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爱你

  一个目录
@请叫我甜菜 祝宝宝生日快乐,请验收。
蹭个 @楼诚深夜60分 :【挚爱】
九千字,一发完,有肉渣。兄弟梗,养成梗,不喜误入。最末附上袖底全文链接。
————————————————
【荣霖】爱你
  
  许一霖这年高三,就读于宜市二中,在距离高考不满两个月的时候,搬出了学校寝室。
  
  
  
  宜市二中是寄宿制学校,许一霖去找班主任打报告要求办理走读的时候,被告知必须要家长亲来一趟学校,和班主任谈话后才能视情况办理。
  
  听了班主任这话,许一霖垂着头,有些长的刘海软趴趴地搭在额前,定定地看着自己的脚尖发呆,半晌后挤出一句话:“知道了。”
  
  班主任叹了口气,也知道他家里的情况。
  
  许一霖在10岁那年被荣家收养,许是寄人篱下的缘故,让这个本就内向的孩子越发沉默寡言,甚至有些胆小。这次他搬出学校宿舍的要求,是荣家决定的还好,但如果是他自作主张的话,要求请他的监护人来那就挺为难这孩子了。
  
  班主任是个文静温雅的年轻女老师,柔着声音询问许一霖是不是在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才想搬出宿舍。班主任执教几年,自然清楚在学校里像这种内向害羞的孩子最容易受人欺负,但她心思细腻,顾及到这孩子的自尊心,没直接问许一霖是不是受了欺凌。
  
  许一霖只是摇头,垂着脑袋让班主任看不清他的表情。
  
  班主任无奈,暗自决定另外找同学问问,然后对许一霖说这是学校的规定要让家长来一趟,她也没办法。
  
  “嗯。”许一霖低声应了。
  
  在许一霖走后,班主任找了几位许一霖同寝室和隔壁寝室的人分别询问情况,得出的结论让她一头雾水,许一霖成绩优秀,虽然内向但是很温和,到了高三就算时间紧迫,对同学问的问题也是有求必应,人缘好,特别是和他一间寝室的乐柏还说过谁找许一霖麻烦就是找他的麻烦。
  
  所以许一霖为什么要搬出学校宿舍呢?
  
 
  
  
  “谢谢老师。”一句低沉有磁性的男声十分礼貌地说。
  
  班主任饶是已经过了看见帅哥就心生向往的年纪,但对面前这个身高近一米九,身形颀长伟岸,面容硬挺英朗,一身精英气息的男人,还是免不了心跳快了些。
  
  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是荣石亲自来了学校为许一霖办理走读手续。
  
  看着这个常年出现在经济新闻版面,间或出现在娱乐新闻版面的人,班主任有些漫无边际地想,不知道能不能合个影。
  
  荣石在给许一霖办手续的时候,手下人已经去了学校宿舍把许一霖的行李打包全部装运好,等荣石出了行政大楼后,就可以准备走了。
  
  荣石出来时,看见一个男生正在对许一霖说些什么,神情有些激动,许一霖仍旧是他熟悉的那般模样,低垂着脑袋,看着自己的脚尖发呆——只是皙白的手指捏住了裤边。
  
  “一霖。”荣石不动声色地观察后,出声唤了一声许一霖。
  
  许一霖头也没回地往他这边小跑着过来。身后的男生动了动步子,似乎也想追过来,但看见了看不远处的荣石,犹豫地顿住了。
  
  “东西都收拾好了,我们可以走了。”荣石说。
  
  这天是星期六,学校没上课。
  
  “嗯。”许一霖错身就要往车的方向走。
  
  “不和你的朋友再说几句吗?”荣石在他身后问。
  
  “不用了。”许一霖答得快,然后又加了一句,“又不是见不着了。”
 
  荣石转过头,发现那个男生还在原地朝着这边看……不,应该是还在看着许一霖。
  
  男生看见荣石在回头看他,正想礼貌地笑笑,荣石却突然转头就走,留下他脸上笑到一半的尴尬。
  
  雄性的直觉告诉他,这个男人对他有不知从何而来的敌意。
  
  
  
  
  车里,许一霖与荣石坐在后座,中间空了一个位置。
  
  许一霖转过头看着窗外倒退的街道,不发一言。车内加上司机只有三人,沉默蔓延开来,直到荣石出声打破。
  
  “荣意和荣树还不知道你要回去,肯定惊喜得很。”
  
  提及荣意和荣树,许一霖转过头来,问:“我们是回清苑吗?”清苑是荣家老宅的名字,荣石的弟弟妹妹都住在那儿。
  
  “自然。”荣石理所当然地说。
  
  许一霖眉头微拧,“清苑离学校太远了,要起很早。”
  
