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最佳助攻

一个目录(下载)

*@奔跑的蓝汐 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当生活中突然出现旁白的梗,来源: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081909/?from=search&seid=4355336430030559417


 

  似乎一尘不染的酒店包间内,灯光过于明亮,质地光滑的玉白餐桌反射出刺眼光线,映入杜见锋眼中,晃得心情高度紧张,肾上腺素急速飙升状态的他有些头晕目眩的。
   
  杜见锋侦察兵出身,在潮湿高温的环境下都能保持长时间的清醒隐蔽状态,这种失常状况发生在他身上,可以说极为罕见。
  
  室内盥洗室里响起汩汩的流水声,传入杜见锋耳中,他咕咚地咽了口口水,放在裤袋边上的手神经质地抖了抖。慢慢地,他手心紧握成拳,菱唇紧抿着,下颌线条绷紧,英朗的面容上显出几分凌厉,好似在心里下定了某种决心。
  
  门被打开,接着脚步声响起,走出洗手间的方孟韦看见不远处的杜见锋正一脸严肃地发呆,不知道在思索什么军机大事,便提醒似的开口问道:“可以走了?”
  
  杜见锋暗自深吸一口气,手掌隔着布料又摸了摸放在裤兜里多时的东西,抬眼看着方孟韦,深邃的眸子定定地注视着仿佛踏光而来的青年,嘴唇翕动,将积攒起来的勇气提至喉咙口,正要言语——
  
  一个陌生的男声突然响起:
  
  【杜见锋已经下定了决心。为这一时刻的到来,他已经反复练习了许多次,只是不管对着墙壁和天空大喊多少遍,也练习不出什么效果就是了,所以他现在才会紧张到口干舌燥,心也仿佛跳到了嗓子眼。】
  
  男声顿了顿,使用了修辞手法接着道:
  
  【比揣了颗定时炸弹还紧张。】
  
  杜见锋猛地站起,鹰隼般的眼戒备十足地扫视四周。
  
  方孟韦见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露出讶色,不禁问道:“你也听见了那个声音?”
  
  【也?杜见锋心中一凛,暗道:难不成方才这奇怪男声说的话孟韦也听见了?他觉得事情棘手起来,因为这男声道出的,竟然是只有他一个人才知道的事情。】
  
  【毕竟对着墙壁和天空大声表白练胆子这种蠢事,他怎么会让别人知道呢。杜见锋心想。】
  
  方孟韦眉梢一挑,看向杜见锋。
  
  杜见锋连忙否认:“我没这样想。”
  
  【反正孟韦也不知道他说得对不对,还不知道这杀千刀的声音会继续说些什么出来,否认肯定是没错的。杜见锋心想。】
  
  方孟韦顿时用一种有些复杂的目光看着杜见锋。
  
  “我不是这样想的!”杜见锋被他看得头皮一麻,继续否认。
  
  【自己的心里话居然全被说了出来,杜见锋觉得这下要遭,必须要想办法挽回。】
  
  杜见锋一屁股坐回椅子上,颓丧地终于承认:“好吧,这声音之前说的确实是我的心里话。”
  
  话音刚落,仿佛印证他的话一般,陌生的男声响起:【好汉不吃眼前亏,先承认吧。杜见锋无奈地想。】
  
  “他是怎么知道你心里话的?”方孟韦不解,抬步朝杜见锋走去,边走边左右看,想知道莫名其妙的声音是从哪里出来的。
  
  “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为什么找上我们,但现在请你离开好吗?”杜见锋仰起头,对着天花板大喊,“还有,别老是杜见锋心想,杜见锋觉得了!你以为这是在表演情景喜剧吗,还带旁白的!”
  
