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赵】见色起意10

 一个目录
   
    “小柒,嫁给我好吗。”谭宗明顺从本心,把表白和求婚一步到位。
  
  其实他说出口之后,自己也有些讶异,但随即便释然了,他爱小柒,想和小柒结婚,这都是他最真实的心意,将自己完全摊开了给小柒看,也足以表现自己的爱意和诚意。只是,他担心怀里的小家伙会不会被吓懵了。
  
  毕竟小柒那么害羞内向的一个人,招数太猛了,怕是会退缩。
  
  但是,自己是不会给他机会退缩的。谭宗明坚定地想,他一定要将这个自己心尖上的宝贝紧紧地锁在身边,让那个不好的直觉没有成真的一天。
  
  打定主意正准备安抚下被“吓懵了的”赵柒,谭宗明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一句“你是谁”打得措手不及。
  
  两人视线相接,两脸懵逼。
  
  
  
  
  
  赵启平很想说一句:“那么,这就很尴尬了。”
  
  不是他对谭宗明会爱上他这件事不自信,毕竟小赵医生纵横情场多年,真要用十二分的心思专心撩人的话,对方很难不会沦陷,更何况他现在这具身子先天条件简直属于开挂的存在,办起人绝对事半功倍,在玛丽苏主角受还没出现的那三年,他只要有心,早拿下谭宗明了。
  
  然而问题就在于,小赵医生完全是在把对方往“弟控”(侄控)方向培养,他自问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每次和谭宗明独处的时候,他连领口扣子都扣到了最上层,生怕这小媚娃的风情泄露一分半点,并且和谭宗明的言语谈笑间,他给自己的定位就是个崇拜敬仰“哥哥”(叔叔)的乖巧弟弟(侄子),没有任何逾越之处,谭宗明怎么就“长歪”了,而且看起来对他还是情根深种了呢。
  
  亏他还多次沾沾自喜,认为自己的调教卓有成效,没想到最后却出现了“我把你当哥哥(叔叔)你却想上我”的狗血结果。
  
  这故事放天涯上,要火。
  
  不过,赵启平怎么想,都觉得出现这种情况不是自己的问题,所以……
  
  这个谭宗明一定是个假谭宗明。
  
  明摆着的嘛,他都没有用心撩,居然还能赢了玛丽苏光环,挖了主角受的墙角,要么是他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他还在做梦,要么就是人不对劲。
  
  已经有过魂穿经验的赵启平,想通这个关节后,犹如醍醐灌顶,眼前豁然开朗。所以,才有他的那一句问:
  
  “你是谁。”
  
  
  
  
  
  谭宗明眼里的茫然不似作伪,赵启平心里有些打鼓,但也没就此放过。只见他试探性地又问了一句:“美国大选川普还是希拉里赢了?”
  
  如鹰隼般的目光直直地打在赵启平的脸上,谭宗明幽深的眼眸里闪着明灭不定的暗光。赵启平毫不退缩,硬着头皮眼也不眨地回望过去。
  
  直到他眼球泛起酸意,谭宗明终于开口了:
  
  “特朗普赢了。”
  
  赵启平大喜过望,有种他乡遇故知的兴奋。不,这比他乡遇故知还要来得让人开心。
  
  “你什么时候来这里的?”赵启平一脸喜色地问。
  
  谭宗明微微皱眉,好似正在回忆。
  
  “那个……”怀里人弱弱地开口道:“可以先放开我吗?”
  
  谭宗明眉梢一扬,箍在赵启平腰间的大手一动不动,“你先告诉我,这三年来的赵柒,是谁。”
  
  赵启平一听这话,顿时暗道糟糕,这男人在现代肯定也不是个好相与的角色,一开口直奔的就是重点。
  
  赵启平可还记得,这人刚刚跟他求过婚呢。要是他说三年来赵柒没换过人,那么他接下来和这男人相处的日子得多尴尬呀,要知道“赵柒”,是他特意扮演的角色,人设完全是虚拟,所以这人喜欢的,是“赵柒”,而不是赵启平。况且在互相“坦明”地球老乡身份后,他也不可能再在这人面前扮演“赵柒”,这个男人喜欢的“赵柒”,戏份已经杀青了。
  
  而要是他说这三年里的“赵柒”换过人,那麻烦更大。赵启平完全不知道这人是在三年里的哪个时间段爱上的他,万一是在他胡诌的时间段之前,那么别说当老乡了,这人不追杀他到天涯海角都是善良的了,毕竟他这个外来的不速之客占了他心上人的身体,往大了说,这叫“杀妻之仇”。
  
  左右为难。赵启平只恨自己没个林黛玉的身子,装晕都不行,还得硬着头皮在男人越来越“森冷”的目光下,飞速计算利弊得失。
  
  “三年前就是我!”赵启平心一横,觉得先把小命保住了再说,以这人现在的权势地位,要拿捏他简直易如反掌。
  
  话音刚落,大地回春,冰雪消融,世界恢复了鸟语花香。
  
  谭宗明“钳”在赵启平腰间的大手,松了力道,眼角眉梢挂满柔和,完全看不出刚才那个眼底已经凝聚起杀气的人是他。
  
  赵启平立刻坐到了对角的位置,绷起精神开启防御模式。薄衣之下,细嫩的皮肤泛起了微微的疼,他觉得自己的那把小腰肯定被掐青了,但为了维护形象,不敢动手揉。
  
  他有些后悔,怎么脑子一热就全交代了。也许是孤军奋战的日子太心累了,陡然出现一个战友,还是他在这个世界认识的,就免不了兴奋。
  
  把怀疑留在心里,抽时间慢慢验证不好吗!赵启平怒斥自己。
  
  “我是前几天恢复的记忆。”正在赵启平暗恼自己“犯蠢”的时候,谭宗明却主动开口了。
  
  “恢复?”赵启平一愣,迅速抓住了这句话的重点。
  
  “对,恢复。”谭宗明略略颔首,“这个谭宗明,其实就是我自己。”
  
