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狐说(九)

一个目录(下载)

4.14—5.4《天作之合》预售

  第二天简瑶来给李熏然送药,就见自己的竹马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视线还总是绕着那位“贴身侍从”打转,连自己叫他都没听见。
  
  “啊?”李熏然一脸茫然。
  
  简瑶敲敲他的肩膀:“没睡醒?”
  
  “不是……”李熏然摇头,“瑶瑶你方才说什么?”
  
  “我说,明日你要去见山婆婆了,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不用我再教你吧,她老人家因为你,最近的心情可不太好。”简瑶说。
  
  “我知道。”不能说道谢的话对吧。
  
  “嗯,要想日子过得好一点,你就表现好一点。”简瑶用一副“威胁”的语气说。
  
  表现好一点,难不成还可以不用喝那药了不成?李熏然无奈地摊手一笑,附和着简瑶逗趣道:“我现在修为都没了,能不乖么,又不能跑,你让我往东,我就不敢往西。”
  
  “好,有这个觉悟就行。”简瑶点头,眉梢一扬,“等你喝足了药,把身体调养好了之后,哼哼,有的你享受的……”
  
  在一旁擦桌子的凌远,竖起耳朵听两人说话,越听脸色越沉,到最后眉头拧得能夹死蚊子。
 
  
   
  翌日,简瑶陪同李熏然去见山婆婆,凌远跟着去取最新酿制出来的一批清灵果酒。
  
  山婆婆洞府内的酒窖极其宽敞,堪比人类皇宫的宫殿,内里亦是同样的富丽堂皇,拳头大的夜明珠镶嵌在白玉做成的墙璧上,让凌远暗想,幸好他是白天来,要换成晚上,这双眼睛大概都得被闪瞎。
  
  正在核对单子上的数目,凌远耳尖地听见酒柜后面传来低语:
  
  “听说了吗?黑狐族那个中过三次状元的薄先生前儿不久也来了麓山,说是要投效山婆婆座下!”
  
  “薄先生?他不是简姑娘的夫君吗?那可是声名远扬的大人物,若是投效在了我们麓山,山婆婆得怎样安排位子才能让他满意呀!” 
  
  “对呀,我也还在想呢!要是少主之位还没定下的话,肯定就是他的了!”
  
  听到关于李熏然的事,凌远屏息凝神听着他们继续说:
  
  “定下了又如何,不是我说,我们现在那位少主已经惹山婆婆多次生气了,说不准哪天,又惹得山婆婆大怒,一气之下,把他的少主之位捋了也说准!”  
  
  “那他没了少主之位,还能活吗?”
  
  “你见过人间界,哪个当朝皇帝能容下前朝太子在外面完好无损地到处蹦跶的?要么杀,要么废,况且我们妖界向来是以实力为尊,那李熏然要是没了少主之位,估计怕是很难活啰……”
  
  “而且简姑娘那般厉害的人物……啧,说不定呐……”
  
  “不过,谁是少主,又不关我们这等小妖的事,哈哈哈到时候看戏就成,走吧走吧!”
  
  “嗯嗯,走走。”

  两人说着话走远了。
  
  凌远站在原地呆了很长时间。
  
  而此时,在两个小妖口中“总是惹山婆婆生气”的李熏然,又让山婆婆动怒了。
  
  “让你不要思虑过重,情绪大动,你是不是又没听话?”
  
  收回手,给李熏然检查完身体的山婆婆,慈眉善目的脸上蕴着满满的不高兴。
  
  想起前天晚上,自己因为杜若那和凌远极其相似的背影而心绪不宁,李熏然做错事一般低垂着脑袋任由“教训”。
  
  见他这“不打自招”的模样,山婆婆气急败坏:“你到底还想不好治好你的心魔了,被天劫劈过后滋生的心魔可不是寻常那么简单,若是你不能坚持下去,待到心魔彻底吞噬了你的心智的那一天,就是大罗金仙下凡,也救不了你的狐命!”
  
  李熏然心中愧疚难当,缩着脑袋跟只鹌鹑似的。
  
  那日他吐了乌血之后就晕倒,再醒来,就见到了一脸悲切的山婆婆和问讯赶来的简瑶他们,才知道自己会吐血晕倒,是因为体内有心魔的存在。
  
  心魔,即过甚的执念,当心中的执念无法得到有效的疏解,日积月累,便会滋生出心魔来。无论是妖是仙,心魔都是修行之路上的头等大患,轻者千百年道行毁于一旦,重者则神智尽失,堕入魔域,为祸苍生。
  
  李熏然的心魔引子,便是他为了和凌远在一起,克服了从小的恐惧决定渡过天劫修成人身,然而最后却没有和凌远修成正果而埋下的。
  
  “你心思纯善,有赤子之心,毅力不凡,但正因为如此,你更容易执念过甚,拿起了,就放不下。对凌远,你虽然因为不想再去打扰他,而选择了放手,避而不见,但你的心却始终牵绊在他身上,五年的时间,你非但做不到放下,执念还一日比一日更甚。”山婆婆眼中闪着泪花,“心魔也一日比一日强盛。”
  
