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猕猴桃有点甜

一个目录
平淡的老夫老夫生活。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猕猴桃
——————
  在规定时间前一周提前交货,薪酬翻了倍,萧景琰大手一挥,给工作室全体员工发完红包又放了长假,临了了还发福利,一人一箱猕猴桃。
  
  有几个单身贵族表示自己要外出旅游,家里拉电闸不开冰冻,这天儿热得能在马路牙子上摊鸡蛋灌饼,等回来估计猕猴桃只剩毛了。于是萧景琰只好哼哧哼哧地把多出来的几箱往后备箱里放。
  
  夏日炎炎,萧景琰名字里虽然也是“琰琰”,但一个属热火,一个属温玉,不兼容。从车库往后门的一小段路,蔺晨早说给他盖个遮荫棚,奈何萧景琰不承认自己畏热,于是一直搁着。到今天他才后了悔。
  
  待把箱子全部转移到了门口,萧景琰身上那件淡粉与浅蓝相间的竖条纹衬衫,已经湿了个透,贴在精瘦的背脊肉上,一阵小风吹来,又黏又凉。
  
  钥匙插进锁扣,转动,轻声咔哒。萧景琰一推开门,中央空调飞奔过来“接驾”,扑面而来的凉气让他爽得毛孔噼里啪啦炸开一路。
  
  把钥匙放在玄关鞋柜上,萧景琰又转身一箱箱地把猕猴桃往门里搬。
  
  费时的琐事,让他认真考虑是不是该在车库里放个拖车。
 
  “回来了?”
  
  拐角转出一个人,穿着暗红带紫的深色睡袍,领口镶了金线滚边,骚包又贵气。这人好像刚洗完澡,头发上还带着水珠,零碎的几缕搭在光洁的额头上,垂下来,很居家的模样。带子松松地系着,露出大片精壮白皙的胸膛,很不正经的模样。
  
  萧景琰的目光在那片白得反光的胸膛处刮了几圈,然后收回,继续换鞋,没理会这人方才问的一句废话,反问道:“刚醒?”
  
  蔺晨顺势打了个哈欠,捂着嘴,一双含水的情目越发潋滟,“知道你要回来了,所以就醒了。”
  
  “哦。”萧景琰平淡地应了声,然而嘴角却是带了个小勾。
  
  “这么多……猕猴桃?”蔺晨歪歪头,把注意力从萧景琰身上移开,看到纸箱上的货物名称,声音扬了扬。
  
  “给他们发福利剩下的,想着你喜欢吃,就搬回来了。”萧景琰抓起钥匙,漫不经心地说着。
  
  蔺晨哪里不知道这里面真正的因果关系是什么。明明是萧景琰想着他喜欢吃,干脆发的福利也买这个。
  
  真是……幸好自己有颗玲珑心。蔺晨摸着心口表情夸张地唏嘘。
  
  
  
  
  蔺晨刚醒来,只洗了澡还没吃饭,图个省事,就把吐司抹黄油烤了几片吃。
  
  猕猴桃买的是产地直销,可以存放些时日,萧景琰也不怕它们在箱子里“闷坏”。但在门口放着也不是个事,他趁着自己还没洗澡又继续给猕猴桃“搬家”。
  
  蔺晨端着盘子跟在他身后,尾巴似的,萧景琰搬完后,蔺晨恰好递上一杯牛奶——喝了一半了。
  
  萧景琰也不嫌他,两人再没羞没臊的事情都做过不知道多少次,那点洁癖早灰飞烟灭连轮回都没地方入了。
  
  他搬完几趟,又出了汗,早就渴了,所以喝得有点急,留下一圈奶胡子,萧景琰还没下意识地舔嘴,奶胡子就被蔺晨突然凑近的舌头舔了去。舔了还不算,又在萧景琰嘴里肆虐了一番,才意犹未尽地退出。
  
  “没洗澡呢。”萧景琰自己都嫌弃自己,蔺晨凑过来的时候身上带着沐浴后的清香,干净又清爽,一对比起来,他可没心思在这吻里陶醉。
  
  蔺晨舌尖尝到了点微咸的涩意,在医生家庭里长大的他,竟然觉得味道好极了。
  
  蔺晨轻笑,故意曲解萧景琰的意思,“那,洗澡了再来?”
  
  萧景琰不理他的语言陷阱,转头就走,扔下一句话,“你不是自诩巧夫么,给你出个命题作文,拿这些猕猴桃做一顿午饭出来,否则……”
  
  他黝黑的圆眼珠子里带着戏谑,“什么都免谈。”
  
  得给他找些事情做,要不然“放假”这几天自己的老腰受不了。
  
  蔺晨红润饱满的唇瓣一颤,心思电转间给自己谋福利,“要做出来了,什么都好谈?”
  
