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见色起意5

一个目录

  谭宗明作息一向规律,回了谭宅就是他的休息时间,但他从未放纵过自己,严格遵照还在军事学院做学员时候的习惯,十一点就寝,五点半起床,六点晨跑,风雨无阻。几十年坚持下来,足够他的心境被磨炼得越发沉稳坚定。
  
  然而今天,赵启平一如既往地在六点开始晨跑,一个小时结束,也不见谭宗明的人影。
  
  不过想也是,昨晚凌晨才回来,又是刚执行完任务,想必谭宗明累得很,错过一次晨跑也没什么要紧的。
  
  只是……
  
  赵启平颇为玩味地想,这或许也是玛丽苏光环下的产物?连谭宗明雷打不动的习惯都能改了,厉害呀。
  
  赵启平记得,书中没有赵柒和谭宗明一起晨跑的情节,这么来看,以后他晨跑的时候都不会遇见谭宗明了?
  
  赵启平若有所思,或许不是不会遇见谭宗明,而是在已有的情节内容中不会。就像是演员呈现给观众看的,永远是在舞台上的表演,至于出了戏之后如何,就不在剧本控制的范围内了。
  
  赵启平也不着急验证,悠悠地做着自己的事,反正剧情再一次启动,是在五天后。
 
  足足五天,谭宗明回了谭宅却没和赵柒见面,连王伯都没有通知赵柒一声谭宗明已经回来了,若不是那天晚上他“恰好”从梦中惊醒听到了响动,跑出去亲眼见到过,否则还一无所知,傻傻地盼望着谭宗明执行完任务回来。
  
  五天里,赵柒无时无刻不在备受煎熬,他想不通为什么谭宗明明明回来了,却不见他,甚至连消息也不告诉他。这么多天,他都是陪着那个人吗?
  
  为什么那个人一来,叔叔就开始冷落他,王伯也瞒着他,是因为自己是个可有可无的人吗,在他们眼里自己一点也不重要吗?
  
  赵柒一想起谭宗明抱着那个人的动作就心如刀绞,该是如何地珍惜,才会连让他下地走路都舍不得,直接抱进了房间。
  
  赵柒难受得想哭。如同当头棒喝,他已经明白了自己对“谭叔叔”的感情不只是崇拜和敬仰这么简单,他爱这个无比强大的男人,想成为他的爱人,他的妻,让他也会那么珍惜地抱着自己。那个画面,赵柒只要一想,便会觉得幸福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然而现实却一巴掌把他拍到了尘埃里,有别的人要和他抢谭宗明。
  
  赵柒讨厌那个人,是他的到来让自己开始被冷落。
  
  
  
  对此,赵启平只想冲进原文,把这个独占欲爆棚的病娇诱受拎起来使劲抖几把,看看能否在外力的帮助下让他的智商占领高地。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话诚不欺我。赵启平通过现场直播看了那天晚上的一幕,还是冷眼旁观,了解到的信息自然比赵柒多的多。
  
  接近凌晨的时间,帝国军人打扮的人,还有医生出入,明摆着有大问题好吗?赵柒却只看到了谭宗明“深情款款”地抱着怀里的人,简直让赵启平槽多无口,他可是看得分明,谭宗明是很纯粹地在“抱”,走路也疾快,深情款款什么的完全是赵柒脑补。
  
  至于谭宗明不见他,还有王伯瞒着消息,稍微一想便知道这无非是在“封锁消息”,赵柒又不是军部的人,和他说这些完全没必要。
  
  明明什么都没发生,偏偏因为脑补过度成了个被害妄想,还给自己设了个假想情敌。少年,你不去绿JJ上写狗血网文,简直浪费人才。
  
  不过吐槽再多也没用,赵柒的情节已经铺好,赵启平要开始走下去了。
  
  
  
  
  谭宗明的卧房和赵柒的在同一层,一个靠楼梯东侧,一个在走廊的西侧,距离并不近。
  
  第六天早上,赵启平照例晨跑完,洗了个澡后,又出门特意绕半圈走廊,去敲谭宗明的房门。
  
  他从三天前便开始这样做了,见这次还没有人应答,垂手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后,少年有些失望地准备转身离开。
  
  门口的图像传感器,清晰地少年脸上显而易见的失望传达给了房间里的人。
  
  “咔”,细微的开门声后,一袭睡袍的男人出现在了门口。
  
  “小柒?”声音沙哑,带着浓浓的疲倦。
  
  赵启平听得声音,惊喜地转过身,圆眼亮晶晶地看向他的“谭叔叔”,然而待看清楚男人此刻的装束后,白净的小脸瞬间红得像一只苹果。
  
  谭宗明应该很累,深邃的眼眸底下是化不开的疲惫,俊郎的脸上写满倦怠。他好像正准备睡觉,身上只着一件睡袍。也许是听见敲门声后立刻起床开的门,还来不及整理松垮的衣带,导致大片结实的胸膛肌肉露出,修长的双腿掩在黑色睡袍底下,尽管看不见,但也有种说不出的好看。
  
