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恋爱循环(下)

一个目录(下载)

*日常小甜饼,有凌李出没。

*谈恋爱约会情节,不喜勿入。

*为梗练手之作。

 

 

  进了包间后两人都把外套脱了,免得吃完后举手投足间都是火锅的味儿。
  
  这家泰式火锅餐厅主打海鲜,合二人的胃口。没花多少时间点完菜,赵启平洗手回来坐下,捧着汤碗喝了一口开胃的冬阴功汤,酸辣的口感开胃极了,尤其是在入冬后的季节。
  
  谭宗明喜食甜,对这酸辣中透着些甜的汤倒也能接受。
  
  上菜上得很快,赵启平按照网上查到的攻略,挑了符合他和谭宗明口味的几样蘸料。
  
  等锅里的东西煮好的间隙,两人先吃了几只咖喱虾垫肚子,谭宗明这时想起一件事。
  
  “你是不是瘦了?”他问。
  
  赵启平从碗里抬起头,想了想:“最近也没称重,不知道。”
  
  “刚见你的时候,觉得这身衣服都显宽松了。”谭宗明说。
  
  “可能吧。”赵启平不确定地说,“我虽然不容易长肉,但也减不了多少,体重增增减减的幅度向来不大,过段悠闲日子后自然会长回来。”
  
  这话说得正在极力避免中年发福的谭总很是羡慕。
  
  吃到一半,有人发消息给赵启平,他脱了剥蟹的手套划开一看,发现是终于有空的李熏然约他今晚开房斗地主。
  
  赵启平回绝了他,说自己在约会。
  
  约会?和谭总?
  
  嗯。
  
  你们不是早好上了吗,怎么还约会?
  
  谁说好上了就不能约会,感情是需要经营的,偶尔从老司机路线换成小清新恋爱风,体验点别致新颖,才有助于感情的巩固与升华。
  
  赵启平噼噼啪啪敲了一长串过去,对面只回了一排省略号表达自己的消极态度。
  
  赵启平真觉朽木不可雕,顿时起了心,问李熏然你知道凌院长玩牌玩得很好吗?
  
  李熏然半天才回了消息,不知道。
  
  赵启平把烫好的鲍鱼肉蘸了酱料送进嘴里后放下筷子,继续噼噼啪啪地敲字:
  
  你看看,都还没完全了解对方,就提前过上了老夫老夫的退休生活,少年哟,你这跨度太大,是不利于可持续发展的,按我说的,你俩也出来约会几次,趁着年轻多体验点恋爱的美妙滋味,别总是老夫老夫地腻在一起,海参鲍鱼吃多了都还有腻的一天呢。
  
  生命在于折腾!爱情同理!【小黄人呐喊GIF】
  
  ……我知道了。
  
  赵启平放下手机,心满意足地夹了筷子虾滑吃,却蓦地想起一件事。咽下嘴里的食物后,他转头问一旁的谭宗明:“凌院长既然很会玩牌,可为什么我们开房间斗地主的时候,没见他怎么赢过。”
  
  谭宗明吃得浑身发热,鼻尖冒出些汗珠,他拿过椰子汁喝了大口,“要我猜的话,凌远是懒得过脑子。”
  
  这话把正给他递纸巾的赵启平吓了一跳:“啊?”
  
  谭宗明这说的是他那人精中的人精院长?
  
  “原话不是我说的,是我请来教玩牌的人这样评价凌远。”谭宗明接过纸巾擦汗,“赌场如战场,他们那一行的不会看人可不行。因为是我出钱请的他,不知道这人自己联想了些什么,以为我帮凌远出头,是要收服这群人做他们的老大,所以他直白地跟我说了他对凌远的评价。”
  
  “他说凌远很聪明,聪明到可以精确地分清楚自己身边的人和物里,哪些很重要,哪些比较重要,哪些不重要,就像我给你说的记牌的归类装置那样,这些在他心里门清,对于不重要的人和事,凌远的注意力根本懒得分配一点。所以他总结说,这次我帮凌远赌牌,是个施恩收服他的极好机会。”
  