  荣石“啧”了一声,“忘了。”荣树和荣意都是请的家庭教师,他习惯之后倒是把清苑离市区学校的距离给忘了。
  
  “得另外找房子才行。”荣石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
  
  “住你那儿吧。”许一霖说,面色坦然。
  
  “我那儿?”荣石重复道。
  
  “报纸上写荣石哥哥你在源嘉丽榭有套房子,那不是吗?”许一霖把“金屋藏娇”改成了“有套房子”。
  
  许一霖自两人见面后第一次正眼看他。荣石和报纸媒体打惯了交道,哪里能不知道那些上面都写了些什么,看许一霖一双黑黑的圆眸直直地看着他,心就有些慌,“小柳晚宴后送我回去被拍到了,那些人尽胡说。”
  
  “胡说?”许一霖好奇地问,“那那套房子就不是荣石哥哥你的?”
  
  荣石被噎了一下,无奈地点头承认,“是我的。”
  
  “我可以住那儿吗?”
  
  荣石喉结动了动,说:“要不你和荣意他们一样请个家教?”
  
  许一霖失望地低头,玩着自己细白的手指,不答话。
  
  荣石偏过头看着他,也沉默着。
  
  许一霖身体不怎么好,这些年来吃的补的尽长个不长肉,此时垂着脑袋的时候露出的一小截颈子白皙且羸弱,颇有几分触动人心,让荣石心软了软,对自己认输。
  
  “好吧。”荣石在心里叹气,“源嘉那儿离你们学校最近,也免了另外找房子住。“
  
  “谢谢荣石哥哥。”许一霖抬起头,嘴角微微抿着笑意,略长的刘海搭在白净的前额上,看着有种软乎乎的稚嫩感。
  
  荣石移开眼神不再看他。
  
  
  
  
  源嘉丽榭说是荣石住的地方,其实并不准确,因为许一霖入住之后荣石只来了几次过夜,说成是他落脚的地方之一才最为恰当。
  
  宜市二中离这套房子只有一条街的距离,近的很,所以放学后许一霖也没在学校吃饭和上自习,而是早早地回了家。
  
  请来做饭和打扫卫生的阿姨不和许一霖一起住,在他回家之前把所有家务都干好后离开,饭菜给他温在保温箱里。
  
  
  
  
  这天许一霖拿出钥匙开门后,发现玄关处的鞋柜上多了一双鞋子。
  
  许一霖咬了咬下唇。
  
  转过客厅,看见沙发上躺了个人。是荣石。
  
  荣石好像是疲惫得很,连房间都没去,直接在沙发上小憩,西装外套脱了被扔在茶几上,昂贵的布料被蹂躏得不成样子,领带也随意扯开,领口的扣子解了几颗,露出了里面的白色背心,和健硕的胸膛。

  偌大的房子里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人。
  
  许一霖看着荣石紧闭的双眼,着了魔似的走过去。
  
  “荣石哥。”许一霖俯下身,轻轻唤了声。
  
  荣石没反应,胸膛均匀地起伏着。
  
  许一霖微微凑近了,荣石身上的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他的心跳得震天响。许一霖一向清亮的圆眸里带了些痴迷之色,深深吸了口气,似乎想将荣石的气息铭记于心。
  
  许一霖出神地看着近在眼前的人,犹豫地伸出手,想碰碰他。
  
  “一霖?”荣石猛地睁开眼睛,看见一只手在自己眼前,眼中精光一闪,如鹰隼一般,随后发现是许一霖,才柔和了下来。
  
  许一霖给他看了看自己腕表上的时间,“荣石哥哥,到吃饭的时候了。”
  
  荣石坐起身,揉了揉额角,略显疲惫地说:“嗯。”
  
  “怎么不去房间睡,这儿挺凉的。”房子里的温度是恒温,但睡觉的话还是盖上被子好些。
  
  “太困了。”荣石一向显得冷硬的侧脸因为疲惫看着平和一些了。
  
  许一霖把荣石扔在茶几上的外套挂好,给他又倒了杯热水才去厨房把保温箱里的饭菜端出来。
  
  “你之前也不打个电话过来,幸好杨姨做的饭向来量多。去洗手吧。”许一霖一边摆着碗筷说着。
  
  荣石岔开腿,大马金刀地陷在沙发里坐着,看着许一霖忙前忙后的模样,眼神有些深沉。
  
  “荣石哥?”许一霖被他盯得颇为不自在。
  
  “嗯,洗手。”荣石回过神来,站起身收回目光往洗手池走去。
  
  他刚才只是想起了索杰的那番话。
  
  为了这次的投标,索杰和他都是在公司里忙得昏天黑地,到今日才得了空。荣石看着索杰迫不及待地和妻子打电话,揶揄了几句话。
  
  索杰已逾不惑之年,和妻子的感情仍旧很好,听荣石揶揄,摇摇头说:“你还不懂。在外忙得身心俱疲,回了家能有个人陪着你,就算只是说说话,也是好的。”
  
