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无奈何(三)

一个目录(下载)

  “就是这些了。”萧景琰说,“那天他出宫后,我们便成永别。” 
   
  孟婆听完,歪歪头,不解道:“还以为你是单相思,谁知听完才发现,原来你们是两情相悦?” 
   
  萧景琰苦笑一声,两情相悦如何,还是蹉跎了一生。 
   
  “都是你们两个太磨蹭,任谁要是能先跨出一步,早在一起了。”孟婆作为旁观者,很没负担地说,“就算对方无意又如何,大不了就是做不成朋友嘛。” 
   
  的确是,带着遗憾先走一步的萧景琰,也想过大不了连朋友都没得做,自己若能早些说出来…… 
   
  然而,这般破釜沉舟的勇气,放在战场上他绝对做得到,横竖不过是一条命,但面对蔺晨,他只能小心翼翼,这份爱比他的命重。他求的不多,能和蔺晨做一辈子的朋友,偶尔相聚闲谈,小酌片刻,就已足够。 
   
  孟婆听完这番出尘言论,大剌剌地问:“你不把他放在身边,就不想他吗?我说的是,同床共枕,共享鱼水之欢的那种想。” 
   
  不愧是能熬制出苦得让人失去味觉的孟婆汤的人,说话行事都不拘一格得很。 
   
  说没想过与心上人的鱼水之欢,肯定是骗人的,萧景琰再欲望淡薄,也是个俗人,自然免不了妄想,不知道多少次午夜梦回醒来,念着远隔千里的蔺晨,心中空落落得难受。 
   
  “咳……”萧景琰清咳一声,不知道如何回答,一瞬间从出尘落回了凡尘。 
   
  “这就是了,所谓的看开不过是你退而求其次的选择罢了。”孟“小姑娘”摊手,犀利地指出,“我听不太懂什么足够不足够,但我知道,错过了便是错过,没有重来的机会,下辈子一碗孟婆汤喝下去,他所爱的,所思的,能够陪在他身边的,就不再是你了。” 
   
  “若不是有功德金光护着,你等不了这么久,可它还能护着你多久呢,生前没说,一直憋到死的话,想死后补回来,太迟了。”孟婆清丽的眉眼间一片漠然,“你等不起的。” 
   
  萧景琰垂了眼,几不可闻地叹息:“是太迟了。” 
   
  孟婆抓过一碗孟婆汤,递给萧景琰,“想通太迟了?那便喝了吧,喝完赶紧去投胎。一碗孟婆汤下去,爱的恨的,什么都不会记得,祝你与下辈子的心上人,早日情投意合,享鱼水之欢。” 
   
  萧景琰仍是摇头,婉拒道:“谢姑娘一劝。”他抬眼看了看望乡台的方向,眸带眷念,“可我欠他一句话。” 
   
  那枚耳扣被他握住了,带入棺椁陪葬,但他至死都没明确地对蔺晨说出自己的心意。 
   
  “痴人。”孟婆道,“你有功德金光在身,下辈子的运气会很好,家财万贯一生如意都不在话下,若你执意在三途河岸逗留,功德金光被怨气侵蚀完后,下辈子的好运可就没了,为奴为婢都有可能。我言尽于此,要喝汤了直接来找我,给你准备口味最好的。” 
   
  孟婆说完便离开去做自己的事了。 
   
  萧景琰于原地伫立良久,视线落在不远处三途河。 
   
  等多久都无所谓,他希望蔺晨长寿,别太早来。正如孟婆所说,他与蔺晨,也只有这一世了,下一世,蔺晨念着的人,就不再是他了。萧景琰现在只盼自己这点功德,能经得起消磨些。 
   
   
   
