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有喜(ABO)番外5

一个目录(下载)

*盼君归(五)

 

  一行人离开琅琊阁启程前往金陵的那天,恰是琅琊榜放榜之日,未出一日,蔺少阁主将美人榜榜首空缺一事便已传了大半个江湖。
  
  琅琊山下的小镇客栈,住满了闻讯而来,想要上山一窥那位能让琅琊阁少阁主倾心的美人面貌的人,偶有与琅琊阁中人有交情的的江湖人士,早早地拎了好酒上山拜访,试图探点消息好满足自己旺盛的好奇心。
  
  然而这些套交情的结果都是,酒菜吃完后,友人一抹嘴,说自己也不知道。
  
  确实是实话,奈何没几人相信,都以为是被蔺少阁主有言在先封了口。
  
  也因此,江湖中关于那位蔺少阁主心爱美人的猜测开始变得扑朔迷离起来。有人猜美人可能是个体弱多病的。众所周知琅琊阁蔺氏父子二人的医术奇高,可与药王谷分庭抗礼,那美人肯定是去琅琊阁求医途中,和蔺少阁主邂逅,自此一见钟情,天雷地火……所以蔺晨才会将他保护得这么严密,很少人见过。
  
  还有人猜美人很可能是蔺少阁主的手下,因为经常见面,有什么异常也不易被人发觉,所以阁中之人才会灯下黑,说他们也不知道。
  
  ……
  
  如此种种猜测,全被江左盟汇集记录,呈与了行路途中闲得无聊的梅宗主消遣时间。
  
  就算对面坐着流言的正主之一(其实两个都在),梅长苏也很不客气地一一择出各种猜测,用自己思维缜密的大脑分析其可能性,说得头头是道,还“帮忙”补全了猜测里没有的前因后果,过程之详细,情感发展之水到渠成,完全可编出一本话本子,绝对畅销江湖,引无数人感动流泪叹一句天作之合的那种。
  
  完了后他还征求正主蔺少阁主的意见,问他自己分析得对不对。
  
  蔺晨皮笑肉不笑:“呵。”
  
  梅长苏就当他否认了,继续择出下一条猜测,侃侃而谈。
  
  至于皇帝陛下鸽怎么看?他表示自己听小殊编故事有点上瘾,已经从蔺晨的肩头改蹲在梅长苏的肩头,竖起耳朵绝不漏下半点,还时不时地随着情节发展“咕咕”几声,表达自己的意见。
  
  但只有他自己听得懂罢了。
  
  于是,他的咕咕声自然地被蔺晨理解为了,这只略通灵性的鸽子在笑话自己,作为惩罚,他在换马车的时候也一并带走了皇帝陛下鸽——就在梅长苏讲的故事发展到最精彩的时候。
  
  萧景琰翅膀被制,反抗不得,只能扑腾着小爪子,咕咕地怒斥蔺晨太坏,居然不让他听完故事。
  
  “安静。”蔺晨笑了笑,露出森森的白牙,“今晚要不喝鸽子汤?”
  
  挣扎不停的小白鸽立刻成了乖巧的鹌鹑。
  
  这还没到金陵呢,朕不能出师未捷了。可萧景琰还是没忍住,啄了蔺晨一口才消气。
  
  啄得依旧没什么感觉。蔺晨满意了,收回唬鸽子的笑容,一棒子一甜枣,“放心,其实本少阁主不怎么喜欢喝鸽子汤。”
  
  ……那还是不介意喝了?赤裸裸的威胁。
  
  萧景琰心中暗自决定,回去后,一定要把鸽子从御膳桌上剔除。
  
  
  
  
  
  从琅琊阁到金陵一共五日的路程,走的是官道,路途还算平整,就是赶路途中没什么趣味,枯坐着无聊得很,也不怪梅长苏拿江湖小道消息解闷。
  
  皇帝陛下鸽自从被蔺晨抓去另一辆马车里坐,还被“恐吓”不许去梅长苏那里,否则就被做鸽子汤后,没有故事听的他,又嫌外面太阳大,就只能在车厢里天天趴窝闭目养神。
  
  也不知道是不是睡多了没活动的原因,萧景琰慢慢觉着自己浑身乏力,症状还有点像害暑,头晕得走路直晃。
  
  原来鸽子也会害暑?萧景琰有些纳闷了。
  
  蔺晨在看到小白鸽走路时,两只爪子打飘,小身子一晃一晃的模样后,和他有同样的问题。琅琊阁每年夏天来来往往那么多只信鸽,也没听说哪只鸽子有害暑的毛病,难道通灵性的鸽子,也比一般鸽子要娇气精贵些?
  