  “孩子,你能放下他吗?”山婆婆叹息着说,“只有放下这条路,才是你除去心魔最简单快捷的方法。”
  
  李熏然看着自己掌心的纹理,然后攥紧了,指节发白。
  
  “我想试试其他的路。”那时他轻而坚定地说。
  
  “连这条路你都走不好,我看你还是选择放下吧!”山婆婆这次是真的生气。
  
  “我……”李熏然想说自己会忍住不去想凌远,但是面对山婆婆伤心的目光,他却哑口无言——不能对她撒谎呀。
  
  于是山婆婆更生气了,宽大的袖子一拂:“要么自己放下,要么我们逼你放下,忘情散我这儿可以给你配,要多少有多少,喝一瓶忘不了,那就喝十瓶,百瓶!自己选一个!我们总不能看着你被心魔纠缠,最后堕入魔域!”
  
  李熏然呼吸一滞,苍白了脸。最后他说,我考虑一下吧。
  
  去山婆婆的洞府接他回来的简瑶,应该也知道了李熏然心魔加重的消息,一路上秀美的脸板得跟灌了泥一样沉,眼角眉梢间竟然还有丝丝寒气,把本就理亏的李熏然看得大气也不敢出,垂着脑袋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似的回了自己的洞府。
  
  凌远给两人端水上来。
  
  “啪!”简瑶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把水壶里的水拍得四处乱跳,桌身也荡了几荡,还发出“嘎呀”的不堪重负的声音,“李熏然!”
  
  李熏然立刻挺胸抬头,“我在!”
  
  “山婆婆的话,你也听到了,必须选一个! ”简瑶怒容满面,“我之前说什么来着,让你听话,不要惹山婆婆生气,这下好了!”
  
  李熏然嗫喏着不敢说什么辩解的话。
  
  “别以为我们不逼你,你就可以采用缓兵之计,来麻痹大意我们,你想什么,我们心里都清楚,但是,”她音调一高,抬了抬下巴,“都没门!自己乖乖地选一个,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最好快一点,我们的耐心不多!要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哼!”简瑶站起身,甩开的袖子差点糊到李熏然的脸上,“你自己看着办吧!”
  
  她转身欲走,但见到凌远后,又补充了一句:“该你们好好表现的时候了!”
  
  走去屋外,她又对在外面懒懒散散打扫的另外八个妖媚男女,说了同样的话。
  
  顿时,八人眼前一亮,知道他们成为少主第一侧妃的日子要来了!没听说简瑶姑娘说必须要少主选一个嘛,还是尽快!
  
  于是,抹香粉的抹香粉,擦脸的擦脸,就等着李熏然出来后,能一眼挑中他们。
  
  这边沉浸在伤心和愧疚之中的李熏然,还不知道为什么消停没几天的香粉味又飘起来了,他在很认真地思考山婆婆和简瑶的那一番话。自己让关心他的亲人们都难过了,李熏然心中万分不是滋味,恨不得灵魂出窍来打自己一巴掌。
  
  “或许,我真该做出决定了……”他喃喃地说。
  
  见他脸色很差,守在一边的凌远听了这句话后,忍不住出声问道:“洞主,要做出什么决定?”
  
  心魔的事是每一个妖攸关生死的秘密,李熏然怎么可能告诉杜若这件事,就算他的声音和背影,与凌远再相似也不能。所以,李熏然只是摇头,含糊着说:“没什么,不关你的事,你下去吧。”
  
  凌远深吸了一口气,表情也难看了起来,但李熏然并没有在意到他。
  
  入夜,照例在庭院石凳上仰头观月的李熏然,满腹心事,皎洁的月辉洒在他漂亮的面容上,黑发黑眸,皮肤似乎白得反光,脆弱如瓷。站在不远处的凌远看了,有种自己离他很遥远的感觉,让他心慌。
  
  “洞主……”一声甜到发腻的女声从身后传来,打断了李熏然的沉思。回过头,发现是那个第十一次往他怀里“摔倒”的女妖,着一身清凉无比的大红纱衣,正袅娜娉婷地朝他走来,凹凸有致的身材在纱衣下面若隐若现,举手投足间,是一股沁人心脾的淡雅花香。
  
  若没记错,这是一只本体是百合花的花妖。李熏然在看见那妩媚多姿的花妖时,心里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谢天谢地,这次她总算没有抹别的快熏死人的香粉了,明明自己本体的百合花香就足够好。
  
  见李熏然看着自己发呆,百合花妖以为他被自己迷住了,得意一笑,素手一挥,瞬间成片的红色百合开满了整个庭院,在银色的月辉下,盛放的艳丽花朵随风摇曳,香气扑鼻,犹如仙境降临。
  
  “洞主,”美丽动人的女妖,抬手随意一撩披散在肩后的长发,纱衣下一截纤细的皓腕便露了出来,白得刺目,只见她微微偏过头,笑得魅惑张扬,“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未完待续
 

评论-33 热度-343

评论(33)

热度(343)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