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李】狐说(十六)

一个目录(下载)

4.14—5.4《天作之合》预售


  这是……
  
  李熏然用力眨了眨眼睛,想从这雾气弥漫的视线里分辨出一点清晰,起码要知道自己现在在哪里。
  
  “娘亲!”奶声奶气的一个娃娃音突破了重重迷雾传入李熏然耳里,他悚然一惊,以为这娃娃是在叫自己,立刻寻声看去,却发现——
  
  妇人打扮的美丽女子,荆钗布裙,素面朝天也掩不去那份天生丽质。她弯下腰,伸出略显粗糙的手抱起地上刚过她膝盖高的男童,温柔地笑:“小远会走了,真聪明。”
  
  叫做小远的男童,生得虎头虎脑,很是精神,大眼睛双眼皮,笑起来的时候脸颊肉鼓鼓的,扑扇的黑长羽睫像一把小刷子,让李熏然见了,一眼就喜欢上了。
  
  好可爱……小李狐狸鹿眸里冒着星星,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稚嫩的男童。
  
  小远?
  
  李熏然记起方才女子唤出的男童小名,立刻明白了过来,这里就是凌远说的,要给他看的记忆。
  
  女子教了会儿男童学走路,可能是弯腰弯得有些累了,抱起儿子坐去一边的藤椅上。小远乖乖地坐在母亲的膝盖上,不像有的小孩儿那样,非要挣扎着下去继续在地上玩,只是有些无聊地玩着自己的小肉手。
  
  “小远,还记得父亲吗?”美丽的女子,连声音都是如百灵鸟般悦耳好听。
  
  小远虽然才一岁多,但听得懂她话里的意思,犹豫地看了看母亲后,摇摇小脑袋。
  
  女子摸摸儿子软软的头发,视线在大开的院门口转了转,然后叹了口气:“不记得也没关系,你父亲马上就会回来了,很快就回来了。”声音轻轻的,也不知道是说给儿子听,还是在自言自语。
  
  小远似乎明白了母亲的惆怅与思念,小手握着母亲的手指,脆生生地说:“有小远在呢。”
  
  女子欣慰地亲了亲儿子的小脸。
  
  小远笑得羞涩又开心。
  
  母子俩的生活虽然不怎么富裕,但十分温馨。李熏然看着稚嫩可爱,又听话懂事的小凌远,心中柔软一片,脸上带着不自觉的笑意,有时候还会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一戳小凌远那婴儿肥的脸蛋。
  
  凌远四岁前的记忆如同走马灯一样变换,李熏然慢慢注意到,在这些记忆中,女子经常对小远说的一句话就是:“你父亲很快就会回来了。”
  
  然而凌远的父亲并没有“很快”回来。
  
  惊变发生在他四岁生辰的那天晚上。
  
  晚饭,小远吃的是母亲亲手擀的长寿面,因为面擀得有点多,小远又不想浪费母亲的心意,所以一不小心,就吃得有些撑了。他天生就有胃疾,吃撑了的感觉十分难受,甚至是微微疼痛的。入睡后躺在小床上,小远摸着自己的肚子,翻来覆去睡不着,辗转反侧,还是决定下床去翻他最近正在看的医书,看看那上面有没有什么法子帮他。
  
  然而当他走近门口的时候,却听见门外传来一声凄厉的女声——
  
  “许乐山!我诅咒你!你不得好死!”
  
  是母亲的声音!小远神色一凛,以为母亲出了什么事,一把推开房门,小身子在夜色中脱兔一般飞快跑出去。他刚跑出院门,就见娘亲颓然地跪倒在地,泪水涟涟地望着前面越走越远,变成了一个光点的一行人。
  
  “娘!”小远忙不迭地想去扶起母亲,却被母亲大力抓住胳膊,像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勒得小远胳膊上柔嫩的软肉发疼。
  
  “你快去!你能追上!你可以!”以前温柔如水的嗓音此时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吼着,美丽的面容也扭曲起来,女子掐着小远的胳膊推他,不长的指甲透过亵衣单薄的布料掐进肉里,“你快去啊!那是你父亲!去把他追回来!”
  
  小远一声不吭,咬牙忍着胳膊的疼痛,为难地看了看那个快要消失的光点——也不知道那行人是怎么走那么快的——劝母亲:“娘,他们已经走远了,我追不上。”
  
  “你怎么这么没用!”女子狠狠地晃着儿子稚嫩的双肩,把一旁的李熏然看得心都揪疼了,接着,她的下一句话让他震惊了,“你父亲是妖,你为什么不是!你为什么是人!你为什么是人!如果你是妖的话,他就不会放弃你!也不会抛弃我!”
  
  凌远竟是人类与妖类结合产生的后代。几乎是刹那间,李熏然想起小时候族内长老给他们讲故事时说的,人类与妖类结合,后代并不是人界话本里说的“半妖”之体,而是要么是纯妖类,要么是纯人类。
  
  “那出生的幼崽是妖还是人,是随意的吗?”
  
  “不知道是不是随意,但据有些人的说法,是看人类与妖类,哪方的血统比较高贵强大,那么产下的后代就会跟着哪方。”
  
  李熏然一边回忆着长老曾经说过的话,一边又惊又怒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小远被愤怒得失了理智的母亲抓住胳膊猛地摇晃,小身子晃得如同风中落叶,让他本就不舒服的胃开始疼痛得厉害。为了不再刺激母亲崩溃的情绪,凌远煞白着小脸咬牙忍了片刻,但最后还是忍不住,一手捂着肚子,他“哇”的一声呕了出来,吐得昏天黑地,好像连胆汁都要吐出来了,最后眼睛一闭,小身子软软地栽倒了下去。
  
  一旁的李熏然连忙张开怀抱去接,但那小身子却透过了他的怀抱,倒在地上。
  
  方才歇斯底里疯狂唾骂的女子愣愣地看着这一幕,带着血丝的眸子不可置信地瞪大了,仿佛反应不能。
  
  “快抱他去看大夫啊!”李熏然又试着抱了几次凌远,但都是徒劳,只能在一边着急地吼着女子,“他是你儿子啊!你在发什么愣!”
   