  
  
  荣石洗着手,片刻后嗤笑一声,把刚才的想法甩出了脑海。
  
  想什么呢。刚才他居然有种拥抱许一霖的冲动。
  
  
  
  不。或许不止是拥抱。

        不老歌肉渣1

        高考之前,老师总说别看现在这段日子累,苦,让你恨不得明天就考完,但一旦过了高考,你就会开始怀念这段为了自己的梦想做着纯粹努力的日子。
  
  考完后,学生汇集到教室开最后一次班会课。许一霖环视这间他呆了三年的教室和周围同学熟悉的面孔,心里有些感慨。
  
  均是彼此人生中短暂的过客,如数条交汇的直线,过了结点便是各奔东西了。
  
  这也是最短的一次班会课,班主任说了些志愿填报和毕业证领取的事情后,就宣布了结束,毕竟晚上还有毕业聚餐,煽情的话到那时候再说也不迟。
  
  荣石推了公司里的事,这两天一直陪着许一霖,本来荣意和荣树也说要来,但被荣石拒绝了,说担心许一霖压力太大。荣意和荣树怎么也没想明白,他们这俩开心果,怎么会让一霖觉得压力大的。
  
  因为晚上许一霖要和同学们毕业聚餐,所以他们自家人的庆祝就留在了明日,荣意打电话过来说清苑已经被她和荣树打扮得漂漂亮亮了,就等大哥带着一霖回来。
  
  许一霖和荣意他们说了话后就回了房间换衣服,荣石接过电话,听荣意在那边压低了声音讲有个人几次打电话来清苑找一霖,说有事和他讲,但一说要转达那人就挂断了电话。
  
  荣意八卦兮兮地说,作为大哥,你可要看好咱们家小白兔一般的一霖,别被人骗走了。
  
  荣石在电话里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一霖!”
  
  许一霖刚下出租车,身后就传来了一个声音。
  
  许一霖回头,“乐柏。”
  
  名叫乐柏的男生在行道树下不知道等了多久,看见许一霖之后眼睛一亮,小跑过来。
  
  许一霖退后了一步。
  
  乐柏眼睛里的光亮暗了暗,站定不再上前。
  
  “有事吗?”许一霖问。
  
  乐柏和他不是一个班的,只是分寝室的时候分在了一起,许一霖这两个月已经刻意避开和他见面了。
  
  “我打电话去过你家,但他们说你不在。”乐柏说,“我后来才知道你住这儿。”
  
  许一霖微微拧着眉头,乐柏赶紧说:“我没跟踪你。我班上有个同学也是走读,他见过你来这儿。”
  
  “我……”乐柏欲言又止。
  
  许一霖叹了口气,“我已经明确拒绝过你了。”
  
  男生情绪低沉下来,“嗯”了一声。许一霖还为此搬出了寝室,一点余地也没留给他。
  
  “我只是……想问问你准备考哪个学校……”乐柏犹豫再三,还是问了出来。
  
  乐柏和他的成绩都是名列前茅,他这样问明显是还想和他读一所学校。
  
  许一霖摇头,沉默地看着他。
  
  乐柏上前一步,校篮球队的身高很有压迫力,比许一霖高多了。
  
  许一霖不动声色地看了看源嘉丽榭大门口的保安,距离不远,应该来得及。
  
  “一霖。”一辆山地自行车从不远处的阴影中行来。
  
  “哥。”许一霖看见荣石后立刻跑去了他身边。
  
  许一霖上下打量了一下荣石一身运动装备,颇有些讶异。荣石停车,见许一霖打量自己,好笑道:“怎么这幅表情,很奇怪吗?”
  
  许一霖欲言又止。
  
  荣石笑了几声,说:“物业新配了些自助自行车,说是响应国家节能减排的号召,我闲着没事就拿来玩玩,算是健身了。”
  
  不得不说,看惯了荣石西装革履的打扮,再看这身运动装扮,有种别样的魅力。
  
  许一霖专注地看着荣石,没发现有另一个人也在专注地看着自己。
  
  荣石转过头看一旁的乐柏,询问道:“这位是?”
  
