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有喜(ABO)番外6(附上全文下载链接)

一个目录(下载)

*盼君归(六)完

*有喜正式完结,不会再有任何番外,谢谢喜欢这个故事的你们。

 

       离小白鸽落地不远处的地方。
  
  “那两坛青梅,陛下如果不要……”面上有颓唐之色的白衣人一脚跨出门槛,背对着里屋,语气自嘲地说,“便扔了吧。”
  
  说完,便大步走远了。
  
  满满的欢喜和一腔的爱意,都在萧景琰的一句“各自安好”中化作了苦水,蔺晨心中苦涩难当,勉强维持着风度,脚下生风只想快些离开这个伤心之地,却被迎面飞来的一个不明物体差点砸在脸上。
  
  定睛一看才发现是自己养的那只“小笨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浑身脏兮兮的,还有……血?
  
  蔺晨一惊,还未等他将扑腾着翅膀的鸽子捞在手里,就见这小东西直往前飞,方向竟是他刚才所在的地方。
  
  景琰还在那里。
  
  蔺晨蓦地就想起自己说的那句话:
  
  “金陵是天子脚下,不会真有龙气,把你这只通了人性的鸽子当小妖孽镇压了吧。”
  
  刹那间,对萧景琰担忧占据了所有心神,蔺晨来不及细想什么,跟在鸽子后面拔足狂奔,想要拦下它。蔺晨的速度比慢速飞行,在空中摇摇摆摆,仿佛用尽了全部力气的鸽子快上不少,不消片刻,他便已至鸽子半指距离。
  
  然而却在蔺晨的手堪堪触及它的时候,鸽子飞行的动作戛然而止,如一颗投湖的小石子,咚地落在地上,没有了任何生息。
  
  蔺晨愣愣地停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莫名觉得心有点空。
  
  但在听到室内萧景琰的动静后很快回过神来。
  
  “景琰!”
  
  蔺晨一跨进门,就看见萧景琰一向挺直的腰背佝偻着,一手撑着桌沿,一手捂着小腹的位置,此时脸色煞白,额前甚至有冷汗流下。
  
  来不及顾虑其他,蔺晨大步上前,将萧景琰揽进怀里支撑着他差点软倒的身体,手指探向腕间,想知道景琰现在是什么情况。
  
  萧景琰不知为何,在蔺晨离开后突然一阵心绪不宁,空荡荡的仿佛要失去了什么一般,神情恍惚得很,让肚子里的孩子也不安了起来,直到被返回的蔺晨抱在怀里,靠在他的身上闻着熟悉的乾元气息,萧景琰才觉得好些,身心放松之下,连被探了脉都不知道。
  
  “景琰……”有些颤抖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萧景琰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两人方才已经“断了关系”,忙不迭地就要从蔺晨怀里起来,却在发现正搭在自己腕间的手指后僵住了手脚。
  
  时间的流动仿佛在两人中间停止了。
  
  最后是萧景琰先打破沉默,因为方才情绪大动的缘故,他的眼圈有些红,声音也略显喑哑:“这个孩子朕会留下,你……”
  
  “我喜欢你。”突如其来的四个字,打断了萧景琰的话。
  
  那双微红的眼睛睁大了些,更圆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景琰你要和我划清界限,但是在这之前,我必须把我的心意告诉你,无关这个孩子的事,我喜欢你。”蔺晨认真地说,深邃的眸子里带着孤注一掷的坚定决绝,“蔺晨心悦萧景琰,很久了。”
  
  萧景琰沉默,漆黑的眸子里有闪烁不定的光。
  
  蔺晨接着道:“此次上京前便打算与你坦明这些话。今年的琅琊榜,我把美人榜榜首空了出来,之前我对你说过这其中的意思代表什么,或许你已经忘了,但我可以再告诉你一遍……”
  
  “我知道。”萧景琰神色复杂极了,他想起了自己在看到美人榜榜首空缺时候的猜测,心中颇有些自嘲,为什么自己宁愿去凭空猜蔺晨对别人一见钟情,也不愿意去想那是他对自己的心意呢。
  
  向来心性坚毅的自己,也会有这么不自信的时候吗?
  