   
  孟婆原以为最多五年,萧景琰的魂体便会受不住怨气侵蚀,谁知十多年过去了,萧景琰身上的功德金光仍然岿然不动,护着他一年又一年地等。 
   
  他不愿去投胎,又是有功德的魂体,地府也不勉强,萧景琰就成了奈何桥头的常客,除了等待,左右无事可做,他便帮着孟婆煮汤,顺便聊几句,十几年过去,两人也成了熟人。 
   
  孟婆知道萧景琰的故事,也不藏着自己的,很痛快地就说了。 
   
  她是几百年前的生人,因为没出生在好时候,一落地就被迫随着父母逃难,流落他乡,长大后的世道仍是战火频燃,她浮萍一般地继续逃难,最后病死在了路上,年仅十七岁。 
   
  她脾气虽然不好,但怨气不大,早死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坦然地面对了自己的死亡后,排队正要领了孟婆汤去投胎,却被前任孟婆拦住,道她是自己一千年任期满了之后的第一千个投胎人,也就是命定的下一任孟婆,自己的职责可以移交给她了。 
   
  孟小姑娘一脸茫然地成了孟婆,同样要等到一千年期满,找到第一千个投胎人,将“孟婆”一职交托给她后,才能去投胎。 
   
  萧景琰这才知道孟姑娘的来历,蓦地想起她当初劝自己的那番话,心中滋味复杂。 
   
  孟婆也不真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看了一眼便知道萧景琰在想什么。 
   
  十七岁去世那年,她有婚约在身,与男方也是情投意合,后来入了地府看过望乡台,知道男方另外娶妻生子,生活虽不富足,但也算美满,她并不难过。但在成为孟婆几十年后,在奈何桥头遇见男方的时候,迎面相对,他却认不出面貌如往昔的自己,才让孟婆心中稍稍苦涩。 
   
  但也没有感伤太久,便将这段记忆抛在了身后,男方下一世来投胎,她也差点认不出他了。 
   
  不管多么刻骨铭心的记忆,都抵不过时间的流逝,和一碗孟婆汤。每日在三途河边逡巡不去投胎的人那么多,而真正等到的寥寥无几。况且,就算等到又如何,前一刻还是山盟海誓,饮下孟婆汤的下一刻便是对面不识。 
   
  没什么意思。 
   
  萧景琰等了快二十年,该劝的都劝了,他愣是不为所动,性子执拗到不行,孟婆也只能无可奈何,到后来便不提了,偶有闲聊,都是讲些记忆里的琐事趣事,让彼此做鬼魂的日子不至于太无聊。 
   
  聊得多了,萧景琰口中的蔺晨形象逐渐生动起来后 ,孟婆便知晓了,一开始萧景琰来询问她关于能让人失去味觉的苦味孟婆汤的事,是因为蔺晨性好猎奇,萧景琰觉得他对此会很感兴趣,便想着等人来了告诉他,动机与那些为博美人一笑,而去搜罗珍宝异品的皇帝没两样。 
   
  萧景琰称她为孟姑娘,而不是很得罪她的“孟婆婆”,也是因为蔺晨。 
   
  蔺晨总说萧景琰是不解风情的水牛,不知道讨人欢心,若不是生在贵胄之家,肯定很难娶到媳妇,某次酒意上头后,蔺晨突发奇想地教授萧景琰他自创的哄人秘籍,分条别类中就有“正确称呼”这一项。 
   
  孟婆听完,感叹这蔺晨本该是个芳心祸害,却喜欢了一个感情迟钝的人,一身本事无用武之地,孤独终老。真是问世间情为何物,不过是一物降一物。 
   
   
   
   
  等到第二十七年的时候,萧景琰身上的功德金光有了减弱的迹象,与此同时,他一直带在身上的蔺晨的那枚耳扣,突然消失了。 
   
  萧景琰心急如焚却遍寻不见,孟婆觉得事出有因,帮他一打听才知道缘由。萧景琰之所以能反常地在地府逗留二十多年,靠的就是那枚有镇魂之效的耳扣。 
   
  耳扣的来历萧景琰听蔺晨提起过,道他幼时体弱多病,差点养不活,老阁主遍寻方法,才在一位道人手中得到了这枚耳扣,本是无奈之下的尝试,神奇的是,戴上耳扣之后蔺晨的身体就慢慢转好了,让老阁主欣喜万分,常说这枚耳扣救了小蔺晨的命,让他好生保管着,被蔺晨笑言,这么说来,这枚耳扣不就是他的命吗。 
   
