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有喜(ABO)番外4

一个目录(下载)

*盼君归(四)

 

  蔺晨说得没错,两日后小白鸽翅膀上的伤就好完整了,拆除绷带后,皇帝陛下有些激动,像一个怀揣着新奇玩意儿的孩子。
  
  朕还没飞过呢。
  
  试探性地探出一只小爪子踩在桌子的边沿,小脑袋往下看了看,目测着高度,觉得这距离就算起飞失败也不会摔出个好歹,萧景琰放心了,学着记忆里鸟儿展翅飞翔的动作,奋力振翅一跃——
  
  “啪”
  
  脚朝上摔了个结实。
  
  赶紧左右看了看。呼,松口气,幸好没人看见。
  
  萧景琰是个百折不挠的倔强性子,心想既然变成了一只鸽子,不会飞的话,那得多丢人。
  
  不管是做人还是做鸽,皇帝陛下都不会轻易向困难低头。于是,从早上坚持练习飞行到下午,已经数不清摔了多少次的小白鸽,在被看不下去的蔺晨捞进怀里的时候,几乎是晕晕乎乎找不着北的状态。
  
  “是翅膀还没好吗?”蔺晨捏着鸽子的翅膀来回检查,奇怪道,“不该飞不起来啊。”
  
  “不会是……几天没飞你忘记怎么飞了吧。”蔺晨有些讶异,“小东西这么蠢?”
  
  “咕咕!”
  
  朕只是没习惯!萧景琰又拿喙啄他。
  
  “恼羞成怒。”蔺晨评价道,“看来被我猜中了。”
  
  皇帝陛下鸽气鼓鼓地扭过头不看他。
  
  “小笨鸟你要是不会飞,不就成走地鸡了么。”蔺晨还没揭过这茬,继续在白鸽的伤口上撒盐,“作为我的宠物,这么丢人可不行。”
  
  还得了个小笨鸟的诨号。
  
  萧景琰头一次被蔺晨气了个仰倒,想用小爪子挠他。
  
  “你老这样往地板上摔也不是办法,越摔越笨。”蔺晨自言自语道,“要不我用轻功带你飞一飞,让你找找感觉?”
  
  越说越觉得可行,也不征求皇帝陛下鸽的意见,行动派的蔺少阁主揣着怀里的小东西立刻往外奔。萧景琰眼前的事物场景迅速转换,往下一看,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地不知道多高,带着暑热的风浪迎面吹拂过来,吹得皇帝陛下鸽被摔晕乎的脑袋有些懵。
  
  “咕咕!”
  
  放我下去!萧景琰有些难受,在蔺晨怀里挣扎起来。
  
  蔺晨“啧”了一声,毫无预兆地突然松手,把身体一轻直往下坠的萧景琰骇得头脑一片空白。离地越近,死亡的恐惧就越加强烈,生死一线间,潜藏在身体里的鸟类本能被瞬间激发,皇帝陛下鸽奋力挥动翅膀,硬生生改变了坠落的轨迹,在空中划出一道亮白的线。
  
  蔺晨随意在房檐上落坐,颇为闲适地对盘旋在他身侧,一双红豆眼里的怒火几乎实质化了的小白鸽说:“看,还是我办法有效吧,这么快就会飞了,摔这一次可比你摔的那几十次都有用。”
  
  萧景琰气结,可是又无法反驳,被噎得在蔺晨身上找了块肉最厚实的部位——臀部,啄了一口才稍稍解气。
  
  蔺晨在鸽子干完坏事还没来得及撤退的时候,眼疾手快一把抓住它,也不生气,笑呵呵地说:“果然是没良心的小东西。”
  
  顿了顿,他又摇摇头,“还是挺有良心,啄得一点也不疼。”跟挠痒痒似的。
  
  皇帝陛下鸽气鼓鼓地磨牙。
  
  谁让他狠不下心呢。
  
  
  
  
  萧景琰会飞之后就方便许多,光明正大地占据了蔺晨肩膀的位置,每天跟着出去跟着回来,俨然一个小跟班。现在琅琊阁的人都知道少阁主养了只白鸽当宠物,带进带出,可喜欢哩。
  
  这天,蔺晨誊写卷轴,萧景琰在他旁边,啄着李婶给他的一包炒芝麻,加了点糖丝在里面,越吃越香,小脑袋埋在纸包里半天没抬头。
  
  “少阁主。”门外有声音传来。
  
  蔺晨顿了笔,看向来人,颔首道:“常叔。”
  
  常叔是阁中的老人,蔺老阁主不问世事后,常叔也渐少管事,一般是帮着处理些邻里纠纷,不过这次来找蔺晨,为的却不是这些。
  
  蔺晨见常叔眼中含笑,浑身透着喜气,不似平日里的不苟言笑的硬汉脸,便打趣道:“常叔这是捡了多少银子。”
  
  “你小子,”常叔笑骂一句,“瞒得可真紧,要不是今天小飞流来找我告状,说你藏着吃的不给他,我还不知道你费心移栽那片青梅林是为了什么。”
  
  蔺晨忍不住扶额叹气,早知道就不逗飞流了,这下好,给常叔知道了,爹肯定也会知道。
  
  “哪家坤泽?”常叔有些激动地问,“需不需要我去找李婶,让她给你做媒?”
  