  【谁他娘的想表演情景喜剧,杜见锋心想,绝不能让这混蛋声音搅了老子今晚最重要的事。】
  
  “我没想说脏话!”杜见锋忙不迭地又摆手否认。
  
  他这次倒没计较这声音又出现了,而是更在意那两声脏话。
  
  【他有。】
  
  “没有!”杜见锋否认道。
  
  【他就有。】
  
  “没有!”杜见锋加大了声音否认。
  
  这次男声没立刻接上,让杜见锋稍稍松了口气,然而这口气还在半空中没舒完,就听见:
  
  【他绝对有。】
  
  “嘭”
  
  杜见锋一拳捶在桌子上,高脚杯中没有喝完的红酒调皮地荡了荡。
  
  方孟韦见杜见锋被这奇怪男声的两三句话气得暴跳如雷,眉头微拧着开口道:“或许是这个包间有问题。”
  
  他看向杜见锋,“反正我们吃完饭了,现在就离开这里。”
   
  杜见锋却没立刻应允方孟韦的话,似乎陷入了选择的沉默。
  
  他一沉默,就代表着心里正在想事情,所以那个男声又响起了:
  
  【杜见锋现在懊恼极了,不仅是因为这该死的声音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更是因为他的到来将要毁了自己精心准备的计划。若是错过今晚,他再想从头来过,不知道又要耗费多少时间,又要像个复读机一样,对着天空和墙壁大声练习多少次。】
  
  方孟韦脸上是掩饰不住的错愕:“什么计划……”
  
  自己从没听他提起过。
  
  杜见锋有些不自然地躲闪着方孟韦的目光,耳根可疑地红了。
  
  【早知道,就快点离开这个鬼地方了。杜见锋现在十分后悔。】
  
  “走走走,孟韦,我们快点走。”杜见锋火烧屁股似的从椅子上弹起,抓过一旁挂架上的西服外套就往身上套。
  
  【妈的,再不走孟韦就该知道今晚我想对他做什么了。杜见锋心想。】
  
  “做什么……”方孟韦念着这三个字,看着杜见锋的眼睛,好奇道,“你要对我做什么?”
  
  “他说的话也不一定对……”杜见锋明显底气不足地说。
  
  “哪里不对?”方孟韦这时不急着走了。
  
  “我……”杜见锋张了张口,十分罕见地涨红了脸,似乎难以启齿,只能挤出一句,“我们先离开……”
  
  不过,他难以启齿没关系,有个声音会帮他“现场直播”:
  
  【我没想对你做什么。杜见锋想这样对方孟韦说,但想起现在不止他们两个在,那个能猜到他心中所想的鬼东西肯定会戳破他的心事,到时候又要在方孟韦面前丢脸。既然如此,还不如不说,等离开了这个鬼地方后再慢慢和方孟韦解释。】
  
  说完这么长一段,陌生男声似乎还意犹未尽,只听他接着道:
  
  【当然,“我没想对你做什么”这句话绝对是他娘的屁话,杜见锋早就想对方孟韦哔哔哔(消音)——】
  
  “哔哔”声余音绕梁。
  
  这种粗暴的“哔哔哔”消音,其欲盖弥彰的效果,如同画面里的马赛克,都起着“你懂我懂大家懂,所以就不那么直白了,留点想象空间供大家发挥”的作用。
  
  人类的思维向来是都是脱缰的野马,喜欢漫无边际地奔跑,关于“哔哔哔”的想象空间太大,所以一时间,不知道脑补了些什么,方孟韦表情都有点难以形容。
  
  沉默在包间宽阔的空间内蔓延开来。
  
  “孟韦……”杜见锋颇有些小心翼翼地唤了声,眉眼间带着显而易见的懊丧,“我……”欲言又止,半天挤不出一句囫囵话。
  
  方孟韦没说话,只是探出舌尖,抿了抿淡色的唇。这是他心中有事时一贯的小动作。
  
  都是男人,杜见锋心里出现的那几声哔哔哔,他还是能理解的。之所以沉默,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对自己喜欢的人有欲望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他自己也免不了。可这些私密事应该是两人情到浓时,气氛正好的时候被摊开,而不是在这么一个诡异的场合,还让杜见锋陷入如此尴尬的境地。
  
  还有就是,这来路不明的奇怪男声,如此肆意窥探杜见锋的内心,让方孟韦生起了自己占有的地盘被外人侵入后,属于雄性本能的愤怒。
  
  想到这儿,方孟韦的脸色有些不好,但视线触及杜见锋忐忑神情后,心里一软,免得他又多想什么,放柔和了表情,伸出手替杜见锋抚了抚西装领口上方才被他乱揉出的皱褶,果断岔开话题道:“你不是不喜欢穿西装吗?”
  
