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见色起意3

一个目录

  “这里都是谭叔叔所获的奖章?”赵启平毫不掩饰惊讶,看着那一排排陈列着的闪亮物件问王伯,语气饱含讶异和惊叹,少年一双亮亮的圆眸里满是真诚的赞叹,让人很是受用。
  
  王伯与有荣焉地点头,“是啊。”
  
  “好厉害!”赵启平毫不吝啬夸奖。
  
  “宗明从小到大都是名列前茅,以积分第一的身份从帝国军事学院毕业,到现在都没还人打破。”谭宗明是王伯从小看到大的,说是管家,其实更像是一个长辈,谭宗明置办了谭宅后把王伯从老宅接来养老了。
  
  王伯把谭宗明当成自己孩子在看护,有人夸奖他的孩子,比什么都让他开心,注意到少年满脸的崇拜和敬仰,王伯对少年的印象越发好了。
  
  “谭叔叔真聪明。”赵启平说完后,有些黯然地低下头,“我就太笨了,到现在连空间原理都没掌握。”
  
  王伯正是对他印象好的时候,再加上知道少年的身世,人老心善,多了几分怜悯,便安慰道:“不急,学习要看天分和勤奋,老师还跟我夸奖过你,说你在医理上有天分,以后可以往这方面发展。”
  
  少年被安慰后,黯然的神色稍退,会说话的圆眸里多了光彩。
  
  然而赵启平内心简直是槽多无口,他来了这地方,就好比古代大夫穿越到了现代,一切要重新来过,连人体名称都要重新开始记,更别提开金手指直接点亮他的本职技能——骨科医生了,简直一夜回到解放前。
  
  谭宗明这些荣誉奖章都被另外辟了一件屋子存放,像是展览厅一般,分门别类,有些军事方面的勋章,在旁边还有保存下来的立体影像播放,让人一看就能知道谭宗明这地位来得没有一丝水分。虽然家里有智能保姆负责打扫卫生,但这间屋子却向来是王伯亲手打理,可见其对谭宗明一片慈爱之心。
  
  赵启平投其所好,知道王伯不会不耐烦别人崇拜谭宗明,便一改往日的腼腆羞涩,一副小迷弟模样跟在王伯身后问些问题,成功打开王伯的话匣子,还说了些谭宗明小时候的事情,并且对赵启平的印象更好了。
  
  赵启平一边和王伯聊天,一边暗自记着他清理的动作和顺序。
  
  宽阔的屋子里,一老一少聊得极为热闹,时不时还有笑声传来,其中少年清脆的笑声很有特点,让人听了不由自主地会弯起嘴角。
  
  见王伯脸上有了些倦色,赵启平识趣地转过话题,“以后也要成为谭叔叔这么厉害的人!”少年握拳,白净稚嫩的脸上斗志昂扬。
  
  “那你可要加油了。”背后传来一个男声。
  
  两人寻声看去,谭宗明负手站在门口,不知道来了多久了。
  
  “小柒缠着我问了好多你的事,现在是个小粉丝呢。”王伯笑道。
  
  “哦?”谭宗明听了后看向赵启平,眼里带着玩味,本以为这孩子又会被他看得羞涩,红着耳根低下头,没想到这次少年却一改性子,毫不避讳地和他对视,让谭宗明看得十分清楚,那张小脸上的仰慕。
  
  真是个孩子。谭宗明暗叹一声。
  
  赵启平因为仰起头看他,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开,再配上直达眼底的仰慕,让谭宗明有种少年在向他索吻的感觉。
  
  幽深的目光在赵启平脸上来回转了一圈后,谭宗明不动声色地收回,十分自然地伸出手摸了摸赵启平的脑袋,“要赶上我,可得吃多一点。”
  
