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姻缘巧合(ABO)10

一个目录
和楼诚(衍生)一起走过2016,进度:(20/25)

不老歌

  “赵公子,小公子,”车身的晃动停了下来,车夫的声音响起来,“到地方了。”

  赵启平从往事的漩涡里面抽身出来,晃了晃有些昏昏欲睡的儿子,“涵涵,到家了。”小孩儿揉着困倦的眼睛点头。赵启平先下马车,在外面接着涵涵。

  赵启平牵着儿子的手给车夫道了谢,车夫连忙摇头说使不得,“赵公子,车里的那个盒子张管家说让你们走的时候带着。”车夫想起了这个。

  “不用了,我们都到家了,可以自己做饭吃。”赵启平知道那是个食盒,里面是各式各样的精致点心。

  “张总管说这些点心是给小公子准备的,天色不早了,小公子吃了好睡觉。”明显是预料到了赵启平的拒绝,车夫赶紧接了这句话。

  赵启平低头看了看努力睁大眼睛表现自己不困的儿子,心软了软,“替我谢谢张总管。”车夫见他答应了,笑着连连点头,立刻钻进车厢里把食盒拿出来,“明日谭府有人来这边办事,赵公子可以把食盒交给他带去谭府。”

  赵启平点头,接过食盒,分量不轻。

  “谢谢爷爷。”涵涵清脆的声音响起。

  “使不得使不得。”车夫赶紧又摆手,然后笑了笑:“小公子伶俐懂事,赵公子教导有方。”

  “两位贵人回去吧,老朽就不打扰了。”

  赵启平牵着儿子目送马车掉头离开后才转身去开门。

  “涵涵,爹爹的钥匙没在身上。”站在门口摸了半天衣兜的赵启平最后无奈地对儿子说。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身上的这身衣服不是他原本的那套。

  在一边扒着爹爹的腿快要睡着了涵涵哼哼了几声,在里衣的小兜里翻了翻掏出自己的钥匙,“爹爹真不让人放心。”

  赵启平用钥匙刮了刮自己的鼻子,被儿子教育了。“赵小公子教导有方。”

  涵涵听懂了,咯咯地笑出声,小身子一抖一抖的。

  “回家咯,儿子。”

  “回家!”奶声奶气的童音兴奋地接上。

  既然食盒里面有现成的东西吃,都到这时候了赵启平也懒得再去厨房弄东西,只把了炉子点了烧了些热水作饮用和洗漱。

  “盖好被子,别着了凉。”赵启平把儿子洗脚的水盆端起来,不放心地再次嘱咐着。

  涵涵卷着被子打滚,左滚滚右滚滚把自己裹成了一个蚕宝宝,眨巴着大眼瞅着爹爹,“这样可以吗?”

  “嗯,这样最好,等你睡熟了直接抱着被子就可以把你扔出去了。”赵启平板着脸,很认真地说。

  涵涵赶紧左滚滚右滚滚把身上的被子摊平了,一副“我很乖不要把我扔了”的样子,赵启平被他逗得再也板不住脸,圆眼睛里满满的全是笑意。

  “爹爹你快点呀,我要睡着了。”涵涵冲着赵启平的背影喊。他们父子俩都是一起睡的,有时候赵启平睡得晚了没进被窝,涵涵还会中途惊醒,闹着要爹爹。

  涵涵很黏他,赵启平不知该不该担忧。他是由师傅带大的,师傅又跟个老顽童似的成天不着调,他想找个可以参考的例子来教育涵涵都找不到,只能自己一点点地摸索着,生怕自己哪里不小心就把涵涵养歪了。这也是他当初决心找到谭宗明的原因之一,或许他该给涵涵一个正常的家庭。

  但现在看到谭宗明他又退缩了。如果谭宗明另外娶了人,有了其他的孩子,涵涵还不如跟着自己,父子俩相依为命也挺好的。赵启平是这样打算的。

  当初他和谭宗明莫名其妙地就上了床,而且还不止那一次,乾元和坤泽在情事上的合契说是天雷地火都不为过,更何况他们俩是能直接诱发对方发情的合契。那年他们两人一个年少一个气盛,尝了和对方情事的美妙后就食髓知味,在仅仅只知道名字的情况下纠缠不休,谭宗明伤好之后白日宣淫更是常事,颇有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感觉。但如此一来,次数一多了再是喝了避子汤药也难免中招,涵涵就是这么来的。

