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狐说(十二)

一个目录(下载)

4.14—5.4《天作之合》预售


  凌远嘴唇轻颤两下,神情隐忍而悲切,眸光闪烁再三,最后归于死寂,他放开抱着李熏然的手,转身欲走。
  
  “我的天!这凡人大夫未免也太……我都不知道如何形容了,明明在幻境之中都表明心意了,现在居然连说出去的话也能当从来没发生过!都到了这个地步,难道两人还是不成!?”
  
  功成身退,躲在树梢间暗中偷窥下面两人发展进程的简萱,急得恨不得下去把两人绑在一堆直接送入洞房了。
  
  然而简瑶却不像她那般激动,只是眉心微蹙,按住蠢蠢欲动的妹妹,沉声道:“不急,看看熏然怎么做。”
  
  她这个竹马,可不是蜗牛的脾性,倔强坚持得很。以前以为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时候,他才不会去打扰凌远,宁可自己一个人承受着心魔求而不得的痛苦,但现在事实证明不是,凌远为了他连命都可以不要,而且同样深爱着他,那么再想让李熏然放手,绝对比登天还难。
  
  果不其然,在凌远还没走出两步的时候,李熏然动了,像之前那般,一把扛起人就跑,不过眨眼之间,简瑶两姐妹便已看不到两人的半点影子了。
  
  简萱有些兴奋:“接下来,不会少儿不宜了吧,熏然哥做得好,是男人就直接一点!”
  
  简瑶睨她一眼,把格外激动的妹妹看得不得不收敛了些兴奋,摸摸鼻子,“我就想一想嘛,又不会去看。”
  
  “想也不行。”简瑶微眯起眼睛,若有所思地问妹妹,“熏然的事接下来他自己会解决好,那么现在我们来谈一谈,简萱姑娘,为什么方才你一口一个姑奶奶,叫得如此顺口呀。”
  
  “呃……这个……”简萱看着和她那姐夫神态越来相似,越来越能吓唬人的姐姐,心中哀叹,面上哂笑,“这不是为了壮气势,好吓一吓那大夫嘛……真不是说顺口,姐你相信我!”
  
  “回去把人界大家闺秀的礼仪再从头学一遍。”简瑶一个起落,跳下树梢,准备回去了。
  
  “哇……不要哇……姐!”简萱急急忙忙地一边跟在身后,一边求情,“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你看我多卖力,多急智,连那劳什子真心实意螺都能编出来……”
  
  姐妹俩慢慢走远了,麓山上的这一隅角落,复又恢复了静谧。
  
  
  
  
  回到洞府,李熏然进了寝屋后一挥手,屋门“啪”的一声紧闭,快步走至大床前,将肩上扛着的男人狠狠地摔进床里,猛地一扑,将七横八竖躺在床上,还没从晕眩中回过神来的凌远钳住手,压着脚,牢牢地锁在自己身下反抗不得。
  
  然后对准那张菱唇就“撞”了下去。


  没有什么实质内容
  
  “好不好……啊?”拖长了的声音,带着挑衅。
  
  “够了!”凌远胸膛剧烈起伏,漆黑如墨的眸子里燃起了灼亮的怒火。
  
  “不够……”
  
  李熏然放开钳制住他的手,两手捧着凌远的下颌,很色情地舔他的脸,吸吮侧脸上的汗珠,留下一串湿漉漉的痕迹。他吻着凌远额角跳动的青筋:“放你走是不可能的,你这么懦弱,连说喜欢我都不敢,若是让你在一边看着我和别人交配,肯定也会懦弱地只会闭着眼,不发一言吧?”
  
  “够了!”
  
  一盆油浇在被烈火灼烧的理智上,“砰”的一声,火光冲天而起,凶猛地卷走了最后一丝清醒。凌远翻身,按着李熏然的肩膀将他撞进云罗软被中,凶狠地将他钉在床上,大颗的汗珠顺着眉骨滑进眼睛里,溅起酸涩的痛。
  
  “你非要知道吗!是!我连说声喜欢你都不敢!因为我懦弱,我不敢和你在一起!”凌远眼睛红着,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痛苦,“你长生不老,容貌不改,我只是凡人,会老,会死,会变成一抔黄土!”
  
  “那又如何,我喜欢的人只会是你!”李熏然倔强地直视着他。
  
  凌远神情似喜似悲,“我知道啊,熏然,我知道,正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不敢爱你。”
  
  “我只有几十年的寿命,于你不过是沧海一粟,用这几十年的陪伴,换你此后无尽岁月的思念和孤独,你让我如何忍心,如何舍得。我舍不得。”
  
  眼泪砸了下来,滴在李熏然脸上,湿湿热热的,“我舍不得啊,熏然……”
  
  最后一句话,像是从血肉里挖出来的,声声泣血。
  
  泪水蜿蜒而下,李熏然脸上冰凉一片。
  
  他伸出手,环抱住伏在他身上的凌远。
  
  这是李熏然第一次看见凌远哭,还是这般痛苦,好像哭尽了人生中所有的难过。
  
  原来,爱一个人爱到了极致,竟然是学会放手。
  
  此时李熏然喉咙口犹如堵了一团棉花,让他一时说不出话来,但胸口的那阵闷痛,却奇异地消失了,浑身上下,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所以,忘了我吧……”凌远伸出手,捂了李熏然的眼睛,不让他看自己,微微发颤的声音,像是一片羽毛落地时的温柔。
  
  “凌远……”李熏然唤他,“凌远……”
  
  猛地收紧了手臂,像是要将他揉进自己的骨血里,李熏然声音虽轻,但很坚定:“我不会忘了你。”
  
  凌远隔着自己的手背,亲吻李熏然的额头,“熏然,算我求你,不要再来找我了,你会有更值得你喜欢的人。”
  
  李熏然眨眨眼睛,小刷子一样的眼睫,将温热的眼泪在凌远手心里抹开,“你让我爱上谁?你在,我便爱你,你不在了,我就等你,凡人总会转世,一百年,两百年,五百年,一千年,再久我都会等你。”
  
  “你怎么这么倔……”
  
  “你怎么这么倔!”李熏然一把拉下凌远挡在他眼前的手,红着眼眶看着面前神情痛苦的人,扬了声音质问他:“你是我吗!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你说你舍不得看我日后孤孤单单的,那么你便要现在就让我孤孤单单的吗!你说你不想看我难过,那你现在在做什么!难道你让我很开心吗!”
  
  凌远脸色苍白。
  
  “凌远,也算我求你……”李熏然到底没把自己因为他滋生出了心魔的事说出来,他怕凌远自责伤心,“你为我好,那种好我不要,你喜欢我,陪在我身边,才是真的对我好。”
  
  “你说你寿命有限,不能陪我多久,现在,我们已经白白浪费了五年了,还有多少个五年,禁得起这种浪费?”
  
  他抓住凌远的手,紧紧地贴着自己的侧脸。
  
  凌远的心理防线瞬间被击溃,轰然倒塌,灰尘迭起。他双眸失神,用了微弱的力道试图抽回自己的手,嘴里喃喃地说:“不是……”
  
  李熏然亲吻他想要挣脱的手掌心,“我很倔,很固执,既然让我放手不可能,那么,你可不可以试着去接受……”
  
  “凌远,你也想和我在一起,不是吗?”
  
  一锤定音。
  
  凌远手上松了力气,微仰起头,认命一般,闭上了眼睛。

  
  
  未完待续
  
  


  

 

评论-39 热度-343

评论(39)

热度(343)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