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见色起意8

一个目录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如果有可能,赵启平只想穿回点开这文看前的那一瞬间,怒斥自己:让你手贱让你手贱!
  
  如果不点开这文,他也不会看完,如果不看完,他也不会气得写下毒舌长评,如果不写毒舌长评,他也不会被作者下降头(还没证实)穿来这个鬼地方,如果他不穿来这个鬼地方……
  
  化身佟掌柜的赵启平很好地诠释了什么叫做“生无可恋”。
  
  一篇文章,有主角自然就有配角,没有配角的搞事和衬托,怎么能发展剧情的同时,体现主角身上一系列的美好品质。而那些搞事过头的配角,通常会被主角的亲妈——作者写进炮灰名单,迎来黑暗和悲惨的结局,并且不会激起任何人的同情和可怜,一些读者还会拍着大腿大呼过瘾,爽!
  
  毕竟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对吧,自己作死,也怪不得别人报复。
  
  赵柒这小媚娃就是作死的典型,还很双标。从原文的这一段来看,赵柒认为谭宗明和冷夕之间已经发生了什么,所以生气又难过,失去理智之下开始吵闹,并且对冷夕出言无状。看看他骂的,骂冷夕“不知羞耻”,赵启平简直无力吐槽了都,就算他俩真的有什么,一个巴掌能拍响吗?要骂干脆就两个一起骂呗。
  
  但是,你赵柒有什么立场去骂呢?他俩男未婚男未嫁的,搞个基也不吃你家大米,至于气得肺管子都要炸了那样吗?
  
  不过赵启平也不会对赵柒苛责些什么,毕竟他的一言一行都是为了情节服务,是作者一手安排的。原本乖乖巧巧的少年,为了推动剧情,化身无理取闹的泼男,形象和尊严皆被践踏在尘埃里,以此突出主角的高贵。
  
  提线木偶罢了,让人可怜可叹。
  
  赵启平见不到赵柒,无法知道这个少年最真实的一面是什么。他“成了”赵柒后,所展现给外面的形象都是刻意而为,“赵柒”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没有人知道。他摆脱剧情控制,迎来死亡的那一瞬间,或许他才短暂地做了一回“人”。
  
  赵启平抒发了一会儿感慨(吐槽)后,开始思考自己该如何“走剧情”。
  
  这场戏,很关键,赵柒走上“献身”正轨,谭宗明对他有了恶感,而冷夕的受委屈和宽容,让谭宗明心生怜惜,对冷夕的感情开始萌芽。
  
  涉及到主角攻略老攻的情节,都是划线加粗和标红的重点,维护剧情的系统虽然“蠢”,但应该不可能在这种重点上犯错,赵启平如果想继续涮它一把,很可能会被降下惩罚。
  
  赵启平思及那种劈开脑髓般的疼痛,下意识地打了个战栗。
  
  然而按照剧情走,赵启平是绝对不干的,不说这场戏之后他的形象会如何受损,三年的努力付诸东流,一夜回到蛮荒前,单说这莫名其妙的情节发展,弱智的语言对白,和脑残的人物塑造,就让赵启平无法接受。他虽然是个演员,但也是立志要成为影帝的男人,这种拉低水平的戏,他不接。
  
  赵启平心里有了计较,将这场戏所有的情节列了出来,考前预测题目一般,估摸着系统会选取哪些关键让他“演”。
  
  来回想了四五遍原文的这段戏后,赵启平还是想叹气,因为赵柒简直是个加戏精,你说你,骂了冷夕被打了之后,乖乖地偃旗息鼓不好吗,非要“趁热打铁”,和正在气头上的谭宗明提出打一炮的请求。少年,你这话题转得跟空间跳跃一样快,如果有人能接受的话,那么这人一定不是个正常人。
  
  很明显,谭宗明除了面对主角受之外,对其余人还是挺正常的,所以赵柒求艹的请求被驳回了。
  
  自己给自己加的戏,哭着也要演下去。于是赵柒眼泪哗哗地流着跑了,给这段戏落下了帷幕。
  
  谁让主角才是戏霸呢,给自己乱加戏的配角(炮灰),可是会被老大赶出剧组的。
  
  加戏……加戏……
  
  白皙瘦削的手指悠悠地敲着桌面,赵启平眼前一亮。
  
  
  
  
  “不管你去哪里,就算出了银河系,我也会无怨无悔地跟着你,请你,带上我好吗?”细软的少年嗓音,说出表白一般的话,让人听了很难拒绝。
  
  熟悉至极的声音,让谭宗明顿下步子,往声源所在的会议室走去。
  
  赵启平一脸祈求的表情,圆圆的眼睛里满是爱恋和痴迷,仰起的精致小脸微微泛红,是那么羞涩,却又那么大胆地看着对面,完全是一个深陷情网的痴情少年,让人看了好生感慨,也不知道是谁那么幸运,可以被这么专情的少年爱上。
  