  揭过了“哔哔哔”的事。
  
  孟韦记得自己的喜好。这个认知让杜见锋本来有些黯淡的目光,“死灰复燃”地灼热闪亮起来,“虽然觉得这衣服束手束脚的,但偶尔穿穿也还可以。”
  
  【其实杜见锋很不喜欢穿西服打领带,但谁让今晚情况特殊呢,他特地找的“作战参谋”谢木兰同学说,如果不收拾得西装革履,会显得他很没诚意。所以,杜见锋再不喜欢他也得忍着。】
  
  那个才消停一会儿的声音又开始出现,杜见锋只觉得眼前一黑,嘴里一苦:“你怎么又来了!”
  
  【这倒霉玩意儿,老子要是能揪出他背后是谁在搞鬼,直接拎靶场上突突了他娘的。杜见锋心想。】
  
  方孟韦:……
  
  杜见锋急了:“孟韦!我没说这话!”
  
  【他当然没说这话,这只是他心里想的而已,心里骂脏话又不影响别人。杜见锋这样觉得。】
  
  杜见锋额角青筋一挑:“你还没完了是吧!”
  
  【完了,有这玩意儿在,我是不是在心里骂的脏话已经没区别了。杜见锋苦恼地想。其实他也想改了这个臭毛病,可从小养成的习惯哪儿有这么容易就能改的,不过谁让他想给方孟韦一个好印象,只能尽量克制约束自己了。】
  
  听完这些话,方孟韦的眼神明显软了下来,黑白分明的眼珠子里像含了两汪水。
  
  杜见锋被他这般眼神看得犹如推了针鸡血,顿时浑身都有劲儿了,上山打虎估计也不在话下。深谙打蛇随棍上的道理,只见他英俊的眉眼间柔情一片,语气里饱含深情地说:“为了孟韦,改个说脏话的坏习惯算什么。”
  
  方孟韦闻言,白皙清俊的脸上,染了些许绯色,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了眼神,“其实我也不介意……”
  
  【杜见锋心里那叫一个高兴,恨不得一个窜天猴上天,头一次觉得这倒霉玩意儿还挺有用的,当然,如果他不会说出自己只会在孟韦面前改掉骂脏话的习惯就更好了。】
  
  “绝对不是!”杜见锋忘了这玩意儿的设定,下意识否认,就差摆手来个否认三连。
  
  方孟韦没好气地睨他一眼,脸上薄染的绯色迅速退去,一根修长干净的手指按了按太阳穴的位置,眉头微拧着对杜见锋说:“你觉得你否认有用么?”
  
  杜见锋从小到大,第一次尝到欲哭无泪是个什么感受:“孟韦……”
  
  “从现在起,一直到我们离开这个房间,你都别再想什么东西。”方孟韦告诫道,再这么下去,杜见锋估计要哭给他看了。
  
  杜见锋双唇紧闭,做了个封口的姿势往门口走去。
  
  方孟韦无奈,正要告诉他重点不是不说话,而是不要想事情的时候,那个男声又开始响起了:
  
  【孟韦不让我想东想西的,但好难啊,他就站在我面前,怎么能不让我想他呢。话说回来,我的孟韦可真好看。】
  
  没走几步路的方孟韦彻底无奈:“不能再想了!”
  
  然而无法打破的规律是,当你越想让自己什么都不要去想,做到头脑空白的时候,往往就会越忍不住去想东想西,尤其是想某些自己很在意的事情。
  
  正捂着脑袋摆出“可达鸭什么都不知道”的造型,努力清空自己脑子的杜见锋也不例外。
  
  只听那给他“读心”的男声又道:
  
  【吃完饭孟韦就要回家了,杜见锋很舍不得,觉得今晚时间过得太快,他准备好的那些话都没来得及说,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也被个倒霉玩意儿搅黄了,早知道,今晚一见到孟韦的时候,就应该直接对他说,孟韦……】
  
  这次,男声还未说完,就被杜见锋闭着眼睛大声地打断了:
  
  “孟韦!我想说我们结婚吧!戒指都准备好了就在裤子的右边口袋里你要是愿意就接过戒指要是不愿意我也无所谓大不了下次再来但最重要的是求婚这句话必须我亲自来说不能让这混蛋玩意儿抢台词要不然我绝对会后悔一辈子的!”
  
