间过去了还忘不了。
  
  结果还是找不到。不过有了意外的收获,在找人打听的时候,凌远了解到不久前警方破获了一宗本市特大团伙组织扒窃的案件,据说是警察扮成乞丐连续在菜市场蹲守了一个多月才一举抓获成功,连老巢都一锅端掉了。
  
  凌远想起自己遇到的,裹着一身臭烘烘衣服(*)的那人,离开城南菜市场的时候,神情有些恍惚。
  
  作为潼市居民,凌远应该高兴有这么一位尽职尽责的警察在保护市民,但他却有种没来由的心疼。那双藏着黑山白水的眼睛,也成为凌远记忆里无法忘记的存在。
  
  幸而,也没过去多久,凌远在昨晚的酒吧里,和那双眼睛的主人重逢了。
  
  在某位师弟的踊跃推荐下,破天荒地去酒吧“减压”的凌远,本来是兴致缺缺,打算喝完一杯酒就走,但却在起身的时候,一眼认出了身旁的李熏然,没有任何思考,凌远主动上前“搭讪”了。
  
  然而尽管是自己主动,但再之后发生的事情,也是出乎了凌远的意料。
  
  不过,也没后悔,并且乐在其中。凌远醒来后,看着身边人睡熟的面容,暗自总结到,在“意犹未尽”四个字上,加粗划线标红。
  
  于是,计划好了在吃过早饭后,自己就正式向李熏然表露心意。凌远也不怕被拒绝,到他这个年纪了,深思熟虑后力求十拿九稳固然是优良品质,可于感情一事上,瞻前顾后地计较太多,反而容易错失良机。
  
  就是这个人了,你还犹豫什么?
  
  
  
  
  
  “熏然?”凌远又喊了一声,这次终于把李熏然从走神中拉了回来。
  
  “嗯?”
  
  “有件事,与你有着莫大的关系,我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一声,”凌远沉声道,神色恳切,“你面前的这个人,喜欢你,想和你每天都能一起吃早餐的喜欢。”
  
  话音刚落,恰好一道清风自阳台外飘进,温柔地拂过李熏然额前的碎发,轻轻晃动,犹如他那颗被撩动的心。
  
  李熏然仍然保持端着杯子准备喝橙汁的姿势,白皙修长的五指扣在透明的玻璃杯身上,指甲圆润如贝,带着健康的粉红色,像一件美丽的艺术品。
  
  片刻后,他放开了握着杯子的手,双臂交叠放在桌沿,犹如一名态度端正,认真听课的学生。
  
  凌远的心随着他的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而忐忑。
  
  “我觉得,”李熏然声音有些懒洋洋的,“缘分这东西挺会折腾人的,因为它总是来得很突然,比如……”
  
  圆眸弯起好看的弧度,黑亮的眸子里似乎有星河倒映其间,“我会喜欢面前这个昨天才认识的人。”
  
  
  
  

  完
  
  

评论-55 热度-1045

评论(55)

热度(1045)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