  于是萧景琰又给自己挖了个坑,气得萧总把浴室门关得“嘭”响。
  
  
  
  
  用猕猴桃做一顿午饭,听起来有些不靠谱,但谁让这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呢,在食谱更新上,人类只有想不到,从来没有做不到,黑暗料理什么的习惯了就好。
  
  蔺晨安好手机支架,在厨房里现学现做。他已经换下睡袍,穿着米白色的长袖家居服。
  
  要弄出一桌水果沙拉什么的话,先不说萧景琰满不满意,单说填不填得饱肚子。他们两人都有午睡的习惯,而且都有些起床气,要是被饿醒了的话,心情会很糟糕。他想要的任何福利,都会长了小翅膀扑棱棱地飞走。
  
  翻了好一会儿“菜谱”,蔺晨选了几种做。
  
  萧景琰洗完澡,浑身舒爽,榨了两杯猕猴桃果汁,放入冰块,想想蔺晨的爱好,又给他另外多放了几勺蜂蜜。
  
  他左右无事,就端了杯子去厨房“监工”,想着蔺晨要是用一桌子各色沙拉来“应付”的话,直接判定不合格。
  
  他去的时候,蔺晨正在搓面团。两团不同颜色的面团被他搓成条状,辫麻花似的将两条缠在一起,蔺晨手上再一翻,就成了个花卷形状的东西,看样子是要蒸来吃。
  
  “猕猴桃汁染的?”萧景琰看出些道道来。
  
  “嗯,家里没有樱桃肉,另一种就用了草莓代替。”蔺晨又继续做了七八个花卷。
  
  萧景琰见他手上不空,就把杯子端到他嘴边喝。
  
  “甜。”蔺晨满足地喟叹,景琰肯定又多加了蜂蜜。
  
  他记得自己很多爱好。这个结论让蔺晨连心都甜起来了。
  
  “你小时候会不会蛀牙疼得哭。”萧景琰有些好奇,小小的软面包一样的白嫩蔺小晨,这么爱吃糖,蛀牙的时候疼起来了,是不是大眼里包着两泡泪,要哭不哭的。
  
  被自己的想象萌了一脸的萧总,脸上有些热。
  
  蔺晨却没注意到,随口答道:“我爸管我吃糖管的挺严,蛀牙还从来没有过。你看,”他一回头,咧着一排雪白整齐的好牙,得意道:“多好看的牙。”
  
  萧景琰把杯子贴在他脸上,挤得蔺晨饱满的脸颊肉变了形。
  
  
  
  
  午饭还挺丰盛,蒸的两色馒头为主食,猕猴桃牛柳粒和猕猴桃炒肉为肉食,拌了个水果沙拉开胃,又煮了猕猴桃银耳羹为饭后甜点。
  
  挺别致的一顿饭让萧景琰胃口不错,吃完后心情也好,洗碗的时候蔺晨从他身后搂过来,他也不挣扎。
  
  两人身上是同款的米白色家居服,纯棉质地,穿着很显年轻。同款洗发水、沐浴露的香气,让两人气息毫无抵触地交融,最后合为一体。
  
  全身上下,都是“家”的感觉。
  
  蔺晨的嘴唇在萧景琰裸露的脖颈处游走,从后绕到前,被那莹润的皮肤吸住了一般,贪婪地“吃”着属于萧景琰的味道。
  
  萧景琰轻哼着,细软的羽毛搔着心尖。
  
  最后,只来得及把手洗干净,蔺晨身上的衣服被当做了擦手的“帕子”,萧景琰修长瘦削的手指紧紧地抓着棉质的衣服,用力到指节发白。
  
  
  
  
  
  “运动”过后的午休时间延长了,因为睡得香些。
  
  萧景琰昨天已经补足了眠,下午醒得比蔺晨早些,但早些也没用,腰被搂得死死的,他一动就肯定要吵醒蔺晨。
  
  舍不得。他们是面对面入睡的姿势,萧景琰可以很轻易地看到蔺晨眼睑下的一层青色。
  
  蔺晨赶了凌晨那班飞机回来,现在还在倒时差。
  
  不知道看了多久,萧景琰不知不觉地又睡着了,再醒的时候蔺晨已经起来,盘腿坐在旁边,腿上摆了个笔电,戴着耳机正在看视频。
  
  萧景琰迷迷瞪瞪地趴去蔺晨怀里,跟着一起看。
  
  蔺晨担心离太近他眼睛受不了,又把电脑放远了些,把耳机摘了,调出外放的声音。
  
  视频里正在放飞流玩气枪的画面,移动目标一打一个准,加快投掷速度后少年也未见慌乱之色,眯着眼如鹰一般“眼疾手快”。
  
  视频配有标题:谁可一战[大兵]
  
  这风格,一看就是林殊。这条动态下面全是好友的一排排大拇指。
  
  蔺晨啪嗒啪嗒敲了几下,也跟了一排大拇指,不过后面又加了一句:不错,有我当年的风范。
  
  这风格,一看就是蔺晨。
  
  在林殊还没回的时候,蔺晨先点了退出,否则两人打起嘴炮来没完了。
  
  他把电脑放在床头的小桌上,帮萧景琰按了按头顶的几个穴位,舒服得萧景琰直叹气。
  
  “越来越离不开你了。”近乎于呢喃的语气。
  
  蔺晨一拍他的屁股蛋,“怎么,原来还想离呀?”
  
  什么叫做祸从口出,萧总委屈,他只是顺景感慨了一句罢了,蔺晨你多想做甚。
  
  蔺晨觉得那肉感不错,又伸进裤腰里摸了摸,一摸摸起了火,两个小时前刚做完,余韵仍在,轻松含进了一根手指。
  
  萧景琰就知道睡醒后不能呆在床上。但为时已晚,又被迫卷入运动中开始嗯啊嗯啊。
  
  
  
  
  最后两人饿得前胸贴后背从床上爬起来,蔺晨煮了锅面,择了一把莴笋尖,又摊了四个煎蛋,吃得汤都不剩。
  
  
  
  
  
  
  完
  
 
  

评论(33)

热度(566)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