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霖】冲喜14

一个目录

       紫衣侍女给荣石下药一事,审出来的原因很简单,不过是见大少爷和大少夫人夫夫感情不合,还分床睡,那事肯定停了,而荣石又是血气方刚的年纪,晚饭用了鹿肉,宵夜再喝了鹿血的话,欲望上头是难免的,此时有个身娇体软的小娇娘主动投怀送抱,哪个正常男人能拒绝。
  
  尽管荣家有祖训,长子长孙不得纳妾找小,可若有了露水情缘,肚子争气怀了的话,那个不受宠的少夫人被休离,还不是理所当然的事。
  
  只要把握住这个机会,那么下半辈子就完全不一样了。
  
  荣石不讨厌有野心的人,但讨厌对他使下作手段的人。紫衫侍女是荣意身边的人,伺候有三年多了,荣石没有因为担心妹妹会伤心被人利用而隐瞒,如实将来龙去脉告诉了荣意。
  
  他希望他的妹妹可以活得单纯快乐,但不希望她不知人心险恶,甚至被有心人利用。
  
  荣意从来都不是娇纵蛮横的性子,听闻紫衣侍女所做的事后,很冷静,没有冲出去打骂她一顿解气,而是先问了自己哥哥的身体有没有怎么样。
  
  荣石没有问荣意怎么处理那个侍女,将人和卖身契一并交给了别庄管事,吩咐他下次牙婆牙佬来了把人带走。
  
  荣石没有觉得这人误打误撞之下帮了他的忙而心有感激。只要一想,那天若不是许一霖突然来了给他分了一半的汤走,欲望难解的他会做出什么事来,荣石就心有余悸。
  
  如果真发生了那种事,那他和许一霖就是完了个彻底,更别提还有数不尽的麻烦事接踵而来。荣石没有将她送交官府受刑,算是为年迈的爹娘积福,至于更宽容的处置,是不会有了。
  
  荣意经此一事,嘴上不说,可心里还是有些郁郁的,姐妹来邀着赏一件双面绣的屏风也没兴趣,荣树不在府里,她在花园里走了会儿后决定去大哥大嫂那儿坐坐。
  
  说起来,这两天大哥跟转了性似的,也不出外游玩,闷在府里不知道在做什么,不过听说,他和大嫂又和好了。左右现在无聊,荣意便想去看看大哥大嫂现在和好到什么程度了。
  
  荣意去的时候,荣石和许一霖午觉刚醒,腻在床上手脚交缠。荣石这两天才明白了所谓的“春宵苦短日高起”是怎样的一种生活,自从许一霖放开心接受他以后,态度犹如春风化雨,不管在床上还是床下,让荣石舒服得骨头缝都酥酥麻麻,觉得头二十五年,跟白活没区别。

袖底
不老歌
AO3

  荣意来的时候提了一盒子浸凉了的甜瓜,荣石对这些东西没什么兴趣,可许一霖爱吃,捧着一块像林间松鼠吃松子一般,小口小口咬着,专心的模样让荣石起了馋心——就是不知道是馋甜瓜还是馋其他。
  
  “这么好吃?”荣石问。
  
  许一霖转过头,圆圆亮亮的眼睛看着他,餍足极了,“很甜。”
  
  荣石眉梢一挑,“我尝尝。”说着,就倾身叼住了许一霖手里的那块,就着许一霖的牙印咬了一大口后,坐回去,满意地点头:“是很甜。”
  
  许一霖脸上有了不好意思的绯色,他继续埋着头吃东西,不敢看荣意。
  
  一旁的荣意:我觉得我不该在这里。
  
  荣石看看妹妹:知道还不快走。
  
  荣意:我觉得我有个假哥哥。
  
  荣意见大哥和大嫂甜得跟蜜里调油似的,心里也为他们开心。虽然大哥对她不厚道,但荣意觉得自己还是要帮着再撮合撮合两人,加深他们的感情,不要三天两头地闹别扭。
  
  “一霖哥会骑马吗?”荣意没管大哥的眼色,心想等会儿看你怎么谢我。
  
  许一霖放下甜瓜,回道:“我还不会。”
  
  荣意心想,不会最好了。
  
  “没关系,大哥会。”荣意道,“这次大哥好不容易有空闲时间出来玩,多好的机会呀,让他教你骑马吧。”
  
  上次的马毬赛,她让许一霖穿骑装去,就是为了让大哥教他骑马,以此拉近两人的感情,结果傅郴出了意外,她也就放下了这件事。不过今天提起也不迟,没见大哥用一种“欣慰”的眼光对她表示赞赏吗?
  
  许一霖不由得看了看荣石,荣石教他骑马?他脸上有些热。
  
  “可以吗?”许一霖轻声问道。
  
  荣石内心恨不得把头点出重影,可面上仍是八风不动的稳重模样,“当然可以。”
  
  许一霖有些犹豫,“我……很笨。”
  
  荣石握了握他的手,“学多久我都乐意。”
  
  许一霖心里一暖,回握了握。
  
  荣意:眼睛有点疼是怎么回事。
  
  大功告成,荣意觉得自己再在这里待下去肯定晚饭都没心思吃,于是功成身退,和许一霖约了下次一起出游的日子后就走了。
  
  许一霖在荣意走后,捏捏荣石的手腕,有些嗔意:“荣意刚还在这儿呢,你……”
  
  “我怎么?”荣石凑过脸去,调笑一般反问道。
  
  许一霖瞪他,只是溜圆的眼睛毫无威慑力可言,只见他告诫一般地说道:“以后……不能这样了。”
  
  “是。我的大少夫人。”荣石语气很正经,只是笑得比较让许一霖手痒。
  
  许一霖索性不理他了,从食盒里拿起一块甜瓜继续吃着,荣石见他吃得香,眼馋得很,张嘴叼着甜瓜的另一边咔擦就是一口。
  
  “做甚要吃我手里的。”许一霖无奈了,他只想好好吃个东西。
  
  “更甜些。”荣石道,待咽下一口,舔舔嘴角,带着几分邪气道:“一霖嘴里的最甜。”
  
  许一霖顿时面红耳赤,被荣石“饿”得似乎发绿光的眼睛看得赧然,想拿手里的甜瓜糊他。
  
  
  
  
 
  
  马场离荣府有些距离,荣石一早带了许一霖出去,吩咐左右说中午他们就不回来了。
  
  荣家在马场投了钱,辟了一块专门的区域给荣府的人跑马,荣意和荣树为了不打扰大哥大嫂,今日自觉都去了别的地方。
  
  许一霖换了骑装,长靴窄袖,乌发高束成髻,瘦瘦高高的一个人,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干净利落,站在青草遍布的马场上,背后是如洗过般澄澈蔚蓝的天,怎么看怎么让荣石喜欢。
  
  荣石亲自检查了一遍缰绳和肚带这些东西,待检查好后,再嘱咐了许一霖一些注意的事项,才开始教。
  
  许一霖学得很快,不像他说的那般“笨”,这让荣石有些可惜,不过他惯会自己给自己创造机会,见许一霖可以安稳地上马下马后,荣石一个翻身也骑到了马背上。
  
  也幸好这匹马是熟悉荣石的,只摆了摆蹄子打了几声响鼻,就安分了下来。
  
  倒是许一霖被吓了一跳,后背紧贴上来的一具温热的躯体,让他捏着缰绳的手一颤。荣石的呼吸打在他颈后裸露的皮肤上,敏感的后颈皮肤顿时酥麻了一片。
  
  
  
 
  
  
  
  未完待续

评论-78 热度-508

评论(78)

热度(508)

©搂小腰 / Powered by LOFTER