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9

一个目录

  也许是心情太放松,荣石靠在椅子上小憩一会儿,也能睡两个多时辰,再醒来发现身上搭着一件薄被,荣石心念一动,睁开眼睛往身边看去,却只看见了一个满脸局促的人。 
   
  “大少爷。”守夜的侍从见他醒来,恭敬地起身行礼。 
   
  没看到那个人,荣石也不觉得失望,微微颔首,站起身往床边走去。 
   
  傅郴还没醒,呼吸均匀起伏。荣石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觉得傅郴的脸色,好了很多。 
   
   
   
   
  傅郴是早上醒的,候在一旁的几位大夫忙不迭地挨个上前把脉观色,生怕在病情诊治上出了差错。 
   
  原本对傅郴的情况不怎么看好的几人,把脉之后面面相觑,凑在一起窸窸窣窣地讨论了好一会儿,才由一位胡须皆白的老大夫向荣石禀告,言明傅公子的病情没有大碍,好生修养些时日即可康复。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末了又加了一句,接下来几天他们都会来看诊,观察情况如何,才能作最后的断言。 
   
  这也足够让人喜出望外了,聚在房间里的几人无不是松了一口气。 
   
  荣石坐在床边,对傅郴道让他安心修养,大夫说了没什么问题。 
   
  孙焕听傅郴没事了,喜上眉梢,问旁边的大夫傅郴是否可以挪动身体,他想让人送傅郴回孙府将养。 
   
  荣意不干了,傅郴是她家的大恩人,怎么能不把伤养好就走呢。 
   
  荣树也这样觉得,跟着荣意一起说服孙焕。孙焕只道傅郴在孙府里住的久些,也习惯些。 
   
  荣石看向傅郴,眼带询问,“你是为了救我才受伤的,于情于理我们都应该照顾到你伤好后才行。不过,还是看你自己的意见,是留在荣府养伤,还是?” 
   
  傅郴看着荣石眼里不加掩饰的关切,顿了片刻,轻声道:“我头还有些晕,不想动弹,先在荣石哥府上将养好些再说罢。” 
   
  荣石点点头,荣意和荣树一脸喜色,孙焕看了看傅郴,没再开口。 
   
  许一霖站在最边上,几近角落的位置,闻言抬眼看了一下傅郴后复又垂了眉眼,存在感微弱得很。 
   
   
   
   
   
  荣石晚上只睡了两个时辰,在知道傅郴的病情没有大碍后,心中的一块巨石轰然落地,身上无形的压力顿时轻松许多,让厨房提前为他备了午饭,用后直接上床睡了。 
   
  这一觉睡得有些绵长,荣石醒后连脑子的钝了钝,就这么睁着眼,看着对面的许一霖发起了呆。 
   
  许一霖也在午睡,呼吸声很浅,但看胸膛的均匀起伏,可以知道他正在好眠中。 
   
  许一霖爱侧卧着睡,左侧卧和右侧卧不定,荣石这时醒来,恰好一偏头就能看见许一霖睡熟的面孔。从光洁的额头,到尖尖的下巴,荣石的目光在许一霖脸上来回打着转。 
   
  这人好看吗?好看。好看到让人魂牵梦萦吗?不是。 
   
  可荣石却觉得,这个人比他见过的所有颜色,都要顺他的眼,合他的心。 
   
  我该怎么对你呢。荣石左手的小拇指轻颤了一下,他很想伸出手摸摸许一霖恬静的睡脸,可是不能。 
   
  一向英武果决的荣家大少爷,此刻终于体会到了何为“愁肠百结”。 
   
  正当他内心思绪与愁绪交织万千的时候,熟睡中的许一霖眉头一皱,嘤咛一声,带着不情不愿的意味,荣石瞬间阖上眼,不让许一霖发现他已经醒了。 
   
  许一霖是被内急憋醒的,他中午没什么食欲,只喝了两碗清淡可口的汤,然后就不可避免地在午休时候被憋醒了。 
   
  被动醒来的感觉很让人难受,再加上许一霖昨晚没睡好,此刻头晕脑涨的,满心不甘不愿地从床上爬起来,去解决内急。 
   
  许一霖脑子里昏昏然的,还记得下意识地避开睡在外侧的荣石。这张床很大,足够许一霖跨过荣石而不会吵醒他。但谁知“睡梦”中的荣石突然“抽筋”一般曲起了膝弯,许一霖被吓了一跳,重心偏移后一只脚站不稳,往前一扑,直接压在了荣石身上。 
   
