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见色起意4

一个目录

  赵启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房里的,摇摇晃晃,游魂一般,碰到床脚了也不知道停下,一直往前走,最后栽倒在大床上。面朝下,呼吸困难。
  
  然而这些都比不过他心里的难受。
  
  剧情已经开始了,在谭宗明开始执行任务的那一刻。他这次出去应该为的就是那件事,等他回来,赵启平的战役将会正式开始打响。
  
  改变剧情,让“世界”崩塌,赵启平一直是这么努力的。然而,在战役开始前夕,他身体里莫名其妙地多了个“维护剧情的系统”,他该赞一句玛丽苏光环的强大吗?明明主角人还未出现,光环却就已经开始影响剧情相关人了。玛丽苏果然不可小觑。
  
  还有那句“否则将会被抹杀”,明晃晃不过的威胁,赵启平觉得自己还真天真,本来想玩一把脑残,结果被脑残玩了一把。抹杀?是指肉体还是精神,会让他永远无法回到现实世界吗?
  
  赵启平对自己的目标开始有了疑惑,完成剧情,他毫无疑问地会死,这个“死”才是他回去的方法,还是让这个世界分崩离析才是他回去的正确道路。
  
  没有任何经验可以供他参考,赵启平陷入了孤立无援的境地,虽然之前也是,但他心志坚定地往自己的目标奔去,然而现在他的心里,充斥着绝望、彷徨这些足以将人淹没的负面情绪。
  
  没有意义,这三年里他做的任何事情都没有意义。他在这个虚拟世界里,尽量把自己活成一个人,但“世界”并不需要独立思考的人,它会排斥打乱架构这个“世界”情节的人,它需要的只是无数具“行尸走肉”,包括所谓的主角,不过也是情节需要的一枚棋子,只是等级最高,所以他在“世界”的束缚下活得最恣意,至于其他人,可有可无的炮灰罢了,都是为了故事情节服务,献出所有的一切,被剥夺所有的一切,不管是尊严还是生命。
  
  都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但这恰恰是一种仁,因为众生平等。然而玛丽苏光环的出现却打破了这种“仁”,它凌驾于众生之上,除它之外,刍狗不如。
  
  
  
  
  
  
  赵启平觉得就算是死,也不能是被自己憋死的这种死法,所以他翻了个身,仰躺着,手背搭在额头上,无神的双眼看着不知名的虚空,沉寂。
 
  过了最初被打击得心如死灰的状态,赵启平开始冷静了下来。他试着“沟通”体内那个“剧情维护系统”,凝神在脑海里喊了半天,也没有半点回应。
  
  连芝麻开门都试过了之后,赵启平转变思路,既然这东西最看重“维护情节”,那么就从这儿下手好了。
  
  我拒绝完成剧情。赵启平在心里说道。
  
  没反应。忐忑地等了片刻后,赵启平失望地发现连一点波动都没激起。
  
  他摸了摸下巴,将那句话说出了口:我拒绝完成剧情。
  
  “啊!”脑海里如同闪电劈过,赵启平疼得瞬间全身淋漓大汗,惊叫出声。大床上的少年蜷缩成一团,抱着脑袋痛苦地呻吟,瘦削的背部弓着,脊部从上到下凸起了一条线。
  
  疼,太疼了。而且这种疼痛不是身体上的,完全是开颅手术不打麻醉的那种疼,让你的精神崩溃。赵启平觉得多来几次,他一定会被疼成傻子。
  
  虽然这种疼痛来得快,去得也快,但等赵启平的痛觉神经稍稍安定,回过神来的时候,身上的睡袍已经彻底湿透,时间也过去了整整半个小时,然而他身上的力气没有恢复半点,如同大病一场。
  
  嗬。赵启平苍白到失血的嘴角,无力地勾起一抹笑意。
  
  不过如此。不过如此。这场试探底线的代价,虽然昂贵,但是值了。
  
  毫无疑问,为了情节发展,这个“系统”不会稍有差池便会“抹杀”自己。它有弄死自己的本事,但却有顾忌,或许等情节彻底偏离的时候,这种顾忌消没,它才会启动“抹杀”程序。
  
  本是打着让他屈服的目的,降下这个情节维护的系统,却没想到,反而亲手将弱点送到了他的手上。
  
  你也不想死吧。赵启平看着天花板,似乎透过了实物,看到了背后那个没有形体没有意识的东西,或许该称之为“世界”法则,说得更浅显一些,它就是这本小说。
  
  点成线,线成面,面成体,体合万物,万物组世界。凡事都有根基,一本小说也不例外。小说的根基是情节,当情节改动过大,那么小说也会随之变化,若有人将它改得情节支离破碎,那么小说里的“世界”也会跟着分崩离析,迎来终焉。
  
