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狐说(四)

一个目录(下载)

4.14—5.4《天作之合》预售

   “她叫凌欢,是凌家的三姑娘,你的三妹妹,对吗?”
  
  良久无声的假山石后,李熏然的声音响起。
  
  在从薄靳言那儿得了“开导”之后,李熏然就振作精神,打算把问题查个清楚之后再“消沉”也不迟。但从凌远那个嘴严得跟锯嘴葫芦似的人处,他肯定是得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的,于是李熏然便打算从女方入手,起码要知道他们俩到底是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然而没想到事情出乎意料的顺利,只一打听,女方的身份便出来了——凌欢是凌远的三妹。但因为凌远是凌家收养的孩子,两人并无什么血缘关系,所以李熏然为了慎重起见,用一盆墨兰“贿赂”了一只蝴蝶精作为眼线打探消息。
  
  所以后来他不仅知道了,凌家父母对凌远要“成亲”的事一无所知,而且最重要的是,凌欢有一个心上人。
  
  事情到这里也就水落石出了,凌远说他要有未婚妻子了,快要成亲了,都是在骗自己。而今天李熏然带凌远来这里看凌欢,就是为了当面对证,让他辩无可辩。
  
  然而凌远却沉默不答。
  
  李熏然有些失望,看着他道:“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只要稍微一打听便会知道。那么凌远,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让她在我面前假装是你的未婚妻子。如果你不能接受我的狐妖真身,不会喜欢我,大可以明白地说出来,为何要多此一举?”
  
  他说着,心里生起一股难过来,低头看着人形的自己那修长白皙的手,小声说:“生为狐妖,我也没办法选择呀。”
  
  “你就当我懦弱吧。”凌远终于开口了,目光沉沉地看着李熏然,但从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就是个懦弱庸俗的凡人,做不到潇潇洒洒地面对以后的枕边人是个妖精的事实。”
  
  李熏然再也不见半分方才的镇定,难以置信地望着说出这些话的凌远,有些结结巴巴地解释道:“我……我不吃人的……只喜欢吃烧鸡……也不吸阳气……修炼只吸取天地间的灵气……”
   
  “熏然。”凌远打断了他的话,“没必要说这些,就像你说的,你是一只狐妖,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狐妖又怎么了。”李熏然声音有些激动起来,“我们一不为祸苍生,二不玩弄感情,只要认准了自己的伴侣,那就是一生,除了有个狐狸的真身之外,我们与人类有什么不同,以至于让你如此抵触?”
  
  凌远只是漠然地移开了目光,又不说话了。
  
  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让李熏然顿时无力起来。看着凌远油盐不进,似乎多看他一眼都觉得浪费的模样,李熏然的心在一点点地下沉,然而胸口里,却有什么东西在拼命地冒出来,蠢蠢欲动,让他压制不住。
  
  “我想知道,那天晚上,你是不是想亲我。”
  
  不用言明,凌远也知道李熏然口中的“那天晚上”是指他真身暴露的那晚。
  
  他确实是想亲他,还想告诉他,自己心里的喜欢。
  
  只是这些,现在再说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凌远避而不答,声音平平地说:“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们以后就不要再见了,你有你的生活,我有我的日子,一切祝好。”
  
  他说完,便真的一转身,就是大步要离开的模样。
  
  凌远之所以会找他的三妹帮他,不怕被我轻易拆穿,是觉得被拆穿了也无所谓,还正好可以顺势让我看清楚,他有多么不情愿和我在一起?
  
  身后李熏然双手紧握又松开,如此再三,最后捏得那瘦削修长的指节“咔咔”作响,“你站住!”
  
  他的话音刚落,走了几步的凌远便察觉到背后一道劲风袭来,身体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却被一只铁钳一样的胳膊顺势揽住,并且立刻感觉到身体突然一轻,腾空而起。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凌远竟发现自己头朝下被李熏然扛在肩上,又用了“缩地成寸”,此时周遭景物飞速后退,他根本不知道李熏然要“扛”着自己去哪里。
  
  
  
  
  “这是麓山里我最喜欢的一种果子,汁多味甘,灵气也很淡,就算是凡人的身体也能承受得住这点分量。不过唯一不好的是,这果子不容易保存鲜度,半盏茶的时间后就蔫儿了,灵气也会跟着逸散,你快尝一尝看好不好吃,喜欢的话我就天天给你摘。”
  
  李熏然将装了果子的篮子放在凌远面前,一颗颗小小圆圆的果子上还沾着水珠,颜色红艳欲滴,像红宝石一般,成堆地挤在小篮子里,煞是可爱喜人。
  
  然而正伏案写字的人却是连头也不抬,兀自在纸上专心书写着。
  
  李熏然微抿了抿嘴角。
  
  自凌远被他“掳”来麓山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这一个月里,凌远除了最初那几天还和他不断要求要回去之外,后面几天就都是这样,专心投入,不发一言地写着他的医书,当自己这只狐狸完全不存在。
  