  两人齐齐低呼一声,荣石睁开眼睛,一脸被“惊醒”后的茫然。 
   
  许一霖的鼻子撞在了荣石的肩膀上,痛得他眼泪瞬间就出来了,单手捂着那块被撞疼了的地方,另一只手撑起上身,眼圈泛红的一双泪汪汪的大眼,就这么撞进了荣石的眼底。 
   
  好……好可爱。犹如会心一击,荣石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触碰许一霖的脸。 
   
  许一霖一惊,身子往后仰躲了过去。 
   
  荣石伸出的手无比自然地推了推许一霖,“起开,你要坐我身上到什么时候。” 
   
  许一霖猛地才意识到他们两人现在的姿势,一骑一坐,尤其是他后股的位置,好像有什么东西开始苏醒了。 
   
  许一霖臊得满脸通红,手忙脚乱地撑着胳膊往旁边挪位置。 
   
  荣石坐起身,搭在胸前的薄被滑下,单薄的亵衣掩不住底下精壮的肌肉。他曲起膝弯,一只手随意地搭在膝盖上,黑发微乱地散在肩头,深邃的眸子微眯,英俊的面容上此时有了一种奇异的野性,让人一看便不由得心跳加速。 
   
  声音带着刚醒后的沙哑和慵懒,荣石问道:“你在做甚。” 
   
  看着这样的荣石,许一霖脑海里一片空白,他心底的那根弦,正在狠狠地颤动着,发出几乎是哀鸣的声音。 
   
  荣石看着他眼里的恍惚,以为他又通过自己想起了那人,怒火瞬间烧遍了他心里的每个角落。 
   
  荣石嘴角一勾,带着邪气,眼神迷离地凑近愣怔中的许一霖。 
   
  许一霖呆呆地任由他的脸越靠越近。 
   
  嘴唇相距不过半指的距离,荣石停下了。黝黑的眸子牢牢地锁住许一霖的视线,不放过他任何一个表情,菱唇轻启,“我和他,很像吗?” 
   
  许一霖眼里霎时染上了惶然和……凄苦。 
   
  荣石了然了,心底一个大洞破开,撕得他血肉模糊。 
   
  荣石移开与许一霖将触未触的唇,附去他的耳侧,哑声道:“那就……把我当成他吧。” 
   
  “一霖……” 
   
  “一霖……” 
   
  宛如情人间最缠绵的呢喃,荣石性感沙哑的声音在许一霖耳边一声一声地响起。 
   
  许一霖耳垂一热,荣石舔了他。在一瞬间,许一霖自灵魂深处爆开了一个战栗。 
   
  在荣石的唇舌下,他无助又无措地轻颤着身体,犹如一只被雨水淋湿了绒羽的幼鸟。 
   
  荣石轻吻着许一霖白皙柔嫩的颈侧肌肤,舌尖在上面画着圈,留下湿漉漉的痕迹。 
   
  从颈后,到锁骨,荣石噙住那颗小痣,爱怜地辗转碾磨。 
   
  许一霖的身体抖得越发厉害。 
   
  亵衣之下,荣石便停了,又从下往上,一路亲回许一霖的下巴肉尖,叼着轻咬。 
   
  荣石在许一霖嘴角处落下一吻后,便停了。 
   
  “你看,你不会抗拒。”荣石回忆起那几次的鱼水之欢,许一霖并非没有动情,“你没有必要去分清谁是谁,这不重要……”蛊惑一般,荣石在许一霖耳边继续道:“一点也不重要,跟着自己的欲望走。你的身体,在说想要……” 
   
