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见色起意2

一个目录
本文胡说成分大,大家看个乐。今天或许有二更,发展故事走上正轨。
——————
        跑完一个小时的步,谭宗明先回到起点,站在那儿补充水分,顺便等赵启平。
  
  也许是晨光太亮,让赵启平能够看清谭宗明喝水的每一个动作,不管是手臂紧实的肌肉的线条,还是仰起头喝水时候不停滚动的喉结,抑或是侧脸凌厉的线条,都在昭示着一件事,这个男人浑身上下,不负作者在文里,耗费篇幅(也许是凑字数)对他进行的全方位多角度描写是如何“帅”。
  
  不过在赵启平看来,一句话总结足矣:这是个很有魅力的男人。
  
  魅力一词,并不是只要帅或者美就能表现的,有些人虽然其貌不扬,但就是会让人觉得他|她的每一个动作都让人看不转眼,有种莫名的吸引力,引导你去接近他|她,甚至是爱上他|她。
  
  这种魅力经常会超越性别以及年龄,无关容貌或者家世。但若拥有魅力的人,有正值当年的岁数,有好看的容貌,还有傲人的家世,赵启平称他们为之“祸害”。
  
  眼前这个男人,就是祸害。
  
  其实赵启平没见到谭宗明的时候,对他的印象很差,毕竟能看上玛丽苏受那种人,还心甘情愿被摆布,最后乐颠颠地头顶草原,不管作者在文里怎么描述他的好,都改变不了这是个脑残的事实。
  
  并且,要说赵启平为什么对那个作者怨气大,甚至花费时间写毒舌长评打负分,这位“谭宗明”可是功不可没……
  
  “跑步的时候不要被别人的节奏打乱,否则会很累。”
  
  赵启平已经跑回了起点,收敛下心思,抿着嘴唇对谭宗明点头,“嗯。”
  
  少年刚跑完步,并且运动量不小,此时脸颊红扑扑的,零碎的头发汗湿后沾在脸上,显得一张脸越发小了,尖尖的下巴上有小滴汗水正在汇集,谭宗明垂着的手微微动了动,有种想替他擦去的冲动,但下一秒,少年捏着帕子自己抹了。
  
  “能坚持这么长时间,你很不错。”谭宗明夸奖道。他晨跑一个小时只是小菜一碟,但少年这个年龄而且还没训练过,跑满一个小时已经很不容易了,因此他这句夸奖说得十分真诚。
  
  少年明显听出来了,细白的手指捏着水瓶,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谭宗明这才发现,少年本是圆眼,但笑起来的时候眼尾却是上挑,有种凤尾的韵味。
  
  耳根又红了。脖子也红了。谭宗明比赵启平高,居高临下,很轻易就能看清少年的变化。沾了汗水后的白皙皮肤,越发润泽,红色蔓延在其间,一路滑进上衣的遮掩下,让人看了有些失神,移不开眼。
  
  谭宗明移开目光后,猛然惊觉,和少年初见的第一个早晨,他已经多次打量了这人,并且还不是长辈看晚辈的目光——
  
  完全是,男人对猎物的欣赏。
 
  
  

  
  谭宗明自认为打量的目光完全是不着痕迹的,偶尔有片刻失神,他也很快反应了过来,这个腼腆羞涩的少年,应该不会察觉到他眼神里的不同之处。
  
  赵柒确实不会,可赵启平会。
  
  他简直要在心里吹口哨了。这具被作者盖戳过小媚娃的身子果真是天赋异禀,他还记得原文里有段情节是赵柒脱光了衣服求谭宗明艹他,有段话是这样写的:
  赵柒美丽的身体赤裸着,在谭宗明不带感情的冰冷目光下,羞耻得全身通红,是那么惹人怜惜。
  
  全、身、通、红!如果不是在书中存在,现实中再敏感的诱受,怕也做不到这点。小媚娃果真是个小媚娃,该白的时候白,该红的时候红,若不是个炮灰,就算得不到自己所爱的人,也不会凄惨地一个人死去,这世上总有人知道他的好。
  
  作者也是拼了,为了塑造谭宗明只为主角受神魂颠倒的形象,以此烘托主角受的“法力无边”,特意弄出个小媚娃来诱惑谭宗明,然后炮灰掉,巩固他俩的爱情,还真是亲妈呀。
  
  不过,亲妈作者,您是真的了解男人吗?见色起意,绝对不是只有主角受的特质,只要不是喜欢禁欲,对感情有洁癖的男人,节操这东西只会被论斤卖。原文中,谭宗明能忍受主角受给他织的N顶绿帽子,怎么可能是个感情有洁癖的男人。他拒绝赵柒的求欢,在赵启平看来,无非是觉得赵柒喜欢乱来,淫荡不堪,下限很低,他要真艹了赵柒,麻烦太多。
  
