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姻缘巧合(ABO)12

一个目录
和楼诚(衍生)一起走过2016,进度:(22/25)

  “她要是不介意呢。”谭宗明把脸埋在赵启平颈间,说话的声音闷闷的。

  “不介意只是你认为吧。”其实举谭宗明母亲的例子更有说服力,但赵启平说不出口,就算只是听别人说起这件事的大概,他也能想象到这对谭宗明来说会是个多深的伤疤。不管他想不想承认,都无法否认他对谭宗明是有情的,因为有情,所以谭宗明逼他到这个地步,他也会心软,会怜惜,会考虑他的感受。

  赵启平对自己都无奈了,破罐破摔不好吗?

  正在他神游的时候,谭宗明的身体忽然抖了起来,从胸腔里发出的震动震得赵启平身体也跟着抖。发病了?没听说谭宗明有病啊,难道是隐疾?

  谭宗明闷闷的声音里带了笑意,“她又不嫁给我,介意这个做什么。还有……”谭宗明从颈间抬起头,看着赵启平呆呆的反应不过来样子,心里的爱意快要溢出来了,“涵涵是我的嫡长子,侯府的继承人,平平你记住了。”

  “谁跟你说的我要娶栎阳。”谭宗明用鼻子去蹭赵启平。

  外界传的,有鼻子有眼的。赵启平这话说不出口。

  “我要的人只有你赵平一个。”谭宗明眼神深邃,眉目柔和,似要将赵启平的眉眼镌刻在心底。

  “你就是因为这个才不高兴的?”谭宗明笑的眼角都眯成了一条缝。

  赵启平扭过头。太蠢了。

  谭宗明看他脖子都红了,也见好就收不再打趣他,生怕好不容易有软化迹象的人又恼羞成怒了,“平平,我找了你好久。”谭宗明打蛇随棍上,开始柔情攻势,“但大齐国叫赵平的太多了,你知道每次我兴冲冲地打开画像发现不是你之后的那种心情吗。”谭宗明声音有些低了,“次数一久了,我就担心我会不会有一天忘了你的样子。但幸好,昨天一看见你我就想起来了。”说到这儿,谭宗明就心有余悸,“谭宗文胆大包天,我的人也想碰,如果不是老爷子临终前有遗命让我保他一生衣食无忧,否则送到掖清园去禁足算是便宜的了。”

  掖清园是谭府子弟犯事之后去的地方,吃穿不愁但是条件清苦,对过惯了富日子的谭家人来说不亚于酷刑。

  “谭宗文说还有一个叫王……”

  “你真找了我五年?”赵启平扭过头问他,一双圆眼睛湿漉漉的。

  “当然。”

  “那你当初为何不留下一封信就走了。”赵启平问的很没底气,毕竟他自己就是这样。

  谭宗明却没想到这个,被赵启平这一问他有些支支吾吾的,“当初……你不打招呼就走了,我还以为你不想和我……那时候年轻气盛性子傲的很,哪里肯做这个。后来想通了之后再去那个地方,发现已经被上山打猎的人占去,我就知道你不会回来了。”他一直以为赵启平只是借他度过坤泽难耐的初情期罢了。

  赵启平听了心里涩然得很,他们两个人都曾回过那间小屋,却错开了时间。如果不是这次凑巧,那他们是不是还会继续错过。

  “我……”赵启平清了清嗓子正要说什么,门外传来一阵熙熙攘攘的声音,赵启平仔细一听好像还有小孩的哭声。

  小孩!

  有了涵涵后的赵启平对这种声音尤为敏感,心里一慌推着谭宗明,“是不是涵涵在哭。”谭宗明被他这句话吓得立刻站起身就往门外跑,身后赵启平“哎哟”一声腿一软倒在地上,谭宗明又立刻一个箭步冲回来把赵启平扶起来。赵启平大腿根被谭宗明压久了,刚才起来太急酸痛得很才会倒在地上。

  “我没事,你快去看看是不是涵涵在哭。”赵启平心慌得厉害,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使劲推着谭宗明让他先出去看看。谭宗明见赵启平急的不行,把他扶到椅子上坐好后就跑去了外面。屋里的赵启平揉了揉自己大腿后觉得那股酸痛劲儿小了些,慢慢站起来往门外挪。

  “你先放开孩子!”谭宗明的声音让赵启平越发不安,走出院门待看清门外的场景后,他眼前一黑差点又栽倒下去,谭宗明赶紧抱住他,“没事,平平,没事,他说他只要钱。”

  周围人把中间围成了一块空地,空地中间涵涵被一个男子劫持着正在大哭,看到爹爹出来后更是哭得厉害,男子手上拿着削篾条的砍刀,架在涵涵幼嫩的颈部,骇得赵启平天旋地转,软倒在谭宗明怀里抖着声音说不出话。

  “赵大夫,您可算出来了。”男子看见赵启平后更加兴奋,勒着涵涵的手又紧了几分,涵涵哭声都小了些。赵启平眼泪瞬间就下来了,一张脸惨白着。

  “你和你那姘头把我害惨了!”

