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2

一个目录 这章跨度比较大,伏笔比较多,建议存文观看。
——————
        第二日一早,刚过门的“大少夫人”便要给荣府里的长辈们敬茶,给小辈们见礼。 
   
  荣家的族谱可以追溯到大齐开国元勋荣昌侯,一直往后发展,在荣老太爷父亲那一辈分了家,自此再没有主家和分家之称,只是各府里还保留着当年荣昌侯立下的祖训,比如长房长子不允许纳妾找小。 
   
  荣老爷的弟弟妹妹都各自分了家,也因此荣府里的人并不多,也就荣石的父母,和两个弟弟妹妹。 
   
  昨晚荣石有分寸,只要了许一霖一次便压抑了欲望,搂着他蹭了半宿,虽然第二天许一霖还是没有睡够觉,但也避免了爬不起床这种情况出现。 
   
  荣老爷和老夫人面善,心也善,对许一霖这个男长媳没有什么挑剔的地方,笑眯眯地接过他奉的茶,然后送了传家的礼物,语重心长地叮嘱两人要好好过日子。许一霖面皮薄,在老夫人把他的手和荣石的放在一起的时候,脸红红的。 
   
  荣树和荣意两人岁数相差不大,一个十六一个十四,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但在家人面前心性还跟小孩似的,很亲热地拉着许一霖说些荣石的事,荣意得意地说以后就有大嫂管着大哥了。 
   
  见许一霖说话软软的,人也是软软的,像棉花糖,荣意开始担心自家那个最近脾气十分暴躁的大哥会不会欺负大嫂。 
   
  在被荣石瞪了一眼后,荣意才发觉自己竟然把这话说出口了。 
   
  许一霖捏捏荣石的手,抿嘴笑道不会。 
   
  他给荣树和荣意送的礼物是一块桃木牌和一只桃木手串,光泽莹润,木色匀称,触手时候还有些许暖意,温润柔和如玉,让见惯了好物的两兄妹也不由得赞一声。 
   
  桃木镇灾辟邪,有祝福吉祥如意的涵义,上好的桃木更是难求,有价无市,荣府不缺金银珠宝,许一霖送这个也是有心了。 
   
  回屋后,荣石抱着许一霖亲得他喘不过气,咬着许一霖尖尖的下巴问给他的礼物呢。许一霖正要说话,然后嘤咛一声——荣石掐了他胸口一下。 
   
  “等……等……”许一霖艰难地推开荣石埋在他脖颈处的脑袋,护着自己已经松开的腰带。 
   
  “不等了。”荣石也不知道怎么了,只有抱着许一霖的时候,他才觉得心踏实了下来,进入许一霖身体的时候,他更是有种好像渴了半辈子终于喝到了水一般的满足。 
   
  白日宣淫。许一霖脑海里只来得及闪过这句话,就被荣石带上了床,沉入肉体和灵魂的双重欢愉中。 
   
   
   
  
   
  待到荣石终于放过他的时候,日头已经到了正中,该用饭了。荣石让人把饭送进屋里,他伺候着躺在床上脱力的许一霖一口一口地吃。 
   
  许一霖这时候还不知道荣家吃饭的时候都是聚在一起的,他们中午没去,一想便知道在做什么。 
   
  也幸好不知道,否则他也不会放任荣石那般“胡闹”。 
   
  许一霖爱吃清淡食物,荣石帮他把已经滤过油花的鸡汤,又细细地再滤了一遍,才一勺一勺地喂过去。 
   
  吃到后来,许一霖力气恢复了,想要自己来,荣石十分坚定地拒绝了他。 
   
  实在是累极,午饭只吃了个七分饱,许一霖眼皮沉沉地躺下开始午睡,荣石怕打扰到他,去书房处理了些事情后,又回到两人的寝屋,脱衣上床,搂着许一霖也睡了一觉。 
   
  这一觉两人都睡得绵长,醒来已是申时,洗漱好后就有下人来禀告说孙二少爷和傅公子来了。 
   
  荣石朗声一笑,牵着许一霖的手说这两人昨晚没看到挑盖头,不甘心,现在肯定是来看他的。 
   
  许一霖见荣石这般模样,就知道这两人和他关系肯定不错,虽然有些刚成亲后的羞赧,但也没拘束着不去见人。 
   
  孙二少爷名孙焕,是潼安巡抚的二儿子,和荣石是从小光屁股长大的交情,为人极重义气。傅公子名傅郴,是孙焕在外游历时候结识的人,被孙焕称之为“高人”,荣石和他接触后,也觉得此人学识渊博。 
   
  两相介绍后,孙焕揽着荣石在一边咬耳朵,用一种是男人都懂的语气问荣石昨晚怎么样。 
   
  荣石笑眯了眼,不回答。孙焕作为还没娶妻的孤家寡人看了那副表情,觉得手痒得很。 
   
  傅郴是个玉面书生,模样很清俊,嘴角总是噙着三分笑意,犹如春风拂面。照理说这般人很容易让人觉得亲近,但许一霖和傅郴对视几眼后,心中莫名有些发沉。 
   
  “荣石哥今日脾气好了很多。”傅郴温言道,“看来那老道说的没错。”他笑意盈盈地看着许一霖,“多亏了你。” 
   
  许一霖柔柔地笑了笑,不接话。 
   
  “如果不是出了这件事,大家都没想到,荣石哥会娶个男子,所以昨晚都想来闹洞房,挺好奇的,不知道可有扰到你。”傅郴道。 
   
  许一霖摇摇头,“无妨。” 
   