  “那……”蔺晨心跳加快,他能感觉自己的手心开始湿润,“景琰你的回答是……”
  
  萧景琰抿唇。
  
  “我不是为了孩子才对你说这些话,”蔺晨稍稍加快了语速再次重申,生怕萧景琰不相信一般,“绝对不是。”
  
  萧景琰当然清楚,蔺晨不是因为孩子才出说这些话。
  
  原本是下定决心来和蔺晨“了断关系”的,却不知怎的发展成了对自己坦露心意的场景,让萧景琰一时间生起一股少见的无措感,除了抿唇不语,他不知道现在头脑一片空白的自己能说些什么。
  
  然而,换个思路一想,自己既然在犹豫,没有继续按照之前打算的那样“彻底了断关系”,其中的意思已经不言自明了。
  
  他是舍不得蔺晨的。
  
  正视自己心中所想后,萧景琰眼前豁然开朗,微蹙的眉心慢慢舒展开来。
  
  “若是腹中孩子能听见你说话,还不得以为自己的乾父不喜欢自己。”他道,眉目间带着舒朗之意。
  
  蔺晨乱了呼吸,被惊喜砸得蒙头盖脸。
  
  这次换成他头脑空白了,只能顺着萧景琰的话无意识地说:“喜欢,都喜欢的。”
  
  模样有些傻。
  
  萧景琰忍不住一笑。
  
  因为被腹中孩子的乾元父亲的气息包围着,先前有些苍白的面容上染了些许红润,又因心结顿消,眉目间的淡淡愁绪也随之不见,让本就英俊出众的皇帝陛下,笑起来更加惹眼,撩动着蔺少阁主那颗热烈跳动的心。
  
  “唔……”
  
  被突然含住了唇舌的皇帝陛下,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孔,只微微一愣,便阖上了黑白分明的眸子,循着再熟悉不过的气息回应起来。

  
  
  
  
  萧景琰猛地睁开眼睛,黝黑的圆眸内还残留着些许惊魂未定。
  
  梦中他化身的小白鸽,拼命飞去另一个自己身边时,那种魂飞魄散般的感觉让他印象深刻无比。也是在那时候,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小白鸽自从来了金陵便一蹶不振,萎靡无力。
  
  因为那里有另一个“自己”的存在,小白鸽身体里的萧景琰是不属于那里的,两个“自己”绝无见面的可能,互相排斥着,若是像他在梦的结尾那样,强行冲破某种不明的束缚,结局只会是一生,一死。
  
  幸好这个“死”,只是从梦中醒来。饶是胆量不小的皇帝陛下,此刻也有些后怕起来。
  
  无知者无畏。萧景琰叹了一声。
  
  还未从梦中回过神来,心绪不宁的他一时没了睡意,披衣下床。萧景琰向来没有留人侍夜的习惯,寝殿内又是灯火长明,他便没有唤侍人进来,而是径直走至御案后落座,对着那封要寄给蔺晨,目前还是空白一片的信纸发呆。
  
  倒不是无话可说,而是萧景琰此时想要对蔺晨说的太多,如此离经荒诞的事,他该如何说,又该从何处说起。
  
  待到心神稍宁,萧景琰慢慢整理自己思绪,想把这次“梦中奇遇”与蔺晨分享,但落笔的时候却一顿。
  
  复又思忖片刻后,下笔如飞。
  
 
  
  
  琅琊阁,收到皇帝陛下寄来的信的蔺少阁主,在看完小钧儿和安宁已经会坐着呆一会儿了,太后最近少给他做榛子酥了,挑好的榛子大多留给了两个小的做奶糊糊……一些“家长里短”的事后,目光在信尾定住了。
  
  萧景琰想说与蔺晨的话有很多,他们以后也有的是时间。但现在,对着离别多日的爱人,他在信上最想说的,一直不过就这三个字罢了:
  
  盼君归。
  

  
  
  
  盼君归·完
  
  
  
  后记
  
  一年前的蔺靖
  
  
  
  待两人走出房门后,蔺晨想起了什么,四下左右看了看。
  
  “景琰。”蔺晨的表情有些奇怪。
  
  萧景琰:“嗯?”
  
