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姻缘巧合(ABO)番外—中秋团圆 ·上

一个目录
和楼诚(衍生)一起走过2016,进度:(24/25)

  番外——中秋团圆

  
  “涵涵喜欢哪些自己挑。”赵启平把侍女呈上来的模具都摆开了让涵涵选。

  “这个,还有这个……这个也好看。”涵涵大眼笑得眯起,点着小指头看花了眼,一连挑了十几个。

  “这么多,涵涵今天能吃完?”赵启平这话一出,小孩儿就发了愁,拿着手里的模具左看看右看看,哪个也舍不得放下。

  这些模具是用来今日制月饼用的。本来府里的月饼早就定好了制式,就差中秋这天开做了,但赵启平前些日子突发奇想,觉得那些蟾宫折桂和嫦娥奔月之类的图案都太寻常了,想给涵涵做些不一样的。他不光是想,而且行动很迅速,找了府里的画师把自己想要的图案一样样都画了送去做成模具,到了中秋这天给涵涵一个惊喜。现在惊喜是有,但太多了些,让小孩儿犯了难。

  “涵涵选几件吧。”赵启平把涵涵挑好的十几个又铺开让他选,他那股心血来潮的劲儿过了后才发现自己让画的有些多了。

  “涵涵既然喜欢那就全做了。”谭宗明声音先到,然后大步走了进来。

  “父亲!”涵涵大眼亮晶晶冲着谭宗明喊,从凳子上跳下来小跑着迎过去。

  “欸,儿子!”谭宗明开心地应了,“别跑,这天儿热,等会儿又出汗了。”今年的秋老虎厉害得过了头,都到八月十五了这外面的日头还烈得很。

  谭宗明半蹲着张开双臂把涵涵抱起转了个圈,涵涵紧紧地搂着父亲的脖子笑得开心。谭宗明用额头抵了抵小孩儿的头,“涵涵今天乖不乖呀。”

  “乖!”小孩儿答得飞快,还点头。

  “弟弟妹妹今天乖不乖。”

  “乖!”涵涵又边点头边说。

  “涵涵和他们谁最乖。”谭宗明问的飞快。

  “都乖!”小孩儿不上当。

  “哎哟我的小儿子,真聪明。”谭宗明亲了一口涵涵的小脸,抱着他往赵启平那儿走去。

  待他坐下后,赵启平把茶杯递过去,说,“都做了他哪儿吃的完。”

  “没事儿,咱儿子吃不了,这不还有我嘛。”谭宗明接过茶杯却没急着喝,先探手去摸了摸赵启平隆起的肚子,“今儿他们俩没闹你吧。”

  赵启平摇头,“今天还挺乖的,可能是知道你回来了。”谭宗明半个月前赶往了京城一趟,今天中秋正好回来。

  “真乖。”谭宗明轻柔地摸着那个硕大的肚子,表扬了一句,然后收回手喝口茶润嗓子。

  可能是喝避子药的时间过了,赵启平那天等涵涵睡醒后再服了药也没用,一月后被诊出了喜脉。孩子都在身体里生根发芽了,也没道理再不要他,便留了下来。到了四个月大的时候,赵启平的肚子生生比怀涵涵时候大了一倍,请来妇科圣手一检查,发现怀的还是双胎,到现在七个月了,比满十个月的肚子都要大。赵启平身形又属于瘦削的那一类,怎么吃怎么补都胖不起来,硕大的肚子像个大锅盖倒扣在他身上,看着又大又沉,让谭宗明心生敬畏,好多次心疼地抱着他一个劲念叨着当初他一个人怀着涵涵该有多辛苦。

  赵启平一开始还很感动,但被念叨久了就无语了,先不说这“一个人怀着涵涵”难道还能两个人怀,单说这次是双胎,涵涵那次可只有他一个,哪里有可比性了。然而已经深深陷入傻父亲状态的谭宗明已经毫无理智可言了,有天半夜赵启平脚又抽着筋疼醒,谭宗明给他按着按着眼框就湿了,说赵启平太辛苦他当初太混蛋了,把赵启平吓一跳,忍着脚疼把谭宗明搂怀里细声细气地安抚着说自己没事,谭宗明跟个受了惊的大孩子似的蜷在赵启平怀里半天安稳不下来。第二天醒来赵启平看着一脸威严吩咐事情的谭府家主,怀疑自己是不是做了个梦。