  不过唯一让李熏然觉得可以松口气的就是,好歹凌远没有和他闹绝食,否则自己要担心死他的胃疾了。
  
  其实不是凌远不想和他闹绝食,而是只要一有这个念头,凌远就想起之前看过的戏里,讲一位绝世美人被妖掳走当夫人,成日里闹绝食,天天横眉冷对,面对那妖怪的小心讨好,左一个“哼”,又一个“哼”,分明是在威胁,却弄得像是撒娇调情一般,实在是给他的印象太深了,导致他心里有了阴影。为免自己与之雷同,凌远只好放弃了绝食的这个念头,改为不看不听不说话。
  
  本以为这样一来,李熏然就会自觉没趣地放走他,却没想到一个月都快过去了,李熏然倒像是习惯了他这般模样,自顾自地说话也能觉得有意思。
  
  “你不吃呀,那我把这些果子拿去给山婆婆酿酒吧,趁着上面的灵气还没有散去。山婆婆手艺特别好,她酿出来的清灵果酒是最好喝的,等酿出来了,我们就可以对饮了。”
  
  说完,李熏然也没等着凌远做出反应,拎着那篮子清灵果离开了。
  
  他走后,正伏案疾笔的凌远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起头看着李熏然离开的方向,深邃如渊的眸子里,闪过挣扎,又有几分眷念,最后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凌远你快跟我来看看!”
  
  已经离开了的李熏然去而复返,漂亮的面容上是显而易见的焦灼,他大步朝凌远走近后,就要拉起椅子上的人往外去。
  
  凌远依然是无法挣脱他的钳制,只能无奈地斥道:“放开我!”
  
  “不行!山婆婆家的小猴子从悬崖上摔下来,把腿摔断了,婆婆现在急得直哭,用灵力根本治不好断腿,必须要找大夫。”李熏然飞快地说完,打算如果凌远还挣扎的话,他就把人抱着走。
  
  然而没想到,在他说完情况后,一直挣扎的凌远不动了,任由他把自己拉着走,不过片刻时间,他们便到了所谓的“山婆婆”的洞府外,还能听见里面大人和小孩儿十分嘹亮的哭声。
  
  其实妖怪的地盘并没有凌远一开始想的那么阴森可怕,相反因为四周多是鸟语花香且灵气充裕,还有几分人间仙境的韵味,让人流连忘返得很。
  
  山婆婆的原形就是一座山,由于山上灵气太过充足,不仅活物容易成精,连整座山也开了灵智,最后渡了雷劫成精。但因为本体过于庞大,所以山婆婆将自己的元神一分为二,一半镇在山里保护飞禽走兽和花花草草们,一半化为人形,照顾山里没爹没娘的孩子们。
  
  小猴子便是其中一个。他因为天赋好,早早地开了灵智,只待修为一满就可以渡雷劫化形,但灵智开的虽早,小猴子的性子却还是相当于人类七八岁的孩子——连狗都嫌,皮得厉害,这次从悬崖上摔断腿,就是因为他想试试自己能不能飞。
  
  最后答案得到了,腿也摔断了。若是一般的淤青外伤,或是五脏六腑的内伤,这些都可以通过灵力来慢慢滋养修复,但若是牵扯到筋骨的问题,就不能只靠灵力了,必须要大夫先来连接固定好被摔断的位置,否则一味地用灵力温养,只会让被摔断的地方长错位,影响终身。
  
  山里的妖,能称得上大夫的那只牛,还在人界学习医术没回来,其余的全是赤脚医生,除了会渡灵力,就是会嘱咐多吃灵果,没什么用。因此目前只有凌远一个大夫在,所以李熏然才会急急忙忙地把人拉过来。
  
  本来他心中还很忐忑,觉得以凌远“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观念,不会答应给小猴子接腿,但……
  
  李熏然看着温声细语地安抚着小猴子,让他不要乱动的凌远,狠狠地皱起了不细的眉毛。
  
  “这几日不能乱动,否则固定好的伤口会重新裂开,要再断一次就麻烦了。”凌远事无巨细地对比他高了一个头的“山婆婆”嘱咐道。
  
  “好好,我会看着他的。”山婆婆抹了抹眼角急出来的泪花,对凌远殷切地感谢道,“谢谢大夫呀,小猴子,快谢谢大夫。”
  
  这次摔了个记性的小猴子乖了很多,脆生脆气地对凌远道谢。
  
  “还要感谢你熏然哥哥,幸好他把凌大夫带来得及时,要不然你还不知道要疼多久。”
  
  “谢谢熏然哥哥!”小猴子声音清亮,“你找的夫人可真厉害呀!”
  
  李熏然快要被这孩子的话呛到了,尴尬地看了一眼凌远,然而发现他还是一脸的波澜不惊,连眉毛都没皱一下,似乎根本不放在心上。
  
  从山婆婆的洞府里回去,凌远一如既往地没对他再说一个字,径直走去书桌后面坐下,提起笔,只稍稍思索了片刻,就又下笔如飞起来。
  
  李熏然深吸了一口气,在心里给自己加足底气后,站在凌远身边,一把捉了他写字的手,让他不得不停下来认真听自己说话:
  
  “你并不讨厌妖,对不对?”
  
  
  
  
  未完待续
  
  
  

评论-39 热度-401

评论(39)

热度(401)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