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诚/蔺靖】无奈何(四)完

一个目录(下载)

  明诚觉得自家大哥这天有些奇怪,好几次他无意间回头,都能撞上对方来不及撤回的视线,待明诚用眼神询问大哥想说什么的时候,明楼却只回了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当然,并不是说大哥没事看自己奇怪,而是每当他露出这种意味深长的笑容的时候,明诚便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接收不到大哥想要传达的信息了。
  
  这事可有点大了。
  
  是在说自己今天那四成利要的好?还是在说南田洋子又在他面前挖墙角了?又或许是暗示自己,今晚该给他做红烧肉吃了?
  
  明诚陷入了深思,开始反省自己最近是不是太专心于精打细算,壮大家底,而忽略了和大哥的“灵魂交流”。
  
  不该不该。
  
  于是这晚,明诚洗浴出来,只披了件睡袍,底下中空着扑倒了在床上拿本书看的明楼,兴致勃勃地来一场负距离接触的深入交流。

  然而接着,上面那个问题还没想明白,他立刻又迎来了下一刻问题:自己的大哥兼情人先生,白天是看了哪家桃色小报的文章,怎么突然喜欢在床上喊……

石墨

 

  香甜酣睡中,明诚做了个梦,这个梦真实得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活了第二次——以萧景琰的身份活着。
  
  可他又明白这是个梦,因为那个有着大哥模样的,叫蔺晨的人很晚才出现在萧景琰的生命里。
  
  明诚看着蔺晨与萧景琰以好友的身份相交,亲近却不亲密,让旁观的他几次都忍不住想冲出去撮合,奈何说不了话,那两人也看不见他,只能继续做个旁观者,看着两人慢慢老去,一天天地蹉跎岁月。
  
  直到萧景琰离世前,那枚放入他手心被攥紧了的耳扣,才委婉地印证了两人彼此的心意。
  
  可惜太迟了。
  
  望乡台前,目睹了蔺晨一夜白头的萧景琰,想要弥补自己的亏欠,于是带着那些没说出口的话,在奈何桥边一等就是三十二年。
  
  看着魂魄近乎透明的萧景琰,在来迟了的蔺晨唇上,落下一个极淡的吻,对他的满心不舍仿佛有所感,明诚心中酸涩难当,怔然地落下泪来。
  
  “阿诚,醒醒!”急切的男声骤然响起,如一盏刺破迷雾的亮灯,接引明诚回到人间。
  
  明诚睁开泪眼朦胧的眼,爱人的脸映入眼帘,心中一动,猛地探身一抱,揽着他宽厚的肩膀痴痴地唤了声:“明楼……”
  
  明诚自成年后,再没有从梦中惊醒的经历,明楼以为他时隔多年,又被小时候的回忆魇住了,心疼地拍着他瘦削的背部,像他年少时那般,轻声哄着:“大哥在这儿呢,不怕。”
  
  他哄人的语气和动作,让明诚受用非常的同时,又有些不好意思,自己不是小孩子了。
  
  “大哥,我不是被那种梦魇着的。”
  
  “不是就好。”
  
  明楼一直担心明诚的心理创伤会复发,听他解释后,稍稍放下心来,松了口气后故作调笑道:“明秘书也会被噩梦吓着,是不是梦见咱们家破产了?”
  
  “没说些好的。”明诚轻斥了一句。
  
  明楼顺着他光裸的背脊线,轻柔地按,“要是真破产了,不还有惯会精打细算的你养我呢,到时候,我也尝尝传说中被金主包养的滋味。”越说越扯了。
  
  明诚知道他这是在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心间一阵热流涌过,他何其幸运,能和喜欢的人执手一生,而不是像梦里那位和自己模样肖似的皇帝一样……
  
  “大哥,我做了个很……离奇的梦。”明诚生起了不知从何而来的冲动,突然想对明楼说一说自己方才做的梦。
  
  明楼不愿意他再去回忆恶梦,明诚却摇头道,那不能算一个“恶梦”。
  
  “……就是这些,或许是因为梦太真实了,让我禁不住感同身受,心里酸得很。”明诚若有所思地说,一抬头却对上明楼复杂难辨的眼神,微愣道,“……大哥?”
  
  明楼嘴唇轻颤,颈间喉结滚动,仿佛极力压抑着什么感情。明诚看着他这般,想起梦里出现的蔺晨,心思电转间,圆眸睁大,满含着不可置信。
  
  “这不是梦。”明楼永远沉静的深邃眼眸里,有星光闪烁,“他就是你。”
  
  在萧景琰即将饮下孟婆汤的前一刻,他终于见到了蔺晨,然而无常的命运没有给他半点互诉衷肠的时间,只来得及落下一个吻,差点魂飞魄散的萧景琰便饮了孟婆汤,将蔺晨忘得一干二净,被带入轮回转世投胎。
  
  因为投胎时魂体虚弱,气运不济,上辈子有功德金光在身的他,这辈子却幼年凄苦,直到被明楼亲手抱回家,人生才出现了转折。
  
  而他们两人之所以会在梦中回忆起前世的事,靠的就是孟婆为萧景琰特制的两碗孟婆汤,只是当时她的技术不太熟练,导致转世几十年后两人才恢复记忆。
  
  现在想来,“孟姑娘”帮的这个忙着实凶险,万一转世后的两人没在一起,而是有了其他的爱人,再突然一天接受了前世蔺靖的记忆,怕是会不知道该如何自处了。
  
  明诚听完后一时还反应不过来,思绪混乱之下从脑海里扒出了一根线头,问明楼:“那大哥你唤的那声美人儿,是对萧景琰说的?”
  
  向来情商爆表,舌灿莲花的明长官被问得哑口无言,半晌挤出一句辩解:“阿诚你听我说……你和景琰都是一人……”
  
  明明爱人只是一个,怎么被阿诚这么一问,明楼突然就有了种心虚感。
  
  明诚似笑非笑:“那时候我没有记忆,还不是萧景琰。”
  
  莫名陷入了狗血替身梗情节的明长官百口莫言。明诚见他说不出话,翻个身躺下,用后脑勺对着他,再使劲一拉凉被,在自己身上卷了三分之二,“不说了,伤自尊了。”
  
  “阿诚……”明楼深情地说,“我爱的只有你一个。”
  
  “哦?”明诚一回头,冷了脸看他,“那朕呢?”
  
  不苟言笑的板正模样,和萧景琰一模一样。
  
  明楼愣了片刻,继而嘴角一勾,露出一个和蔺晨一般无二的坏笑后,用力掀开明诚卷起的被子钻进去,从后搂抱着人,故意压低了嗓音,凑在泛红的敏感耳根处,用气声道:“我用灵魂深爱着你的灵魂。”
  
  孟婆汤洗去的是记忆,在没有恢复前世记忆的情况下,这辈子的我仍然爱上了你。
  
  萧景琰也好,明诚也好,只要遇见了你,不管是蔺晨,还是明楼,都会爱上。
  
 
  
  楼诚·完结
  
  
  全文完

评论-92 热度-711

评论(92)

热度(711)

©争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