  蔺晨赶紧拦了常叔,给李婶知道了那还得了,整个琅琊阁到时候都得知道,“八字还没一撇,常叔你先别告诉李婶。”
  
  激动的常叔稍稍冷静了下来,剑眉皱着:“还没一撇?”
  
  继而又恍然道:“原来你还是单相思。”
  
  蔺晨矢口否认:“绝对不是。”
  
  “那怎么没一撇?”常叔被他绕糊涂了。
  
  “……”向来能说会道的蔺少阁主卡词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向这位长辈说他与萧景琰之间“各取所需”的事,所以沉吟半天,只能憋出一句:“他比较害羞。”
  
  一旁的皇帝陛下鸽猛地抬起头,炯炯有神地盯着他。
  
  但蔺晨此时正在迅速思索应对的话,注意力也没在小白鸽身上,所以并未发现。
  
  “他比较害羞,还没准备好来琅琊阁见你们,我得先劝好了他才行,如果现在贸贸然去做媒可能会吓到他。所以还请常叔先不要告诉李婶这件事,给我点时间。”蔺晨都快被自己说服了。
  
  常叔倒没怀疑他的话,毕竟对方是坤泽,羞涩些也可以理解。
  
  “好样的,这么为媳妇儿着想。”一拍蔺晨肩膀,常叔欣慰道,“努力把八字写齐了,咱们琅琊阁也好热闹热闹,叔等着喝你这杯喜酒已经很久了。”
  
  蔺晨早已过了二十五,身为相貌堂堂,年少有为的乾元,这个年纪还没成婚的太少见,作为看着他长大的长辈,常叔难免对蔺晨的婚姻大事挂心得很。
  
  “嗯。”蔺晨点头,笑道,“不远了。”
  
  常叔见他如此便知道好事不远,遂满意地离开了。
  
  被常叔这一打听,蔺晨也静不下心继续誊写卷轴了,眼睛一转,就看见那只望着他发呆的“小笨鸟”,不禁笑道:“盯着我看作甚,我脸上可没芝麻。”
  
  “咕咕!”
  
  你说谁害羞!
  
  萧景琰方才听蔺晨胡扯都听呆了,到现在才反应过来,愤怒地啄了蔺晨的手,胆敢“败坏”朕的名声。
  
  这只鸽子向来啄不疼人,蔺晨毫不介意这点“愤怒”,一把逮了皇帝陛下鸽搂怀里摸毛,像是对鸽子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你说这次,我能把八字写齐么?”
  
  “他那么薄面皮的人,在知道我把他列为了美人榜榜首后,还不一定会怎样恼怒。”蔺晨唇角上扬,“幸好我聪明,只把榜首空了出来,背后的名字仅他知我知,应该……也恼怒不到哪里去罢。”
  
  蔺晨有一下没一下地捋着鸽子的羽毛,想得有些出神,慢慢的,他嘴角噙着的那抹浅笑带了点傻气,也不知正偷乐什么。
  
  萧景琰同样忆起往事,却百般不是滋味,看着蔺晨此时脸上显而易见的期待和憧憬,心中叹息道:一叶障目。
  
  如果不是一叶障目,自己又何至于对蔺晨的深情视而不见,又何至于在知道琅琊美人榜榜首空缺的时候,宁愿去凭空猜测蔺晨对别人一见钟情,也不去想那是他对自己表露心意的做法呢?
  
  夜里,萧景琰再次失眠了——不同于上次的心烦意乱。
  
  他之前一直想的是,自己以一只鸽子的身份来到一年前也不错,可以改变自己那日在靖王府的决绝,让他和蔺晨之间能少走些弯路,然而在这里越久,除了这个想法外,萧景琰慢慢觉得更重要的是,相处一段时间下来他见到了蔺晨没在他面前坦露的另一面。
  
  仔细想来,在两人“各取所需”的时候,自己对蔺晨的印象,多是停留在来苏宅做客的那个聪慧多智的“蔺先生”身上,而在岳州互相表明心意后,因着自己那时怀着小钧儿和安宁,蔺晨更是无微不至得让萧景琰心湖荡漾,对他的印象便是在聪慧多智上加了如温柔、体贴这些褒赞之词。
  
  后来小钧儿和安宁诞生,为人父之后的蔺晨越加成熟,因为萧景琰事忙,两个孩子多是他在关心。蔺晨对喜怒无常的小家伙们耐心极了,为了让正在认人的小钧儿和安宁和自己的坤父亲近,蔺晨天天抱着他们看自己给萧景琰画的小像。
  
  那时又正值两人浓情蜜意,蜜里调油的时候,他在萧景琰心里的印象,可以说是没有一处不好,堪称完美。
  
  可这些,在自己变成了他身边的一只小白鸽后发生了变化。萧景琰算算这些日子里蔺晨把自己气得仰倒的次数,被逗笑了。
  
  不过,即便是见到了这样不同于自己印象里的蔺晨,他的心中也无丝毫的落差感,因为不管是蔺晨的哪一面,只要是这个人,他又怎么会不喜欢呢?
  
  蔺晨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的关心,为自己准备礼物时候的希冀,谈起自己时候的不自觉的深情,萧景琰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的时候,对被蔺晨放在心上的那个自己竟有些奇妙的歆羡。
  
  歆羡之后便是庆幸。
  
  世上难得情深之人,何其有幸,我们没有错过。
  
  

 


  未完待续

 

评论-16 热度-544

评论(16)

热度(544)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