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见色起意9

一个目录

  赵启平这几天都在认真“想戏”,时不时地对自己的剧本进行完善,有时候还大修,增添人物和情节,剧本半天一个样,用他的话来说,这叫做“精益求精”,但在和他“对戏”的谭宗明看来,这小家伙可真会折腾。这几天他就跟精分似的在扮演角色,时而邪魅狷狂时而高冷霸气,剧本也是狗血和清新齐飞,优秀与辣眼睛一色。
  
  谭宗明十分不解,为什么这小家伙不管怎么修改剧本,都免不了创作狗血情节,人物那么多的误会,最后还能走到一起,多亏有个一心高举“HE”旗帜不动摇的亲爹作者。
  
  不过,小柒开心就行,难得他走出“书呆子”的光圈,发展些其他爱好,谭宗明定要倾力支持。至于最后拿不拿得到名次……
  
  重在参与不是?
  
  于是,就在谭宗明刻意的“纵容”下,赵启平对自己写剧本一事越发有信心,对一等奖更加执着了,打定主意要写一本最优秀的剧本。
  
  然而创作需要灵感,闭门造车是不行的,谭宅就是一个巨型庄园,赵启平开始到处走走寻找灵感。如果不是实在没时间,谭宗明都想带他再去一次模拟战争实验室了,毕竟能参照数据模拟出星球大战,自然也能根据剧本自动完善和推演出完整的故事(高端大气的实验室表示这剧本他不想接)。
  
  赵启平携着自己绑定的光脑,一路走走停停,想到一点写一点,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冷夕房间所在的区域。
  
  
  
  
  如原文一样,赵启平站在了拐角处,视角不错,他看得见别人,别人很难注意到他。
  
  系统“滴”地一声上线:
  请宿主完成,情节一——质问谭宗明为什么在在冷夕的房间。
  情节二——大声吵闹,引出冷夕。
  情节三——对冷夕说“你可真不知羞耻”。
  
  居然接连发布三个任务。赵启平觉得挺耐人寻味的,明明一个任务就能囊括完,为何要拆成三个呢。
  
  化简为繁,不外乎是多了细节,也就是说,系统真的很看重这次的情节发展。
  
  赵启平眉头微皱,自己这样安排,可能很难让系统满意。
  
  但……
  
  赵启平下颌微抬,神情睥晲,眼神冷傲:
  
  老子无所畏惧。
  
  
  
  
  
  谭宗明打开门从里面走出,微微侧着身子向内,似乎还在和房里人说话。
  
  赵启平一个箭步冲上去,怒喝一声:“你就是来见他的吗!”
  
  谭宗明有些懵,赵启平继续他的表演。
  
  “这三天里,我一直在等你来见我,给我一个解释,但都没等到,我以为你忙,你没有空,所以也不去打扰你。但是……”
  
  赵启平眼神里满是痛苦和愤怒,泪光微闪,“你居然是在陪他!”
  
  眼泪滑下,从前被星辉缀满的大眼里,现在被绝望的灰色充斥着。
  
  “我真傻,真的。”赵启平退后一步,一脸痛色地摇头,“我为什么要来这里,如果我不来这里,就不会看见你们这个样子。”
  
  眼眶泛起了红,眼泪断了线似地流出。
  
  谭宗明被打懵了的智商开始占领高地,知道赵柒这是又陷进剧本里了。
  
  “小柒,先回去。”谭宗明有些哭笑不得,这小家伙对戏痴迷到这个地步,让他还有点吃味了。
  
  赵启平被这句话打击得心都要碎了,泪眼朦胧,“回去,然后留你们在这儿继续卿卿我我吗!”
  
  少年纤细的身子晃了晃,受不了打击似地踉跄了一步。余光瞟到门内的冷夕的衣角出现,赵启平打了鸡血似地,指着谭宗明身后说:“他就那么好吗!让你背叛我!”
  
  谭宗明回头看了看被赵启平指着的冷夕,脸上的表情十分微妙。
  
  被冷夕看见了,等小柒“出戏”之后,指不定得有多羞恼。
  
  “你可真不知羞耻。”赵启平一字一句地说,小脸上一片冷意,似乎彻底看清了眼前这个人渣。
  
  因为谭宗明站在冷夕的前面,所以赵启平说话的时候,让人很难分清他那句“不知羞耻”在说谁——走位巧合下的“一箭双雕”。
  
  谭宗明被莫名指着鼻子骂了一通后,非但没有生气,还在暗搓搓地想,小家伙等会儿理智回笼后,肯定要羞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他该怎么安慰才好呢。
  
  他还没什么动作,站在身后的冷夕就说话了:“你……为什么要如此污蔑我。”
  
  谭宗明回身一看,发现冷夕脸色十分苍白,好看的凤眸里满是不可置信,身子也是摇摇欲坠,被打击得骄傲尽失,银色的长发轻轻晃动着,失了月华的光亮。
  
  呃……小柒的台词,好像是容易让人误会。谭宗明后知后觉地想。
  
  一向高傲的冷夕哪里受得住这种侮辱,躺枪后的委屈和难过让他有了种脆弱感,精致如画中仙的人儿,是那么惹人怜惜。
  
  特别是当他求助似的看向你的时候,怎么能忍受心中快要爆棚的保护欲望,对他置之不理呢。
 
  让他这么难过的人,简直罪无可恕!
  