  谭宗明不以为然,“当然,我把这当屁话了。”
  
  “连龙蛇都分不清,不当屁话当什么。”神色间颇为不屑。
  
  爱人接连爆了两次粗口,赵启平却觉得他现在的模样异常符合胃口。
  
  “不过除了这点,有些话还是挺对的,比如那些重要和不重要。所以我才猜,凌远是懒得动脑子,因为打牌这件事属于不重要。” 
  
  赵启平恍然大悟,凌远和李熏然一起玩牌,重要的关键词并不是“玩牌”,而是和“和李熏然一起”。
  
  莫名其妙就吃了一碗狗粮的赵医生:……
  
  等等!
  
  赵启平顿住夹着肥牛往嘴里送的筷子,圆圆的黑眸睁大了些,他突然想起,自己刚刚劝了李熏然什么?
  
  咳,反正只要和李熏然在一起,不管折腾什么,凌院长应该都是乐意的……
  
  吧……
  
  有些心虚起来。赵医生现在只希望小李警官不会向院长“出卖”自己。
   
  
 
   
  
  今晚是属于约会的。
  
  也不觉得俗套,吃完饭,赵启平选了最近放映时间的电影,不过也还有半小时才开场,地点离餐厅不远,两人便决定慢慢走过去,就当饭后散步了。
  
  白日的暖阳消失后,夜晚降温很快,一走出热气腾腾的火锅店,冷风便迎面罩下来,丝丝缕缕的沁凉钻入脖子,让赵启平有些后悔没带围巾来。
  
  西装革履的谭总,情况比赵医生好不到哪里去,顿觉失策的两人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说:“开车去吧。”
  
  果然,情侣压马路这项活动,是需要天时地利的。
  
  不过年不过节,也没什么口碑爆表的片子上映,这个时间点的电影院里,人不算多,一般是情侣二人组。赵启平取完票,回来发现谭宗明手里捧着两杯果味饮料和一大桶奶油爆米花,瞬间“刮目相看”,上下打量后眉尾一挑:“你喜欢吃这些东西?”
  
  谭宗明示意他把饮料接过去,“不喜欢,但我记得饮料爆米花应该是看电影标配。”等赵启平将两杯饮料拿在手上后,补充道,“喝你右手上的那杯,我让服务员不要放蜂蜜。”
  
  赵启平喝果味饮料一向爱原汁原味,不像谭宗明那般嗜甜。
  
  “你怎么知道的这是标配?”赵启平心情很好地喝了一口,发现是他最喜欢的芒果口味后,心情更好了,但还是似笑非笑地看着谭宗明,等他的答案。
  
  赵启平记得之前提起看电影的时候,谭宗明说自己没去过电影院,所以才在约会事项里加了这一条。现在看来,别是他无意间说漏了嘴。
  
  谭宗明一脸诚恳道:“陪家里老太太看连续剧的时候知道的。”
  
  “……”
  
  答案着实出乎意料,赵启平沉默半晌,挤出一句:“你真孝顺。”
  
  谭总摆出熟悉的一字笑:“谢谢。”
  
  综合网上与身边同事的评价,目前正在上映的片子里,唯一好看的是一部爱情片,赵启平不打算委屈自己和谭宗明的眼睛,也不在意别人的目光,选定今晚要看的就是这一部。
  
  选座的时候离放映时间不远了,最佳观看位置早被人挑走,不过幸好观影人数不多,赵启平还是能选出好位置。检完票,他领着谭宗明找到位子坐下后,拿出手机开了自拍模式,为今天要写的约会日志积累素材。
  
  谭宗明十分配合他的折腾,甚至在镜头前摆出了一个剪刀手。也不知道这个动作是哪里戳到了赵启平的笑点,一直到电影序幕出现都还乐不可支,让谭宗明无奈地说:“这个动作真的很难看吗?”
  