  最后这一长串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还是大喊着说出来的,若不是杜见锋练过潜水,否则现在早就岔气了。
  
  争分夺秒地喘口气后,杜见锋看向被他突如其来的求婚惊呆了的方孟韦,趁着自己体内的“鸡血”还在,补充道:“孟韦,这话是我今晚一直想说的,所谓的计划也是求婚,但话临口,总少些勇气,”他苦笑一声,“现在倒是说出来了,却没想到是在这么个情形下。”
  
  既然话都出了口,也没有因为气氛不对就收回去的说法,杜见锋还是打算把“求婚作战参谋”谢木兰同学的剧本走完,掏出右边裤兜里藏了多时的小绒盒子,单膝跪地后打开,仰着头,满目期盼与深情:“我把我这一人、一心都托付给你,你愿意接受吗?”
  
  方孟韦着实没想到,今晚杜见锋邀他吃饭是为了求婚,还是在这么一个堪称“兵荒马乱”的情况下。本就黑圆的眸子睁得更大,他一时头脑空白,无措得很,硬着头皮想让杜见锋起来,先离开这个房间再说。
  
  然而正当他要开口的时候,男声恰到好处地响起了:
  
  【方孟韦之前让杜见锋不要想东想西的,杜见锋还觉得特别难,自己做不到。但这时,正等待方孟韦答案的他却做到了,因为唯一的渴望与满心的虔诚,都倾注在等待所爱之人一个点头应允上。】
  
  诡异男声的话语像一阵狂风,掀起方孟韦心头的巨浪,奔头盖脸地打下来,让他难以自持地心跳加速,不由自主地点头:“好。”
  
  一个“好”字出口,剩下的话也没那么难,看着杜见锋面上的狂喜,方孟韦不由得淡笑道:“余生,我也将我这一人、一心托付给你了。”
  
  满心的期盼转为了欣喜若狂,杜见锋来不及走完谢木兰参谋给他规划的所有剧本,连准备好的戒指都忘了戴,站起身,直接冲上去拦腰抱起方孟韦,狠狠地在空中掂了掂,大臂肌肉在衬衫下鼓起了贲张的线条。
  
  过了一米八高的男人再瘦,体重也轻不到哪里去,方孟韦自长大后头一次被这样抱,长手长脚的他,重心不稳之下只能慌乱地抱住杜见锋的脑袋,没好气地拍了拍:“放我下来,像什么话!”
  
  杜见锋意犹未尽地又掂了掂怀里人后,才赶在方孟韦没有恼羞成怒之前,不情不愿地放下,不过手掌还依依不舍地放在他的腰侧摩挲,嘟囔一声:“……抱自己的媳妇儿哪里不像话。”
  
  方孟韦危险地眯起眼睛:“说什么?”
  
  杜见锋一脸无辜:“不抱了!”
  
  “媳妇儿,喊谁呢!”方孟韦瞪他。
  
  杜见锋“嘿嘿”一笑没回答,揽着掌下那把细韧的腰直接吻了上去。
  
  【杜见锋哔哔哔方孟韦,想把他哔哔哔哔哔哔——】扰人的男声又开始消音了。
  
  方孟韦分开两人还来不及加深的吻,唇色潋滟,眉心微蹙着说:“他好吵。”
  
  杜见锋看着唇红齿白,眉目含情的恋人,满脑子的污秽想法,巴不得赶紧离开,生怕那倒霉玩意突然突破了十八禁的限制,嘴无遮拦地说出自己的心事,到时候得面子里子都要臊干净,当机立断道:“我们先离开这儿!”
  
  杜见锋抓了方孟韦的手火速离开房间,好像后面有只脱缰的野狗在追。
  
  
  
  当然,后面倒是没狗,只有两人没来得及听的最后一句旁白:
  
  【从此,两人过上了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End


  

可达鸭什么都不知道:

  
  End

评论-29 热度-420

评论(29)

热度(420)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