  “今日来见了荣石哥,我和孙焕他们都放心了,这病,总算给冲好了。”傅郴道,“一霖你放心,荣府有家规在,荣石不会负你的。” 
   
  许一霖还是笑,只是胸口有点闷闷的。 
   
   
   
   
  孙焕和傅郴是荣府的常客,留下一起用了晚饭才走,荣树和荣意同他们很是熟络,尤其是荣树,听傅郴讲起一些游历的见闻,连饭都忘了吃。 
   
  傅郴为人亲和,说话风趣,孙焕也是个极会耍宝的,荣老爷和老夫人被他们逗得笑得开心,如果不是天色晚了要宵禁,否则还要留他们再待一会儿。 
   
  许一霖话不多,只在一旁专心听着不搭话,偶尔抿着嘴角跟着轻笑。 
   
  沐浴过后,荣石又来了兴致,搂着许一霖就要开始动作。许一霖好容易才挣脱开来,下床去箱子里翻出一个木盒,兴冲冲地爬上床,交给荣石,说这是送给他的礼物。 
 
  荣石白日里不过是随口一说,哪里想过许一霖真有礼物给他,正是欲望上头难耐,可是看许一霖一脸期待,荣石不得不先按捺住,接过盒子,打开锁扣。 
   
  “喜……欢吗?”许一霖问的很轻,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荣石,不放过任何一点表情变化。 
   
  荣石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挑了挑眉,一脸兴味地问许一霖:“一霖想要一个孩子?” 
   
  盒子里装着一个桃木做的小娃娃,胖嘟嘟的惟妙惟肖,连小手上的肉窝也被雕刻出了。 
   
  许一霖一双圆眼里闪过光彩,黑白分明,“……嗯,他就是我们的孩子……怎么样。” 
   
  他的语气不像是询问。 
   
  但荣石却没在意,随意地把盒子阖上,放在一边,饿虎扑羊一般覆上许一霖的身体,带着灼人热度的大手不断地游移挑逗着,“那个不好,我们自己生一个。” 
   
  荣石在床上这般说也无可厚非,但许一霖却如遭雷击,僵硬着身子任凭荣石抚摸亲吻……进入。 
   
  也许是承受不住,许一霖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哭得无声又悲怆,让埋在他身体里的荣石直接感受到了那股快要将人淹没的绝望。 
   
  荣石以为许一霖哪里被自己伤到了,慌乱不已地退出来,翻过许一霖的身子开始仔细查看,但什么也没发现。 
   
  一头雾水的荣石只好忍下欲望,将已经泪流满面的许一霖揽在怀里不住地哄——他被许一霖哭得心慌。 
   
  荣石问了好一会儿他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然而许一霖什么也没说,等到哭累了,才歪着脑袋微蜷着身体睡过去,双手护在胸口处,自我保护的姿势——他好像下意识地把自己与荣石隔开了。 
   
  荣石皱了皱眉,拿开许一霖横在胸前的手,搭在自己腰上。他不笨,许一霖对他的态度变化,让荣石起了疑惑。 
   
  荣石霸道地将许一霖锁在怀里,正准备入睡的时候,枕头旁边那个盒子闯入了荣石的视线。电光火石间,他猛然发觉许一霖今晚“不对劲”的来源,正是这个东西。 
   
  荣石想仔细研究研究这东西,但一动,怀里的许一霖就发出不安的呻吟声,他怕扰到许一霖睡觉,只好按下心思,想着等明日再看看。 
   
   
   
   
   
   
  第二天荣石醒来的时候,怀里已经空了,许一霖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已经起床。 
   
  睡得太沉了些。荣石暗恼。 
   
  听下人说许一霖一早便去了西边的桃林,荣石用过早饭后就找了去。 
   
  荣石去的时候,许一霖站在一棵桃树下,伸出白皙修长的手轻抚着树干,像是在发呆,被荣石唤了一声才回过神。昨晚的痛哭并没有在许一霖脸上留下痕迹,圆圆的大眼还是那般好看,看不出丝毫红肿,如果不是荣石亲眼看见了他哭,任谁也想不到许一霖哭过,还哭得伤心欲绝。 
   
  荣石心中还没措好辞问及昨晚的事,许一霖就开口了。 
   
  “昨晚是我失态了。”许一霖饱含歉意地说着。 
   
  荣石上前一步,握着许一霖的手,有些凉,“怎么那般伤心,哭得我都难受了。” 
   
  许一霖目光悠远,似叹非叹道:“想起了我早逝的母亲罢。” 
   
  荣石差点一口气上不来,被哽住了,半晌才找回言语,语带安慰,“这次回门,你带我去祭拜下她老人家。” 
   
  许一霖点头。 
   
  荣石还是忍不住,把许一霖搂进怀里,呼吸着他身上那股好闻的桃花香,带着些嗔意,“以后不许这样了,“又加了一句,“尤其是在床上。” 
   
  最后一句说的有些恶狠狠的。 
   
  许一霖轻轻地“嗯”了一声,乖巧又顺从地偎在荣石怀里,然而垂在身侧的双手没有挪动半分。

 
   
  他只是被荣石抱住了身体,仅此而已。 
   
   
   
   
   
  
   
  未完待续 

评论-57 热度-562

评论(57)

热度(562)

©争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