  过了好一会儿,女子才像是魂魄归位一般,哆哆嗦嗦地伸出手去抱起昏倒的儿子,但并没有立刻去找大夫,而是将小远紧紧地搂在怀里,唱起了以前哄襁褓时期的他睡觉的摇篮曲。
  
  李熏然急得差点用爪子刨地,但也只能是干着急。
  
  直到晨光熹微,有路人过来,看见这满身狼狈的母子后才立刻去请了大夫,而此时的小远已经脸色煞白,呼吸微弱。在这之后,他天生就有的胃疾更加严重,稍有不慎便会发作,甚至影响了寿命。
  
  经过这晚的巨变,女子的精神状态就不好了起来,有时候她会以为自己的儿子已经没了,见到小远的时候一脸陌生,要赶他走。有时候认出了小远,又想起那晚他不去追他的父亲,想起他“出身”不好,没投胎成个妖,更想起他那个妖怪父亲的负心薄幸,心中恨意难当,经常把小远揪得浑身青紫。
  
  李熏然眼眶红红的,是气的,也是心疼的。
  
  看着自己给自己上药,自己踩着小板凳做饭,结果被柴火熏得眼泪汪汪,喷嚏连连的小远,他忍不住从身后虚虚地抱住那瘦弱的小肩膀,似乎想让自己成为他的依靠。
  
  还有小部分时候,女子是清醒的,她会抱着自己的孩子,流着眼泪说对不起,温柔地问他还疼不疼,吃饱饭没有。
  
  然后周而复始。
  
  李熏然就在旁边看着,看着小远的眼神从一开始的动容,到后来的无波无澜,垂着眼睫的时候,神色甚至是淡漠的。
  
  在这期间,通过女子断断续续透露出来的消息,李熏然大概了解到了是怎么回事。俗套的男妖“英雄救美”,美丽的富家千金倾心以待,但无奈两人均有婚约在身,于是约好私奔。
  
  却被各自的父母发现。
  
  最后,男妖这边,被封了修为,赶出家门。富家千金那边,因为放言就算是过着一贫如洗的日子,她也心甘情愿,一副吃了秤砣铁了心的模样,把父母气得晕过去,从此断绝了往来。
  
  “净身出户”的一男一女,一妖一人,就这样走在了一起,拜了个简陋的天地后,结为夫妻。
  
  到这里如果结局的话,那么这段人妖恋看起来还算不错,你耕田来我织布,你挑水来我浇园,日子清贫却甘之如饴,夫妻同心,便没有什么难事。可关键是,到这里,只是个悲剧故事的开始罢了。
  
  男妖女人曾经家中都是仆从成群,不知人间疾苦,陡然一天从云端上落下来,除了一开始“有情饮水饱”之后,更现实的问题,就一个个接踵而来。先是生计问题,再是孩子的问题。
  
  前一个问题磨平的是两人原本锋锐的棱角,后一个问题,磨损的事两人之间慢慢平淡下来的感情。
  
  在许乐山看来,凌远没有生成妖,是他的无能,是他的血统比不上这个人类女人的高贵,凌远的存在简直就是他身为雄性动物的耻辱。
  
  终于,在凌远一岁的时候,许乐山忍无可忍了,留下一封说他要带商队去异族边关行商,没有一两年可能回不来的信后就不告而别。
  
  本是想离开母子俩随便走走散散心,许乐山却在半路上遇见了他以前的未婚妻,一番相处之下惊觉原来自己还是喜欢女妖的,于是立刻带人回去和凌远母子一刀两断。
  
  八年的时间,男妖还是面貌如往昔,女子尽管貌美,却是青春尽失,更不用说还因为他和自己的家人断绝关系,老死不相往来。心中恨极的她,苦于找不到许乐山,恨意无法宣泄,只能一股脑地倾泻在他的儿子——也是她的儿子——身上。
  
  然后神智清醒过来了,又对自己的失控懊悔。
  
  如此反复,一直到了凌远八岁。这一年,把自己,也把自己的儿子折磨得形销骨立的女子,因为再也忍受不了痛苦活着的日子,在一个夜晚,悬梁自尽了。
  
  第二天早上做完饭,端着食盘来给女子送饭的小远,一推开门,就见到自己的母亲高高地,毫无生气地吊在房梁上。
  
  凌远就这么维持着推开门的姿势,仰着头,呆呆地看了很久。后来,他轻轻地放下托盘,好像很冷一样,抱膝蜷着身体靠坐在角落里,黑黝黝的眼睛,一直盯着没了生机的母亲,眼中所有的光亮都被湮没殆尽。
  
  乌沉沉的眸子,像一汪黑不见底,死寂无波的寒潭。
  
  不是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该有的。
  
  再后来,凌父来了。
  
  他曾经在上京赶考的途中被贼人打劫,差点身死的瞬间被凌远的母亲派护卫救下,因此凌远母亲于他来说有救命的大恩。这次来接凌远,也是收到了她的绝笔信,拜托他在自己死后帮忙照顾小远。
  
  这算是她,作为母亲对孩子的最后一点温情。
  
 
  
  未完待续
 
  

 

评论-27 热度-299

评论(27)

热度(299)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