  “今天过节,我让他们做了冰碗,涵涵喜欢不?”谭宗明放下茶杯对儿子说。还在纠结地挑着手里的模具的涵涵听了乐开了花,“喜欢!”掷地有声的回答。

  “你总能找到借口让他吃冰。”赵启平睨了他一眼。

  谭宗明笑笑,“有你在把握着这个度,我也放心呐。”赵启平说是他找借口让涵涵吃冰,但他自己也没几次出声阻止了。

  “冰上浇的桂花蜜少点吧,等会儿还要吃月饼,糖吃得太多涵涵的牙受不了。”赵启平嘱咐道,最后一句是对谭宗明说的,在门外候着的侍从赶紧去办了。

  “涵涵,选好了吗?”赵启平问小孩儿。

  小孩儿还在纠结着,连自己的桂花蜜少了都没听见,“还没……”小脸上全是为难,大眼求救似的看向谭宗明。

  谭宗明心领神会,“一样做两个,到时候涵涵慢慢挑。”说着就准备上手端起木框起身,赵启平看他一眼,谭宗明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涵涵看着他的一双大眼眨了眨。

  “额……”谭宗明沉吟。这个情况该怎么办。

  赵启平把涵涵手里还拿着的一个取下放进框里,“一样一个。”

  谭宗明对涵涵抛了一个胜利的眼神,涵涵笑得眉眼弯弯的一派天真可爱。

  “记得你说的,涵涵吃不下的,你负责。”赵启平把木框递给谭宗明,正色道。

  谭宗明只觉得手上这个木框似有千钧重,他粗略地扫了一眼,起码得做五十个月饼。喉结滚动了一下,再对上赵启平的眼神的时候,谭宗明眼里就带了毅然决然。

  赵启平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

  赵启平身子越来越沉后就很容易困倦,特别是这日头正盛的午后,没说几句话就打起了哈欠,谭宗明让侍从带涵涵去吃冰,他扶着赵启平进了里屋准备午休。

  “又肿了。”谭宗明给赵启平脱去鞋袜,撩开裤脚后摁了摁白皙光滑的小腿肚,发现按出了一个小窝,“我走之后是不是没走几步路?”谭宗明冷了眉眼问。

  赵启平想收回那只脚,却被谭宗明用了劲抓住不放,只好无奈地说:“我不习惯别人搀着我。”他肚子太大,身形比起肚子来又算是单薄,到六个月之后走路都很笨拙,需要别人扶着才行。谭宗明在家的时候都是他经手,他一走,赵启平每次都是一个人扶着墙慢慢地挪着走,把身后跟着的侍从吓得心惊胆战的。

  谭宗明的心软的一塌糊涂,在手里白皙的小腿上印下一个吻,“在孩子出世之前,我哪儿都不去了。”

  赵启平点头,给自己解着衣服,“这样也好,孩子都七个月了,一般来说双胎都会早产,生产的时间现在不定,你留在家里也不会错过孩子出生。”他知道谭宗明对错过涵涵出生到长大的那几年极为后悔,都快成心病了。

  谭宗明接过衣服起身去挂好,又帮赵启平扶着腰慢慢躺下。赵启平抱着肚子慢慢往下躺,最后侧卧着面朝谭宗明,“你刚回来肯定还有事要处理,今天又是中秋,就别等我醒了。”

  “吩咐张总管代为处理了,我只去晚上的家宴。”谭宗明不放心,赵启平要是脚又抽筋了怎么办。

  “家宴啊……”赵启平呢喃着,“涵涵和二叔家里的元奕不知道闹了什么矛盾,好些天都没见那孩子来熙园了。”熙园是谭宗明所在主院的名字。

  谭家这一代是元字辈,涵涵在族谱上记的名字是谭元涵,他之前的秦涵这个名字赵启平说让他以后行走江湖用,说到这儿的时候谭宗明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看了他一眼。赵启平注意到了,对涵涵又说,比如你父亲之前就是用秦临这个名字。看着涵涵恍然大悟的表情,谭宗明表示他暂时不想说话。

  “他们孩子之间的事,翻脸跟翻书似的,没几天肯定又玩到一起去了。”谭宗明安慰赵启平,他现在怀着双胎月份又大了,本来就精神不济,再想多了事情对身体不好。

  赵启平“嗯”,又不放心地说:“府里的孩子都是一出生就在一起玩的,涵涵突然加进去,我……”他握着谭宗明的手,紧了紧,“心老是悬着。”

  “元奕这孩子沉稳大方,涵涵也是乖巧懂事的性格,他们俩不会有多大矛盾的。”谭宗明对他二叔院里的这个孩子有些印象。

  “我也看得出来……”赵启平蓦地苦笑了一下,“你在家的时候我还不觉得,但你这次一出去,涵涵又去了族里的学堂,我身边空闲出来了,就老爱想东想西的。”他顿了顿,想起有些久远的事,眼里带了迷茫,“那时候怀着涵涵吧,一个人奔东忙西的没时间想些多余的,也不知道自己原来还有这个毛病……”

