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狐说(八)

一个目录(下载)

  简萱对着那九人又耳提面命一番如“遵守规矩”、“好好表现”之类的话后,仍是端着一脸的庄重严肃,带着一群高大威猛的护卫离开了。
  
  转过走廊,待那九人看不见她的背影后,小姑娘立刻耸了肩膀,气势瞬间从高岭落入低谷,两手还不停地拍着自己婴儿肥的小脸,嘟囔着:“我的天,脸都要给我绷僵了。”
  
  “也不知道我那姐夫到底是如何每天都维持着这种让妖都累得差点折寿的高贵冷艳表情的。”简萱小声吐了一长串感慨出来。
  
  “无他,习惯罢了。”
  
  背后突然响起了一道夹着冰雪的声音。
  
  简萱塌着的肩膀瞬间又绷直了,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小脸上立刻堆满了谄媚笑意,看着她那犹如“高岭之花”的姐夫——薄靳言,特别狗腿地说:“一般人都习惯不来,只有姐夫您这种大仙儿似的妖才能多年如一日地坚持下来,佩服佩服!”
  
  姐姐简瑶在一边,露出“不忍直视”的表情。
  
  “好了。”为免自己这妹妹继续“绞尽脑汁”,用她那本就不丰厚的学识夸薄靳言,简瑶很厚道地帮她转移话题,问自己的夫君,“现在人已经来了,接下来的计划具体如何,你可有什么想法。”
  
  简萱投给自己人美心善的姐姐一个感激的眼神,跟着点头道:“对呀,姐夫,接下来是不是就该让两人培养感情了,然后干柴……呃,那啥。”被姐姐轻飘飘地看了一眼之后,简萱才发现自己差点就说了“干茶烈火”这四个字。
  
  太不符合未出阁的狐妖少女的矜持作风了。
  
  “培养感情?”薄靳言用一种“你是不是在故意说笑”的奇怪眼神看着自己的小姨子。
  
  简萱不知道这四个字有哪里不对,被智慧顶呱呱的姐夫看得一阵心虚,求救似的望着自己的姐姐。
  
  姐,和姐夫这种聪明绝顶的人,我实在交流不来啊,一不小心就会被鄙视。
  
  简瑶沉思了片刻后,斟酌道:“你的意思是说,熏然和那个叫凌远的大夫,他们俩之间不用培养感情,就已经是……呃,情深义重了。”她差点也顺嘴说出了“干柴烈火”四个字。
  
  “对。”薄靳言对自己的夫人向来都很有耐心,虽然声音还是冷冷的,但旁人还是听出了些温柔的意味来,“所以培养感情,完全不必要,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彻底打破他们之间的隔膜,而且必须是那个大夫主动。”
  
  “哦!”简萱恍然大悟,但又有问题了,“可是,如果能让那个大夫主动的话,熏然哥哪里还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说到这里,又难过起来。
  
  薄靳言冷静道:“凌远现在既然来了麓山,就已经主动跨出了最关键的一步,接下来的,就由我们负责推他一把。”
  
  简萱双眼放光地看着姐夫,满是想要搞个大事的兴奋:“怎么推!”
  
  简瑶也看着自己的丈夫,只不过充满的是信任和期待。
  
  薄大仙儿被她看得魂儿都轻了几分,浑身舒坦,志在必得地说:“演一出‘大难临头见真情’。”
  
  
  
  
  李熏然醒来之后,就见到自己的洞府里多了几个据说是此次麓山招进来的侍者。
  
  不过,这侍者的长相未免也太好看了些,男男女女,一个赛一个的妖媚多姿,让他这个白狐一族出产的真狐狸精,都甘拜下风。
  
  但是,为什么这一个个妖艳美人,都喜欢对他要么搔首弄姿,要么暗送秋波?
  
