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方】土匪抢亲(中)

一个目录

  身后众人一个个面面相觑,眼里满满都是好奇和惊讶。这顶轿子是有什么魔力,小红在前面站了一会儿晕过去了,现在还在毛利民背上没反应。连他们一向英明神武智勇双全玉树临风德才兼备貌比潘安(此处省略一万字赞美)的大当家居然也跟没有反应似的,愣愣地呆住了。
  
  邪门了。不会真是小赵先生写的那本山间鬼事灵验了吧……
  
  “大当家的!”众人慌了,纷纷上前。
  
  当他们看清杜见锋那双发直的呆滞双眼时,更急了。
  
  “当家的……这是……中邪了?”毛利民用不确定的语气问。
  
  有人犹犹豫豫地说:“我咋看像是发春了呢……”
  
  “哎呀!坏了!”被众人以为已经被点穴定身了的杜见锋突然一拍大腿,一惊一乍地把身边的人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就见杜见锋一弯腰,从轿子里直接把“新娘子”抱了出来。
  
  身后众人立刻让开一条路让杜见锋通过。
  
  新娘子被迷烟熏得已经晕了,软软地靠在杜见锋怀里,小半张脸也埋了进去,只能略略看到一个秀美的轮廓。杜见锋火急火燎地抱着人冲出了烟雾弥漫的范围,连句话也没留下,把一群人震在原地,一个个开始认真地思考跳大神驱邪的可行性。
  
  但此刻怀里抱着美人,就算脸上还挂着布巾也能看出那傻不拉几笑容的杜见锋才不会有那个闲情去管别的,满心满眼都是面前这人的样子,雀跃地恨不得运起轻功跳上天和太阳肩并肩。
  
  方才这小美人头上的盖头滑落,杜见锋一对上那双盛着黑山白水的眸子,就觉得心跳都停止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吗?
  
  大龄处男杜寨主,闻到了春天靠近的气息。
  
  
  
  只是,这小美人有点沉啊。
  
  杜见锋轻手轻脚地把小美人放在床榻上,手上还细心地扶着美人的脑袋枕好在枕头上。本来他还想把那碍眼的金花八宝凤冠取下来,但也不知道上面别了些什么东西,和美人的头发死死地纠缠在一起,束手束脚他扯也不敢扯。
  
  “当家的,解药取来了。”
  
  从门口跑进来一个人,手上举着个药瓶。杜见锋赶紧起身接过来,拔下瓶塞把瓶口送到沉睡中的美人的鼻下。
  
  “醒了……”送药瓶的那人还没走,趴在床边的木台子上面,看着床上的人悠悠转醒。
  
  杜见锋看着那双好看的眸子慢慢睁开,下意识地理了理的领口和袖子,弯起嘴角漾开笑意,用自己最温柔的声音说:“你醒了呀。”
  
  美人刚醒来的时候,对于自己所处的环境有些反应不过来,茫茫然地眨了眨眼睛,杜见锋用了全身的力气,才让自己没有大喘气。
  
  很快美人就反应过来,面前这个正对他笑得灿烂的男人就是他晕过去之前最后看到的那位,秋水般的眸子闪过寒意,锐利地似乎能射出冷箭,“你是谁。”
  
  低沉,磁性,好听,的,男声。
  
  趴在木台子上的那人嘴巴张得能放进一枚鸡蛋,眼珠子上上下下地打量这位身穿嫁衣,头戴凤冠却一开口是男子声音的“美人”,半天找不到自己要说什么,连惊讶的“啊——”都发不出来。
  
  他觉得自己想不通这件事,便下意识地去寻求大当家的帮助,却发现杜见锋比他还要震惊,嘴巴倒是没张得能放进鸡蛋,而是眼眶都快要盛不下那俩眼珠子,快要凸出来了。
  
  “你……你……你……”杜见锋半天说不出一句囫囵的话,颤抖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幻灭了似的。
  
  “你是男的女的?”见自家当家的实在是说不清楚,那人直接问了出来。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方孟韦坐起身,把压脖子的凤冠取下来扔在一边,动作潇洒利落,只是和那身嫁衣实在不符。
  
  他说话的时候还是男声,没有改变。
  
  杜见锋蹭地一下站起身,脸色沉沉,只是声音恢复了正常,“你不是朱玉。”
  
  朱玉是那位待嫁姑娘的名字。
  
  方孟韦眉梢挑起,用眉笔画过的弯眉好看极了,“你怎么知道朱玉?”
  