  见赵启平茫然不解,谭宗明在心里稍稍措辞后,解释道:“这个身体一出生,我就来了这里。精神力应该和……灵魂是挂钩的,我的精神力等级太高,婴儿的身体过于虚弱承载不了,经不起一点波动,所以在自我保护之下,关于之前的记忆被封闭了,直到我长大后,记忆才逐步苏醒。”
  
  谭宗明道:“然而我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那些一点点恢复的零碎的记忆,在我看来倒像是做梦一般,因此也没怎么在意。直到前几天,记忆彻底复苏后,我才确信自己……用通俗的词汇讲,穿越了。”
  
  随着谭宗明的解释,赵启平慢慢露出恍然之色,然后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脸色又复杂了起来。

  谭宗明自然不会漏过他的任何表情。“我的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也不知道你还想知道什么,随便问吧。”
  
  谭宗明坐姿放松,一手搭在沙发沿上,没有赵启平小兽炸毛般的戒备,又加上态度温和,说话条理清晰,语气自然,让人不由自主地会跟着他放松下来。
  
  特别是他又将主动权主动交予赵启平手上后,善意越发明显,让赵启平戒心稍平。

  赵启平也不是不识趣的人,见他坦然,索性也放开了问。
  
  “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银河帝国,首都星。”谭宗明不假思索,又补了一句,“未来世界。”
  
  好的,看样子他不知道“小说”的存在。
  
  
  
  “你……啊!”赵启平还想再问什么,却顿时头痛欲裂,熟悉的疼痛瞬间席卷了他的全身,没有一点心理准备的他,喉间发出破碎的痛呼声。
  
  糟了……忘记系统要求的任务了。赵启平紧咬着牙关不松——他怕自己会疼得咬到舌头,蜷缩着栽倒在松软的垫子里,瞬间冷汗涔涔,打湿了上衣。
  
  谭宗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看见本来好好的少年突然十分痛苦,蜷着手脚甚至开始抽搐,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死死地贴在瘦削的上身,勾勒出的紧绷的后背线条,脆弱易折。
  
  慌乱顿时席卷了谭宗明的心,他冲过去抱起少年就想往医疗室跑,但赵启平此刻全身上下都疼,痛觉被放大了无数倍,禁不住一点颠簸,他此刻只想将自己蜷缩成一团,静静地挨过这阵疼。
  
  “疼……”少年挣扎起来,力道出奇地大,让轻手轻脚怕弄伤他的谭宗明只好放弃了抱起他的想法。
  
  “我去找医生来。”谭宗明说完就要走,却被赵启平扯住了衣角,“我……没事……”
  
  谭宗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神智已经疼到混乱的赵启平只想要安静,“别……动……我没事。”一说完又立刻紧咬起牙关,不发出即将脱口而出的痛呼。
  
  那股骇然的疼痛降临时间比上次久得多,但也不过片刻,只是他的身体还没从剧痛中反应过来,疼痛的余韵还在。谭宗明去找医生来也解决不了什么,还不如在这里陪着他,让赵启平有些安全感——自己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了。
  
  谭宗明听话地不动,蹲下身子,替赵启平擦去满脸的冷汗。少年从前颜色很好,唇红齿白,颊上常有些薄红,然而现在却是血色尽褪,苍白如纸。看着他的身子不住地颤抖,谭宗明眼里有了痛色。
  
  这个人,是他爱上的人没错。不管是从前的羞涩腼腆,还是方才的明亮狡黠,他确定自己都爱,并且更甚。
  
  他不知道“小柒”究竟为何会疼这样,但很明显,少年不是第一次遭受这种疼痛的折磨,并且很可能深知这种疼痛的来源。然而在这三年里,他却从未见过“小柒”这般模样。
  
  是他太粗心大意了吗?谭宗明眼里的痛色加深。
  
  
  
  
  
  赵启平疼到后来,身心俱疲,累得眼皮子发沉,然而他记得有事还没解决,挣扎着不让自己入睡,费力地掀起眼皮子,想睁开。纤长的眼睫轻轻颤抖着,如被雨水打湿了翅膀,飞不起来的蝴蝶。
  
  “睡吧,你累了。”脑海里有个意识,这样告诉他。
  
  在这个声音的“暗示”下,赵启平更困了,疲惫地阖上眼,没一会儿就呼吸均匀,放任自己陷入了熟睡。
  
  谭宗明收回自己放出的精神触角,将赵启平一把抱起。
  
  少年苍白虚弱的侧脸乖巧地贴在谭宗明的胸口处,猫儿一般。
  
  
  
  
  
  
  未完待续

  
  
  

评论-60 热度-479

评论(60)

热度(479)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