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狐说(十)

一个目录(下载)

4.14—5.4《天作之合》预售

   李熏然左右看了看,发现百合花妖的那句话确实是对自己说的,顿时有点懵:“满意什么?”
  
  或许是没料到他竟然是这个回答,女妖原地转个圈,示意他继续看:“我呀。”
  
  李熏然反应过来了,然后立刻移开视线,摸摸鼻子尴尬道:“这天儿挺冷的,姑娘你还是多穿些吧。”
  
  女妖嗤笑一声:“咱们做妖的,还怕冷着了不成,洞主,我还可以再少穿点哟。”她抛了个媚眼过去。
  
  李熏然连忙站起身往后退,女妖一看他要走,这可不成,自己的计划还没成功呢,于是也快步跟了上去,就要故技重施,往李熏然怀里“摔倒”。
  
  “呃……”眼见那具清凉女体就要扑向自己,高高地举起双手,李熏然飞快大喊一声,“我是断袖!”
  
  女子往前扑的动作一僵,妩媚的凤眼瞪成了一双杏眼。
  
  就在李熏然暗松了一口气,以为自己这句话成功把百合花妖“镇”住了的时候,便见那女妖两手一拍,兴奋道:“这个简单!”
  
  话音刚落,百合花妖的人形陡然一变,身体拔高了不少,虽然面容还是那妩媚魅惑的模样,但从那小巧的喉结可以看出,这是一具男体。
  
  “怎么样,洞主,”花妖的声音也变了,是略显磁性的男音,他单手叉腰,笑盈盈地对李熏然说,“这次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失策,怎么忘了花妖大多数是雌雄同体,化成人形了也是可男可女。
  
  李熏然内心头痛地扶额,“我觉得吧……”他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一步,“其实……”
  
  花妖认真听他说:“其实什么?”
  
  “其实天色不早了,早些就寝吧。”李熏然飞快地说完,转身往寝屋里跑去,大喊一声,“杜若关门!” 
  
  屋门“啪”的一声紧闭,将花妖试图上前的脚步拦下。
   
  “居然跑了?”花妖傻眼了,碍于之前简萱的训话,说不得“没规矩”,所以只能站在门外恨恨地跺了跺脚,而不是直接破门而入,“没眼光!哼!”
  
  冷哼着,仰着头,美艳的花妖男子娉娉婷婷地走了。
  
  屋内李熏然长舒了一口气,这艳福他实在是无福消受。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李熏然问守在门边的“杜若”:“如何,他要闯进来吗?”
  
  “走了。”凌远透过琉璃窗门往外看,摇头道。
  
  “这都是些什么事。”李熏然苦笑。
  
  心魔的事还没烦恼完,又横飞来了这场艳福,一想起那八个喜欢往自己身上扑的侍者,李熏然突然间就有种想喝酒的冲动,他对杜若道:“去拿清灵果酒来。”
  
  凌远不动:“早些就寝比较好。”
  
  “嗯?”李熏然有些惊讶,居然没叫动这个侍者,但他向来脾气好,也没发火,站起身于是打算自己去,“那我自己去拿吧。”
  
  “我去吧。”凌远又说。
  
  李熏然用一种很奇怪的目光看着“杜若”,不明白他为什么又突然改口了。但不用自己去拿也没什么,李熏然乐得轻松,便道:“去吧。”
  
  清灵果酒是用还未散去灵气的清灵果酿制而成,因清灵果树只生长在陡峭绝高的山壁上,不易成活,更不易采摘,又加上滋味实在甘美,令人一尝便难以忘记,所以算是麓山的一大名产。因此,尽管清灵果中蕴含的灵气稀少,可每年还是有一大批外山上的妖慕名前来求买,只不过总是铩羽而归,因为会酿制此酒的山婆婆不卖,只赠合眼缘的妖。
  
  但作为麓山“本地妖”,李熏然从来不担心没有清灵果酒喝,在“杜若”提了两坛子果酒来后,很大方地邀请这位贴身侍者与他共饮。
  
  揭了坛子上的红封,李熏然先给凌远倒了一碗:“来,你尝尝看,麓山清灵果酒,味道如何。”
  
  凌远暗自庆幸李熏然让他喝的是灵气稀少的清灵果酒,要是换了别的,他以凡人之身的筋脉可怎么承受得住磅礴的灵气,到时候就全暴露了。
  
  端起酒杯一口饮尽。果香浓厚,酒香绵长,一杯酒下肚,让凌远竟不由得闭上了眼睛,用心去仔细感受,在自己舌尖味蕾上绽放的一场炫丽烟火。
  
  “好!”头一次喝,凌远忍不住叫了个好字。
  
  “好吧。”李熏然扬眉一笑,有些得意,“我们麓山名产,就是不一样。”
  
  他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先放在鼻尖慢慢闻过味道后,一脸陶醉,才送入口中一饮而尽,“美!”李熏然叹了一声,自斟自饮起来。
  
  坐在一边的凌远安静地打量着他。
  
  五年的时间,在妖的身上不过是弹指一挥间,根本不足挂齿,可他还是发现李熏然的模样有些变了。仍是那般漂亮,但不笑的时候,脸上有几分冷峻,看着有些不容易亲近,不再似从前那般,总是带着些天真的稚气,像一只刚来到世间的小狐狸,湿漉漉的黑亮眸子里,看什么都稀奇,对什么都想探出小爪子,去碰一碰,挠一挠。
  
  李熏然成熟了许多。
  
  这种成熟,让凌远欣慰又难过。欣慰的是,小狐狸仍然热情和善良,难过的是,他的小狐狸长大了,可长大的过程里,却没有自己陪在他身边,亲眼见证着。
  
   “怎么……”李熏然突然揉揉眼睛,捏着酒杯的手也松了些,“这次的清灵果酒后劲这么大……”眼前都出现重影了。
  
  李熏然虽说不是千杯不醉,但也是从幼崽时期练出来的好酒量,简瑶父亲收藏的那一地窖的美酒,全是进了他的狐狸肚皮,小时候还被简瑶吓唬过,说哪天他要是醉倒在酒桶里起不来了,就直接做成一只醉狐吃了!
  