  话音刚落,许一霖突然推开了荣石,起身下床,飞也似地跑了。 
   
  荣石脸上毫无愤怒之色,好整以暇,回味一般地抿了抿唇。 
   
   
   
   
   
   
   
  傅郴受伤也没影响其余人继续游玩的兴致,依旧三五结伴,上山赏花踏青打猎野炊,只是荣石和孙焕就没再去了,留在荣府别庄上陪傅郴解闷。 
   
  傅郴挺不好意思,让荣石和孙焕不必来专门陪着他,他躺着养病又不是不能看书打发时间。 
   
  荣石却不许,道他本就有伤在身,会时不时头晕,看书的话可能更晕,特意吩咐了荣府里的人不能送书给傅郴。孙焕在一旁附和道,傅郴你别看我,我是一定不会帮你“暗度陈仓”的。 
   
  傅郴无奈又好笑,只好作罢。不过,仅仅半日,孙焕就被自家娘亲派人叫走了,原因很简单,为了解决孙焕的个人大事。 
   
  想起孙焕临走前一脸的“苦大仇深”,荣石与傅郴二人都好笑不已。 
   
  “孙夫人见你都娶了妻,催孙焕催得更紧了。”傅郴道。 
   
  “什么叫我都娶了妻。”荣石没好气,推着傅郴坐着的轮椅走上石桥。 
   
  石桥两侧栽满芳菲花树,石桥板上落英缤纷,桥下一条不宽的小溪顺流而下,汩汩流水声轻灵悦耳。走过石桥,前方是一片假山石。此处幽静且景色秀丽,让人见之忘俗。 
   
  “大家都没想到,你会突然就成家了。还以为你得拖到三十呢。”傅郴道。 
   
  “你这也二十出头了,不也拖着吗?”荣石轻笑一声。 
   
  傅郴却没回答,突然就沉默了下来。 
   
  荣石推着他走过石桥,在假山里的小道间走着。见他突然沉默,以为是说到傅郴的心事,自觉地不再追问。 
   
  “荣石哥。”傅郴开口了。 
   
  “嗯。”荣石应道。 
   
  “你知道在马毬场上,看见那只毬杆朝着你挥来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念头是什么吗?”傅郴声音很轻。 
   
  荣石似有所感,闭嘴不答。 
   
  傅郴好像也不需要他回答什么,自顾自地说道:“我在想,你的那只手,比我的命还重要。” 
   
  荣石停了脚步。两人一站一坐,停在假山中间的石道上,周围悄然无声。 
   
  “你成亲之前,我不敢和你说这些,担心说了之后我们连朋友也没得做。”傅郴道,“你成亲后,或许是见你娶了一名男子,我倒有勇气了。” 
   
  “我……”傅郴还欲说些什么,荣石却打断道:“你已经说了,我成亲了。” 
   
  “可你和他之间,像成亲吗?”傅郴冷静道:“你冷落许一霖,许一霖也不在意你的冷落,这样的婚事,我看不出有什么值得你执着的地方。” 
   
  “傅郴。”荣石沉声道,“你是我兄弟。” 
   
  “可我如果一辈子不说出来,那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傅郴话语里有些苦涩,“我比许一霖多的唯一优势,也许就是我深爱着你,而他不是。” 
   
  “我可以等。”傅郴捏着轮椅扶手的指节发白,声音也有些发虚,“等……多久……都无所谓……” 
   
  荣石听出不对劲,立刻俯身查看傅郴的情况,见他脸色苍白无比,额头也冒出虚汗,急声道:“大夫让你好生休养,你做甚要这样难为自己。” 
   
  傅郴看着荣石的凤眸里溢满了深情,清俊的脸上露出一个虚弱的笑,有种脆弱的美丽,“我会一直等你。” 
   
  说完,身体往前栽去,荣石连忙接住,傅郴晕在了他怀里。 
   
  荣石打横抱起傅郴,运起轻功离开。 
   
  
   
  复又回归幽静的假山石中,许一霖从一个山洞里钻出来,看着傅郴留下的轮椅,他有些发怔。 
   
   
   
   
  
   
   
  未完待续 
  

评论-56 热度-497

评论(56)

热度(497)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