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蔺靖】记一次参加高中同学婚礼的平淡过程

一个目录
很平淡的过程,童叟无欺的平淡。依然是老夫老夫的平淡生活。
——————  
        高中时候的一个同学要结婚,和他关系还可以,因此收到请帖后萧景琰决定去一趟。
  
  请帖上说了欢迎老同学带着爱人和孩子一起去,蔺晨看到后,央着萧总带着他这个小情儿去“见见人”。萧景琰哪有不答应他的。
  
  婚礼地点离H市不远,就在隔壁省,他们打算开车去。
  
  早上七点一到,闹钟就开始叮铃铃地响,人还没清醒,一只长手就下意识地从被子里伸出来,按掉。
  
  闹钟放在蔺晨这边,他按掉闹铃的时候,萧景琰哼哝几声把脸往羽绒枕里埋深了些,继续睡。蔺晨轻手轻脚地掀开被子,光脚一踩地,就踩到了昨夜情乱时候两人扔了一地的衣服。
  
  他捡起裤子和衣服穿。站起身的时候,脊背上几道“新鲜”的红色指痕,已经被棉质的家居服掩盖住了。
  
  身边的位子空了后,萧景琰裹了空调被,把自己团成一个蚕蛹。
  
  蔺晨也不闹他,去卧室外面的盥洗室洗漱。
  
  
  
  
  
  第二个闹钟也到了时间,叮铃铃地开始闹床上剩下的那个人。
  
  萧景琰有些起床气,把脸往枕头里埋,恨不得把耳朵也埋进去,这样就听不见了。然而闹铃叮铃铃的声音并没有减弱分毫,而且还有加大的趋势——像是在得意自己的胜利。
  
  再埋的话,枕头就要把呼吸堵了,蔺晨多次想要纠正他这个“不良习惯”,那些羽绒纤维吸进鼻子里难受的是他。
  
  萧景琰不情不愿地掀开眼皮,眼珠子通过一条缝,瞅着床头小桌上那个叫得正欢的闹钟,有微妙的杀气。然而对方只是个闹钟。“对视”一会儿后,萧景琰终于伸出被子底下光裸的胳膊,把它关了,给这场单方面的对峙画下句号。
  
  昨晚“运动”后洗了澡,今早起来他只需要简单洗漱即可。
  
  萧景琰挤了牙膏,把牙刷拿着,一路走到厨房才开始刷。
  
  八宝粥煮好了,已经装进了小瓷盆里——还没有放糖进去。蔺晨嗜甜如命,萧景琰再爱他忍不了这点,为了和谐的夫夫生活,一旦涉及到放糖这种事,都是萧景琰自己来,反正餐桌上也常备了糖罐子,他要拿也方便得很。
  
  长袖家居服的袖子半挽着,露出紧实有力的手臂肌肉,蔺晨一手端着煎锅,一手拿着锅铲,正在将刚煎好的鸡蛋肉饼起锅。
  
  蛋香、肉香、油香,还混杂着葱花的香气,弥漫在厨房这片空间里,氤氲着家的味道。
  
  萧景琰站在门口一边刷牙一边看着蔺晨忙碌的侧影,一颗心是沉甸甸的满足。
  
  “起的是时候,正好可以吃早饭。”蔺晨端起托盘,一转身看见萧景琰站在门口,笑道。
  
  萧景琰嘴里有泡沫,闷闷地嗯了一声。
  
  “快点刷好吃饭了。”蔺晨转过他的身子,端着托盘往餐桌走去。
  
  萧景琰刷好牙,又把头发用手抹了点水,随意耙了耙。
  
  他做这些事的时候,蔺晨又从冰箱里拿了一把生菜,丢了最外面的一两片,择成一片一片洗好,等会吃肉饼的时候可以夹着去去油腻。
  
  洗漱之后,萧景琰已经清醒了,在椅子上坐下,拿过糖罐开始给面前已经舀好的那一碗粥放糖。
  
  一口肉饼一勺粥,萧景琰吃得不亦乐乎,蔺晨煎饼时候把控的油量很到位,他吃完一张也没觉得腻,正要动手夹起下一张的时候,萧景琰盘子里多了一片生菜。
  
  也不知道蔺晨哪儿来的习惯,坚持荤素搭配一百年不动摇,连早餐也不例外。
  
  “我先吃完饼,等会儿再吃这个。”萧景琰打定主意要放到最后,反正是他洗碗,偷偷扔了很简单。
  
  “下次多多来了,别怨我拆你台。”蔺晨眯着眼,明晃晃不过的“威胁”。
  
  多多是好友蒙挚的儿子,出了名的犟和不吃青菜,两相结合,就是出了名的犟着不吃青菜。萧景琰觉得小孩子正长身体呢,怎么能挑食(萧总觉得等不长身体了再挑食这个是可以的),还以长辈的身份劝过几次多多,现在蔺晨拿这个来说他,还真是戳到了萧景琰的软骨——以后他还怎么在多多维持形象。
  
  不情不愿地,萧景琰把那片青翠欲滴的生嫩菜叶用肉饼裹了吃掉。
  
  吃起来咔擦咔擦的,味道真的好怪。萧景琰低头喝了一大口粥,才用甜味把口腔里的那股寡味祛了。
  
  萧景琰洗完碗才去换下衣服。婚礼是明天开始,他们今天过去后还要在酒店歇一晚,不必现在就西装履地打扮好。
  
  换洗的衣服昨晚就收在了箱子里,他们只要把自己收拾好,提着就可以出门了。
  
  
  