  在第十次礼貌地扶起不小心摔倒,并且恰好往他身上“摔”的侍者后,李熏然再是后知后觉也发现了不对劲,便找了简瑶来问问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简瑶却说这些侍者都是山婆婆做主招进来的,李熏然不想要也不行。
  
  侍者还带强买强卖的?李熏然有些傻眼了,正准备和简瑶说一说那些人没事就往自己身上扑这也就算了,一个个身上居然还扑香粉,熏得他连打了八个喷嚏,差点没把眼珠子给呛出来,到现在鼻子都还有些不通气,闻什么都是香粉味儿,估计是他的嗅觉出问题了。然而话还没出口,就见简瑶突然大声起来,对他说:不管你愿不愿意,事情就这样了,只要你打得过山婆婆,那就去说吧!我不拦着你!”
  
  李熏然在青梅叉腰竖眉的凶悍气势下,不敢怒也不敢言,小声说:“我去打山婆婆做什么,她招进来侍者也是为我好。”
  
  简瑶重重地“哼”了一声,仍是声音高高的,连在外面扫地的侍从都能听得一清二楚:“知道就好!不管山婆婆的什么决定,你接受就对了!”
  
  李熏然反应不能地看着简瑶说完这句话之后,就大步走了,那背影看着还带着几分怒气。
  
  简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瑶瑶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怀孕了,脾气才这么喜怒不定?李熏然暗自琢磨道,决定去找简萱问问。
  
  但简萱还没找到,第十一次试图往他怀里扑的人就来了,那张涂得鲜红的烈焰红唇,还打算“不小心”亲上他的,把李熏然吓得赶紧躲去一边,也顾不得扶着那个女妖了。
  
  反正是妖,皮糙肉厚抗摔得很。
  
  李熏然被摔在地上的女妖,那幽怨如诉的小眼神盯得寒毛直竖,环顾自己的洞府,发现无不是用一种“饥渴”眼神看着他的妖。
  
  不对……有个穿灰衣服的男子除外。
  
  李熏然记性很好,注意到这个灰衣人之后,他脑海里迅速回忆起,在派来自己洞府的九个侍者当中,只有这个毫不起眼的男子没有对他“投怀送抱”过,而且身上没有浓郁刺鼻的香粉味道,干干净净的,像一杯白开水。
  
  这是一只有道德节操的好妖啊。李熏然被感动得差点流泪了,立刻决定将灰衣男子打扫庭院的职责提升为贴身伺候。
  
  至于其他什么妖媚妖艳的八个妖,全都给本洞主打扫庭院去!
  
  于是“清纯不做作”的凌远,就这么成功在一群妩媚多姿的妖中“脱颖而出”,顺利登上了贴身侍从的宝座。
  
  晚上,简瑶再来给李熏然送药,就见到了他身边的凌远,正在调蜂蜜水。
  
  “瑶瑶,你说我怎么之前就没想起过呢,明明熊叔那里的极品蜂蜜我都有,居然还能被这劳什子药苦得食不知味,真是糊涂,幸好杜若提醒我了。”李熏然端过药碗,很痛快地一饮而尽,然后飞快接过凌远手里的蜂蜜甜水,美滋滋地喝着。
  
  喝完,还探出粉嫩的舌头舔了舔嘴角的甜液。
  
  真的是很享受了。
  
  “不怕喝药了?”简瑶收起药碗。
  
  “不怕喝药,就是怕苦,唉,山婆婆说了没,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喝了呀。”李熏然每日一问又开始了。
  
  “当你乖,你听话的时候,”简瑶意味不明地说,“你就可以不喝药了。”
  
  “哦。”李熏然知道这话是哄他的,日常苦闷。
  
  “你身上几处大穴被山婆婆用妖力封死了,现在一点修为也没有,晚上睡觉的时候记得关窗户,别着了凉。”简瑶细心嘱咐道。
  
  熏然现在真的一点修为也没有了?一旁侍立的凌远眸中暗光一闪。
  
  “听见了没?”简瑶又说了一句,却是对凌远的。
  
  凌远这才回过神,那句“关窗户”的话是对自己吩咐的,连忙应下:“记得了。”
  
  “你这选的贴身伺候的侍者,不但不好看,怎么还有些呆呀。”简瑶如同简萱那般嫌弃道。
  
  李熏然却觉得好不好看是其次,只要别像其他八个妖那样“觊觎”他就好了,便替凌远说话道:“杜若不呆,喝蜂蜜水就是他向我提议的,要不然我还想不起这茬。”
  
  “好好,你觉得好就行了。”简瑶状似无奈地说,“他不好看也没多大关系,反正外面那八个都长得不错。对了,你觉得他们长得如何,好不好看?”
  