  “同学。”许一霖说,“来找我说些事。”
  
  “你好,我是一霖的大哥,荣石。”荣石对着乐柏颔首道。
  
  “我叫乐柏。”乐柏说。
  
  “你们还有事说吗?我和一霖要回家了。”荣石第一句话是问的许一霖。
  
  许一霖摇头,“说完了。”
  
  乐柏沉闷地应了声。
  
  “那我们就先走了,再见。”荣石翻身下车,礼貌而疏离和乐柏道再见。
  
  乐柏张了张嘴唇,最后还是没说出一句话,默然地看着荣石推着自行车和许一霖一同走进大门的身影,垂在身侧的两手抽搐一般地动了动。
  
  他真希望是自己的错觉。
  
  但也知道,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许一霖觉得荣石不对劲,刚才还和他有说有笑的,进了大门后就不发一言,菱形的嘴唇紧紧地抿着,似乎蕴着些什么。
  
  许一霖有些不知所措,他想不明白荣石到底怎么了。
  
  开门进屋后,荣石就直奔自己房间,许一霖忍不住叫住了他,“荣石哥……”
  
  还没说完,就被荣石猛地一个回头把话吓了回去。
  
  荣石一双眼睛里藏着说不明的情绪,看着许一霖,沉重又复杂。
  
  许一霖做错事一般绞着手指,眼里有了惊惶。荣石第一次这么陌生地看着他。
  
  荣石胸膛剧烈起伏着,好似在压抑着什么,目光沉沉,片刻后攥紧了拳头,无言地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关门声响起。许一霖低下头,细白的手指抠着自己的裤边,看不清表情。
  
  
  
  
  荣石躺在床上,一只手横在眼前。他只在腰间围了个浴巾,从头发到身上全是没擦干的水珠,正顺着身体的曲线滑入身下的床单,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狂野不羁。
  
  哥哥,大哥。
  
  就这样罢了。
  
  这次许一霖拒绝了别人,那下次呢,他结婚生子自己拦得住吗?会拦吗?敢拦吗?
  
  荣石嘴角蔓延开一个苦涩的笑。
  
  许家和荣家有不少的商业往来,两家人在一起聚会过不少次。许一霖是独子,从小身体不好,性子也是羞羞怯怯的,但在他六岁那年落入泳池被少年荣石救下后,每次见面,就像条小尾巴似的爱跟着荣石,甜甜地唤他“哥哥”。
  
  后来许家父母飞机罹难,来不及留下遗嘱,许一霖这个年仅十岁的孩子被当做抢手货物一般地哄抢,荣石看着懵懂无知的小孩儿对着自己哭得撕心裂肺,心有不忍,请律师出面帮许一霖办理了财产和股权公证,只待他成年便可自己支配全部遗产。
  
  因此就算许一霖被荣家收养,许家的财产仍旧是他的,别人动不了。
  
  荣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许一霖生了爱意,只知道当他发觉的时候,自己对他不但有了爱意还有了欲望,并且来势凶猛。
  
  他是你弟弟!荣石狠狠的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扯过被子蒙住脑袋,陷入黑暗中。
  
  

  
  许一霖报了宜市本地的大学,只不过大学选址在郊区,颇为偏僻,便办理了寄宿,只在周末的时候回清苑。
  
  许一霖大三那年,荣意和荣树出国上大学了,说是帮许一霖提前探路,结果春节都不能回来,让荣石有些不高兴。
  
  “我哥他就是没人管闲的,等他嫁出去了就不会跟看小鸡仔似的看我们了。”听着荣意在电话那头絮叨着自己亲哥的不是,许一霖低声笑了笑。
  
  “一霖哥你别不信,我哥现在都成超龄剩男了,那么大脾气肯定是找不到媳妇儿愁的。”荣意吐槽自己哥哥向来是一肚子话。
  
  说起这个,荣意倒是想起了什么,“对了一霖哥,你这些日子有没有留意到我哥谈恋爱没有呀。”
  
  绝对没有。许一霖在心里说。
  
  “没有。”
  
  荣意泄了气,天知道她多想把自家那个大家超龄闺男给嫁出去。
  
  “别着急,总会有的。”许一霖语气轻快地说着,一抬头,就发现荣石站在他身边,也不知道听去了多少。
  
  荣石板着脸,接过电话,听那边荣意还在吐槽说“天啦谁把我家大哥收了去”,沉声道:“不用发愁了,你哥我有人了。”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荣意目瞪口呆之状把一旁的荣树吓了一跳。
  
  许一霖看着荣石,目光定定地,问:“荣石哥找到嫂子了?”
  