  
  到M省的婚礼地点开车需要五个小时,正值法定节日的出游高峰期,路上可能会堵车,时间预计又要长些,不过天黑前是肯定会到的。
  
  蔺晨还没考国内的驾照,这一路都是萧景琰来开。
  
  担心被堵在高速路上,离服务区远的话,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饿了也只能忍着,蔺晨便带足了干粮和热水,车上的小冰箱也被水果和饮料塞满了,弄得萧景琰有种他们是出来自驾游的错觉。
  
  不过不得不说,还是蔺晨这般未雨绸缪好,他们走了两个小时,一路顺顺当当,却在上了省际高速后,开始走走停停,最后队伍彻底堵了,半天没有动静。
  
  萧景琰等了一会儿,听实时路况里的播音员说起码还有半个小时后,就按了手刹,和蔺晨聊些有的没的。
  
  蔺晨看他有空,翻身去后排小冰箱里拿出准备好的水果拼盘,打算边吃边聊。
  
  萧景琰却有些犹豫,吃了水果容易三急,虽然男人很容易解决,但萧总很放不开。
  
  蔺晨一想也是,只是预测半个小时,到时候还不一定会不堵了,景琰面皮薄的很,急起来只会憋着,那太伤肾。所以他也不吃了。
  
  蔺晨把他们此刻被堵在高速上的消息发了条动态,立即手机便跳出一串的滴滴声,划开一看不少是表达同情的评论,对于少部分点赞的人,蔺晨点开回复挨个“喷”过去,表示友尽。
  
  然后可以想见,评论下面又是一阵风起云涌,那些被“喷”了的人,排着队开始对蔺晨表达怜悯之情,虎摸顺毛不断。
  
  蔺晨一声冷笑,揽过正在认真看博物杂志微博,对他的遭遇不明所以的萧景琰,开了自拍模式,吧唧就是一个吻。
  
  手指一动,点了发送——又是一条动态,配有题目:乐在其中(吻),并且艾特了萧景琰。
  
  萧景琰的手机里也开始传来滴滴滴。
  
  这次秀恩爱的效果是显著的,炸出来一堆潜水的,只见蔺晨和萧景琰两人的妈分别点了赞,还伴随着亲切的问候,关心一下两人被堵在高速上多久了,父亲们随即跟上。
  
  有这四尊佛的存在,那些被恩爱秀了一脸,眼都被亮瞎了的,只能“含恨”闭了嘴。
  
  萧景琰耳根红红地“抢”过蔺晨的手机,把那条亲友可见的动态又设置了自己可见的权限。
  
  蔺晨秀恩爱一时爽,结果被萧景琰缴了手机。不过他更开心了,凑过去和萧景琰一起“玩”。
  
  
  
  
  
  太阳慢慢开始往头顶跑,阳光通过挡风玻璃直直地打在车内人的脸上,萧景琰放下遮阳板,看了看旁边闭着眼正在小憩的蔺晨,阳光打在他白皙的脸上,扑上了一层薄红,便在驾驶座位上微微倾身,帮他也放下。
  
  只在出省的那条高速上堵了半个多小时,其余的路程倒是一路畅通,午饭就在车内解决,也没下车另外找店。
  
  总共也就六个小时,到酒店的时候才下午三点多。
  
  婚礼也是在他们下榻的这个酒店,萧景琰和蔺晨到的时候正好遇上新郎。
  
  新郎是萧景琰的高中同学,虽然彼此的联系方式还在联络簿里,但也只是逢年过节发个“批发”短信,再深的联系,也就没有了。所以看到萧景琰身边的蔺晨的时候,他只以为是好朋友。
  
  然而萧景琰却跟他介绍说:“蔺晨,我的爱人。”
  
  新郎一愣,但很快恢复如常,也没用什么打量好奇的眼神去看蔺晨,自然地伸出手和蔺晨握手问好。
  
  蔺晨觉得自己以后要给萧景琰看人的一栏里打个满分。这个高中同学,很不错,也难怪景琰会收下请帖还带着他一起来。
  
  回了房间后,一关上门,蔺晨就把萧景琰摁在门上亲得呼吸紊乱。一想到萧景琰方才介绍他的那句话,就开心地想要在萧景琰身上撒欢。
  
  额头抵着萧景琰的,蔺晨慢慢地蹭。额前神经敏感,这般蹭着,好像那块地方和对方融为了一体,奇异且美妙。
  
  萧景琰自然清楚蔺晨是为什么高兴,颇有些“你真好哄”的感慨。
  
  当然,他也明白,这是因为蔺晨爱他极深。
  
  
  
  
  
  婚礼大同小异,作为交了礼金只负责吃吃喝喝的宾客,两人没去参与闹洞房这种事。
  
  酒店临江,蔺晨与萧景琰吃饱喝足后出门散步,晚上夜风吹过,站在江边凭栏而望,让人胸臆中浩瀚万千。
  
  微弱的轮船滴鸣声穿过层层夜幕入了行人的耳。声音在空气中的振动,跨过了空间的距离,也似乎穿越了时间。
  
  两人并肩散走在江边,垂在身侧的手,偶尔跟着身体的动作,碰在了一起。
  
  
  
  
  
  
  完
  
 

评论-21 热度-574

评论(21)

热度(574)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