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郎x齐勇】山有木兮木有枝7

一个目录
和楼诚(衍生)一起走过2016,进度:(7/25)

  路边小店没有暖气,齐勇进屋之后就没有摘下帽子。被个大帽子遮了小半张脸的奇怪模样引起了老板娘的主意,借着送水的名义来这一桌转了转看清了正脸才发现艾玛呀这不是谁家那小谁齐大兄弟嘛,怎么这副打扮呀,她还以为是哪个微服出巡的小明星呢。

   齐勇略略扯了扯帽子给她看底下那个光脑门,老板娘扑哧一声就笑了出来,这么想不开大冬天的去剃光头,兄弟你是不是失恋了,要是失恋了就说出来,今天酒菜给你打八折。

   齐勇刚被冷风肆虐的心又被老板娘的热心肠暖了起来,酒菜打八折哎。“没有,恋都没有哪儿能失恋,就是一时心血来潮觉得光头不耗洗发水。”老板娘不是和他熟悉,是和齐勇代班的那个兄弟熟悉,那兄弟每次带学员来练车都会来老板娘的馆子吃饭,回家照顾生病的母亲之前特意带了齐勇来这家饭馆,让老板娘眼熟,再加上齐勇本人也是个人缘好的,一来二去就和老板娘相熟了,上次过中秋老板娘还给齐勇送了盒月饼吃。

   老板娘自然不信这话,但也没多问,正好另一桌又客人叫她,留下一句“买顶帽子遮着吧,要不然得一直单下去了”就风风火火地离开了,也不体恤一下齐勇的少男心。齐勇哭笑不得地回过头准备拆自己的餐具,才发现自己那套不仅被拆好了,还用热水洗了一遍,“谢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做的。

   龟田一郎拿起茶壶给齐勇杯子里倒水,水声汩汩中他低声嘟囔了一句:“我觉得还挺好看的。”正值用餐高峰饭馆里面人声嘈杂,齐勇没听清了“嗯?”了一声,龟田一郎又不说话了,抿着嘴对着他笑,笑的人畜无害。齐勇端起杯子,眼神游离,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

   齐勇吃饭快,放下筷子一擦嘴龟田一郎还在那儿慢慢地挑鱼刺,慢慢地送进嘴里细嚼慢咽。齐勇习惯了他这样吃饭,也不着急,正好他还有话要说。

   “下下周周末我们去西城那边考试,有点远,可能星期一早上才能回来,记得向辅导员请假。”

   龟田一郎咽下饭菜,想了想,抓住重点问:“我们要在外面住两晚?”

   齐勇“嗯”了一声,继续说:“驾校方面订好了宾馆,那里条件不是很好,你估计用不惯洗漱用品,记得自己带,睡衣也带件厚的,没暖气。”龟田一郎没有少爷脾气,但却是个货真价实的少爷身子,齐勇多年来照顾他习惯了事无巨细地叮嘱。

   龟田一郎倒不是在意这个,他的重点是其他方面,不过听齐勇这么说他也难掩心里的高兴,这一高兴心思就活络了起来。龟田一郎皱了皱眉脸上一副为难的样子,“要带好多东西。”齐勇也无奈呀,这是没办法的事,谁让少爷你身娇肉贵的呢。

   龟田一郎掏出手机打开地图,问齐勇他们考试的地方在哪儿,齐勇说了个地名给他。龟田一郎手指点了几下后,抬起头对齐勇说,“离那儿不远有家连锁酒店,我订房间。”

   “不用吧,你交的学车费用里也包括考试住宿费,另外订酒店驾校也不会把钱退给你的。”齐勇知道这话对龟田一郎没用,但节省惯了的他下意识地就说出了口。

   果然龟田一郎摇摇头,手指又点了几下,这次时间要长一点,“订好了。”龟田一郎把手机放好,“双人间。”

   齐勇愣了愣,“你给我也订了干啥。”

   龟田一郎一脸无辜,“难道不一起吗?订了双人间,也省钱了。”他本来想订大床房的,但怕把齐勇逼太紧反而竹篮打水,最后只能遗憾地退而求其次订了双人间。

   齐勇差点没把嘴里的牙签咬断,原来省钱是你这种省法真是让哥涨了见识。不过齐勇也知道龟田一郎的执拗,没再纠结这件事,反正是双人间不是吗。

   两周时间很快过去,又是一个周末,到了齐勇带着龟田一郎去西城考点考科三的日子。其实龟田一郎学的挺好的,就是发挥不稳定,坡道起步老是容易熄火,齐勇说的口干舌燥的让他刹车松慢一点,但收效甚微,幸好周六有一天时间足够他们用考试车熟悉场地和操作。