  李熏然不明白为什么瑶瑶要问自己这个,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很好看,就是……”太“热情”了一点,太香了一点。
  
  简瑶打断了他的话:“你喜欢就好,那我先走了,去给山婆婆说一声你满意他们的长相。你早点睡觉。”
  
  “呃……”李熏然完全不知道简瑶在说什么,明明每个字都听得懂,但合起来就让他一头雾水了。
  
  不会是这些日子喝药,把自己都苦傻了吧,连话都听不太懂了。李熏然一想到这个可能,整个狐狸都不好了。
  
  妖类都喜欢日月精华,正午时分和子夜时分是他们吸收灵气的最好时间,虽然现在李熏然身上几处大穴被封,体内功法无法运转,更吸收不了灵气,但他还是很看喜欢月亮。沐浴之后,李熏然一个人在院中的石凳上,仰头看着上那一轮弯月出神,月光倾洒在他瘦削的身躯上,有几分弱不胜衣之感。
  
  他坐了好些时候,直到凌远出来提醒他早些睡觉,李熏然才恋恋不舍地起身回屋。
  
  就算现在有了侍从伺候,李熏然也是自己解衣服睡觉,叫做杜若的贴身侍从正在弯腰帮他铺好床上的被子。
  
  想起简瑶走之前让他早些睡觉,可自己却磨蹭到了深夜还没睡,李熏然顿时有些心虚,便扭头准备告诉杜若,让他明天不要在简瑶面前说漏话了,免得瑶瑶不高兴。
  
  然后他的目光,就在男子弯腰铺床的背影上顿住了。
  
  正在铺被子的凌远,感觉到腰间一紧,随即便是一具温热的躯体朝他后背上压下来,有气息扑在耳侧,他捏着被角的手猛地攥紧了。
  
  “洞主……”凌远半垂着眼,努力压抑住心中翻滚的怒意,就要回头将李熏然推开。
  
  然而铁钳一样的手纹丝不动,像吊了一块巨石的低沉声音传进耳中:“你不要动,就这样,让我抱一抱。”
  
  凌远推拒的动作顿了顿。
  
  胸口又开始闷得发疼,李熏然喉头翻涌着腥甜味,但抱着凌远的手,却没有松开半分。他心中又甜又苦,太像了,这人的背影和凌远的简直是如出一辙,并且,在他背过身说话的时候,不看脸,几乎就要让李熏然错以为他是凌远了。
  
  “你是什么妖。”李熏然突然想问这个。
  
  “……杜若。”
  
  药材成精?“很少见。”
  
  “嗯,别人都这么说。”
  
  “所以你就以杜若为名了?”
  
  “这个名字方便,有名有姓的,所以也懒得再想别的。”
  
  “你倒是机灵。”李熏然低笑一声,眷念地将脸埋在怀里人的颈侧,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身上没有凌远长年累月染上的清冷药香气。
  
  但这没关系,他知道这人不是凌远。
  
  他只是,想抱抱他的背影。
  
  两人沉默许久,半晌后,凌远问:“可以……放开我了吗?”
  
  李熏然紧了紧胳膊后,克制地放开了怀里人。低头看着汉白玉地板上的交错的浅浅纹路,他道:“多谢你的配合。”
  
  说完,便头也不抬地离开了。
  
  凌远转过身,奇怪地看着李熏然离开的背影,出声叫住他,提醒道:“这里是寝屋,洞主你该就寝了。”
  
  李熏然脚步一顿,然后离开得更迅速了。
  
 
  
  未完待续
 
  

评论-48 热度-381

评论(48)

热度(381)

©争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