  荣石正想说骗那丫头玩的,但想起许一霖方才轻快的语气,心里就堵得慌,把头一点,“嗯。”
  
  许一霖突地就笑起来了,很开心的模样,“那太好了。”
  
  荣石心口一疼,喉咙哽了哽,“我先上去了。”
  
  许一霖仍是笑着,应了声。
  
  那头荣意终于反应过来,和荣树两人叽叽咕咕半天猜测荣石是不是骗他们的没结果,索性又打了个电话回来,接电话的人还是许一霖,只是声音有些变了,像是感冒后鼻子堵塞了那般说话。
  
  荣意八卦的热情立刻熄灭了,关切地问许一霖是不是身体不好。
  
  

  
  许一霖挂断电话,放开捏着自己大腿的手,冬天衣服厚,别人也看不出他是怎么下了死劲掐自己才没让自己哭出来。
  
  怎么会这样……
  
  许一霖回了房间后,缩在被子里蒙着脑袋,红了眼眶。
  
  他胆小懦弱,不敢迈出一步靠近,只想等着荣石自己走过来……
  
  现在,他走远了……
  
  许一霖咬着手背,裹在被子里无声地流泪。
  
  
  
  
  
  “新年好!”QQ上面乐柏的对话框跳了出来。
  
  许一霖回了个“新年好”过去。
  
  “我想问你件事,关于你们学校研究生考试的。”
  
  许一霖不知道该怎么回,手指犹豫地在键盘上停留着。
  
  “别误会!”乐柏赶紧敲了对话过来,“我已经找到我那一半了!”
  
  “真的!”担心许一霖不信,乐柏发了张相片过来,给还处于情伤期间的单身狗许一霖造成了万点伤害。
  
  “恭喜。”许一霖敲上诚挚的祝福。
  
  “同喜同喜。”乐柏说。
  
  许一霖莫名,“同喜什么?”
  
  乐柏更是莫名,“你和他呀。”
  
  许一霖一头雾水,“哪个呀?”
  
  乐柏说:“那个荣石。”
  
  许一霖咽了咽口水,想说“他是我哥哥”,但最终没有敲下键盘,而是问:“你怎么知道的?”
  
  “见我和你说话,他那个表情,啧啧,还有你看他的眼神,啧啧,说你俩不成,打死我都不信。”乐柏在许一霖印象中就是个开朗爽快的男孩,若不是他突然表白,会是个很好的朋友。现在两人之间说开之后,似乎又回到了他们最初的状态。
  
  许一霖仿佛被控制了一般,发了一个微笑的表情过去。
  
  那边乐柏又说:“够了啊,别秀,如今我有护体了,可不怕你俩。”
  
  “一开始还真挺惊讶的,你说他是你哥哥。不过一想,又没有血缘关系哪里值得惊讶了。”乐柏说,“不过你俩在外面还是收敛点,看对方的眼神别那么露骨,得亏我不是什么坏人。”
  
  “怎么露骨了。”许一霖发了个不服气的表情。
  
  “还不露骨?都让我绝了追你的心了,还不露骨?”乐柏说。
  
  “不行不行,这条得撤回,看见了我就遭了。”乐柏手忙脚乱地撤回了上条信息,再撤回了这条信息。
  
  “现在可以说一下你们学校的情况了吧?我想考你们学校的粒子物理与原子核物理的研究生……”
  
 
  
  
  
  “荣石哥。”许一霖放下碗筷,“趁着过年,要不要把嫂子请来做客呀。”
  
  这饭是吃不下去了。荣石“嘭”地一声放下喝汤的勺子,站起身,椅子在里面上划出难听的声音,“不用了。”
  
  荣石声音显得硬邦邦的,冷着脸看也不看许一霖走出餐厅上楼去了。
  
  准备收拾餐余的人站在一边大气也不敢出。许一霖埋着头喝汤,掩去了嘴角的笑意。
  
  
  
  
  荣石洗澡后躺在床上看书,脸上架着黑框眼镜,颇有学者的气息。
  
  “咚咚咚”
  
  房门被敲响了。
  
  “荣石哥。”许一霖的声音随即响起。
  
  荣石摘了眼镜穿上拖鞋去给许一霖开门。
  
  一开门便是扑面而来的酒气,和一个热乎乎的身子。
  
  许一霖双颊上染着酡红,眼神迷离地倒在荣石身上,把他往房里推,然后一脚带上了门。

         不老歌肉渣2

        “一霖,我爱你。”荣石浸透了情欲的沙哑声音在许一霖耳边响起。
  
  许一霖泪眼朦胧,抱着荣石点头。
  

  算了,不后悔。
  
  

  完结

     袖底全文
  

评论(26)

热度(473)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