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13

一个目录

  许一霖实在是累极,又加上心有郁结,半分力气也提不起,只想就这么坐着,什么也不想做。本想闭眼攒攒精神,谁知就这么靠着榻沿睡了过去。 
   
  春日气候转暖,可夜晚还是凉意袭人,许一霖身上只裹了一件外袍,一身情事后的黏腻,坐在冰凉的地上睡觉,看着好不凄惨,然而身心俱疲的他,就这样也能睡熟过去。 
   
  这次许一霖没有梦到任何人,只是单纯地睡觉,还颇有些香甜,被荣石叫醒的时候,许一霖没有立刻清醒,挣扎了一会儿才睁开眼睛。 
   
  一入眼便是荣石满是怒意的脸。 
   
  许一霖还有些不知身在何处的茫然,对荣石脸上显而易见的怒气也不明所以。 
   
  “你这样是做给谁看?”荣石问,“以为我会在乎吗?” 
   
  若不是他回房,许一霖是不是要这样睡一晚上?荣石心疼,更愤怒,愤怒许一霖这么不爱惜自己,又愤怒自己的不争气,怎么也忍不住不关心、不在意眼前这个人——不管他爱不爱自己。 
   
  许一霖拢了拢身上的外袍,意识开始回笼,看着荣石脸上不加掩饰的怒气,他有种错事的感觉,轻声嗫喏:“……我没这么想。” 
   
  “那你到底在想什么!”荣石猛地提高了声音。 
   
  荣石觉得自己快要被许一霖弄疯了。许一霖心里有别人,荣石知道,但许一霖又为什么要在梦里喊他的名字,给他希望呢? 
   
  荣石一想起方才情事中,许一霖仿佛忍受了无边委屈一般的表情,就有种毁天灭地的冲动。他试图把许一霖当做一个床上的玩物来看待,只为了发泄欲望,但失败了。走出房间后,荣石审完那个紫衫侍女,找了间客房准备就寝,却躺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他在担心,许一霖会不会想不开。反复纠结片刻后,他终是回了寝屋。 
   
  荣石甚至是唾弃这样的自己。他怀疑许一霖是不是给他种了什么情蛊,否则他怎会如此放低身份,一次又一次放下自尊和面子,连自愿被人当做替身这种话都能说出口,只为了留下许一霖。 
   
  荣石无数次想对许一霖狠一点,想过把他拘在自己身边一辈子,不管许一霖会不会痛苦,只要自己能觉得满足就好。 
   
  然而,他无数次心软了,一向游刃有余,不管做什么都胸有成竹的荣石,似乎只要面对许一霖,他就只有束手无策的份。 
   
  许一霖,上辈子我一定欠你很多很多钱没还。荣石苦笑,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么累过,累得他想放手了。 
   
  若你真对我半分情意也无,那就此别过,对你我都好。 
   
  “许一霖,你到底在想什么。”荣石这句话音调低了很多,带着某种心灰意冷的意味。 
   
  许一霖被荣石脸上从未见过的丧气惊了惊。在他印象里,荣石从来都是意气风发,偶有失态也不至于到绝望的地步,但现在……许一霖捏着衣角的手绞紧了,骨节凸起,青筋浮现。 
   
  “我……”他要怎么说,说自己正在找入了轮回的爱人,本以为荣石就是,后来却发现认错了?许一霖虚张了张嘴,有口难言。 
   
  “你不说没关系,我问。”荣石不耐烦了,他急切地想要一个结果。 
   
  “嗯。”许一霖点点头。 
   
  “你心里有我吗?”荣石问得十分直接,锐利的眸子紧锁着许一霖,不放过丁点变化。 
   
  许一霖不长的指甲刺入手心,“没有。” 
   
  荣石嘴角提了提,想风轻云淡地笑,却提到半路没了力气,让这个笑比哭还难看。 
   
  意料之中的回答,可还是免不了难过,因为现在连自欺欺人的余地都没了。 
   
  “那你为何……”荣石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他,算了,别问了,可还是忍不住,“为何方才要念着我的名字。” 
   
  许一霖圆圆的眼睛瞪得更圆了,受惊一般,他想起那个梦里荣石和石头交织出现的脸孔,不知该如何解释。 
   
  荣石死寂般的心出现了波动,他压抑着激动,问:“你还唤我石头,一霖,你并非对我无意。” 
   
  许一霖看着荣石眼中带着光亮的希冀,有些不忍,但…… 
   
  “那不是唤你的。”许一霖表情漠然。 
   
  “不对!”荣石否认了他,“你是在骗我,你想让我对你放手是吗?”荣石笑得有些飘忽,“不要骗我,一霖。” 
几乎是恳求的语气。 
   
  许一霖感觉到手心处有什么湿湿黏黏的,不过不疼。 
   
  “他就叫石头,我没骗你。”许一霖听见自己这么对荣石说,“你很像他,相像到有些时候我会分不清,所以……”   
   
  “够了!”一声怒喝,如同银瓶乍破。 
   
  古人云怒发冲冠,荣石觉得自己现在的情况也差不多了。 
   
  “他在哪里?”荣石怒喝一声后,这句话倒问得冷静,“那个石头,他现在在哪里?” 
   