  军人多年的习惯让他再怎么疲惫,也会挺直腰杆,浑身气势如同出鞘的刀锋般凌厉,微乱的头发和松散的睡袍,让他又多了种成熟男性的狂野不羁。
  
  他就那样站着,就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少年明显没有见过如此充满雄性魅力的躯体,愣在原地,脸红得滴血,羞涩得很,但一双大眼却直直地盯着谭宗明,似乎看呆了,羞涩和大胆,如此矛盾,但又在少年身上奇异地契合。
  
  谭宗明眉梢微挑,看着少年微张的红唇和失神的双眼,眼底划过一丝暗色。
  
  “小柒?”谭宗明又唤了一声。
  
  赵启平似乎被这一声唤回了理智,大胆瞬间消失不见,低下头不敢再看谭宗明,原本白皙的颈子也染上了浅粉,手脚无措地结巴:“叔……叔,回……来了?”
  
  一说完,就更加羞愧地又低了低头,细白的手指快要把袖口的扣子都抠掉了。
  
  头顶传来一声轻笑,低沉磁性,“这次回来,小柒怎么结巴了?”
  
  少年羞得快要熟透了。
  
  谭宗明伸出大手揉揉细软的头发,“好了,不逗你了。有什么事吗?”
  
  赵启平想起什么似的,抬头看了谭宗明一眼,然后又移开了目光,飘忽着说:“想来看看叔叔回来了没有。”
  
  “现在看好了?”谭宗明语带笑意,“要不再多看看?”
  
  本是逗少年的一句话,却没想到少年果真又看了他几眼,只是这次圆眸里带了毫不掩饰的关切和担忧,“这次任务很累吗?”
  
  少年过了变声期后,喉结小小的,声音没什么变化,柔和得很,问出关切之语的时候尤其动听。
  
  “不累。”谭宗明说。
  
  赵启平自然不会再追问,只是眼里的担忧退了些,关切之意更浓。
  
  谭宗明看得分明,心中有暖流划过,被人关心的感觉,原来还会让人感到愉悦,特别是这人又用一双含水的情目看着他,愉悦之外,又多了点满足。
  
  “不打扰叔叔休息了。”少年道,然后想起了什么,“您吃饭了吗?要不然睡着睡着会被饿醒,特别难受。”少年秀眉微蹙,觉得那种感觉是真不好。
  
  谭宗明哪儿有时间吃饭,喝了点抗饿的药剂后就准备睡个尽兴。虽然他体能好,几天不睡没关系,可现在是真的累极了,精神尤其疲惫。
  
  然而再疲惫的精神,也架不住他心底的念头,一点饿感都没有的他,摇头说:“有些饿了。”
  
  “我去准备早餐!”赵启平眼睛一亮,“您等我。”
  
  谭宗明一听这话,就知道他要亲手准备早餐。看着少年匆匆离开的背影,谭宗明疲惫的脸上划过淡淡的笑意,小柒一向不喜欢机器人做的饭菜,虽然全是按照星网上的菜谱分毫不差地调制,连一滴油都精确到没有偏差,但舌头刁钻的小柒总觉得差了点什么,一有空就爱自己动手弄,带着闲着无事的王伯也加入其中,如果不是因为做饭太麻烦,还需要洗菜切菜和收拾餐余,否则他家厨房区域的智能保姆都要集体进入休眠期了。
  
  还别说,谭宗明真觉得亲手做出来的饭菜要好吃得多。他在军队多年,早已习惯用各种含有充足能量的液体、固体,甚至是气体充饥,本来对美食没多少追求,但几年下来,被家里的一老一少,带着对吃饭开始抱有了期待,并且会找些周围人推荐手工美食店,抽空来个“全家出游”。
  
  有下属惊叹,老大,你身上终于开始有了人气是怎么回事。
  
  人气……吗?谭宗明倚着靠枕,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
  
  略显久远的记忆,开始在梦中复苏。
  
 
  赵启平对此一无所觉,轻手轻脚把托盘放在床头的小桌上,碗碟都有保温的功能,谭宗明醒后可以立即食用。
  
  他的目光在男人沉睡的面容上扫了一圈后,转身离开了房间。
  
  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这辈子还没这么用心对过一个人。
  
  
  
  
  第二天,王伯早早地通知了赵启平今天晚上下楼一起用餐,谭宗明有事要说。
  
  赵启平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衣衫下楼,端着丰盛菜肴的智能保姆,流水线一般进了餐厅,王伯站在长桌边上,正在摆放碗碟的位置,坐下的两人,一个是谭宗明,一个是……
  

  那人察觉到打量的目光,转过脸看向赵启平。
  
  
 
  
  
  未完待续
  
  
  

评论-65 热度-419

评论(65)

热度(419)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