  当然这些都只是赵启平的想法而已,毕竟这不是一个正常的世界,用正常的思维方式去分析不正常的事物,最后自己也会变得不正常。所以他决定自己试一试,毕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方法。
  
  果不其然,他特意表现出的羞涩内向,再加上一副姣好的容貌,动不动就脸红、耳根红、哪儿都红的体质,很对这种吊炸天霸总人设的口味。这种霸道总裁或许最后爱上的是和他旗鼓相当的人物,也就是俗称的强强cp,但在这之前,只要不是特意讨厌,那么绝对拒绝不了身材好,长得好,又乖巧,还需要他保护的人的示好和亲近。
  
  久居上位的男人,难免有些控制欲,和保护欲。
  
  赵启平所做的,就是“对症下药”,打造一副完全合乎“天凉王破”人设欲望的身体,让他保护,需要他疼爱,在主角受的玛丽苏光环还未出现的时候,让谭宗明相信他就是一根菟丝草,没有任何作恶的心和能力,别人说什么都不如他亲身体会到的。因为他是霸总,所以对自己亲眼所见的东西总是蜜汁自信,觉得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中——这也是赵柒这个人物悲剧的源头。
  
  那位作者架构的情节,还真是容易打乱。赵启平洗完澡,双手叠在脑后,躺在床上悠悠地想。
  
  他现在唯一发愁的是,自己有没有办法可以避免与谭宗明发生关系。都说得不到的才是好的,一块肉吊在狗前面,那么他会一直按照设定的方向跑下去,然而……当主角受的万人迷光环出现,又是个来者不拒的,谭宗明得不到满足的欲望,难保不会驱使他“变节”。
  
  赵启平很不喜欢这个谭宗明和那位万人迷苏受搞在一起。
  
  但是,让他张开腿躺在这个谭宗明的身下,实在是难为他了。虽然这具小媚娃身体不是他的,可心却是,他是真心讨厌这书里的每一个脑残,一想起谭宗明在书里做的“好事”,他就极其恶心和烦躁,更别提被他进入做些和谐事了。
  
  怎么你就长了那样一张脸呢。赵启平恨恨地捶床。
  
  他在见了谭宗明本人后,就有些怀疑,作者是不是认识那个人。一开始赵启平觉得可能只是同名,但人和脸对上后,就由不得赵启平不多想了。
  
  这作者,绝对认识谭宗明。
  
  这句话显得有些无厘头了,但没有任何问题。因为谭宗明这个名字,在赵启平现实生活中,是存在的,非但存在,而且他还见过人。
  
  谭宗明是他母校的学长,大他八届,在某次荣誉校友会上,应过校方邀请作一次演讲,赵启平那次代表父亲去的,座位靠得近,谭宗明眼角的笑纹他都看得一清二楚。
  
  然后,这么一个杰出俊杰师兄,被套用了名字,出现在脑残玛丽苏NP文中,让偶然扫过一眼的赵启平,下意识地就点了进去……再然后,就这样了。
  
  只是万万没想到,此“谭宗明”居然有张他认识的谭宗明的脸,让赵启平措手不及。
  
  他现在十分认真地在考虑给这个“谭宗明”毁容的可能性,毁容之后,管你权势滔天还是富可敌国,玛丽苏主角受连后宫的门槛都不会让你摸到,也免去了赵启平费尽心思保“谭宗明”不被染指。
  
  这张脸,还真是麻烦。如果没有这张脸,赵启平会很毫无心理压力地玩这群脑残,但若是出现了一个认识的人,良心很好的小赵大夫还是有些下不去手,就好像你觉得在梦中可以肆无忌惮地做任何事,但却出现了现实元素,会让你下意识地收敛。
  
  赵启平在大床上来回翻滚十几圈后,更加烦躁,伸手摁了一处开关,将屋子的场景换了。躺在柔软的白云上,触手可及的蓝色天空,被洗过一般澄澈干净,终于让赵启平的心安静下来。
  
  不管如何,先回到现实世界才是第一要事,必须改变支撑这个世界的情节,让它分崩离析。
  
  这个谭宗明家世牛逼到不行,自己若是拿下他,日后行事只会事半功倍,才会有足够的力量去与主角受的玛丽苏光环抗衡。
  
  就算拿不下这个男人,也必须让他不像书中那般讨厌自己,否则自己只会寸步难行,沦为情节发展需要的炮灰。
  
  至于那张脸……应该没什么问题,心理上克服了就行了。
  
  现在就剩下是否要发生关系了……
  
  赵启平轻敲着身下有着白云外貌的床,一下,两下,三下……
  
  他睡着了。
  
  这个问题还是见机行事罢,或许自己可以去学一手催眠术?
  
  赵启平半梦半醒间这般想到。
  
  
  
  

  
  未完待续

  。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平平攻了老谭,翻身作一把渣攻(。但是头顶两个硕大的谭赵二字,让平平想不到这个办法。

评论-44 热度-402

评论(44)

热度(402)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