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4

一个目录

  第二天天刚亮的时候,两人就起床了,去祭拜早逝的许母,回来用过早饭后,荣石和许一霖就动身回荣府。荣石注意到许一霖把那个小盆栽也带上了马车,看来是要带回府里。 
   
  “这么喜欢?”荣石放下账册,倾身过去细细打量了几圈那根小树枝,没发现有什么特别之处。 
   
  许一霖点点头。荣石发现许一霖看那根光秃秃的树枝的目光,柔和得让他吃味。 
   
  “这是什么树?”荣石问。 
   
  “桃树枝。” 
   
  随着许一霖的这声回答,荣石觉得鼻翼间那股萦绕不去的桃花香味又浓了些——不刺鼻,“我发现你很喜欢桃树一类的东西。” 
   
  许一霖:“嗯。” 
   
  “喜欢吃桃子吗?”荣石问。 
   
  “喜欢。”许一霖应道。 
   
  荣石揽过许一霖的肩膀,把玩着他雪白圆润的耳垂,“可惜府里的桃树都是栽来开花的,回去后我让人给你种些能结桃子的,又大又甜的那种桃树。” 
  
  许一霖:“嗯。” 
   
  一如既往的温和语气,听不出来一点欣喜。荣石莫名觉得有些不高兴。 
   
  这一不高兴,他就想起了昨晚的事,心里更加不畅快了,在许一霖下巴尖上咬了一口,“小混蛋,昨晚一个人先睡了。” 
   
  “困。”许一霖被咬得直躲,嘟囔了一句,“就睡着了。” 
   
  许一霖往后躲,脖子不由得仰起了些,修长的颈线扯开,美丽又脆弱,喉结小小的,荣石用舌尖舔了舔,舔得许一霖“咕咚”一声,咽了一大口津液,荣石听见了,吃吃地笑。 
   
  许一霖脸颊染上绯红,有些赧然。 
   
  荣石抱着他,把脸埋进许一霖衣领里,“以后再这样的话,饶不了你。” 
   
  “嗯。”荣石的呼吸扫在许一霖裸露的颈侧皮肤上,轻轻的,羽毛一般,搔得许一霖有些痒,不自在地往后躲,却被荣石搂得更紧了些。 
   
  “别动。”男人压抑的声音传入许一霖耳里,粗哑得很。 
   
  许一霖不是未经人事的处子,荣石这种反应他很熟悉,立时僵住了身子,不敢再动半分,连呼吸都放轻了,让荣石既满意又有些遗憾,他的一霖其实有时候不用这么听话的。 
   
  “先回府。”荣石搂着掌下的细腰,明示地抚摸着,“回府后,饶不了你。” 
   
   
   
   
   
   
  然而回府后的日子也不像荣石想的那般恣意。回府的第一天,许一霖推说赶路累了,身子疲惫得很,荣石也理解。第二天许一霖找了一堆书来看,看到很晚才睡,荣石等着等着就睡着了。第三天依然如此,许一霖看书看得入迷,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第四天……第五天…… 
   
  足足八天,许一霖用消极的态度拒绝了荣石的求欢。 
   
  荣石再笨也知道他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 
   
  “不睡吗?”荣石在床上等久了,披着外袍下来找许一霖。 
   
  许一霖坐在书桌后面,垂首正在专心看书,细白的手指捏着干燥的纸张,在温暖的灯火下,眉眼如画,温润清隽,是说不出的好看。 
   
  许一霖看书的心思被打断后,眼里带着些茫然抬头看向荣石,似乎反应不过来他为什么打断自己。 
   
  “不睡吗?”荣石又问了一句。 
   
  许一霖回过神,眨了眨圆眼,唇角微抿,“再过会儿。” 
   
  荣石不知道心里是什么感受,“嗯”了一声后,走到许一霖身边,微微附身,和他一道看起了书。 
   
  “这么好看?”荣石还以为是些志异小说,没想到全是些晦涩难懂的医书。 
   
  “嗯。”许一霖把目光继续投在书页上。 
   
  许一霖颈子秀长,肤色白皙莹润,仰头或是垂首的时候,拉出的一条颈线尤为动人,现在天气正是转热的时候,沐浴之后他身上穿着的衣服并不多,还很宽松,许一霖本人的身子又是属于单薄的一类,低头看书的时候,颇有种弱不胜衣之感,惹人心怜。 
   
  荣石心念一动,修长的手指伸出,在那片光洁白皙的肌肤上游走拨弄着。 
   
  许一霖身子一颤,缩了缩。 
   
  荣石喉结滚动,好看的手指从许一霖的颈间处,游走去了锁骨,慢慢向下,一路挑拨着,勾勒着,最后找到一颗小小的米粒,用指甲盖轻搔了一下。 
   
  许一霖急促地喘息着,捏着书卷的手猛地抓住荣石解他腰带的手指。 
   
  荣石任他抓着,用另一只手换着边在许一霖胸口的嫩肉上轻捻研磨。许一霖弓着身子,抓着胸口的衣服,抖得无助。 
   
  “不要?”荣石轻笑一声,俯下身体,在许一霖脸上落下亲吻,手上动作不停。 
   
  许一霖一说话就是呻吟,只能艰难地摇头。 
   
  “那就是要了?”荣石恶劣地一掐那颗奶尖,许一霖低声惊叫。 
   
  布满潮红的脸上写满了欲望,许一霖说不出拒绝的话,只是紧抓着荣石解他腰带的手不放,一个劲儿地摇头。 
   
  荣石有些生气了,任哪个男人到这个地步了也没法平心静气。但他并没有抽身离去,只是更加热情地撩拨着许一霖。 
   
  许一霖手脚发软,缩在宽大的椅子里,似乎恨不得把自己缩成一个刺猬球,但这些没有任何用处,防线一步步地失守,在荣石准备进一步深入的时候,许一霖突然发了疯似的推拒着荣石。 
   