  赵启平毕竟只是个少年的年纪,在知道自己有孕后惊慌失措下连封信也没给谭宗明留下就跑了,等他在外面想清楚了要不要这个孩子后,回到那个小屋后发现已经人去楼空,谭宗明连封信都没有留下也走了。

  也是赵启平常年漂泊习惯了一人,才能在没有乾元的陪伴下独自熬过孕期生下孩子,期间的各种艰难如今不想再提。赵启平每每想起刚出生时候瘦弱得连哭声都微弱的儿子就心如刀绞,他不后悔生下涵涵,只后悔自己太大意小看了乾元对坤泽和孩子的重要性。幸而涵涵长大后身体越来越好,一直压在赵启平心里的巨石才缓缓落了地。

  赵启平现在最担心的是谭宗明在知道涵涵的存在后恐怕不会轻易放手,凭他的权势要把涵涵带走简直是易如反掌。赵启平躺在被窝里眼睛瞪圆了看着眼前的黑暗,思绪万千,他想事情的时候原来很喜欢在床上翻来翻去地不消停,但涵涵已经睡着了,细小的呼吸声在他耳边听得真切,赵启平双手枕在脑后克制住自己翻身的欲望。

  该怎么办才能保护你呢,我的孩子。

  赵启平终究没忍住翻了个身面朝着涵涵的方向。看着儿子甜美安静的睡颜,赵启平觉得自己忽然什么都不怕了。

  涵涵一直跟着赵启平到处跑,至今为止还未去过学堂,启蒙这些事情都是赵启平在做,幸好涵涵聪慧,他这个半路出家的人也能教的有模有样的,只是……

  赵启平看着坐在小椅子上面垂着小脑袋安安静静地解着九连环的儿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涵涵这么黏他,说到底也是因为他身边只有赵启平,同龄的孩子三五成群地一起去学堂,他只能在家接受父亲半吊子的启蒙,玩的游戏也是自己一个人能玩的。

  在小炉子上面烧的正开的药罐里发出嘶嘶热气,咕噜咕噜地提醒赵启平药熬好了。赵启平用帕子垫好取下药罐,放在桌子上后就开始发呆。

  “爹爹。”涵涵一抬头就看见爹爹在出神,桌子上还有个药罐,“爹爹,你生病了吗?”涵涵有些着急地从椅子上跳下来跑到赵启平身边急切地问。

  “没有。”赵启平蹲下身平视着一脸稚气的儿子,“涵涵想要个弟弟或者妹妹吗?”

  涵涵没怎么听懂,大眼好奇地眨了眨,纤长漆黑的睫毛鸦翅一般密密麻麻地刷过赵启平的心,让他忍不住叹了口气,“爹爹知道了。”

  如果以后自己还是一个人,要再多一个难免会照顾不过来,况且他尽管不会表现出来,但私心里会更偏心涵涵。所以与其再生一个出来分散自己的精力,还不如只专心照顾涵涵一人。赵启平打定主意,站起身用手帕包着药罐的柄部往白瓷碗里面倒药,乌黑的药汁倾泻在雪白的碗里,腾腾的热气卷起一股刺鼻的苦味。涵涵趴在桌沿边上,知道爹爹在喝药,明亮的大眼里写满了担忧。

  赵启平摸摸儿子的小脑袋,安慰他说:“爹爹就是有些着凉,喝了药就没事了。”

  涵涵乖巧地点头,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爹爹喝完药要吃糖吗?”

  赵启平笑了笑,“不吃,留着给涵涵吃。”

  “涵涵可以分给爹爹吃。”小孩儿一脸“慷慨”地说。

  赵启平忍不住亲了亲儿子光滑的额头,正准备说些什么,院子里传来敲门声,赵启平放开儿子,“我去开门。”涵涵颠颠地小跑着跟在他后面像条小尾巴。

未完待续

评论-30 热度-371

评论(30)

热度(371)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