  “王二!”一个撕心裂肺的女声从旁边传来,“你个畜生!”

  “王奶奶……呜……咳咳……”涵涵咳得小脸涨红了。

  “娘,我要是畜生您也跑不了,省点力气吧。”王二无赖地说。

  赵启平抖着声音说:“王二,是你自己助纣为虐帮着谭宗文。你有什么冲我来。”

  “冲你来,好啊,你要是能……”王二笑得一脸猥琐,还没把话说完就被谭宗明一声怒喝打断了,“要钱是吗!你要多少!”

  “我都忘了谭侯爷您财大气粗呢。不过这小崽子是你那小情儿不知道跟谁生的种,我要杀了他,还算是帮您清理门户了。”

  “涵涵是我侯府嫡长子,王二你如此污蔑究竟有几颗脑袋可以砍的!”谭宗明声色俱厉。

  王二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搞懵了,脑子里混混沌沌地理不清思路,这小崽子怎么就摇身一变成了侯府小侯爷了呢,手里下意识地放松了对小孩儿的钳制,涵涵乘此机会一把推开王二的手臂往外跑,身后王二怀里一空才终于反应过来,慌不择路地举起砍刀朝着小孩儿的背部砍去。赵启平面如土色,几乎魂飞魄散。

  “涵涵!”

  “啊!”

  现场的尖叫声此起彼伏,空地中间倒下的不是那个小身子。刚才电光火石间,一个木箱子飞过来狠狠地把王二砸倒在了一边头一歪就晕死过去。

  赵启平吓得肝胆俱裂身子软的谭宗明扶都扶不住,只能抱着他不停地说:“没事了没事了,涵涵没事了。”

  “爹爹!”涵涵哭得脸上全是眼泪和鼻涕,小模样凄凄惨惨的,把抱着他的人心疼地连声哎呦。

  “师傅……”赵启平的理智开始回笼,喃喃地说着,挣开谭宗明的怀抱朝着小孩儿奔去,“涵涵,爹爹在这儿呢。”

  “呜……呜,爹爹……”涵涵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在赵启平怀里惊魂未定,“呜……”细嫩的童音已经开始沙哑了,把赵启平听得眼里也有了泪水,一个劲儿地拍着涵涵的背部说:“爹爹在这儿了,涵涵不怕了,不怕了……”

  谭宗明走到父子俩身边,发现那个救了涵涵的老人正眯着眼看他,谭宗明听清了赵启平呢喃的那句“师傅”,恭恭敬敬地行了个晚辈礼,“晚辈谭宗明见过师傅。”

  老人一身短打,谭宗明却是锦衣华服,这样一个场面让周围不明真相的人实在是觉得怪异得紧。但老人却没有丝毫不适,笑眯眯地受了谭宗明的礼,“你就是我家那娃子一直要找的人?”

  谭宗明点头,“之前让他们父子俩流落在外,是晚辈的不对。”

  老人摆摆手,“启平都给我说了,我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事儿也怪不得你。”

  谭宗明愣了愣,“启平?”

  老人自觉失言,赶紧捂了嘴打哈哈,“有什么事你问他吧,我说的不算。”

  谭宗明心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有些好笑地看着老人生怕说错话的后悔表情,心里轻松了许多,平平的师傅看起来很好相处呀。

  “人带到官府去。”把王二捆起来后有人来问谭宗明怎么处置,谭宗明看了一眼被砸得昏过去了的人,说送到官府。那人有些错愕,送到官府去,不先用大刑伺候一顿吗?

  谭宗明“嗯?”了一声,示意他有话就说,那人说了自己的想法后,谭宗明摇头,“这么多人都看见了,动用私刑是律令禁止的,说不定现在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送去官府正好堵他们的嘴。”那人恍然大悟,找了几个人把王二抬走了。

  老人一直在一边听着,谭宗明也不避着他,听完后赞许地对谭宗明点头,“我家娃子眼光不错。”

  谭宗明难得被夸的有些不好意思。他蹲下身,抱起哭声渐渐小了的儿子,对赵启平说:“我们先回屋吧。”

  涵涵还在小声的抽噎着,小孩儿受了太大的恐惧,在亲人的安抚下正在慢慢平复。谭宗明也不嫌弃他脸上涕泗横流,没摸到帕子后直接用衣袖给小孩儿擦脸,擦了一手的黏腻,赵启平见了也用袖子去擦,一边擦一边哄着,两位父亲的心思全在孩子身上。师傅跟在一家三口后面,捻着胡须笑得开心。

  “小赵大夫……”一个怯怯的苍老声音传来,赵启平顿足看去,一个愁苦的老妇人不停地绞着双手,局促地看着他。

未完待续

评论-26 热度-348

评论(26)

热度(348)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