  “方才我进门之前,你看到过一只鸽子么?”
  
  “鸽子?”萧景琰不明所以。
  
  蔺晨伸出手给他比划了一下,“这么大,灰扑扑的。”
  
  “没有,未曾见过。”萧景琰想了想,摇头,见蔺晨神色越发奇怪了,便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蔺晨拧眉思索,“你刚才为什么不舒服,冷汗都出来了。”他为萧景琰把过脉,却没发现有什么异样。
  
  “心里很慌,”萧景琰这时也微拧起了浓眉,不明白这股情绪从何而来,“慌得没边,我以为是孩子有什么问题。”那冷汗是因为担忧孩子吓出来的。
  
  那小笨鸟应该自己飞回苏宅了罢。蔺晨暗忖道,但这时也无暇去在意其他,安慰萧景琰道:“孩子的情况很好,只是……”
  
  蔺晨看着萧景琰越发清瘦的面容,有些心疼,“他没少闹你吧。”
  
  萧景琰道:“我向来害暑厉害,吃不下东西与他也无多少关系。”
  
  蔺晨听他说害暑,倒是想起了有什么被自己忘了,“我怎么把这东西忘了。”赶紧返回去把那两坛糖渍青梅提出来,“正好,糖渍青梅最能开胃,是生津解暑的良品。”
  
  本来是为了景琰苦夏而做的,没想到现在恰好可以帮他缓解些害喜的症状,也是无心插柳了。
  
  两人在靖王府道别,萧景琰回宫,蔺晨回了苏宅,第一件事便是去小白鸽的草窝,看看它现在如何了。然而左右遍寻不见,找了人问,大多是一脸茫然,什么鸽子?
  
  像是他一个人做了个梦。
  
  但蔺晨知道不是。
  
  他拿着一张纸,看着上面歪歪斜斜,好似用尖喙沾着血写就的“五州”两字,陷入了沉思。
  
  几月后,五州巡抚许林安侵吞巨额官银一案被不明人告发,岳州城河道疏浚一事由朝廷亲派工部侍郎监督,已是后话了。
  
  
  
  
  一年后的蔺靖
  
  
  在某个意乱情迷,小别胜新婚的时刻,泪眼迷蒙的皇帝陛下,强压着喘息,凑身抱着身上之人,附耳过去,沙哑着声音问蔺晨:“小刺猬……是谁?”
  
  酣战正热,处于紧要关头的乾元大惊失色之下没忍住,一泄如注。
  
  顿时,蔺晨脸色难看起来。
  
  直到把坏心眼的皇帝陛下翻来覆去又吃了好几遍,连抬起一根手指都没力气后,才将那软怠的身子抱在怀里,蔺少阁主气音含笑道:“小刺猬自己不知道小刺猬是谁。”
  
  萧景琰像是被从水里捞起来的,累得睁不开眼,但也拼着最后一点力气,奔着嘴边那块肩膀肉就是一口。
  
  咬得不疼,蔺晨只当是情趣,摸着掌下莹白细腻的皮肉,餍足道:“分别的这些时日,无时无刻未曾不想你。”
  
  萧景琰掀开发沉的眼皮,浸着水的黝黑圆眸定定地瞅着他,片刻后,轻轻“嗯”一声:“我也是。”
  
  
  
  “明日你可有事要忙?”
  
  “忙完前一阵后,近些日子都会闲下来,小钧儿和安宁也都到了学说话的年纪。我正好可以教他们。有事吗?”
  
  “无事,只是想给你讲个……很奇妙的故事。”
  
  
  
  
  
  后记·完

 

好啦,有喜这个坑填平,按照惯例放下载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c1P47h2 密码: bdy2

我们有缘再见吧(*^▽^*)
 

评论-66 热度-720

评论(66)

热度(720)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