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有喜(ABO)番外3

一个目录(下载)

*盼君归(三)

 

  端阳节小殊和霓凰进京,蔺晨带着两坛糖渍青梅随行……
  
  回忆翻涌间,萧景琰不可置信,自己现在不仅变成了一只鸽子,还逆流回溯了时光,来到了一年前?
  
  一直以为自己是被下了魇咒,和小白鸽换了身体,但现在看来,事情好像不是这样。萧景琰神思恍惚起来,若不是此刻他正被蔺晨抱在怀里,肯定连站都不稳了。
  
  蔺晨和梅长苏还在关于糖渍青梅的事情打机锋,套话到后来,见一直没效果,梅长苏变换招数,说得直白:“蔺老阁主虽然一直闲云野鹤的,但我们都看得出,他老人家最挂心的是你的终生大事。你去年为了那一片青梅林,又是移栽,又是亲手养活,现在结了果子做成糖渍青梅,又耗心耗力想用冰存着带去金陵。我们都看在眼里,你就算不承认也无妨,兄弟我反正就等着喝喜酒了。”
  
  这话蔺晨没法否认,接也不对,不接也不对,只能摇着折扇,做高深莫测状。
  
  梅长苏心里有了谱,但对蔺晨的口风甚严也无可奈何,只能暂时按下,心道来日方长,这白狐狸总不可能一点尾巴都不露。
  
  “走了。”梅长苏站起身,把带来的花生用帕子裹了放在蔺晨身边,“这大热天的,你可别把鸽子捂害暑了。”
  
  蔺晨听他一说,才发现怀里的小家伙半天没动静了,方才还挣扎不休呢,赶紧薅出来一看,确认还活着的时候松了口气。
  
  “大意了。”蔺晨将小白鸽放在梅长苏带来的花生旁边,“想吃就吃吧。”
  
  皇帝陛下鸽半点进食的心情都没有,垂着小脑袋了无生气的。
  
  “真热着了?”蔺晨猜测道,赶紧用扇子伺候着小白鸽,“你可享受了,除了爹娘,其他人我都没这么伺候过。”
  
  “不过……”不知想起什么,蔺晨嘴角噙着抹柔和至极的笑意,“我也给景琰扇过风,他不知道罢了。”
  
  皇帝陛下鸽猛地抬起头,目光“诧异”地看向蔺晨。
  
  “小东西,刚才还无精打采的,怎么一听私密的事就打起精神了,真成精了?”蔺晨食指指腹点了点小白鸽的脑袋,“你要真成精了,我可不能把有关他的事说给你听。”
  
  皇帝陛下鸽歪着小脑袋,努力摆出一副“你在说什么朕完全听不懂”的单蠢模样。
  
  “但有些事说与你听也无妨,他在很远的地方,想必你也不知道是谁。”被梅长苏试探这么久,蔺晨尽管什么都没说,可倾诉欲倒是被勾起了些,和其他人不能说,不过眼前这只鸽子无妨。
  
  因为……
  
  蔺晨点着小白鸽脑袋的手指,像是无意地划过那脆弱无比的小细颈子。
  
  “本少阁主确实有喜欢的人。”蔺晨直奔主题,“想要和他携手终老的那种喜欢。”
  
  “他应该也是心悦我的罢……”不同于前一句的笃定,蔺晨这句话里饱含了不确定,听得萧景琰心中酸涩,想起这两坛糖渍青梅送去金陵后发生的事,只想现在就变成人对蔺晨说明自己的感情。
  
  然而不能,所以他只能继续听蔺晨说。
  
  可是蔺晨的下一句话,却把他惊到了。
  
  “因为很多年前的一件冤案,除非是他真正亲近的人,他的戒心很重。”
  
  萧景琰从未听过蔺晨对他的这般评价。
  
  “就像一只小刺猬,束起自己全身的刺,只为保护一片柔软。”蔺晨眉眼含笑,“虽然总是板着一张好看的脸,也不解风情,但他很可爱。”
  
  可……爱?
  
  皇帝陛下鸽觉得这炎夏热得自己脸有点烫了。
  
  “他向来畏热,有次在我离开前他就累极睡着了,也是夏天,半梦半醒间喊热,我便拿着扇子坐在他旁边,给他扇了会儿风。那时候我就在想,他这么戒心重的一个人,能放心地在我面前熟睡,那我在他心里,是不是有些分量呢?”
  
  “也就是在这时,我猛然意识到,自己既然会在意在他心中的分量问题,那么我对他……”蔺晨目光有些悠远,“定是喜欢了罢。”
  
  尾音透着一股说不出的缠绵意味。
  
  夕阳暖黄的余晖照在他脸上,英挺的眉目此刻柔和得不可思议。
  
  看得皇帝陛下鸽呆了呆,恍然间觉得自己脸上烫得快要熟了。
  
  
  
  
  
  夜里,萧景琰仍旧趴在自己的草窝里,但殊无睡意,晚间蔺晨对他讲的那番话,时不时地在脑海里回放,让皇帝陛下又开心,又怅然。
  
  开心自是因为蔺晨对自己表露的真挚情意,哪怕对此再清楚不过,但也不嫌听得多,让萧景琰翻来覆去地回味,把每个字都记在心里。
  
  至于怅然……萧景琰心中的愉悦稍稍减退,他又想起了那天,蔺晨怀抱着满心的期待和喜悦去了靖王府,可自己带给他的却是那样伤人的话。
  
  萧景琰顿时难过起来,他让蔺晨伤心了。
  
  越想越愧疚的皇帝陛下,恨不能跨越时光,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心上人,说一百声的喜欢。
  
  咦……
  
  一个念头如闪电般窜入皇帝陛下的脑海:跨越时光?他现在不就是么?
  