  许一霖漠然如冰封的表情被瞬间打破,脸上闪过痛苦之色。荣石看得分明,心中又是快慰又是绞疼,受刑一般。 
   
  “我……”许一霖眼眶微红,大大的圆眼里聚集起了水色。 
   
  “死了?”荣石恶意地问。 
   
  他本是随口一问,却不料正好戳中许一霖的死穴,蕴在眼里的泪水断了线一般落下。 
   
  石头,你在哪里……许一霖想起这些年来,无数个孤独寂寞的日子里,想那人想得几欲成魔,就不禁潸然泪下,他的心口破了个大洞,汩汩的鲜血从里面冒出来,疼得他快要疯了。 
   
  许一霖哭得无声,却更显悲怆。 
   
  看来真的死了。荣石暗道。奇怪的是,他本应该觉得高兴,可胸腔里却溢满了酸涩,连他的喉头都有了苦意。 
   
  荣石一直是居高临下对许一霖说话的姿势,可现在却突然蹲了下来,他从怀里摸出手帕,轻柔地为许一霖擦去脸上肆意流淌的泪水。 
   
  许一霖泪眼模糊,看着荣石与那人相差无几的一张脸,眼里的泪水越发汹涌。 
   
  石头,你说不许我在等你的时候爱上别人,那你就快点出现好不好。你再不来,我…… 
   
  许一霖恍惚间看到了那个人,一脸霸道和蛮横地抱着自己,恶声恶气地说,要是让他发现自己耐不住寂寞跟别人跑了,他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那人杀了,再用锁妖链把自己捆在床上一辈子。 
   
  许一霖忆起往事,心中悲恸万分。或许再多的海誓山盟,也敌不过沧海桑田,妖终究是妖,草木有灵,树本无心。 
   
  荣石见许一霖哭着哭着,忽地就笑了起来,清隽的脸上竟有种凄凉的艳色。 
   
  许一霖眼中水光潋滟,红肿的眼眶倒让一双眼添了几分楚楚动人,他嘴角噙着笑意,歪着脑袋,带着打量之色,好似第一天认识荣石一般。 
   
  荣石被这种目光看得头皮发麻,为他擦泪的手顿了顿。 
   
  “你喜欢我吗?”许一霖的声音里似乎带了某种说不出的意味。 
   
  荣石捏着手帕的手收回,抿了抿嘴角,“我爱你。” 
   
  许一霖笑意放大,被逗乐一般,只是一行眼泪止不住地流下。 
   
  荣石心中酸涩和苦涩交加,他看见许一霖这样笑,比他说不喜欢自己的时候还要难受。 
   
  “别哭了。”荣石放软了声音,呵护一般,又伸出手帮许一霖拭泪。 
   
  许一霖瘦削的手抬起,握住了荣石,放在自己脸上。 
   
  荣石心跳的很快。 
   
  许一霖猫儿撒娇一般,用侧脸蹭了蹭荣石的手,很依恋的感觉。末了,他就着这个姿势,偏着头问荣石,“现在还作数吗?” 
   
  荣石意识到了什么,不禁深吸一口气,“作数,我喜欢你,我爱你,这辈子我都只要你一个人。” 
   
  这辈子……好呀,一辈子就够了。 
   
  许一霖大大圆圆的眼睛顿时笑眯了,“你不在意我喜欢过别人?” 
   
  在意,嫉妒得发狂,恨不得弄死那个人,再让你失忆。可他已经死了。荣石脑海里瞬间闪过无数个念头,但却摇头道:“你只要在我身边就好。” 
   
  荣石深邃好看的眸中情意无限,仿佛可以包容许一霖的一切。 
   
  许一霖轻声道:“你真好。” 
   
  说完,他伸手搂住荣石,把脸埋在荣石的颈侧,“我还来得及接受吗?” 
   
  荣石问自己,现在是在做什么美梦。他从善如流地搂紧了许一霖的腰身,忙不迭地点头,又意识到许一霖看不见,便开口道:“只要你接受,我什么都好。” 
   
  “你的一辈子,我都会陪着你。”许一霖道。 
   
  荣石下意识觉得这句话有点怪,但一时又想不出,这点疑惑,很快就被内心的狂喜盖了过去,他揽着许一霖细瘦的腰身,隔着一层单薄的外袍,大手游移在腰臀的位置,爱不释手地抚摸。 
   
  是他的了。 
   
  许一霖细声轻哼着,带着小钩的呻吟很快撩起了荣石没有泄净的欲望,薄薄的一层外袍挡不住燎原趋势的情欲,被无情地扯下扔在了地上。 
   
  上次情事后的余韵仍在,荣石草草扩展后就提枪进入,许一霖嘴里美妙的情动声音,让他像个毛头小伙一般急色,覆在白皙柔韧,舒展开了的身体上大开大入,什么技巧都忘了。 
   
  刚刚饱受蹂躏的一张小榻,又发出了不堪承受的咯吱声。 
   
   
   
   
   
   
   
  未完待续 
  

评论-62 热度-560

评论(62)

热度(560)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