  电影开始后,因为色调缘故,光线本就昏暗的四周现在已经是黑了。赵启平忍笑凑过身去,先在谭宗明脸上亲了一口,才压低了磁性十足的嗓音,和他咬耳朵说:“不难看,很……可爱。”
  
  饱读诗书的赵医生,在年近不惑的谭总身上,用了这个让不少人听了都会“虎躯一震”的词:可爱。
  
  身边人撩完就坐回原位认真看电影后,谭宗明冷静地喝了一口果汁,顿时觉得服务员加糖太多,甜味都从喉咙口齁到了他的心里。
  
  电影是青梅竹马终成眷侣的happy ending。女主没有得到男主的答案,失望地准备下车离开,决意彻底放下不再等待的时候,男主却终于看清了自己的心,脱口而出她的名字,女主听见后还是没做到不在乎,而就在她回头的一刹那,坐在驾驶座位上的男主突然倾身过来,俊脸在她眼前放大,然后唇上一暖:
  
  “我喜欢你。”
  
  这四个字,大概是有魔力的,能让人听见花开的声音。
  
 
 
   
  
  电影散场,爆米花被消灭了一大半,两人也没浪费食物,将剩下的小半桶一直带上了车,被坐在副驾驶的赵启平有一下没一下地投喂给司机。
  
  “这东西太甜了,买小桶的就够了。”赵启平被甜得脑仁疼。
  
  谭宗明轻抿了抿递到嘴边的修长手指,“我以为小孩儿都喜欢吃这些。”他目不斜视地说,表情正经极了。
  
  赵启平收回手,看着指尖上濡湿的水意片刻,瞥了眼身旁的人后,探出嫩红舌尖,自下而上,又在其上覆了一层水渍,末了,煞有介事地点头道:“确实喜欢。”
  
  谭宗明:爱人太撩了怎么办?
  
  车正好行驶到赵启平家楼下,停车,他清清嗓子,看向赵启平,认真无比地问:“现在掉头可以吗?”略显低哑。
  
  赵启平眨了眨黑亮的鹿眸,骤然一笑:“不可以。”说的却是无情的拒绝。
  
  谭宗明深邃的眼睛直盯着他。
  
  赵启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从里面脑补出了“可怜”的意味,只好叹气道:“我妈开完会还没走,她好不容易有空来看我一次,我可不能夜不归宿,而且,就算你跟我上楼,也什么都不能做,那房子隔音效果不怎么样。”
  
  算是把谭宗明所有的“妄想”都堵死了。
  
  一句话:今晚没戏。
  
  能看不能吃的遭遇太虐,赵启平实在不忍继续撩下去,只能挥挥手尽快告别:“我先回去了,你注意安全。”
  
  说完,解开安全带准备开门下车,却听见身后传来谭宗明的声音:
  
  “平平。”
  
  简单的两个字叫得缠绵悱恻,让赵启平心都跳乱了一拍,忍不住回头一看——
  
  谭宗明的脸在他面前放大……放大……
  
  犹如电影里的画面。
  
  “咔”
  
  “咔”
  
  随着“咔咔”的几声响,面前放大的一张脸憋得有些红了,电影里的“唇上一暖”也没发生在赵启平身上。
  
  赵启平循声望去,发现是安全带不够长,导致谭宗明只能保持着“倾身”的姿势,离目标——他的嘴,大概还有半个手掌的距离,那“咔咔”的声响就是谭宗明硬扯安全带发出的。
  
  看着谭总现学现卖不成,臊得“老脸通红”,尴尬得恨不得倒带重来的模样,赵医生眼中闪过笑意,拉过谭总的一只手扶在自己腰侧,歪歪脑袋,“嗯”了一声,似在应答那声“平平”。
  
  谭宗明这时候再反应不过来就是个棒槌了。
  
  揽在赵启平腰间的手臂一用力,将人拉近自己,谭宗明对着那微张着,像是在等待什么的唇深深地吻下去:
  
  “我喜欢你。”
  
  
  
  有暗香浮动。
  
  
  


  
  END

评论-18 热度-513

评论(18)

热度(513)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