  反问过去,看起来是不打算回答杜见锋的话。
  
  杜见锋目光闪烁不定,定定地看着方孟韦施了粉黛显得有些艳丽的面容,嘴角紧抿,面沉如水。
  
  “算了。”方孟韦摇头,轻笑一声,“看着你们也不像那穷凶极恶的人。”
  
  方孟韦翻身下床,杜见锋下意识后退一步,差点把木桌子边上的人撞上,赶紧站直了另外找了处地方站着。
  
  小鹿般的圆眼里闪过笑意,方孟韦含笑道:“朱玉是我妹妹。”顿了顿,又加了一句,“双胞亲妹妹。”
  
  杜见锋看着面前举手投足之间全是男子风范的人,忽然鼻子有点酸。
  
  二十多年来初次动心,居然要无疾而终了吗?
  
  
  
  在后来的谈话里,杜见锋才知道这位“美人”叫方孟韦,京城人士,襁褓时期由母亲带着他们兄妹前往京城和父亲团聚,却在半道上遭劫,贼人掳走了妹妹不知所终,母亲伤心欲绝至此缠绵病榻,没几年人便去了,他毕生的心愿就是找到失散的妹妹,告慰亡母在天之灵。
  
  谁知道找到妹妹后,却发现她正在被恶霸逼婚,还有自尽的念头,事情紧急之下,方孟韦便决定代替妹妹上花轿。
  
  “……呜呜……太感人了……”
  
  黑风寨议事堂里,已经闻过解药醒来的钱红英,拿着帕子拭泪,泪眼朦胧哭得眼睛红红的。
  
  “方小兄弟,令堂在天之灵,一定会很欣慰的。”钱红英呜呜咽咽地对方孟韦说。
  
  方孟韦此时已经洗去铅华,露出原本的清俊面貌,见钱红英泪眼汪汪地安慰他,面色柔和下来,对她笑了笑。
  
  钱红英看见方孟韦的笑,拭泪的那只手一抖,抓住一边的毛利民,小声咬耳朵:“这方小兄弟,笑得……笑得好……招眼……”
  
  毛利民用余光瞟了瞟坐在大马金刀地坐于堂前主位,正目色沉沉不转睛地看着方孟韦的大当家,嘴皮子翕动着回答钱红英:“镇定。”
  
  “方兄弟。”听他说完,杜见锋开口道。
  
  “杜寨主称呼在下孟韦即可。”方孟韦双手一拱行礼,态度温和。
  
  “孟韦。”杜见锋按捺住叫出这两字时候心中的些许雀跃,面上淡淡地说。
  
  “你是否还有其他事情未告知。”杜见锋问。
  
  方孟韦一愣,“寨主何出此言。”
  
  “按照你方才说的,若你代替朱玉姑娘上了花轿,那再后来你又待如何呢?”
  
  “确实。”方孟韦点头,竟是承认了。“但是——我不知道能否如实相告。”
  
  杜见锋见他不信任,也不生气,而是颔首道:“我黑风寨从不欺凌弱小,兄弟们……”看了看钱红英,“和妹妹,均是嫉恶如仇义薄云天之人,否则这次也不会主动出手拦下南府的迎亲队伍。”
  
  杜见锋一番话语掷地有声,低沉好听的男声回荡在议事堂内,莫名让人信服。
  
  方孟韦默然片刻,抬首朗声道:“既然如此,我也不瞒着杜寨主了。此次孟韦代替妹妹去南府,所为的还有一事。”
  
  “那就是潜入南府,寻找南家多年行贿作恶与地方官府勾结的证据。”方孟韦一脸凛然正气。
  
  
  
  
 
  
  未完待续
  

评论(8)

热度(318)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