  太小了,得快点长大才行。
  
  少年却以为他说的是自己太矮了,圆眼里顿时有些委屈,“我才十五岁,还会长高的。”说得认真极了。
  
  少年煞有介事的表情,让他有种天真的可爱,很招人喜欢,谭宗明和王伯都不由得笑出声,很善意的笑。
  
  羞涩内向的性子又回来了,少年被笑得很不好意思,脖子都红了,低着头偷偷用余光看谭宗明,发现他盯着自己,顿时头埋得更低了。
  
  谭宗明不由自主地揉了揉少年软软的头发,语气柔和,“嗯,会长高的。”声音低沉磁性,在人心尖上搔了一把。
  
  太犯规了。赵启平内心捂脸,这种祸害就应该是高岭之花那种只可远观的呀,这么亲和,太勾人了,简直犯规。
  
  这一想,赵启平才觉得有些不对,原文里的“谭宗明”确实是高冷总裁,对主角受以外的人物都是不假辞色,尤其是面对试图勾引他的赵柒,更是如凛冬般寒冽。
  
  难道剧情没展开的时候,谭宗明对赵柒还是挺不错的?只是后来这孩子对他有了想法,还不知羞耻地用肉体引诱他,所以他失望了,开始冷落赵柒?
  
  如果是这样的话,赵启平就要改一改自己的计划了,不能发生那种“我把你当侄子疼爱你却居然想我上你”的乌龙事,况且做谭宗明的侄子可要轻松的多,他也不用发愁自己要不要和他发生关系了,多棒!
  
  只是侄子的身份要怎样才能让主角受攻略失败谭宗明呢。赵启平又陷入了这个问题。
  
  
  
  
  
  从生理和心理上来说,赵启平倾向于侄子的身份,所以他决定稍稍改变计划,准备将谭宗明改造成为终极侄控。
  
  侄控和能忍受绿帽子的妻奴,到底谁会赢呢。赵启平有点没把握,毕竟他面对的是玛丽苏光环。在他看来,一个男人连绿帽子都能忍下来,怕是被下了蛊爱到死心塌地了,要争取谭宗明站到他这一边,实在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然而这些顾虑也抵不过他不用和这个谭宗明发生关系的满意,所以赵启平决定,先走培养侄控这一条路。
  
  只是,赵启平家亲戚不多,平时往来也少,侄控这种生物他连动漫里面都没见到过,弟控倒是有,真要下手培养,完全是两眼一抹黑,摸索前行。
  
  要不……按照培养弟控的方式来?
  
  好在赵启平能够确信谭宗明现在对他是真的好,为了给他铺好前路,让他在谭家地位不尴尬,谭宗明专门选在他生日那天举办了宴会,邀请圈子里的年轻权贵,公开介绍赵启平,谭家老宅那天也遣人送了礼物过来,算是表明态度。
  
  赵启平结合赵柒后来的境遇,很是感慨,谭宗明想要对一个人好的时候,是真的能捧上天去,方方面面都能为他考虑到,难怪赵柒这不经世事的小孩会迷恋他到那种地步。
  
  从小缺爱的孩子,常有患得患失的习惯,怎么能拒绝这种温柔,怎么能忍受这种温柔会被谭宗明转移给别人。赵启平突然有些理解赵柒为什么满脑子都是献身了,也许在他看来,只要把自己给了谭宗明,那他们俩就是密不可分的关系了,没有人会再插足他们,谭宗明拥有他的同时,他也拥有谭宗明。
  
  单纯还是傻呢。如果不爱上谭宗明,当个乖巧的侄子,多好,跟他现在一样,要什么给什么,虽然因为赵启平先前设定为羞涩内向的缘故,他也没开口要什么,但正因为这样,谭宗明给他的就更多了。除了物质上的,精神上的更多,谭宗明再怎么忙于工作,也会在一周中抽出时间来陪他,教他打球跑马玩枪,连模拟战争实验室都带他去过,来自地球母星土包子的赵启平,从星舰上回来后,有些惆怅地想,等自己回了现实世界,怕是再也看不下去星际战争的电影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眨眼间又是三年,赵柒十八岁了。这个世界的普遍寿命为一百六十岁左右,所以成年的年龄规定得也要晚一些,22岁才属于成年,当然这只是官方规定,随着人类的体能越发强健,发育也越来越早,很少人会把22岁当成正式成年。
  