  困意上头,赵启平说话的声音渐渐小了,眼皮也耷拉下去。谭宗明习惯了他这突如其来的睡意,见他沉入了梦乡,把他放在薄被外面的手轻轻地掖了进去。

  “宗明……”赵启平嘟囔着。

  “在这儿呢。”谭宗明以为他还醒着,应了声,等半天没有听到下一句话,只听见了赵启平平稳均匀的呼吸声,才明白刚才只是赵启平的梦呓。有些好笑,但更觉得心热。谭宗明眼带眷念地看着赵启平的眉眼,怀着孩子的坤泽脸上有些浮肿,但也掩不住那份天生的清隽,让谭宗明爱得不行,怎么看也看不够。

  出神地看了一会儿赵启平的睡容后,谭宗明开始想方才赵启平和他说的话,一字一句地翻来覆去地想,最后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虚虚地用手抚了抚赵启平高高隆起的腹部,谭宗明眼神深邃如渊。

  赵启平肚子太大,不管是坐还是睡都要先找好适合的姿势,而家宴有族里的长老在,规矩大,坐要有坐姿,谭宗明心疼他,一早就通知了说赵启平不去家宴,因此到了下午,赵启平都还是一身月白色常服,外面罩着个宽松的薄衫,懒懒地倚在贵妃榻上看谭宗明被侍从收拾打扮。

  “好看吗?”腰封系好,谭宗明放下张着的双臂,侍从蹲下身子给他配玉饰挂件。

  赵启平剥好一颗葡萄送进嘴里,慢慢地吐了籽后才悠悠地说:“好,看。”说完又摘了一颗葡萄开始剥,那样子比刚才回谭宗明的那句话要认真多了,好像刚才只是为了应付他一般。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上掐着一颗圆润剔透的葡萄,煞是好看,再加上葡萄汁沾湿了几根指尖,让好看里又平添了几分诱人的味道。

  身上的玉佩香囊都配好了之后,就算是打扮完毕了,谭宗明大手一挥让屋里的侍从都退下。

  “这么好吃?跟我说话都应付。”谭宗明挤在赵启平身边,飞快地伸手捏住赵启平正往嘴里送的手指,手腕用力硬生生让它转了个弯到自己面前,“我尝尝。”

  赵启平也不反抗,任由谭宗明把自己“辛苦”剥好的葡萄送进嘴里。谭宗明不仅把葡萄含了进去,赵启平掐着葡萄的三根指尖也一并吃了。

  “也不嫌脏。”赵启平抽回手,看着自己全是口水的手指,没好气。

  谭宗明哭笑不得,“那是你自己的手指。”有这么自己“诋毁”自己的吗?

  赵启平用帕子擦了擦指尖,“我的怎么了,你的我照样嫌。”

  谭宗明嘴角划了个勾,凑在赵启平耳边用气音说:“我记得宝贝你很喜欢,很兴奋呢。”

  赵启平自然听出了谭宗明的意思,白嫩的耳根红了个彻底,连脖子也红了,就像是一滴红墨溅入水里,晕染开来。

  谭宗明闷笑几声,很是得意,然后就感觉到自己腰间的一块肉被拧了个半圈,疼得他脸上的笑都僵住了,这次真的是“哭笑不得”。

  “爹爹,父亲!”

  正在夫夫俩玩“情趣”的时候,涵涵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赵启平赶紧放开他,把自己开了些的领口拢了拢,谭宗明则站起来去迎接小孩儿。

  涵涵穿着一件新衣服,红彤彤的讨喜又不俗气,小孩儿长的又好,看着能让人爱到心眼儿里去。

  “好看!”谭宗明看着涵涵亮晶晶的大眼,知道小孩儿想听什么,毫不吝啬地夸道。

  “特别好看!”赵启平随即跟上,还多了俩字。

  小孩儿被两位父亲直白的夸奖弄得不好意思,扭着小身子有些羞涩。

  涵涵知道赵启平今晚不能去家宴,所以特意跑来跟还在肚子里的弟弟妹妹说:“你们要乖,不许闹爹爹,哥哥回来给你们讲好玩的事。”涵涵说的“好玩的事”是家宴上请来的一班杂技,他最期待这个了。

  稚嫩可爱的小童对还未出世的弟弟妹妹一本正经地说话的模样,让谭赵二人看了对视一眼,不由得会心一笑。

未完待续

评论-20 热度-386

评论(20)

热度(386)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