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狐说(十四)

一个目录(下载)

  “凌远,我梦见你成亲了。”李熏然说。
  
  他将梦境里的事全部告诉了凌远。
  
  凌远任由他紧紧地抱着自己,侧过脸,亲他的发顶,“熏然,那是梦,不是真的。”
  
  “我知道……”也许是在梦里流泪太多,李熏然现在嗓子干干的,说话的声音也略显低哑,“不会有成真的一天。”
 
  “不会,我不会和别人成亲。”凌远笃定地告诉他。
  
  李熏然松开搂紧他的胳膊,看着他,被眼泪洗过的眸子越发澄澈干净,“那你还走不走。”
  
  凌远无奈,“这是我第五次回答你,我不会跑的。”
  
  “我问的是,接下来的几十年,除非生死,你会不会离开我。”
  
  “……不会。”
  
  李熏然放心了,他亲了凌远一口。凌远拍拍他的后背,“睡吧。”
  
  “嗯。”
  
  话音未落,床上人形的美青年“噗通”一声缩成了一只白狐狸,扒拉着爪子钻进凌远怀里,自动寻了个舒适的位置趴下。
  
  “熏然……”凌远抱着怀里小小的,雪团一样的爱人,有些回不过神来。
  
  “我觉得用原形比较好被你抱着睡。睡吧。”李熏然雪白的狐狸脑袋搁在凌远的肩窝处,前爪捏着衣领口,蓬松的狐狸尾巴一抖,在凌远胳膊上缠了几圈,整个一狐狸挂件“搭”在凌远身上的架势。
  
  这样一来,就算他睡得再沉,凌远也休想在不惊动他的情况下跑人。
  
  很快想明白过来了李熏然的意思,凌远情绪复杂,又是心疼又是愧疚。
  
  心魔乃是过甚的执念,求而不得的心魔已经除去,剩下的患得患失,也许需要长年累月的安抚,才能用时间的流逝,来让李熏然相信,他剩下的半辈子都会陪在他的身边。
  
  这是凌远欠李熏然的,也是心甘情愿的。
  
  只不过,患得患失的心魔,发作的频率最近越来越高了些。
  
  再次从凌远和别人牵手站在一起,冷漠地说他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的李熏然,从梦境里无边的愤怒和伤心中大汗淋漓地醒来。一旁被惊醒的凌远,心疼地抱住他,问:“怎么又被惊醒了?我就在你身边,不会跑。”
  
  李熏然铁钳一样的手掌用力握着凌远的手腕,黑亮的鹿眸里带着狼一样的凶狠,他就这样看着凌远,直到半盏茶的时间后,眼神才逐渐软化下来,哑着声音说:“你还在……”
  

   凌远眉眼间浮上了忧色。
  
  上次简瑶告诉了他心魔的事,也将李熏然还有小部分心魔残留的事一并说了,为的就是想让凌远不要再刺激李熏然,多顺着他些,给他更多的满足感,才能让心魔没有成长的空间,一直被抑制住,直到他们找到彻底根除的办法。

  但现在,李熏然频繁被噩梦惊醒,还都是做的凌远和别人在一起了的梦,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患得患失的心魔在作祟,而且看李熏然每次醒后的表现来看,心魔应该是有壮大的趋势了。
  
  凌远给李熏然擦汗,满心满眼都是愧疚二字,他若早知道自己的固执会给熏然带来这么大的伤害,他……凌远苦笑。
  
  为什么自己和李熏然在一起,带给他的不是待他死后那千百年的孤独和思念,就是现在已经危及到李熏然安危的心魔?人与妖相恋,或许本来就注定了没有好下场。
  
  “熏然……”

打得开是缘分

        未完待续

评论-42 热度-366

评论(42)

热度(366)

©争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