  后来萧景琰离世前,蔺晨将这枚耳扣交与他手中,其中之意,便是让它代自己陪伴所爱之人,却没想到这枚耳扣是道家宝物,有镇魂之用,帮助魂体状态的萧景琰抵挡了二十多年的怨气侵蚀。 
   
  如此机缘巧合,让孟婆好生感慨,萧景琰与蔺晨,或许真的缘分未尽。 
   
  只是现在说这些还早了些,毕竟耳扣已经消失,萧景琰周身的功德金光正在被慢慢削弱,能在三途河的怨气侵蚀下支撑多久,谁也不知道。 
   
  二十八、二十九、三十、三十一、三十二年…… 
   
  萧景琰的身影渐渐透明,孟婆站在他身边叹气,三十多年的等待,还是不能吗? 
   
  “相识一场,孟婆汤我也不灌你喝,自己心里要有个数,早些喝完上路吧,功德金光没了后,魂魄被侵蚀得太厉害可会影响下一世的气运。” 
   
  萧景琰魂体虚弱,轻声道:“我还能再多等些日子。” 
   
  孟婆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看看周围后,摇着头转身走了,“不管你了。” 
   
  口上虽说不管,可真到了那个地步,她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萧景琰魂飞魄散了。 
   
  如同千万次场景重复,孟婆手中端着一碗汤,朝着那把自己等到魂体不稳的痴人走去。 
   
  “最后一次。”孟婆在萧景琰面前站定,看惯了生死的杏眸里,罕见地流露出不忍,“若是魂飞魄散,连万分之一的重逢机会你们都不会有了,再死心眼,也要有脑子些。” 
   
  萧景琰看向望乡台的方向。 
   
  他过了奈何桥,在那里看到蔺晨听闻宫中丧钟敲响,于两人经常小聚的地方,枯坐一夜后白头,方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一世他欠蔺晨的太多。自己数十年的等待,功德金光的逸散,下一世可能的坎坷命运,都还不了。就像孟婆说的那样,一世有一世的债,这一世生前没说出口的话,没做完的事,亏欠的,就永远是亏欠了。 
   
  “我会喝。”他收回眺望的目光,看着孟婆手里散发出香醇气味的汤,“这汤应该会很好喝,多谢孟姑娘了。” 
   
  孟婆心中难得生起一股离愁别绪,“你要走了,就全剩些喊我孟婆婆的蠢货了,我也没什么送你的,只有特意准备的滋味最好的孟婆汤。” 
   
  本来是两碗,可萧景琰没等来那个人。 
   
  萧景琰笑了笑:“还有蔺晨呢,他比我会说话多了。” 
   
  说完,他的笑意淡了些,再躬身对孟婆郑重地行了个礼,目光恳切道:“临行前,我想拜托孟姑娘不要告诉他这件事。” 
   
  “不告诉你等过他?”孟婆迎着萧景琰的目光,点头道,“行,我不会告诉他,你放心。” 
   
  指节近乎透明的手接过孟婆汤,萧景琰阖上圆眸,将满目的眷念掩去,低下头…… 
   
  “景琰?” 
   
  仿佛穿越了万水千山而来的熟悉声音,让萧景琰心弦狠狠一颤,睁开眼睛不可置信地循声望去—— 
   
  那人一身白衣,未束发,只除了一枚耳扣不见,一如初见。 
   
   
   
   
  蔺靖·完结 
  

评论-51 热度-548

评论(51)

热度(548)

  1. lalooloo搂小腰 转载了此文字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