  谭宗明看着那双美丽凤眸里的依赖,心神恍惚。
  
  “叔叔……”身后传来如猫儿一般的嗫喏声,细细软软的。
  
  谭宗明眼里的恍惚如潮水般退去,转过头看着满脸通红,一脸羞赧的赵启平。少年刚刚哭完,眼里的泪意还在,本就清澈的眼眸被洗过后越发澄澈干净。
  
  “我……”赵启平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谭宗明一把拉过,细瘦的腕子被铁箍一般的大手捏得一疼,敏感至极的肌肤上,瞬间红了一片。
  
  门内的冷夕,站在原地,脸上是掩不住的错愕。
  
  良久后,被什么控制一般,他喃喃地,机械般地说:“没关系。”
  
  
  
  
  
  赵启平被谭宗明一脸肃杀的表情惊住了,男人身上磅礴的怒意,透过两人相连的部位,蔓延在赵启平的四肢百骸,让他生不起一点挣扎的念头。
  
  绝对的力量压制。
  
  正在他对谭宗明这个状态疑惑不解的时候,系统再次上线:
  请宿主完成,情节四——脱下衣服,向谭宗明求欢。
  
  赵启平被气得差点跳起来,求欢就求欢,为什么还要脱下衣服,要知道谭宅里的温度时刻都是恒温,他上身只穿了一件衣服,真要脱了,那就是裸了。到时候他该怎么圆场,说走路太快,他有点热了?
  
  禾禾。
  
  这系统原来还吃一堑长一智,知道加细节了。
  
  赵启平的心思全在该怎么完成剧情上,所以也没注意谭宗明带着他已经走进了一间休息室。
  
  谭宗明到这时候才慢慢冷静了下来,发现自己紧紧攥着赵启平的手,赶紧松了开,牵着那只已经泛起淤青的皓腕,谭宗明眼里有了自责。
  
  “对不起。”谭宗明对赵启平说。
  
  赵启平立刻回神,摇摇头,十分歉意地说:“叔叔,是我不对,我不该那么没礼貌。”
  
  说着,愧疚地低下头。
  
  谭宗明看着少年头顶软软的黑发,心里柔软一片。但又想起方才面对冷夕时候的不对劲,又顿时复杂了起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明明他是那么爱护小柒,却在刚刚那一瞬间,竟然生起了想对他动手的念头,觉得他让冷夕难过简直是一件不可饶恕的事情。
  
  如果不是小柒刚好出声唤回了他的理智,这个念头可能就不是一个念头了,而会变成事实发生。
  
  谭宗明不敢相信有那个念头的人会是自己,如果那一巴掌打下去,小柒对他该有多么的失望。只要一想这个可能,谭宗明的心都被揪疼了。
  
  他守了三年的少年,爱护还来不及,自己居然有一天会生起打他念头。
  
  魔鬼附身。
  
  谭宗明后怕不已,他不知道自己继续呆在那里会做出什么事来,所以拉着小柒赶紧“逃离”。
  
  看着面前一无所知,还一个劲自责不已的小柒,谭宗明心念一动,将他揽进了怀里。
  
  “没事,没事了。”谭宗明抱着怀里的宝贝,用失而复得的语气喃喃地说着。
  
  赵启平一脸懵逼,这是个什么情况?
  
  谭宗明感受着大手下少年纤细的腰身,问自己,你怎么舍得,怎么舍得!
  
  赵启平此刻进退维谷,他还在思考该怎样“合理地”脱了自己衣服,并且“合理地”向谭宗明求欢。
  
  谭宗明心里不详的预感越发浓烈,他天生是3S级别的精神力,他的直觉就是某种预言,在战机瞬息万变的战场上,这种直觉让他多次死里逃生,并建立功勋。而现在,他的直觉告诉他,如果自己再不向少年表露心意,那么以后,可能会发生很多无法挽回的糟糕事情,把他的少年带离他的身边。
  
  “小柒。”谭宗明决定相信自己的直觉。
  
  赵启平心不在焉,“嗯”了一声。不知道是不是被听出来了,男人霸道地用手抬起他的下巴,让他直视着自己。
  
  赵启平被那双眼里极其深厚的某种感情,吸住了目光,呆呆地连挣扎都没有。
  
  谭宗明对他说:“小柒,我爱你。”
  
  霎时间,如共工怒触不周山,天河之水倒灌进入人间,山崩地裂,赵启平脑海里轰然一片,空白一片。
  
  谭宗明见少年惊呆得无法反应的模样,有些沉重的心顿时轻松了些,眼里闪过笑意,微微低头在少年额头上珍而重之地印下一吻。
  
  “小柒,嫁给我好吗?”军人的雷厉风行谭宗明是贯彻了个彻底,一表白就求婚,而对方连表白是否接受都还没回答。
  
  赵启平被突如其来的表白砸晕的理智,被突如其来求婚拉回了些,眨了眨圆眼,赵启平有些艰难地问:“你……是谁?”
  
  
  
  
  
  未完待续
  
 

评论-113 热度-520

评论(113)

热度(520)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