  聪慧有脑子的皇帝陛下顿时振作起来低落的心情。
  
  朕现在既然来了还没让蔺晨伤心的时候,那么肯定不能坐视一切发生,变成一只鸽子又怎样,沙场上多少次生死交战都过来了,只要还活着就有希望,朕不能再自怨自艾下去。
  
  小白鸽的红豆眼在黑暗中绽放出灼亮光芒,内里写满了斗志昂扬。
  
  
  
  
  
  皇帝陛下鸽夜间励志的结果,就是第二天他严重睡眠不足,不过幸好他现在伤还没好,过着整天趴窝里吃了睡的颓靡生活,断断续续地睡了一天,才把觉补足了。
  
  记起今日霓凰要到琅琊阁,皇帝陛下鸽在草窝里努力探着小脑袋,想看看霓凰他们会不会到蔺晨这边来。
  
  他和母后向来见一次两人不容易。赤焰案沉冤昭雪后,小殊没有做回林殊,而是仍以梅长苏的身份活着,但梅长苏此人牵扯太多,他自己又顾虑太多,因此很少回京,让太后和皇帝既难过,又无可奈何。
  
  霓凰则是没时间,她有镇守边疆的职责在身,这天下还未到海晏河清的时候,她要为自己的儿时好友把守好最坚固的防线,让他放心,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还这世道一个等了多时的天朗水清。
  
  儿时一起长大的三人,均是殊途同归。
  
  也因此,对每一次见到两人的机会,萧景琰都珍惜得很。
  
  但今天看来是没什么希望了。萧景琰失望地看着蔺晨一个人回来,万分希望自己的翅膀现在就能痊愈,好飞出去看看霓凰。
  
  蔺晨在宴席上喝了点酒,身上有股淡淡的酒气,但并不难闻,让皇帝陛下鸽沉醉得很,被抱在他怀里闻久了,有些晕晕乎乎的。
  
  仿佛心有灵犀一般,蔺晨在给他看翅膀的伤,“真听话,不乱动弹的话,翅膀的伤就好得很快,再过个两三天应该就能飞了。”
  
  “咕咕”
  
  皇帝陛下鸽很高兴。
  
  “整天吃了睡,睡了吃,你倒没什么烦恼。”蔺晨向来自诩洒脱,可奈何终究逃不脱情之一字,“今日见长苏和霓凰两情相悦,本少阁主有那么一点点的羡慕。”
  
  “但只有一点点。谁都没有我的……”蔺晨顿了顿,“小刺猬好。”
  
  小刺猬,是在说朕?
  
  这是什么诨号!
  
  皇帝陛下想怒斥一声放肆,可却压不住心里泛起的丝丝甜意,在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小白鸽的身体就主动地用小脑袋蹭着蔺晨的手心,一副撒娇作态,简直“不堪入目”,让回过神来的皇帝陛下气急了,这才不是朕!
  
  不过,反正没人知道。皇帝陛下鸽又蹭了蹭。
  
  “在安慰我?”蔺晨自然而然地把这个动作理解为安慰,嗤笑一声,点了点鸽子的小脑袋,“我可不需要安慰,我与我那小刺猬,肯定也是两情相悦。”
  
  “咕咕”
  
  没错。萧景琰回应道。
  
  “给你检查完伤口,”蔺晨把小白鸽抱回窝里,伸了个懒腰,“我沐浴去了。”
  
  “欸……”蔺晨伸懒腰的动作顿了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黝黑的眼睛一亮,“本少阁主天天这么把你抱来抱去,不行,你也要洗澡才行。”
  
  “咕咕!”
  
  我自己洗!
  
  然而吃了不会说话的亏,被蔺晨直接当他同意了。
  
  蔺少阁主是个深思熟虑的,虽然阅书万千,但在给鸽子洗澡方面却是一窍不通,怕不小心把这只“灵鸽”弄死了,便去找了阁中养信鸽的师傅仔细问过,才明白原来给鸽子洗澡最好选在有太阳的白天。
  
  炎热夏日最不缺少的就是阳光,于是第二天一早,蔺晨便挽起袖子,拿个小盆装了温水,又加了点草药,再把乖顺的小白鸽放进去,按照养鸽师傅教的办法,拉开它的两只翅膀让水浸入羽毛里去。
  
  和自己想的洗澡情形不太一样?
  
  皇帝陛下鸽不知道是该松口气,还是该失落(划掉)……
  
  
  “你这是准备把它腌入味了做药膳鸽?”和霓凰一道散着晨步来蔺少阁主这儿的梅长苏打趣道。
  
  “你别吓唬它,免得等会儿又啄我。”蔺晨道。
  
  朕哪有这么凶。皇帝陛下鸽不满意了,但看在终于见到了霓凰的份上,决定大度地不和说自己坏话的爱人计较。
  
  “挺乖的,”霓凰打量着乖乖被洗澡的小白鸽,“难怪你会起心把它当做宠物。”
  
  蔺晨得意道:“那当然,本少阁主看上的,都是顶好的。”
  
  被一句话捧了两次的皇帝陛下,身心都沐浴在暖热阳光里,舒坦得不得了。
  
  “咕咕咕咕”
  
  都是你的。

 

 


  未完待续

评论-32 热度-578

评论(32)

热度(578)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