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见色起意6

一个目录

  这个人,美,很美。
  
  美到任何夸奖之词都显得苍白和多余。或许他的五官并不算完美,但组合在一张脸上的时候,就只能用美来形容。他坐在那里看着你,就算一言不发,面无表情,也让人下意识地想接近,说上一句话,都能让人感到莫大的荣幸,并因此心潮澎湃,呼吸急促。
  
  容貌昳丽就算了,头发还是逆天的银色长发,在小说里看到这样设定,可能还不觉得有什么,然而一旦化身有血有肉的人物,走到你面前的时候,赵启平只觉得酷炫到没朋友。
  
  银发的雪肤美人,难怪赵柒这个小媚娃体质的都觉得危机感十足。
  
  要知道在原文里,这头银色长发,可不止是增添美色,在床事中也是重要辅助之一。
  
  “柔滑如锦缎般的银色长发披散在白皙细腻犹如上好瓷器的肌肤上,斑斑吻痕若隐若现,让冷夕如同堕入色域的仙,高贵出尘,却又那么低贱淫荡。”
  
 
  
  美人有些高冷,看了赵启平一眼后就移开了目光,也不打招呼。
  
  但美人有特权,没有任何人会觉得他失礼,反而会让人有种“美人就该如此”的想法。
  
  所以赵启平刚出口的招呼被尴尬地堵回去后,他不在意地笑了笑,先问了客人好,再和谭宗明、王伯问好,语气自然,大方又乖巧。
  
  王伯没有看出什么,乐呵呵地让赵启平坐,说今天的客人就是这位,帝国皇家科学院的主任级别研究员冷夕。
  
  冷美人姓冷,人如其名。
  
  赵启平圆眼微弯,笑着和冷夕自我介绍,并且再次问好。美人这次理他了,倨傲地微微颔首,眼神冷淡。
  
  王伯依然是笑呵呵的表情,说:“小夕不怎么爱说话,倒是和小柒刚来的时候一样。”
  
  赵启平内心掀桌,哪里一样!他有这么拽吗!
  
  “小柒那时候很拘礼。”一直没说话的谭宗明开口了。
  
  几人一愣,没怎么听懂谭宗明的意思。赵启平心下一动。
  
  
  
  
  晚餐开始后,这几天一直安静如鸡的“剧情维护”系统,开始刷存在感了:
  请宿主完成剧情——拒绝冷夕留在谭宅住下,并且在晚宴中拂袖离去。
  
  赵启平一手拿着酒杯,作势饮酒,以掩去嘴角的抽搐。
  
  拂袖离去,看不出来,这还是一个有文化的系统。
  
  原文中当谭宗明说冷夕将在谭宅住下的时候,病娇小媚娃瞬间就炸了毛,当场说出他不同意,让场面十分尴尬,谭宗明和王伯说出的救场话都被赵柒认为是偏帮冷夕,然而赵柒本就是寄人篱下,哪里有立场拒绝,气愤和委屈之下,赵柒甩了脸离开餐厅。
  
  这场戏属于重要情节之一,目的是为了让赵柒一直以来乖巧腼腆的形象被毁,给谭宗明和王伯留下无理取闹的印象,并且让赵柒危机感更甚,越发讨厌冷夕,下定了要趁早出手勾引谭宗明的决心。
  
  系统自动帮赵启平画好了剧情重点,接下来就是赵启平的临场发挥了。
  
  “冷先生这么年轻就在皇家科学院担任主任研究员,真厉害。”赵启平放下酒杯,真诚夸奖道。
  
  这个确实厉害,冷夕并不是一个花瓶,赵启平说得真心实意。
  
  冷夕睨他一眼,鸦翅般的黑眼睫让那双眸子越发凛然,红唇轻启,“一般。”
  
  赵启平切一小块牛排送进嘴里,细嚼慢咽,眼神止不住地往冷夕那边瞟去,眼里满是不加掩饰的惊艳。
  
  少年大大眼睛似乎会说话,让人一看便知他在崇拜着冷夕,很有好感。
  
  “科学家是我最崇拜的人了,学帝国科技发展史的时候,我特别留意了,他们过半都是皇家科学院的人。”少年歪歪头,沉吟了一下,“说起来,那些大师和冷先生是同僚呢。”
  
  少年说到这里,眼里细碎的光亮快要溢出来了。
  
  冷夕终于正眼看了一下少年,虽然还是冷着一张漂亮面孔,但赵启平知道他现在心情不错,毕竟荣誉出身这种东西,不管在哪个领域都是很重要的,更何况是皇家科学院这种牛逼哄哄的招牌。
  
  王伯看着两个小辈“相谈甚欢”,很是欣慰,对赵启平说:“小柒很崇拜冷先生?”
  
  赵启平脸颊泛红,耳根全红,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冷夕,轻声“嗯”了。
  
  王伯笑得越发慈祥,“那正好。今晚要说的这件事,小柒肯定会很高兴。”
  
  赵启平不解地看着王伯,王伯笑呵呵地正要开口,谭宗明却把话接了过去。
  
  “我来说吧。”谭宗明放下餐具,拭了拭嘴角,侧头看着赵启平微红的面颊,目色有些幽深。“冷夕以后就在谭宅住了。”
  
  赵启平惊愕地看了看不发一言的冷夕,又看了看谭宗明,表情有些激动。
  
  王伯还以为他是太高兴了,结果少年的下一句话差点让他觉得自己幻听了。
  
  “我不同意!”
  