  为了“自保”,为了活下去,它必须束缚住赵启平这个将会打乱情节的“异端”。
  
  赵启平静静地躺在床上,任由房间里的换气系统将他身上的汗水“吸干”,尽管身上黏腻不堪,手脚也发软没有力气,可他却觉得从身到心,从未如此轻松过。想让我做条听话的狗,就只有这点本事吗?赵启平讽刺地笑了笑,眸光流转间,满是睥晲的傲然。
  
  他现在还真期待所谓的抹杀是什么“惩罚”了。

  
  小赵医生出身书香门第,从小接受良好家教的熏陶,虽然后来随着网络发展,被慢慢浸淫改造为了一枚老司机,但向来秉承温雅之风,遇见气场不合之人,舌头虽毒却从不爆粗,尽显风度。然而此刻,他必须要说一句:
  
  老子无所畏惧。
  
  
  
  
  
  一位伟人曾经曰过:“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
  
  所以赵启平在给自己做完心理建设,觉得自己无畏到可以连死都不怕,满清十大酷刑也能挺过来的时候,他从床上爬起来,拖着发软的身体,去浴室一边泡澡一边思考下一步该怎么办。
  
  杀敌一千自然是好的,但赵启平还是觉得能免“自损八百”则免,毕竟他长脑子不是为了显高的。
  
  如果按照情节发展,那么玛丽苏主角受不久后就会出现,赵柒感觉到威胁,开始勾引谭宗明,结果惹了谭宗明厌烦,最后被赶出谭宅流落到边缘星球,凄惨死去。故事主要情节就是这样,具体内容不少,仔细算算足足耗了小说内容一半的篇幅。
  
  要知道主角受的其他四个老攻,抱成团一起算总共只占了一半,由此可见作者对谭宗明这个人物刻画的用心,以及和把他和主角凑成一对的决心。
  
  赵启平一手搭在缸沿上,一手揉着额角,植物精油的香气让他大疼之后一直紧绷的神经开始放松,赵启平觉得身心舒适得很,连脑子都开始转得活泛了。
  
  情节有大小之分,赵启平深思之后,觉得没必要死抠着每个情节和系统对着干,一次次去触碰敌人的底线,在力量悬殊之下自己绝对讨不了好,还会让对方的戒心与日俱增,不利于实现自己真正的目的。
  
  况且,他还有几个问题需要再验证一下,敌人的资料太少,总归是个麻烦,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赵启平心里有了计较,洗好身子,也不急着穿衣,赤脚踩在地板上,走到浴室的镜子面前,防雾的功能让他直接可以看清楚镜子里的人。
  
  姣好的容貌,秀长的颈子,优美的锁骨,胸膛处适中的肌肉线条,一合之握的腰身,笔直修长的双腿,沐浴过后越发莹白润泽的肌肤,稀疏的体毛,连脚都生得精致,怯生生地站在地板上,粉嫩圆润的脚趾不自觉地缩了缩。
  
  赵启平微微侧身,腰身一扭,凹出的腰窝甜美可人,再向下,是一道惊心动魄的圆满弧线,挺、翘、饱满,如多汁的蜜桃,诱人采摘品尝。
  
  真是一具年轻又美丽的身体,哦,还很敏感,居然被自己看得身子泛红,两颗樱蕊也挺立绽放,似乎正仰起头,期待着被含住,或是揉捏,肆意狎弄,等待着未知的疼爱。
  
  诱惑,让人难以拒绝。赵启平不是第一次仔细看这具身子,但还是难免心生赞叹。
  
  
  
  要走情节么。赵启平垂了眼,纤长的眼睫刷下,看不清圆眸里隐藏的情绪。
  
  
  
  
  
  赵柒十八岁生日那天晚上,快到第二天凌晨的时候,谭宗明回来了。
  
  满心欢喜的少年,听到响动后披着睡袍跑了出去,想去迎接谭宗明。赵柒认为他是为了自己的生日特意赶回来的,然而少年却扑了个空。
  
  谭宅内,帝国军人打扮的人进进出出,王伯也不见人影。赵柒有些害怕,悄悄躲在门后,当看见有医生也出来了,便开始担心是不是谭宗明出了什么事情,正给自己鼓劲想上前询问的时候,他僵住了。
  
  谭宗明怀里抱了一个人,从进门一直抱到了上楼,王伯跟在他身后。
  
  不知为何,赵柒下意识地把自己往门后又缩了缩。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谭宗明抱人上楼的背影,眼里一片惶然,心中蔓延开酸涩,细白的手指揪着自己心口处的衣服,茫然又无助,一种快要失去什么的恐慌几乎淹没了他。
  
  这个人,是谁。
  
  
  
  
  
  是玛丽苏主角受。赵启平面无表情在心里说。
  
  书中的这一幕场景展现在他面前,他也按照情节从香甜的梦里挣扎着跑出来看。
  
  只是,心中酸涩什么的,是没有的。眼睛倒是挺酸涩的,因为好困。
  
  
  
  
  
  
  未完待续
  
  
  

评论-57 热度-454

评论(57)

热度(454)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