  当然赵启平还是喜欢22岁成年这个概念,因为这样的话,自己还是个“少年”身份。从三十岁回到了少年,赵启平觉得年轻真好,再享受一遍青春美好的少年时代,越久越好。
  
  清晨,谭宗明昨晚是回家住,照例是两人一起晨跑,赵启平已经能慢慢跟上他跑步的节奏,一个小时下来,气息均匀了许多,只是敏感的皮肤运动之后还是扑上了一层薄红,煞是好看。
   
  三年时间足够一个发育不良的小孩长开,身形如柳枝般抽条,高挑纤瘦,但却丝毫没有羸弱感,养尊处优无忧无虑的生活让他原来身上的局促慢慢消失,虽然还是改不了骨子里的腼腆,但举手投足间已是浑然优雅。
  
  亲眼目睹少年一点点改变的过程,谭宗明对此很是满意。当然,更让他满意的是少年对他的态度,毫不掩饰的亲近和仰慕。
  
  吾有少年初长成。
  
  
  
  
  
  
  谭宗明如果在家,赵启平的功课便由他来指点,这次结束了一天的课程后,赵启平正要收拾东西离开书房,却被谭宗明叫住了,“小柒。”
  
  “嗯。”赵启平回过身应道。
  
  “下周你的生日,我不能参加了。”谭宗明说。
  
  赵启平觉得无所谓,但他如今是个“兄控”的角色,所以要失落,“嗯。”同样是嗯,这次就带足了“我虽然很不开心你不能给我过生日但我要听话不能无理取闹”的意思。
  
  少年越乖巧,谭宗明就越愧疚,十八岁是一般人认定的成年岁数,有一定的重要性。
  
  “我给你的礼物都准备好了,王伯那天会交给你。”谭宗明说。
  
  赵启平情绪低落,闷闷地应声,然后问道:“叔叔什么时候走。”眼里充满不舍。
  
  谭宗明本想说等会儿就动身,但看着少年眼里的不舍,硬生生改了,“明天一早。”
  
  “那我晚上做饭吧。”赵启平眼睛一亮。
  
  谭宗明当然不会拒绝,然后招了招手,让赵启平过去。
  
  赵启平正在不解呢,就被谭宗明抱进了怀里,大手还揉了揉他的头发,低沉的嗓音响起,“对不起,下次肯定不会。”
  
  赵启平觉得自己调教“弟控”已经是卓有成效了,高兴之下也伸手回应了谭宗明的拥抱。
  
  腰间的大手越发收紧了。
  
  
  
  
  
  
  晚上,赵启平躺在床上正要睡着的时候,脑海里突然响起了刻板的“滴滴”声。
  
  “剧情激活成功。宿主身体扫描完毕,确定属于剧情人物。请宿主按照指示完成剧情,否则将会被抹杀。”
  
  “剧情激活成功。宿主身体扫描完毕,确定属于剧情人物。请宿主按照指示完成剧情,否则将会被抹杀。”
  
  “剧情激活成功。宿主身体扫描完毕,确定属于剧情人物。请宿主按照指示完成剧情,否则将会被抹杀。”
  
  赵启平从一开始的不解,到震惊,最后眼里染上疯狂之色。
  
  他连鞋子都没穿,赤脚冲下床,跑在走廊上,却迎头撞见了王伯。
  
  “王伯,叔叔呢?”房子是恒温,连地板都有暖意,但赵启平却在发抖。
  
  王伯见他失魂落魄的模样,以为他做噩梦被吓得找大人,“宗明有任务,刚刚离开了。”
  
  刚刚离开了……剧情也是刚刚激活的……
  
  赵启平脸色煞白,摇摇欲坠。
  
  
  
  
  
  
  未完待续
  
  

评论-52 热度-429

评论(52)

热度(429)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