  谭宗明看着那双眼里的情意和专注,眼神幽深。
  
  赵启平似乎没注意到有人在旁观看,入迷一般,半捂着脸,十分激动,“天啊,真不敢相信,我的梦想居然有成真的一天。”
  
  “这是我一生中最美妙的时刻了。”赵启平喜极而泣,肩膀微微颤抖着。
  
  谭宗明:……
  
  “咳”
  
  门口的一声清咳,让赵启平做贼心虚一般把脸埋进一旁的靠枕里,细碎的短发中,一双通红的耳朵昭示着他现在的赧然。
  
  谭宗明迈开长腿,走进去,视角一转换,让他很轻易就能看见赵启平在对“谁”说话。
 
  一个超大号的维坦熊布偶。这种熊只有维坦星才有,并且生得憨态可掬,是那颗星的招牌之一,不管是活物还是布偶,都很受人欢迎。谭宗明记得这个是王伯买回来送给赵柒的,说小孩子最喜欢了。
  
  这样看来,小柒果然还是小孩子?
  
  谭宗明在赵启平身边坐下,“怎么不好意思了?”
  
  赵启平闷声闷气地说:“您应该立刻提醒我的。”
  
  谭宗明轻笑一声,“不是看你正投入么。”
  
  少年顿时露出来的一截脖子也红透了。
  
  “玩得挺开心的?”谭宗明想摸摸那截秀颈,是否会烫手。
  
  “不是玩!”听了这话,少年抬起头,义正言辞地反驳,“我没在玩。”
  
  红扑扑的脸蛋,写满认真。
  
  “哦?那是?”谭宗明压下心头的躁动。
  
  被他这样一问,少年兴致立刻拔高了几丈,也顾不得先前的赧意,兴致勃勃地说:“首都星半年后的游园会正在星网官方征集原创话剧节目,我想试试!拿个一等奖!”
  
  谭宗明哪里会知道这个,但还是点点头,表示自己懂,“是这个啊。”然后看着赵启平,问:“刚才那个,就是你准备的剧本?”
  
  圆圆的眼睛一亮,仿佛有星星坠入其间,光华流转。赵启平用力点头,小脸上全是等待夸奖的表情。
  
  谭宗明觉得那光华很是好看,不忍心打破,但他又觉得说谎不好,所以——
  
  “继续努力,还有进步的空间。”
  
  赵启平也没被这话打击,坚定地:“嗯!”就差握个拳表态了。
  
  谭宗明觉得自己在这里,会让赵启平不好发挥,所以起身准备离开,但被赵启平叫住了。
  
  “叔叔……”赵启平话还没说完,脸上显而易见的请求之意就出卖了他。
  
  “有事拜托我?”谭宗明问。
  
  “就是……”赵启平紧张之下,又开始脸红,“您能不能和我搭一搭对手戏。”细白的手指捏着袖口的扣子,“我觉得我创作的人物,缺少灵气,演出来效果不好,想看看是哪里不对。”
  
  谭宗明明白了他为什么要对着一个布偶熊做那种情态了。
  
  好像,这提议,还不错?
  
  谭宗明微笑,“可以。”
  
  被少年那样望着,感觉一定很好。
  
  
  
  
  
  
  在谭宗明应下给赵启平搭戏的这件事后,他突然就忙了起来,最多一天只能紧巴巴地抽出一个小时和赵启平一起。谭宗明听王伯说少年这两天改剧本改得有些疯魔,连吃饭时候都在念叨。
  
  谭宗明自己不空,便让王伯多注意一点赵柒的身体,说不就是个一等奖么,让他劝劝赵柒别那么拼命。
  
  王伯却笑着摇摇头,让谭宗明随小柒去罢,这孩子是个懂事的。
  
  谭宗明不解,智商向来占领高地的他,略略想了想便去查看了一下奖品是什么。
  
  精神疏导仪,可以按照获奖人的要求提供品级,最高可达3S。
  
  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在体魄上已经很难分出胜负,但精神就不一样,每个人的精神力量都是天生,无法通过后天的外力改造。谭宗明生来便是3S的精神力,属于凤毛麟角,帝国几乎所有靠精神力驱动的机甲,只要他想,都能为自己所用。但精神力这种东西,并不是没有任何副作用。所谓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谭宗明肩负的责任之巨让常人难以想象,一旦他的精神力使用过度,就需要进行安抚和疏导,否则很容易造成无法挽回的破坏。
  
  到他这个地位,自然有专门的医疗团队来为他疏导和放松,调整精神力到最好的状态。然而却有一个天真的小家伙,打算用自己的努力,送给他这件最“贴心”的礼物。
  
  
  
  谭宗明不知道,心口热热的,满满的,有什么东西快要溢出来感觉,该形容为什么。
  
  
  
  
  
  
  未完待续
  
  
  

评论-77 热度-502

评论(77)

热度(502)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