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土匪抢亲(上)

一个目录
【杜方】土匪抢亲
  
  文案:达城南家为富不仁,强占良田,霸占良女为第三十七房小妾。
  他杜见锋身为黑风寨头目,传说中的土匪恶霸,不做点什么抢亲之类的事,都对不起自己这个名头。择日不如撞日,决定了,就是你老南家了!
  不过,这“小妾”……确实很勾人……
  杜见锋捂住心口,这,难道就是一见钟情的感觉?
  
  内容标签: 古代架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见锋 方孟韦┃ 配角:…… ┃ 其它:……
  
  
  
  达城首富南家又要办喜事了,娶亲的人还是南家老太爷,六十七八岁的年纪如今要娶第三十七房小妾,实在是让人不得不感慨一句“宝刀未老”。
  
  三十七夫人现年正是二八年华,水灵灵的一双大眼,黑油油的两条大辫子,柳叶眉杏仁目樱桃口鹅蛋脸,粗布葛衣难掩身段的纤细婀娜,是达城黄葫村出了名的美人。按戏文里说,此等美人,得是要那昂藏七尺,剑眉星目有着英雄气概的男儿才能配得上,怎么就让那南老太爷啃了去呢。
   
  各位看官有所不知,那达城南家是靠两样东西出的名。一就是富,南家要往上数三代,那在大齐朝也是赫赫有名的富豪,奈何子孙不争气,最后只能偏安于达城称霸,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小城里首富的位置是跑不了的。传说南家手里还握有一颗鸽子蛋那么大的东珠,价值连城,连如今的大齐首富谭家也派人来求购过,白花花的银子抬了一箱又一箱,还被拒绝了。
  
  这二嘛,可就不怎么好听了。南家第二出名的,就是他的恶。像一般的家族里,都免不了出几个不肖子孙以此来给各位侠客行侠仗义的机会,但这南家可奇了,不肖子孙是扎根往里投胎,一茬接一茬,花天酒地,胡作非为,借着钱疏通了官府里的人,恣意妄为。
  
  比如这老太爷的第三十七房夫人,如果不是为了留下家里的仅剩的几亩良田不被强占了去养活幼弟幼妹,如花儿般的姑娘,怎会点头同意那“一树梨花压海棠”之事。
  
  然而,再是让人不忿,这一顶红软轿载着红盖头的新娘子,在两队迎亲人马的吹锣打鼓中,还是踏上了去南府的路,从此高墙内外,生死由命。
  
  
  
  “你说这三七夫人怎么不哭了?”一个骑在马背上护卫迎亲队伍家丁打扮的人,对另一人说。
  
  黄葫村地处偏僻,离达城城中很有些距离,迎亲的两队人马不出岔子地接到活生生的新娘子后,就有些放松下来,再加上山路曲折无聊,有些人就忍不住打开了话匣子。
  
  三七夫人是他们私底下取的诨名,谁人不知这第三十七房小妾是用来作老太爷冲喜用的,因此他们也无甚敬畏,再说那南老太爷上炕都哆嗦,这三七夫人守活寡是肯定的,哪里值得他们巴结。
  
  “认命了呗。”那人回道。
  
  这三七夫人在他们南府去下聘的时候,可是哭的声嘶力竭,把系了红团簇的礼物一样样全砸了,疯魔的样子让他们看了心惊的很,暗想这三七夫人不会受不了自尽吧。来迎亲的时候他们还很忐忑,生怕看不到活人,如今看来,这三七夫人不哭不闹地上了轿,不是认命是什么。
  
  先前问话那人道:“早些认命也少受些苦,就这三七夫人之前的烈性子,要进了门还不得被大小夫人们挨个修整。”
  
  “要三七这味药真能顶用,把老太爷冲喜冲回来了,再生个老来子,一辈子的荣华富贵就稳了。”
  
  “打起精神来好生盯着,这里是黑风寨的地盘。”
  
  正在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唠闲话的时候,一人打马走上来,衣服颜色要深些,看起来职位更高。
  
  果然两人立刻闭嘴噤声,不再多言,只是眼珠子滴溜溜地跟着那人转,待那人又骑马去车队后面看看的时候,两人又开始聊了起来,声音小的多了。
  
  “没听说过黑风寨抢人呐。”
  
  “是没听过。不过这些土匪做事不讲章法全凭心情,万一哪天高兴了想抢个人呢。”这人说的漫不经心。
  
  “砰!”“砰!”“砰!”
  