  所以,今天才喝这么点就有了喝醉的迹象,绝对是一件不正常的事。
  
  李熏然把目光惊异地投向“杜若”,“是你……为什么……”
  
  他下的什么药,为什么自己没有察觉出酒里的半点异常?还有,杜若不是山婆婆招进来的侍者吗,难道山婆婆看走了眼,招进来了一个奸细?
  
  不知道是该惊讶第一件事还是第二件事,李熏然被迷晕的脑子更加迷糊了,“咕咚”一声歪倒在桌上,酒杯应声而落。
  
  
  
  是夜,一名黑衣人背负着个什么黑影,急速地奔向下山的路。
  
  麓山灵气充裕,花草树木也比其他地方长得茂盛些,丛丛遮掩,男子的身影在其中若隐若现,极不易被人发觉。
  
  凌远打小就聪慧过人,记性也很好,这曾经给他带来了终生难忘的伤痛,让他痛恨非常,恨不得哪天失忆了最好。然而现在,他最要感谢的,就是自己这傲人的记性,能让他只走了两三遍,就记住了麓山这曲曲绕绕的下山之路,不至于被迷失其中。
  
  当初在听韦天舒说完李熏然要“选妃”的事,凌远先是愤怒,然后就是觉得不可能,谁都可能会左拥右抱,但他那有一颗赤子之心,虔诚地爱人的小狐狸不会。那么,这个消息究竟是从何而来。
  
  韦天舒被他这个问题问得一脸懵然,回答道,就是从麓山来的呀。
  
  是李熏然自己说要选妃的吗?
  
  ……好像不是。韦天舒仔细想了想后说,是山婆婆亲自对外放出的消息,说她最喜欢小孩子,李熏然又是她看重的少主,所以……呃,用人类的话来讲,大概就是她老人家想抱孙子了。
  
  那熏然同意了吗?
  
  我怎么知道?
  
  帮我去问问。
  
  得。摊上一个“就算不在一起了我也要默不作声地关心曾经爱人”的朋友,韦天舒只能认命,劳心劳力地去了麓山打探消息。
  
  然而打探出来的消息把他吓了一跳。
  
  李熏然被封了修为,禁足了!
  
  “为什么?”凌远想不通,明明他之前看见的山婆婆是那么慈祥和蔼的老人。
  
  “好像是山婆婆有了心魔,性情大变了!”韦天舒一脸惊恐,兀自在一边说,“天啊,怎么会这样,心魔就是执念,有心魔的妖最容易钻牛角尖,若是山婆婆想让李熏然选妃生下狐狸幼崽,这个想法怕是不会轻易放弃,难怪,难怪会下狠手把李熏然的修为都给封了!”
  
  “如果是山婆婆有心魔了,那这件事就很好解释了,啊……”韦天舒说完一长串,然后不知道想起什么,更加惊恐了,还欲语还休地看着边上脸色铁青的凌远。
  
  “还有什么?”凌远的心提得高高的,生怕还有什么坏消息,“是熏然有什么事了吗?”
  
  “不是……”韦天舒咽了口唾沫,一脸害怕地说,“那李熏然现在的情况,不就是传说中你们人类最喜欢干的事——‘配种’吗?!”
  
  配种两个字一出,凌远脑海里名叫理智的弦,“啪”的一声断了。
  
  于是就有了后来他易容上山,在韦天舒的帮助下,顶了一个报名的小妖进去,而且非常幸运的是,被抽中的第一批十个侍者里面就有他。
  
  凌远还没上山的时候,心中尚且有几分侥幸,麓山的妖在他印象里都是很和善讲理的。然而在成为李熏然的“侍者”之后,他的侥幸破灭了。
  
  这里的所有妖,都在“助纣为虐”,甚至里面有个熏然以前的“好朋友”,每天又是晓之以理,又是动之以情,威逼恐吓地想让他屈服山婆婆的“淫威”,更别说,还有个简萱“简姑娘”,正在背地里暗搓搓地谋划,想让自己的夫君踩着李熏然登上少主之位。
  
  危机四伏,虎狼环伺。这让凌远心中既心疼且愤怒,本来只是打算来看看情况的他,决意帮助熏然脱离这个“魔窟”。但他又不想暴露自己身份,与李熏然牵扯过多,于是只好用从韦天舒那儿得来的,据说“无色无味,专为妖族量身打造”的迷魂药,想着把李熏然迷晕了,他再带他下山去好好安置。
  
  但计划是很美好顺利的,实际操作起来,凌远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这看似没有守卫,进出随意的麓山。
  
  “大胆贼人,想带我们少主去哪里!”一个清亮的女声怒喝道。
  
  声音划破了寂静的夜空,也阻拦了凌远的去路。
  
  
  
  
  未完待续
  
  

评论-36 热度-351

评论(36)

热度(351)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