  几道目光瞬间聚在赵启平身上,冷夕很快移了去,事不关己一般继续吃东西,只是眼角眉梢的寒意都快结冰了。
  
  这下换成王伯惊愕了,“小柒……”
  
  赵启平陡然提高了声音后,自觉失态,脸“唰”地就红了,求救一般看向谭宗明,像犯了错找大人的孩子。
  
  谭宗明倒不像王伯那般惊愕,反而脸上有些兴味,接到赵启平的目光后,稳稳地开口道:“小柒有问题吗?”语气温和,在赵启平听来,充满了长辈的包容。
  
  看来自己的“弟控”调教是真的有效!赵启平在心里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
  
  “我……”少年声音细细的,柔柔的,很好听,“我就是觉得,谭叔叔已经够打击我了,如果冷先生再住下的话……”少年瘪嘴,“我学习压力好大。”白净的小脸上一片愁色,似乎在很认真地苦恼这个问题。
  
  王伯第一个笑出声,居然是因为这种事,小柒果然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冷夕也觉得这理由极其出乎意料,但看着少年脸上的不似作伪的苦恼之色,眼里的冷意消退了些。
  
  谭宗明倒还一如既往地镇定,只是嘴角弯起的一抹笑意,表明他的忍俊不禁,见少年越发紧张,细白的手指就捏着小叉子不停摩挲,谭宗明挑眉道:“怎么,开始灰心了?”
  
  赵启平涨红了脸,在谭宗明含笑的目光中“蹭”地站起来,扔下一句:“我去温书了。”
  
  落荒而逃。
  
  不过赵启平坚持认为自己是“拂袖离去”。
  
  身后几人,对赵启平突如其来的“OOC”颇有些反应不能,谭宗明眼带歉意地对冷夕说:“小柒面皮薄。”
  
  冷夕对谭宗明倒不是不假辞色的冷漠脸,摇摇头,“无事,小孩心性罢了,以后我会注意些。”
  
  若是赵启平在这里,一定会目瞪口呆,明明他已经把事件的性质都改得面目全非了,为何冷夕说的这句话还和原文里的一模一样。
  
  
  
  
  回到房间后,赵启平长舒一口气,系统到这时候都没有降下“惩罚”给他,应该是“满意”自己的表现了。
  
  赵启平低头看着自己白嫩的手掌,手心向上,摊开,露出掌心里的纹路。如果说这些纹路真的是一个人的命运的话,那么他现在可以确信,他将自己的命运握到了手里。
  
  到目前为止,赵启平找到了系统的三个“弱点”。
  
  第一,系统可以抹杀他,但更需要他来完成情节,支撑这个世界向前发展。他们中任死一个,便是同归于尽的结局,谁也别想好过。不过,他不想死,系统也想活。
  
  第二,系统给他的惩罚虽然是精神上的,但系统却探听不了他内心想的是什么,只会通过他的外在表现,如语言和动作,来判定他是否遵守了剧情。
  
  第三,系统完全是个被输入硬性指令的机器人,机械又呆板,很容易被机智的地球人哄骗。
  
  赵启平列出三条后,笑得意味深长。
  
  
  
  
  心情很好的赵启平在大床上左右翻滚,直到有人敲门,他才收拾好心情,强压下激动,恢复内向矜持的人设。
  
  不过,他明显是忘了自己的小媚娃容易哪儿都红体质,所以当谭宗明进屋后,看见的就是少年一脸“春情荡漾”,小脸扑红,双目含水的可人模样。
  
  谭宗明问:“我来的有些不是时候?”
  
  赵启平被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回答道:“我现在没什么事要做。”
  
  谭宗明说:“这种事很正常,不用不好意思。小柒长大了。”语气里饱含欣慰。
  
  再明白不过来,赵启平以后回去就不在老司机界混了。敢情谭宗明以为他方才在自wei。赵启平哭笑不得。但也知道这种事越解释越混乱,索性避开不谈了。
  
  “您有事吗?”赵启平直接奔了主题。
  
  谭宗明在沙发上坐下,颇为闲适地叉开长腿坐着,赵启平的眼神在某个部位飘忽了一下。
  
  谭宗明正是专心注意他的时候,赵启平这个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下意识的动作,被他尽收眼底。
  
  这小家伙。谭宗明不免觉得有些好笑,但面上却是不显,对赵启平说:“我是来问问,小柒你对冷夕在这儿住下有什么看法。”
  
  看法?赵启平一惊,谭宗明居然看出自己对冷夕隐藏的针对了吗?
  
  “我……没什么看法……”赵启平小心翼翼地措辞,“冷先生住下后,我还可以向他请教学业上的问题。”
  
  谭宗明手臂弯曲,手肘支在靠枕上,摸了摸自己的眉尾,一派从容,“叔叔教的不好吗?”
  
  赵启平自然要立刻说好。
  
  谭宗明放下支着的手肘,松松地将手掌搭在大腿上,“冷先生事情多,耽误不起,并且他很不喜欢有人打扰工作,小柒最好还是别去了。”
  
  赵启平这次没有立刻答应,而是稍微犹豫了一下,才有些纠结和失望地点头:“好。”
  
  谭宗明站起身,走到赵启平面前摸摸软毛,微微弯腰,倾身道:“有什么尽管来问我就好。”
  
  强大雄性的摄人气息兜头笼罩下来,距离太近,赵启平裸露在外的肌肤,起了细微战栗。
  
  
  
  未经人事的雏儿。还是敏感体质。似乎轻轻一搓揉,便会化成水,在春风袭来的时候,碧波荡漾。
  
  
  

  
  
  未完待续
  

评论-84 热度-526

评论(84)

热度(526)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