   考科三的地方大多比较偏僻,因此齐勇不怎么担心到时候道路拥挤影响龟田一郎发挥,只要自己不出岔子,那就没问题。齐勇在吃晚饭的时候这样对他说。

   吃完晚饭还只是过了七点,齐勇便带着龟田一郎在考场道路边上散步,就当是饭后消食了,一边走一边仔细给他讲哪条路需要减速哪条路需要提前开转向灯。科三有夜考,但龟田一郎运气好没抽到,也让齐勇少担点心。

   “如果坡道起步的时候熄火了,心态一定要好,这只是扣了十分,还有机会过,但要是慌了那就完了,我听老齐说他带过好几届都有学员一扣分就哭,操作忘得一干二净。哭和慌在考场上一点用都没有。”齐勇回头看了看落下他一步的龟田一郎,看着不像小时候那样容易哭了。小时候龟田一郎那俩大眼睛扑闪扑闪着,齐勇总担心随时会掉出金豆豆来。

   “哎!”齐勇正在走神,胳膊被措不及防地拉了一下撞进了一个带着熟悉味道的怀里。齐勇心跳漏了一拍,赶紧推开龟田一郎揽着他的胳膊。龟田一郎眼睛亮亮的看着他,在昏暗的路灯下好似在发着光,“这里有个小凼。”他示意齐勇看看脚下。

   齐勇低头看去就看见他刚跨过的一个地方确实凹了进去,下午下了一阵雨积了一小洼水在里面,在昏暗不明的夜色中若不仔细注意,难保不会中招。齐勇作恍然大悟状,龟田一郎以为他要说刚才自己抱了他的事,没想到齐勇把他拉近了说的却是另一件,“明天考试的时候尽量不要走这条道,要不然直线行驶的时候车子轧过这个水凼,车身会晃动,电子系统很可能会判定直线行驶零分。”

   龟田一郎点头,脸上认真又乖巧地听他说着,但心里却不平静,要知道齐勇是这个反应,他刚才就应该再多些动作的。至于多什么动作……龟田一郎想了想,然后心里的小人儿害羞的脸红了。

   龟田一郎被安排的考试时间是在周末下午四点的最后一拨,等他那辆车上四人都考完时间已经快到了五点,打完成绩单走出通道,他就看见齐勇倚在栏杆上正探着头好像在找人,龟田一郎等他视线转到自己的方向时候挥了挥手,脚下小跑着往齐勇那儿过去。

   “过了没?”齐勇没立刻接过成绩单,而是先问了这个,得到肯定回答后他才把成绩单拿到手里展开看,“坡道起步又熄火。”齐勇念着上面的扣分项目,“不过还好,接下来都是满分,90分一次过。”齐勇赞赏地对着龟田一郎点头。

   “来,哥哥给你奖励,带你去吃火锅。”齐勇很有成就感,毕竟是自己带出来的,大手一挥带着龟田一郎走出考场去吃饭。

   火锅店开在他们所住的酒店旁边,生意红火的很,到了用餐高峰期甚至是一座难求,不过齐勇早就预定好了位置也不担心这个。两人坐下后,齐勇拿过菜单看饮品一栏中有红茶,让服务员先沏一壶过来,然后把菜单搁在桌子上让龟田一郎自己点,他先去一趟厕所,快憋死他了。龟田一郎进考场前把手机放在了他这儿,刚才等他出来的时候齐勇想上厕所,但又怕龟田一郎出来了找不到人,所以一直忍到现在。

   包厢比较小,齐勇要穿过大堂才能去厕所,跑到一半,齐勇又返身回来。刚才跑太急忘记说自己要两瓶冰啤酒了。红茶是给龟田一郎喝的,这小子喜欢吃辣但又吃不了辣,得用红茶水佐着涮火锅,至于他当然是怎么爽怎么来了,大冬天的吃热腾腾辣味十足的火锅不喝酒怎么行,而且酒店就在旁边也不需要他开车。

   龟田一郎就这么看着齐勇回来一趟扔下一句话又跑了,像是吃了一吨的糖,甜得记忆深刻。他如何不知齐勇剃个光头的用意何在,但感情这个东西若只是因为皮相带来的,便就好像是空中楼阁,看着绚丽但却缺少了稳固性,大风一吹,也许就飘去了下一站。齐勇也许认为他是一时鬼迷心窍走岔了路,但龟田一郎很清楚,自己想的是什么,想要的是什么。

   要齐勇这个人,一辈子。

TBC

评论-5 热度-107

评论(5)

热度(107)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