  “不行。”许一霖挣扎着,退到膝弯的裤子掉落在地上。 
   
  荣石已经蓄势待发了,听了这声拒绝,浑身的热气如坠冰窖,消失得彻底。所有的情欲刹那间变成了愤怒,他捏着许一霖瘦削单薄的肩膀,压抑地问:“为什么不行。” 
   
  许一霖只是摇头,拼了命地并起双腿,胡乱地整理着上身散开的衣襟。 
   
  荣石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他忽地想起自己的那句感慨,有种自作自受的感觉。 
   
  荣石不是什么暴虐的人,但面对许一霖这种软刀子杀人的态度,他忽地就火冒三丈起来。 
   
  “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少夫人,到底为什么不让我碰你。”荣石捏着许一霖肩膀的手加重了些力度,指节发白,但许一霖却没有痛呼。 
   
  许一霖面色慌乱,荣石爱极了的那双眼里带着显而易见的疏离和抗拒,“不行。”他还是这两个字。 
   
  那一瞬间,荣石只想不管不顾地把他狠狠地侵犯,就在这张椅子上。 
   
  然而荣石明白,如果他那样做了,他和许一霖就真的完了。 
   
  “你告诉我原因好吗?”荣石撑着椅子扶手的胳膊放下,蹲下身子,看着许一霖的眼睛,带着恳求,“你告诉我,我哪里做得不对。” 
   
  荣石完全是一头雾水,明明新婚之夜两人还是甜的如蜜一般,为何回了个门后,许一霖就开始拒绝他的欢好之意。 
   
  荣石不是三心二意之人,他既然“娶”了许一霖,那么就下了决心和他好好过日子,但现在这样的话,他实在是心累得很。 
   
  荣石生的好,尤其是一双眼睛,会说话一般,当他带着情绪看人的时候,这种情绪就会被放大百倍,不管是情意、爱意还是恳求之意,被他深深凝望着的人,会毫无阻碍地接收到他想表达的意思,并且对此深信不疑。 
   
  荣老夫人说过,如果荣石想骗一个姑娘的身心,简直易如反掌,因为很少人会不在那双深情款款的眸子里迷失。 
   
  许一霖也不例外。他看着荣石深邃的眸子,愣怔着,眼神恍惚了起来,眼里的抗拒也消散了大半。 
   
  然而荣石离得近,看得分明,许一霖这般模样,并不是对他心软了,而更像是透过他在看另一个人。 
   
  荣石自认为自己了悟了。 
   
  “我明白了。”他站起身,慢条斯理地理着自己的稍显凌乱的衣服,看着许一霖还回不过神的模样,“你不愿意就算了。” 
   
  许一霖失神的眸子里起了光彩。 
   
  荣石很想冷笑,但胸腔里却是塞满了酸涩,他沉默了一会儿,努力平复内心的激荡,菱形的唇勾起一抹好看至极的笑意,语气轻松地说:“我也不是非你不可。” 
   
  许一霖脸上一片茫然,“我……”他微微低头,“对不起。” 
   
  荣石不在意地笑了笑,想说些什么,却又好似被堵住了一般,只好转身离开。 
   
  许一霖衣衫半褪,xia身chi裸,缩在书桌后的椅子里,看着荣石离开的背影,心口揪紧了一般难受,然而他也说不出一句挽留的话。 
   
  他不是他。 
   
  许一霖一字一句地告诫自己,你找错人了,不能再错下去,否则以后你有什么面目去见他。 
   
  但他们真的好像,相似到我快分不清了。许一霖咬着细白的手指,用指尖的疼痛去掩盖心口一紧一缩的绞疼。 
   
  荣石临走前的那句话,犹如一块千斤重的石头,在他心里砸了个窟窿,冷风呼啦啦地灌进来,让他心凉。 
   
   
   
   
   
  许一霖穿好衣服,慢吞吞地往里屋走,入眼的大床上,空无一人。 
   
  许一霖以为荣石另外找地方睡了,心里更加愧疚,这明明是他的屋子,要另外找地方睡也该是我才对。 
   
  他走出房门,招来下人想问荣石去了哪里,却被告知荣石出府了。 
   
  许一霖抬头看着黑漆漆的夜空。 
   
  这么晚了,他出府做甚。 
   
   
   
  
   
   
   
  未完待续

有脑洞有热情就写,更新时间不定。 只有狗血和误会,没有ntr情节。
我觉得我不需要重申,我是cp洁癖晚期患者。
  

评论-53 热度-529

评论(53)

热度(529)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