  这个问题连皇帝陛下鸽自己都不知道,所以蔺晨也无从寻找答案,只能先着手给他按着治人害暑的法子来开药,念着鸽子太小,把分量斟酌着减轻了。
  
  晕得迷糊的皇帝陛下鸽没法喝药,蔺晨只好找了根苇管,掐着小白鸽的喙给他灌进去,汤药苦得萧景琰打了个激灵,精神越发萎靡不振,耷拉着小脑袋没有丁点活力。
  
  蔺晨没给鸽子看过病,见把解暑的药给他吃了,情况也未好转,可小白鸽身上体温正常,一双红豆眼也是清亮干燥,除了精神头不足外,不像是生病的模样,便猜他是不是被行进的马车晃晕了。
  
  蔺晨摸着皇帝陛下鸽的小脑袋安慰道:“很快就到金陵了。”
  
  萧景琰听出其中的关切,心下一暖,纵然现在浑身乏力得很,还是努力伸着小脖子,轻轻蹭了蹭蔺晨的手心。
  
  
  
  
  或许真的是“舟车劳顿”的缘故,接下来几天,小白鸽的情况更加不好了,越靠近金陵,神思混沌疲惫乏力的症状在他身上就越严重,到最后一天清晨,马车在苏宅门口停下,他已经连在蔺晨肩头趴着的力气都没了,只能被他抱着进入宅邸。
  
  蔺晨将无精打采的小白鸽放进搭好的草窝里,正要抽手离开的时候,袖子却被鸽子用喙叼住了,力气不大,可蔺晨也没挣脱。
  
  “我去找养鸽的师傅给你看看。”
  
  萧景琰放开嘴里的布料,头顶一暖,他听见蔺晨柔声安抚道:“好好休息,会好的。”
  
  “咕”
  
  嗯。微弱的应答声。
  
  蔺晨找了养鸽的师傅来,也没瞧出什么不对,只能先弄了点安睡的药给小白鸽吃了,觉得也许睡饱了精神就会好些。
  
  萧景琰吃了药昏睡过去,也因此错过“自己”来苏宅接小殊和霓凰进宫,和蔺晨短暂照面的一幕,等睡醒已经是第二天,小殊和霓凰已经在宫里了。
  
  不过,错过这一幕也不重要,反正只要自己能在五日后的靖王府阻止“自己”,撮合他和蔺晨早点解除误会在一起就行了。
  
  萧景琰心中有谱,放心地继续沉入黑甜的梦乡里。
  
  只是他的计划里却没考虑到,自己吃了睡,睡了吃地养了好几日,这具小白鸽身体的情况却越发不好起来,甚至连清醒的时间都很短,两爪无力,更别提展开翅膀飞了。
  
  萧景琰不明白自己这是怎么了,直到蔺晨无意中叹了一句:“金陵是天子脚下,不会真有龙气,把你这只通了人性的鸽子当小妖孽镇压了吧。”
  
  萧景琰自然是不信这话,朕自己就是天子,怎么会被龙气镇压呢。可这句话让他打通了另一个思路:这只小鸽子的意识是朕,但建元宫里的那个也是朕,莫非是两个“朕”不能距离太近的缘故?
  
  仔细想来,他正是启程来京城后,精神才会不好,离京城越近越如此。萧景琰越想越觉得自己的猜测有道理,是对的。
  
  然而猜测再有道理又如何,他现在最紧迫的事是该如何恢复力气,去靖王府撮合即将分开的两人。
  
  
  
  
  
  最后一日到了,一早宫里便有人来传旨,说梅长苏与霓凰二人今日出宫,陛下亦会驾临苏宅。
  
  蔺晨眉眼间一片喜气,来看小白鸽的时候,萧景琰注意到他换了身新做的衣裳,仍是白底,隐有釉金色祥云绣纹盘绕,让他身上那股洒脱不羁减了,多了些正经的庄重。
  
  “我把李婶炒糖丝芝麻的法子写给了吉婶,她说等会儿做好了给你包好送过来,小东西又有口福了。”蔺晨给小白鸽梳了梳羽毛,“我给你许个诺,如果你能快点好起来,就带你去看我的小刺猬,如何?”
  
  萧景琰眼睛一热,却连抬起脑袋,去蹭蹭蔺晨手心的简单动作都做不到。
  
  蔺晨叹口气,“快点好罢。”
  
  他走后,萧景琰头脑昏沉得厉害,迷迷糊糊地又快要睡过去,可今天他不能再睡了,意识在昏睡与半醒间挣扎半晌,萧景琰咬紧牙关,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然而除了疼痛,他想不到别的法子,用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力气,狠狠地将鸟喙啄向干瘦的小爪子,鲜血瞬间涌出浸染了爪下的干草,尖锐的疼痛直窜入脑髓,让萧景琰仿佛魂魄归位一般清醒过来。
  
  不能再等了,外面的天色已经擦黑,萧景琰记得自己就是在这个时候离开苏宅,前去靖王府见蔺晨的。
  
  那一嘴钉得极深,小白鸽脚爪受伤不轻,每走一步都是一个血印,犹如踩在刀尖之上。
  
  人的意识让他对疼痛感觉敏锐,但同时又不会因为疼痛而停下脚步。
  
  萧景琰领兵多年,方向感极好,成了一只鸽子后也没迷失在京城的高墙深巷里,循着记忆里的位置很快找到了靖王府,然而不知是不是另一个自己正在这里的缘故,萧景琰原本因为疼痛而清醒的意识又变得混沌,让他几乎控制不了小白鸽的身体,栽倒在地。
  
  奋力飞跃一处高墙,萧景琰终是坚持不住,白色的小身子如断了线的风筝,脱力地掉在地上。
  
  视线模糊起来,萧景琰费力地辨认出,不远处就是当初自己和蔺晨见面的地方。
  
  小白鸽慢慢地在地上挪动着,沾了灰尘的白色绒羽暗淡了光泽,灰扑扑的小身子蜷在地上,身上还有斑驳的血迹,脏兮兮的像是一团被人随手扔掉的抹布。
  
  蔺晨……
  
  

  
  
  未完待续

评论-30 热度-493

评论(30)

热度(493)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