  十几个冒着烟的玩意儿被从他们头顶上扔下来,迎亲队伍瞬间开始慌乱,人声嘈杂起来。
  
  “快捂嘴!这是迷烟!”那个穿深色衣物的人高喊,然而就在喊话中吸入了好几大口迷烟,脚底发虚浑身发软,手上也捏不住缰绳,从马背上摔了下去。
  
  像是有默契一般,随着他这声肉体倒地的声音响起,接二连三地又是一声接一声,不消一盏茶的时间,迎亲的两队人马,不管是骑马的还是抬轿子的全都软倒在地,没了知觉。
  
  那十几只冒烟的玩意儿已经偃旗息鼓成了黑乎乎的坨坨,然而白烟却没有轻易散去,那顶红色软轿立于茫茫白烟中,再配上这崎岖的山路,颇有种山中鬼怪的画面感。
  
  然而这幅画面并没有保持多久,就被一声怒斥打破了。
  
  “毛利民你小子是不是又算错分量了!这烟大的,都能把人熏熟了!”声音嗡嗡的,虽然略显含糊但也不耽误意思的表达。
  
  “当家的,我没算到今日无风呐……”一个带着些委屈的声音传来,同样也是嗡嗡的。
  
  “你大爷的!”
  
  待一群人走近了才看清他们脸上全都捂着严严实实的白巾条,也难怪说话的声音嗡嗡的。
  
  “大当家的,这群人都怎么处理。”
  
  为首一人眼睛以下全被遮住,看不清长相,但目光如炬,眉如墨画,不难想象拿去遮脸的巾子后会是何等出色的模样。
  
  “全绑了,算人头给赎金。”被叫做“大当家的”的这人,大手一挥,毫不掩饰土匪做派。
  
  “红英,怎么了?”大当家见被派去接新娘子的钱红英呆呆地站在轿门口没有动作,奇怪地问道。
  
  “大……大当家的。”钱红英咽了口唾沫,声音有些抖,“你说……这像不像之前小赵先生写的那本山间鬼事……”又咽了口唾沫,声音更抖了,“……中的红轿子……”
  
  大当家走上前,一拍钱红英的肩膀正准备安慰妹子一下,给点鼓励,谁知道这一拍,钱红英的尖叫声飚出了二里地,人也软软地晕了过去,幸好他接的快,才没让钱红英脸朝下摔地上。
  
  大当家无语了,这寨子里唯一的姑娘被自己吓晕了过去,现在谁来带这昏迷的新娘子上山?
  
  众人非常默契地拿眼神瞅他,同时非常默契地集体后退一步。
  
  “大爷的!”大当家指着这群靠不住的家伙啐了一声。
  
  大当家认命地一边掀轿帘一边回头用眼神谴责,漂亮深邃的眼睛看着还有几分委屈。
  
  “当家的小心!”
  
  “铮!”
  
  众人齐齐的惊呼声,把刀剑相碰的铮鸣声盖了过去。
  
  杜见锋只感觉到耳边传来破风声,在脑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身体已经自动掏出了腰间的短剑格挡了自下而上刺来的一柄反着冷光的匕首。
  
  匕首来势看着凶猛,但却后劲乏力,杜见锋没费多少功夫就将匕首挑落,一把捏住那细白的藕腕,毫不怜惜地往下一折。
  
  凤冠霞帔的“新娘子”闷哼一声,最后积蓄起的一点力气也失了去,脑袋软软地偏在一边,盖头簌地落下。
  
  我的乖乖。
  
  杜见锋看着那双霜堆雪砌而成的明眸,心尖上泛开了酥酥麻的痒。
  
  
  
  
  
  未完待续
  
  
  刚回家,母上大人还是很宽容地任我在眼皮底下玩手机……不知道多久后会发生变化……
  且写且珍惜吧(。
  
  我又给小红加戏了!
  
  谢谢谭赵友情出演!(撒花)
 

评论(22)

热度(440)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